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商队

“哪里哪里,与人方便即是与己方便,我们这支商队将经过碎叶城前往关华道的乐州,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在下可以想办法安排公子与前往天京的商队一同出发。”

作为义善祥商号的管事,春博处事滴水不漏,方方面面都替李小白提前想到了。

李小白怔了怔,随即说道:“那么有劳了!”

有一队人同行,总归是方便些,比孤身一人与妖女一路斗嘴强。

他掏出一锭银元宝,递了过去,说道:“这锭银钱备作其他开销,若有打扰,还请多多见谅。”

春管事也是助人为乐,哪里肯收银子,连忙摆手道:“公子无须多礼,这是在下应该做的,请速速收回,否则便是瞧不起我等。”

银两虽然没能送出去,却因为李小白表现出来的这份豪爽而迅速拉近了双方之间的关系。

次日天色刚刚放亮,义善祥商号的庚字商队便已经收拾完毕,为了照顾新加入同行的李小白,春管事刻意安排晚出发了一个时辰。

将战马和包袱交给商队,李小白悠哉游哉的坐在商队的货车上,轻松安逸的进行着自己的旅程,就像一位正在游学的学子。

事实上他的路引凭条上也正是这么写的,在入驻官驿时,很容易就能够得到优待。

主动与李小白结伴而行的这支商队刚刚从风玄国满载而归,拥有上百辆大车,百余位车夫,三十多名伙计和近百名彪悍的商队护卫。

能够在风玄国与大武朝小规模局部开战的节骨眼儿上安然行走,完全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足见义善祥在两国的人脉和实力。

碧蓝色的天空金乌高挂,看不到一丝云彩。

沿着官道缓缓而行的商队内回荡着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话说那法海,祭起紫金钵,一道佛光洒下,将白素贞笼罩在其中,无论许仙如何求情,法海依旧置之不理,不断催动法力,将白素贞收入紫金钵……”

庚字商队春博陪着李小白一路闲聊,或许是聊兴大发,小白同学干脆讲起了故事,嗯,也就是大武朝民间所称的俗讲。

这一开腔便一发不可收拾,上至管事,下至车夫伙计,所有人无不支楞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倾听,仿佛枯燥的行程也出乎意料的开始变得有滋有味起来。

“白蛇妖倒也有情有义。”

“是这个理,法海秃驴恁得不讲道理,真想好好问问他修得是什么佛,竟然拆散好端端的夫妻。”

“别吵吵,李公子还在讲。”

《白蛇传》这个故事在人妖共存的大争之世里颇具一定的叛逆性,听者刚开始会觉得一白一青两条蛇妖对许仙不怀好意,可是随着故事情节的进展,渐渐沉入了进去无法自拔,个别感性一些的甚至眼眶都红了起来,暗自诅咒着秃驴不是东西。

“……今天的故事就先讲到这里,欲知后事,且听明日下回分解。”

无良的李小白可耻地压着高|潮|断章了。

周围的人无不听得意犹未尽,队伍前后最远处的人听得有些隐约不清,纷纷询问离得近的人,这时商队里面又平空多了一群说书先生。

“咝!咝!公子良心大大的坏了,这般编排奴家,竟然弄个不知事的小丫头。”

李小白腰间的钱袋一动,一条青蛇钻了出来,盘在高高的货堆上吐着鲜红蛇信,向小白同学表示抗议。

好端端的化形境妖族,距离真丹境大妖只差一步,却在故事里面当个丫鬟,应该当主角才对,那个不知所谓的白素贞才是丫鬟,而男主角应该是李小郎,许仙是个什么鬼,趁早当点心的说。

蛇,会说话的蛇?!

看到青蛇,商队管事春博第一时间瞪大了眼睛,张着嘴久久不能合拢,好歹他也算见多识广,当即明白过来,这是一条蛇妖。

寻常的青蛇怎么可能会说话,只有妖才会说话啊!

听这口气似乎还是一条雌蛇!那岂不是……

李小白与春管事所在的大车上突然传出千娇百媚的女子声音,立刻引起了周围商队伙计,车夫和护卫们的注意,他们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连接大叫起来。

“青蛇!”

“是蛇妖!”

“是小青!真是小青!”

“居然真有小青姑娘!”

