第65节-摩诃钵兰

致笃大师住在西延镇外的草屋里,想必那些劫掠了镇上的马匪们应该对一个身无分文的老和尚没有半点兴趣,却不知道这位清修精持的大师怎么跑到这里,要知道商队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西延镇足足有一百多里。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好久不见。”

一见到李小白,致笃也同样认出了他,居摩湖畔捧鲤放生,亦算是善行,南无阿弥陀佛!

“大师也是好久不见!”

李小白从大车的货堆上跳了下来,拱手回礼。

他不信佛,所以不像他人一样虔诚的合什。

不过以对方的清修方式,确实配得上大师这样的尊称,世人说他修得是野狐禅,恐怕是以讹传讹。

“你们认识?”这回轮到春管事感到惊讶了。

一个编排诋毁佛家的公子哥,一个精修苦行的僧人,两者相识,莫不是什么仇家吧!

联想翩翩的春管事又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李小白笑着解释道:“在下是西延镇人士,致笃大师就住在镇外,我们俩也算是有一面之缘。”

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一面之缘,谁知道呢?反正他也就是这么一说。

“小郎与我佛有缘,阿弥陀佛!”

面容清癯枯瘦的致笃大师微笑着回应。

“呵呵,还真是有缘!”

春管事这才将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这时突然有不长眼的家伙远远问道:“大师,你是否听说过一个叫作法海的和尚?”

这货绝对是听李小白的《白蛇传》,听得走火入魔,依旧念念不忘白娘子和法海,竟想从致笃大师那些求证一番。

不仅仅是这个夯货,商队里不少蠢蠢欲动之辈尽皆眼睛一亮,似乎是同样的心思。

“嗯!胡说什么?滚!”

春管事却保持着清醒,十分清楚俗讲变文与现实的分别,哪像那些蠢货,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指不定哪天说妖怪是人变的,他们多半也会相信。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可惜商队里大部分都是这等浑浑噩噩的庸人。

“法海?”

致笃大师也被这个突然袭击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先是楞了楞,随后摇摇头说道:“贫僧不曾听说过法海这个名字。”

李小白笑了起来,这位大师要是认识法海,那才叫活见鬼。

春管事理所当然地说道:“就是说嘛!俗讲就是俗讲,怎么可能是真的。”

他才不是那些庸人,所以才能够做这支商队的管事。

完全是一头雾水的致笃大师疑惑的望向李小白,后者尴尬的笑笑,却什么也没有解释,这位大德高僧依旧茫然无解。

长袖善舞,精于交际的春管事时刻谨记着自家商号的优良传统,很快说服了致笃大师与他们同行。

一辆装货较少的大车稍稍清理了一下,春管事、李小白和致笃大师三人一同乘坐了上去,略有闲余的空间甚至还摆上了一张小几,一尊红泥小炉煮着不断冒出鱼眼泡般的茶水,在空气中弥漫的茶香使枯燥无聊的旅程平空多了几分雅趣。

小几上摆着四只粗劣的黑陶小盏,却在红亮清澈的茶汤衬托下,意外的生出些许返璞归真之意。

三个人,三只茶盏,至于第四只茶盏,不消说,它属于死赖在外面,不肯返回钱袋里的青蛇。

这个来自于昆仑妖域,向往人族世界的妖女非得要跟着附庸风雅,它怡然自得的盘在李小白的怀中,吞吐鲜红色蛇信,时不时将脑袋伸进茶盏,装模作样的舔|舐口味。

他喵的,这年头的妖怪也真会玩,李小白颇有一种被玩坏了的即视感。

致笃大师慢慢的拨拉着手中佛珠,嘴唇无声张合,默颂经文时刻修持自身,对面前的青蛇妖视若无睹,不喜不悲,不惊不讶,完全不像他人一样恐惧惊诧,这使得商队管事春博对这位有道之士越发敬重。

行至日落时分,商队几乎是踩着点正好抵达一座小镇,并且熟门熟路的找到一家客栈。

庚字商队长年累月往返于大武朝和风玄国,为两国互通有无,一路上自然有不少相熟的落脚点,以义善祥的名望和实力,基本上是这些客栈饭庄茶水铺子的最大恩主,每次到来都得会到最热情的招呼。

车夫们安置好牲口,随行伙计卸下最贵重的货物放入专门的房间保管,护卫们自行安排好值夜与守卫工作,负责与客栈打交道的春管事三言两语便安排好了所有人的食宿与明日启程的准备。

