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谁的末日

马蹄声隆隆,声势浩大,入营的骑兵至少有千骑。

望着大摇大摆前去迎接封狼道节度使林大人的苏尚卓背影。

丁智心底登时咯噔了一下,眼下千雉军由左果毅都尉卫思航把持,由他撑腰的苏尚卓要风得风,要水得水,颠倒黑白,栽赃陷害还不是他们的一句话。

“糟糕!小郎!我们怎么办?”

他一直担心,自己与李小白恐怕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人头落地,死的无比憋屈。

“莫慌!有人的末日确实到了,不过不是我们的,却是苏尚卓与卫思航的。”

李小白冷笑起来。

依然洋洋得意的苏尚卓完全不知道,他与卫思航捣鼓出来的夺功与栽赃之谋,从一开始就是自寻死路。

“小郎,你莫要哄我!如果能有来世,咱们还做兄弟!”

丁智根本无法想像,苏尚卓与左果毅都尉两人在节度使大人面前颠倒黑白,只会成为他与小郎的催命符,怎么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

“老丁,附耳过来……”

李小白笑了笑,觉得时机渐已成熟,冲着丁智招了招手。

“什么?”

丁智疑惑的凑过来,待听清小郎在他耳边的低语,突然间眼睛瞪得老大。

“……如此……这般……必定可行……”

小郎真是所图甚大。

-

千雉军中军大帐。

封狼道节度使大人突然离开坎儿井军镇的节度府,莅临千雉军大营,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不过依然还是能够理解,毕竟一军之主的俞大人依旧昏迷不醒,千雉军群龙无首,作为封狼道各支边军的上官,节度使大人必然需要作出安排。

只是亲自率队到来,让千雉军的三驾马车之一,左果毅都尉卫思航有些措手不及。

一入大帐,节度使大人便毫不客气的占据了主座。

千雉军的校尉们在第一时间全数抵达。

“谁是苏尚卓?”

林冕目光在大帐内扫了一圈,没有过多客套,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直入主题。

“下官苏尚卓见过节度使大人!”

听到节度使大人叫自己名字,没有多想的苏尚卓当即从校尉队列中站了出来,向主座上的林冕行了一个军礼。

他心中暗自窃喜,左果毅都尉大人为自己请(夺)功,多半是有了着落,林大人亲自来到千雉军,也许是当场宣布升赏。

刚刚坐稳的校尉一职或许有机会再往上升一升,这一升的话……

苏尚卓热切的望了左果毅都尉卫思航一眼。

都尉大人啊!

哪怕只是二三把手,也是匪夷所思的晋升速度了。

“来人!拿下!”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节度使大人突然抬起手指着苏尚卓就是一声大喝。

千雉军众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随着林冕的亲卫一拥而上,按着苏尚卓的脑袋和肩膀,再往腿弯处狠狠踹上一脚,将他死死摁跪在地上。

什,什么?拿下?

苏尚卓当场就懵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却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被亲卫们按住,完全动弹不得。

“大人!这,这是……”

左果毅都尉卫思航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节度使大人竟然下令拿下苏尚卓。

“还有你!一并拿了!”

祸不单行,林冕再次指向卫思航。

亲卫们蜂拥而上,将猝不及防的千雉军左果毅都尉摁倒,与苏尚卓并肩跪在一起。

在场的千雉军校尉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下苏尚卓倒也罢了,竟然连仅剩的一个左果毅都尉也给拿了,加上折冲都尉俞鸿依旧昏迷不醒,岂不意味着千雉军将彻底陷入群龙无首。

“哼!你们两个真当本官是傻子吗?可以为所欲为的愚弄!”

林冕重重冷哼了一声。

他这句话如同惊雷般在苏尚卓与卫思航两人耳边炸响。

愚弄?

节度使大人竟然知道了,怎么可能?

卫思航竭力惊诧的抬起头,似乎无法相信,自己明明编得天衣无缝,怎么会被节度使大人看穿,他当即叫了起来。

“大人,在下冤枉!”

“冤枉啊,大人,小的冤枉!”

苏尚卓也终于反应过来,跟着一起大叫。

林冕气得不轻,指着两个不知悔改的家伙喝斥道:“混帐东西,颠倒黑白,陷害忠良,竟然还敢叫冤枉,给本官掌嘴!”

