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节-吃人

“啊!”

吞下不明丹药的风玄国术士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浑身皮肤呈现出不同寻常的赤红色,并且迅速干裂成密布的龟裂纹,身形骤然瘦了一圈。

体内原本所剩无几的灵气剧烈翻腾涌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重新充盈起来。

不仅如此,还有渐渐满溢之势,不断涌出的灵气仿佛无穷无尽。

短短两三息的功夫,灵气的澎湃充裕感使风玄国术士无视了身体几欲撕裂的痛苦,兴奋的暴吼了一声,一片耀眼的电网向四周凶猛扩张开来,转眼间驱散了方才令他狼狈不堪的怪风。

“妖孽!本座已是炼神境修士,统统都给本座去死!”

从初识境巅峰强行提升到炼神境并非没有代价,这样的状态仅仅只能维持一刻钟。

一旦药力减退,便会灵脉枯竭,至少在半年内都无法凝聚灵气,否则浑身上下每一根肌肉就像撕裂般剧痛不已。

一个术士若是失去了灵气,恐怕寻常的军士都能轻而易举地结果其性命。

在眼下,仅剩的这一个风玄国术士若是不能在一刻钟内杀死这里的所有人,那么他将毫无反抗能力的任人宰割。

“退后!退后!”

与此同时,李小白拼尽最后力气勒住战马,与其他骑兵向远处躲避。

这是炼神境术士与化形境妖族的战斗,他们这些凡人若是离得太近,恐遭无妄之祸。

至于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夜泣,由于距离那术士和青蛇太近,以这些凡人的能力,恐怕只能爱莫能助。

“等等!我有办法!把你们的绳子给我!”

也许是猜到了李小白心中的无奈,骑兵伙长叫喊了起来,他解下挂在座鞍旁的绳索,又接过其他几名骑兵递过来的绳索,飞快的打结连在一起,在一头做出一个活结圈。

他催马移动几步,准方向,甩了几下手臂,开始抖动起来。

这是?

李小白疑惑的看着伙长的动作,直到他抛出手中的绳圈后,这才恍然大悟。

这是要套马啊!

抛出的活结绳圈准确套住了夜泣的一只脚。

“干的好!”

李小白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其他骑兵们也跟着欢呼起来。

仙长们有仙术,凡人们也有自己的绝招。

随着拇指般粗强的绳索小心翼翼往回拉,活结一步步收紧,骑兵伙长开始慢慢的拉动夜泣的身体。

战马一步步倒退,拉动速度越来越快,即便被地面上的沙石磨得生疼,依旧动弹不得的夜泣自始至终都没能叫出声来。

五步,十步,二十步……

直到拖出三十步外,一名骑兵从夜泣的身旁飞驰而过,整个人突然侧翻下马背,一脚勾住马鞍,一脚挂住马蹬,仗着艺高人胆大,做了一个极为罕见的倒挂紫金钟,双手扯住夜泣的身体,凭着腰腹之力硬生生扯上马来,而战马的速度却丝毫未减,眨眼间冲出百米开外,兜了小半个圈子,迎向李小白与骑兵队长。

“李公子,幸不辱命!”

将夜泣的身体横放在马背上,也不知是太过用力,血涌上脸,还是激动的,那名骑兵满脸涨红,喘着气向李小白与骑兵伙长拱手,总算是把人给抢了回来。

“干的好!继续撤!”

李小白无力的伏在马背上,任由身下战马随着骑兵们往远处奔去,他努力扭头向身后望了一眼,却见笼罩了方圆百米范围内的飞沙走石之间电光缭绕。

风玄国术士与清瑶已经交上了手。

粗大的电弧在空气中恣意伸展,不断开叉分裂,在地面上毫无规律的蜿蜒跳跃,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臭,即使是呼啸的狂风和抽打得人生疼的沙石也无法阻挡闪电肆无忌惮的乱窜。

“嘻!~”

一阵窃笑声忽左忽右,忽近忽远,在风玄国术士身周游移不定。

连续几个强力法术轰出却依然一无所获的风玄国术士面目狰狞的疯狂咆哮,试图找出青蛇的身影,用暴烈的电光将其轰杀至渣。

“滚出来受死,小妖!不要鬼鬼祟祟,出来一战!”

“妖孽!你是缩头乌龟变的吧!如此藏头缩尾,还当什么妖怪!当鬼好了!”