“这个俗讲故事是真的!有小青,就一定有白娘子和许仙,还有那法海。”

刚刚听完《白蛇传》的人尽皆情不自禁的将青蛇妖代入到故事里面,各种联想不断涌了出来。

这个俗讲变文代入感极强,然而俗讲来源于寺庙,大多宣讲佛道经义,像李小白这般把佛道黑的不要不要的,听众们由粉转路人,路人转黑,还真是绝无仅有。

“小青是青草的青,你是清水的清,怎么可能有关系,莫要胡闹,快快回去!”

横竖也是闲的,李小白跟面前的青蛇开始习惯性抬杠较真,真不知道这妖女是怎么想的,竟然将自己比作小青。

虽说小青姑娘脾气也不咋的,可是眼前这位小清姑娘却是吃人不眨眼的妖怪,本公子已经不知道被她咬了多少口,幸好皮糙肉厚,不然早就被啃没了。

“李公子,它,它是妖!”

被吓得不轻的春管事好心提醒李小白,莫要被妖怪给吃了。

李小白没好气地回答道:“当然是妖,难不成还是泥鳅黄鳝?春管事,她叫清瑶,是我从昆仑妖域里带出来的。”

看到春管事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清咳了一下,补充道:“我是人,不是妖!管事尽管放心。”

谁敢到昆仑妖域里头带个妖出来,春管事险些就崩溃了,这可是妖,不是寻常野兽。

难道就没人管管么?

对于旁人看到清瑶时,当场一脸生无可恋的反应,李小白早已习以为常,妖族的可怕,世人皆知,像他这般随身养着玩的,恐怕连听都未曾听说过。

“公子又编排奴家,奴家是蛇,怎会是泥鳅黄鳝?不信你摸摸!”

青蛇妖娆的扭着身子,俨然与小白同学斗嘴成为了她的一大乐趣并且乐此不疲。

“去去去,快回袋子里去。”

李小白才不上当,伸手说不定被咬上一口,未免也太不值当。

“李公子,妖可是要吃人的。”春管事小心翼翼的提醒,他差点儿就毫无义气的滚下大车逃跑了,能够坚持到现在,还强自镇定已是非常不容易。

“当然是要吃人的,难不成还吃素包子?”李小白楞了楞,随即反应过来,笑着解释道:“春管事莫怕,她又不会吃掉你我,她只吃坏人,嗯,越是十恶不煞的坏人,咬起来鸡肉味,嘎嘣脆。”

不知说了多少遍,这妖女总是要吃人,李小白无奈,只能替她遮掩一二。

好吧,吃坏人不犯法,是伸张正义,他总算给自己和清瑶找了个理由。

谢天谢地,自己可是好人。

脑门子上见了汗的春管事在心底自我安慰了一句,暗地里又在吐槽,好人和坏人难道吃起来不是一个味儿,咋还有鸡肉味儿呢,难道这位李公子吃过?

想到这儿,他的冷汗又下来了。

李小白张开钱袋的袋口,青蛇却始终不肯再回去,只好由着她盘在货堆上晒太阳。

这妖女真不好伺候。

春管事的聊兴却因为清瑶的存在而出现了一丝拘谨,始终无法放开。

“前面有秃驴,呃,有大和尚!”

队伍前方有人喊了起来,这是刚刚吃完《白蛇传》,又见到高仿版小青的后遗症,看到个和尚就喊秃驴,待到反应过来时,却是满脸的尴尬。

商队众人无不汗颜,李公子的俗讲简直太好听了,以至于分辨不出故事和现实,闹出这么个大乌龙。

“南无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远远传来,倒是个真和尚,只不过无辜躺枪罢了,真心冤枉。

“混帐东西,还不道歉!”

春管事一声喝斥,听俗讲就是听俗讲,怎么能随随便便把别的和尚当成法海呢!

乱喊秃驴的那个蠢货前去连忙倒歉,商队随即停了下来。

“公子且先坐着,在下先去向那位大师致歉。”

下人闯的祸,他这个做管事的就得背锅,春管事向李小白连忙拱了拱手,下了大车。

说到底,这始作俑者,还是刚才讲得眉飞色舞的李小白,这故事编的害人不浅,临下车的时候,还不忘幽怨的望了小白同学一眼。

李小白远远的看到春管事冲着队伍前方,站在路旁的那个和尚,又是作揖,又是双手合什,正在诚心诚意的道歉。

片刻之后,春管事与和尚走了过来,李小白却瞪大了眼睛,那僧人似乎有几分眼熟。

哦,是了,他忽然想起来,对方不正是自己曾在居摩湖畔看到的致笃大师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