他从坎儿井节度府带来的亲卫毫不客气的抬起手,啪啪几个大耳刮子狠狠抽了下去。

卫思航与苏尚卓两人左右脸平颊迅速浮起几个鲜红的五指山,喊冤声戛然而止,连痛叫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气势迫人的节度使大人打量了帐内众人一眼,当即说道:“小郎何在?”

小郎?

校尉们面面相觑。

千雉军内能够被众人一起亲切称呼为小郎的,恐怕只有一个人。

林冕再次喝道:“还不速速带来!”

“大人请稍等!”

一名校尉出列,直奔帐外。

在等待的当口,苏尚卓与卫思航两人心头惊疑不定,果真是事发了,可是节度使大人究竟从哪里看出破绽,为何又会像千雉军内大部分人那样,将李小白唤作小郎。

片刻之后,李小白被那名校尉带了进来,多日未梳洗,又是露宿囚笼,因此有些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李小白看到林冕并不惊讶,从容的做了个揖,道:“李小白见过节度使大人!”

“小郎,你怎么弄成这般模样?”

看到李小白满身邋里邋遢的模样,林冕皱起了眉头,他甚至能够闻到这个年轻子侄身上飘过来的异味。

听出节度使大人语气里那几分关心,苏尚卓脸色微微一白,糟糕,两人竟似有旧。

这怎么可能?

“呵呵!林伯父,当然得拜这位苏少爷和左果毅都尉大人的功劳。”

李小白的温和笑容在苏尚卓与卫思航眼中,就像恶魔在狞笑。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这便是李小白一贯的行为准则,他才没兴趣当什么被抽左脸,还要送右脸让人抽的圣母婊。

一般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谁敢惹本公子,直接弄死他全家。

苏尚卓若是没有把李小白关到木笼子里,或许还有寰转的余地,但是现在……正如李小白此前所预料的那样,便宜伯父大人眼中燃起了怒火。

伯父?竟然称呼伯父!这是怎么回事?

苏尚卓几乎当场呆掉了,连卫思航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个姓李的跟封狼道节度使大人不仅有旧,竟然还有亲!

苏尚卓在千雉军的靠山是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可是与封狼道的封疆大吏比起来,连渣渣都不够资格。

姓李的明明就是一个大坑哪!

天可怜见,自己居然还傻傻的往里跳。

装凡人,装毫无背景的平民,这人到底是什么臭毛病啊?

中军大帐内的校尉们都是一脸同情,谁能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小郎,竟然能够跟节度使大人搭上关系。

他们这些小兵头别说喊林大人伯父,就算是喊亲爹,亲爷爷也愿意。

“抢功,颠倒黑白,陷害同僚,尔等该当何罪!”

林冕才不在意帐内这些人心中转着什么样的念头,再次厉声喝道,将始作俑者苏尚卓与卫思航推入深渊。

“大人饶命!下官一时糊涂!大人饶命啊!”

卫思航知道这一次真的要坏了,节度使大人在盛怒之下,自己恐怕要人头不保。

“林大人,请看在同为世族的份上,网开一面,在下愿意作出补偿。”

苏尚卓自然也不会甘愿受死,他的话与卫思航又不一样。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是大武朝八大世族林家的人,八大世族虽然互有竞争,但是终归是同气连枝,互为援引,以世族之间的情份,对方多半不得不有所宽宥。

“苏尚卓,你也知道自己是世族子弟,可是你干的这些事情符合自己的世族身份吗?简直就给所有世族抹黑!”

林冕终究还是顾忌一些,犯蠢不要紧,蠢到让人抓住把柄就无可救药了。

八大世族在私底下也没少干一些龌龊的事情,但是总能将首尾处理好,可是像苏尚卓这般吃相难看,真是愚不可及。

“在下愿意承担责任,请大人从宽发落。”

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人情又大不过对方,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一头撞在了铁板上的苏尚卓最后还是不得不选择了比较光棍的方式认栽。

他十分清楚,再硬撑下去已经毫无意义,自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笑话,苏家同样颜面受损。

西延镇李家,本少爷记住你了。

“好!既然你提出了同为世族的情份,那么我就给你一次心服口服的处置。”

林冕看着这位苏家子弟,再次说道:“卫思航临阵脱逃,不能及时稳定大局并组织反击,造成重大伤亡,是为失职,事后侵夺他人功劳,反而栽赃陷害,离散军心,是为失德,既失职又失德,来人,拖出去,斩!”

作为掌管封狼道军民两政的封疆大吏,斩杀一个小小的果毅都尉就跟宰鸡杀犬一般,杀气腾腾的宣判令所有人噤若寒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