客栈的干净,安全,食物,价钱和服务都已成为惯例,并不需要耗费多少唇舌。

片刻的喧闹之后,客栈很快恢复了井然有序。

与商队同行的李小白与致笃大师也沾光享受到了这些便利。

用罢晚饭,李小白回房洗漱,青蛇便从挂在床头的云蛇纹蜀锦钱袋内钻了出来,飞快跳到客房内的四方桌上,妖气微微一放,一直存放在颈下某片蛇鳞内的蛟鳞瞬间出现在桌面。

由于创造力有限的缘故,妖族并不像人族那样擅长于制造各种法器,它们更习惯于依赖自己的本体,当修为达到化形境时,便可以利用本体的一部分,例如皮毛爪牙,炼化成专属于自己的法器。

蛇女清瑶便将自己颈下一片蛇鳞专门炼制成储物法器,可以随身携带自己的全部家当。

由此可见,恐怕她早就在谋划着偷偷潜入人族国度,恣意游戏人间,小白同学却不幸自投罗网,不仅成为了长期饭票,还成为了她的护身符。

从封狼道皇库内得到的蛟鳞虽然只有一片,依然残留着那头蛟的本体气息和一丝驳杂稀薄的龙气,由于种族等级上的差异,清瑶想要将那一丝几近于无的龙气提取出来,却并不容易。

她浑身妖气流转,时而高涨,时而蛰伏,如同磨盘一般不断消磨着蛟鳞上的大蛟气息,欲行雀巢鸠占之事。

想要炼化这片蛟鳞又不破坏其完整性,只能依靠这水磨功夫,一点一滴的蚕食。

白天消化从李小白处得到的富含帝流浆的血滴,晚上便全力炼化蛟鳞,在李小白面前撒娇或撒泼之余,妖女的勤奋几乎不输于任何人或妖。

要么成就大妖,要么被比自己强大的妖族吃掉,物竞天择的残酷规则早早让她懂得了生存的艰辛,有些时候与小白同学开的玩笑,未必只是玩笑而已。

当清瑶安安静静炼化蛟鳞的时候,李小白也坐到了四方桌旁,捧起一本书细细读了起来。

“……萨曼波多罗,伊思麻里,湿衍奢毗阁,哲陀摩诃,耶塞鲁斯克,猜多苏曼……”

尽管一直看不懂手中这本《摩诃钵兰经》梵文音译,可是他却并没有轻易放弃,这份执着或许与大兄李默有些相似。

晦涩难懂的经文虽然不解其义,但是读着读着,与寻常佛道经文一样,同样能够使人渐渐宁神静气,在这方纷纷扰扰的俗世红尘之中,寻找到一方清静。

整间客房里回荡着李小白的声音,然而在片刻之后,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也从隔壁客房里传了进来。

“……唵,阿婆卢醯。卢迦帝。迦罗帝。夷醯唎。摩诃菩提萨埵,萨婆萨婆。摩啰摩啰,摩醯摩醯、唎驮运……”

致笃大师就住在李小白的隔壁,早晚诵经是雷打不动的修持习惯。

一个年轻的声音,一个苍老的声音,两人虽然念诵着不同的经文,却并未互相干扰,两个各自抑扬顿挫的声音反而彼此完美的交融在一起,隐隐互相呼应,渐渐形成了某种奇特韵律的共鸣。

李小白并未发现这一点,他已经深深沉浸入手中这本《摩诃钵兰经》经文中,自顾自读着上面的音译。

两人的声音明明不大,在彼此纠缠后仿佛拥有了一种奇异的穿透力,不仅轻而易举的传入李小白和致笃大师的房间,更传入周围越来越多的客房。

这家客栈内的每一个角落,都开始回荡起交织在一起的诵经声。

不论是店里的掌柜和伙计,还是入住的客人,无不瞪大了眼睛,或彼此对视,或茫然四顾,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诵经声却飘忽不定,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难以捉摸来处。

渐渐的,诵经声越传越远,整个镇子陷入人畜鸦雀无声,所有人敬畏的倾听着,更有者跪倒在地,双手合什,默默诵念。

一枚枚散发出金色毫光的文字从《摩诃钵兰经》书册内飞出,源源不断的投向李小白的眉心,他恍然失神的机械念诵不休,手上却没有继续翻页,反而毫无阻碍的诵读了下去,似乎这本《摩诃钵兰经》的所有音译经文俨然全数深深烙印入他的心里,可以毫无困难的张口背诵。

李小白心中那朵莲花花苞无论是已经绽放,还是仍未绽放的花瓣上,可以看到《摩诃钵兰经》的音译经文文字不断流动,最终烙印在了“曦和”花瓣上。

众多字符明灭不定,使花瓣原有灵光更盛了几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