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节-奢摩

“小郎!等会儿我掩护你杀出去,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在这贼子手中。”

骑兵伙长对苏尚卓与左果毅都尉卫思航的卑劣设计恨得咬牙切齿,尽管被重兵围住,却丝毫不惧。

“冷静,不要轻举妄动!”

李小白摆了摆手,阻止了骑兵伙长的冲动,望着包围圈外的苏尚卓,语气没有任何波动地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哈哈哈,想要干什么?当然是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屡次在李小白这里跌得头破血流,自认为完全占据上风和主动权的苏尚卓似乎有一口憋了许久的恶气终于能够发泄出来。

看到李小白没有任何反应,他再次说道:“卫大人已经替俞大人向节度府发信,丁智那厮里通外国,暗中勾结风玄国术士与三百死士偷袭我千雉军大营,右果毅都尉战死,折冲都尉大人重伤不醒,卫大人临危不惧,运筹帷幄,率军反击,终于消灭所有来敌,本队正也成功击杀一名风玄国术士,因功擢升为校尉,而你,姓李的,盗窃我苏家不传秘术,竟敢私自散播缝合术与专治伤毒秘方,同时也是风玄国派来的奸细,等节度府的回函到手,便是你人头落地的那一刻,哈哈哈,怎么样,你怕了吧!”

苏尚卓再一次发出肆无忌惮的狂笑,就算丁智在此前与风玄国的交战中立下大功,依旧架不住勾结外敌的死罪,待人头落地,什么功劳都是过眼烟云。

抢功!赤|裸|裸|的抢功!

在场的许多军士感同身受般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厌恶神色,然而忌惮于苏尚卓的背景和左果毅都尉的权势,只能把愤怒和厌恶压在心底。

所有人都知道,是丁校尉最先组织了反击,而不是奉所谓左果毅都尉的命令。

中军大帐遭到袭击的那一刻,卫思航在亲卫的拼死掩护下逃命都来不及,哪有功夫组织反击。

伤患营新得到的缝合术和消毒伤药从一开始就是李小白传授的,若是苏家秘术,为什么此前宁可看着军士们呜呼哀哉也不肯拿出来?

苏尚卓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与恶意,却没有察觉到围住李小白等人的那些军士们脸色越来越难看,让如此卑鄙小人夺功,简直天理难容。

可是这个世族公子身后,却有当前正执掌千雉军大权的左果毅都尉卫思航撑腰,尽管心怀不满,这些军士却只能硬着头皮听命行事。

“原来是这样么?”

李小白脸上却出乎意料的看不到任何怒意,他举起双手,玩味的深深看了苏尚卓一眼,说道:“好吧!我束手就擒!”

“什,什么?小郎,别怕他,大不了跟他拼了!”

一旁的骑兵伙长难以置信的转头望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弃械!”

李小白笑了笑,向骑兵伙长确认般点了点头,说道:“相信我的话,尽管放心就是,呵呵,有些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骑兵伙长楞楞地望着李小白,最终还是不甘心地将手中直刀扔到了地上。

“弃械!”

就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骑兵们纷纷将兵器扔掉。

周围的军士们一拥而上,用绳索将所有人都绑了起来。

一名军士捏着一枚黄豆般大小的黑黄色丹药,狞笑着走了过来。

“李小白,乖乖的把它吞下去,放心,这不是害人性命的毒药,只不过却会禁锢你的灵气而已。”

禁锢灵气?李小白漫不在乎的张口将那枚有些苦涩微辣的药丸吞了下去。

事实上这个苏尚卓的狗腿手下并没有把话说全,这枚堕仙丹不仅仅可以淤堵灵脉,使灵气被禁锢,还能够使术士体内的灵气不断消散,修为跌落,最终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

见李小白没有任何反抗的吞下堕仙丹,苏尚卓得意地说道:“姓李的,果然够义气,放心,到时候,本校尉一定会给你一个痛快!”

无法操控灵力的术士就和凡人没什么分别,他更加不再担心李小白突然暴起反抗。

“呵呵!”

李小白报以一个仿佛看到白痴的冷笑。

苏尚卓听出了笑声中的嘲讽之意,恼羞成怒地喝道:“哼!还敢笑,有你哭的时候,给我带下去!”

当李小白刚刚被狗腿子们推了没几步的时候,苏尚卓突然叫住了他们。

“等等!那只妖奴呢?还有你的法器,统统交出来。”

苏尚卓想起了那条在战场上大发神威的青蛇妖,对方几乎堪比一支精锐千人骑军。

李小白“老老实实”地说道:“都在我腰间的钱袋里。”

“钱袋?”身旁一个苏尚卓的狗腿子贪婪地打量着那只云蛇纹蜀锦钱袋,用如此上好的料子做这么大的钱袋,里面一定放了许多银钱,甚至是更加值钱的东西。

“拿过来给我!”