“再吃本座一招!哈哈,你已经死了吧!滚出来,本座赏你一个痛快!”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徒劳无功的风玄国术士越发暴躁,他知道,如果不能在半刻钟内将这条青蛇妖击杀,那么接下来自己将没有能力将那些南人骑兵全部消灭干净。

一刻钟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一旦药力消失,哪怕只剩下一个凡人,也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然而被百般挑衅的青蛇却依然我行我素的继续戏耍这个风玄国人族术士,全力催动狂风卷起沙尘,不断干扰对方的视听,使他越发不安。

蛇性不仅贪,还擅长隐忍,注定了不会与敌人光明正大的正面交锋,只会伺机而动,不动则已,动辄必然是迅雷不及掩耳的致命一击。

一道道粗细长短不一的电蛇激烈狂舞虽然看着吓人,但始终都摸不到清瑶的边。

“嘻嘻,你只会放电吗?这样是远远不够的!继续加油!奴家看好你哦!”

妖女俨然没有把这些乱窜的电光放在心上,她在等待,极其耐心地等着对方露出破绽,或者灵气耗尽。

察觉到对方不仅没有半点儿手忙脚乱,反而依旧游刃有余,风玄国术士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心头被一片寒意所笼罩。

哪怕仅仅只有一刻钟,这短暂的炼神境依然是货真价实的炼神境,可是为什么一个炼神境的术士却收拾不了一个小妖?

这小妖究竟是什么来头?

等等,难道不是寻常小妖?

凶猛凌厉的电光几乎将周围百步范围内肆虐了个遍,而那条青蛇似乎毫发无伤,这个念头就像夜空中的闪电,在风玄国术士的心中一闪而过。

他发现自己好像走入了一个误区,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

“你在犹豫什么?在战斗中发楞可是不好的习惯哦?”

声音又一次从风玄国术士身后响起,忽然感到后腰微微一痛,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他猛然一转身,却看到一个身着青衫的妙龄佳人正站在三四步开外,含笑看着自己,右手放在身后,不知在掩藏着什么。

女子?那条青蛇妖呢?

风玄国术士先是一楞,随即面无人色的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化,化形!

竟然是修得人身的化形境妖族!

可笑自己用小破灭丹暂时强行提升修为,不曾想对方居然是一只化形境的妖族,而且修为似乎比服用破灭丹后的自己还要强上几分。

而他却始终浑然不知,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

临时提升的修为,量达到了炼神境,可是对灵气的掌控却依然还是初识境巅峰的水准,顶多只是暂时灵气充裕,法术的威力更大一些,更持久一些,但是与真正的炼神境术士或化形境妖族依然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

风玄国术士刚升起逃跑的念头,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竟动弹不得,四肢莫名麻木僵硬,完全不听他的指挥。

这是怎么了?

他忽然想起方才后腰的诡异刺痛,终于反应过来,一时不慎,遭了那妖族的暗算。

“不能动了么?嘻嘻!奴家的黄蜂针带有五种奇毒呢!”

蛇女终于将藏在自己身后的右手拿了出来,正握着一支约一尺半长,黑黄相间的长刺,笑眯眯的看着空有一身充盈灵气,却无法反抗的术士。

同为化形境妖族的黄蜂妖本命毒刺落入清瑶手中,很快被炼化为一支特殊的法器。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风玄国术士栽的不冤。

“不,不,我,们,同归,于,尽!”

趁着自己还能够掌控灵气,术士选择了自己最不愿意使用的手段,满身灵气瞬间暴动起来,不断的压缩,密度越来越大。

“要自爆么?”

清瑶脸色微微一变,身上升腾起浓密的清光,转眼间恢复为本体。

根本不给对手自爆的机会,满身细密青鳞的青蛇一跃而起,张开獠牙狰狞的蛇口狠狠咬了下来。

风玄国术士猛然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世界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啊……”

一声变了调的惨叫声从数百米开外的飞沙走石中传了出来,紧接着戛然而止。

渐渐狂风不再呼啸,漫天飞舞的沙石渐渐落了下来。

风玄国术士多半是挂了吧?李小白猜测到,以清瑶的实力,多半能够分分钟干挺对手。

李小白有气无力的说道:“走!去看看!”

事情还不算完,得回收那条小青蛇。

待一行人赶到风沙消散的地方,看到一条两尺长的青蛇盘在原地,吞吐着蛇信,风订单国术士却不见了踪影,不知死活。

除了李小白,其他人无不躲得远远的。

那可是蛇妖,比术士还要可怕几分。

“人呢?”

李小白皱起了眉头,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是怎么回事?难道逃跑了?

跑之前还惨绝人寰的嚎一嗓子,完全不正常。

青蛇又在装傻充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