苏尚卓一点儿翻盘的机会都不肯给李小白,无法释放法术,又失去妖奴,他更加不担心对方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是!校尉大人。”

那名军士迫不及待的一把从李小白腰间扯下钱袋,趁机将手伸了进去。

然而在下一刻,他的表情突然凝固起来,一片黑气顺着手臂飞快上升,转眼间满脸诡异的青黑。

“嘶!”

周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任谁都知道这家伙死定了。

这厮绝不是把性命送在小白同学钱袋里的第一人。

“蠢货!”

苏尚卓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术士的东西可是那么好随便拿的,他向另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

“你去!”

那人脸色一变,迟疑道:“我?”

苏尚卓没好气地说道:“不是你还是谁,快去!别再像那个蠢货一样犯蠢了!”

“是!”那名军士哭丧着脸,硬着头皮走过来,心中向漫天神佛祈祷,小心翼翼的取下已经遍体青黑僵硬的同伴手中那只云蛇纹蜀锦钱袋。

听了主子苏尚卓的提醒,再加上前车之鉴,他没再冒冒然打开钱袋,只是一手提着袋口的丝络束绳,倒也平安无事,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把他带走!”

苏尚卓同样松了一口气,这才完完全全的放下心来。

千雉军大营内摆着几个木笼子,里面关着丁智的手下,他们不少人身上还带着伤,左果毅都尉和苏尚卓不允许医士给他们包扎,因此不少人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并不太好看。

其中一只木笼子里插着一根木柱,丁智被绑在柱子上,不仅身上鲜血淋漓,精神也有些萎靡不振,待听到脚步声传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被推了进来,他有气无力的抬起头一看,惊诧道:“小郎,你,你怎么也被抓进来了!”

不待李小白开口,就听到苏尚卓的声音传了进来。

“丁智,你们两个难兄难弟还剩下最后一段时间,好好珍惜吧,哈哈哈!”

这位世家少爷仰着头大笑而去。

“我是自投罗网!”李小白漫不在乎的笑了笑。

“糊涂啊!你为什么不逃!以你的术士手段,谁敢抓你!难道是……”丁智突然猜到了什么,浑身颤栗起来,愤怒已极。

“老丁,别把自己气坏了!情况还没那么糟糕!”

李小白好整以暇的找了根笼柱,用一个稍稍舒服点儿的姿势靠了上去。

“没那么糟糕?什么意思?”

丁智微微一楞,惊讶的望向李小白,小郎似乎胸有成竹。

“字面意思!”

李小白看到丁智难以理解的表情,再次提示。

“小郎,都这样了,还能化险为夷?”

丁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麻绳,又看了看李小白,苦笑起来。

正如苏尚卓那混蛋所说的那样,两人不就是难兄难弟吗?

“当然!”李小白淡定地继续说道:“苏尚卓背后有靠山,难道我们就没有了吗?”

“啊!你是说……”丁智渐渐瞪大了眼睛,小郎明明是他亲自带进千雉军的,若是有靠山,哪里还需要他帮忙引荐。

“咱们兄弟俩就拭目以待,看这一场好戏!”

李小白促狭的向丁智眨了眨眼睛。

有些人越是嚣张,死的便越惨,他没打算那么便宜的放过苏尚卓与为他撑腰的卫思航。

现如今的苦头是更加凶狠的复仇,对方并不知道越是这般对待李小白与丁智,便越是将自己逼到悬崖边上。

“好!咱们就看戏!”

丁智没来由的一阵心安,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彻底踏实下来。

小郎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这一次也应该一如既往。

-

苏尚卓那个王八蛋也是一个心狠的,把丁智和李小白等人关在木笼里,水也不给一口,饭更是没有,两人饿的肚子直叫唤,为了节约体力,只好闭目养神。

李小白不仅仅在假寐,更是将注意力投入心神里,细细观察着那朵与自己俨然成为一体的莲花花包,第二片花瓣在白天中那支战利品飞剑莫名变成细砂后,不经意的悄然绽放。

福至心灵的李小白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片花瓣蕴含剑光的名字。

名曰:奢摩!

至于杀伤力如何,恐怕只有真正使用过才能知道。

“曦和”莲瓣灵光微弱,“奢摩”莲瓣则灵光盎然。

从这一刻起,李小白不再是只有一击之力,他拥有了两道剑光,不过体力消耗依旧是大问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