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节-取宝

原来这部“电梯”竟然是一根石柱,小白同学当即恍然大悟,也许采用了液压又或是其他方式,使这根顶端能够载人的粗长石柱升降,别看机关设计简单,但是地面上的人想要强行冲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吱呀!门扉轻开的声音将李小白的视线拉了回来,正看到黑袍老者将从他手上取得木牌嵌在门框的凹槽上。

凹槽一共有十二个,两枚赏功令只填满了其中的六分之一。

“两件,不可多拿!否则……”

来到这座深藏于地下的石室后,黑袍老者重新恢复了惜字如金,却依然还是提心了一句莫要贪心。

“明白!”

李小白拱手一揖,便径自踏入门内。

木门内是一间更大的石室,约摸千余平方,中间还有数根粗壮的石柱作为支撑,顶部嵌有多枚发光的晶石,将整间石室照得有如白昼,纤毫毕现。

无论是地面,石柱和穹顶,与皇库小阁一楼的地面一般无二,都是淡黄色,没有一丝缝隙,经过精心打磨,就像在一块巨大无比的岩石内部挖凿出来,宛若一个整体。

不过这片空间显得有些空旷,角落里摆着一些盆栽植物,用以维持这片封闭环境的空气循环。

正中央放着寥寥二十座高矮不一的货架,上面摆放着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密封容器,还有隐约可见的法术结界,禁制着一些珍奇的鲜活物,将灵气封得死死的,一丝不得泄漏。

排列整齐的货架旁边摆着十数张硕大的桌台,依旧摆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黑黢黢的石头,有晶莹剔透的晶体,妖族的爪牙骨骼皮毛。

所有的货架与桌台只不过占了整间石室的五十分之一,收藏并不丰裕。

封狼道作为大武朝边境一隅,地域大多贫瘠荒凉,收入皇库内的珍奇数量并不多,摆放于货架与桌台上的大部分都是天生地养的奇物,现成的术道法器与丹药却寥寥无几。

“嘶!宝贝,好多宝贝,奴家全部要!”

李小白腰间的云蛇纹蜀锦钱袋里钻出一条小青蛇,迫不及待的跳到地上,贪婪的打量着这些货架与桌台。

它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摆在这里的大多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吐着蛇信,蠢蠢欲动。

站在门外的黑袍老者眉毛微微一扬,他早已察觉到李小白腰间的口袋里隐隐散逸出些许妖气,或许是藏着妖物,却没想到是一条青蛇妖。

驯养妖奴在术道修行者之中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除了稍稍有些惊讶外,黑袍老者便恢复了平静无波。

“只许拿两件!”

李小白蹲下身子,在兴奋莫名的青蛇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

“要不咱们打杀了那人,把这里的宝贝统统都抢走!”

青蛇吐着蛇信,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守在门外的那位黑袍老者。

通过对方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气势上来看,修为境界似乎比它还要高上一线,若是有公子的剑光相助,这笔买卖绝对能够做得。

“不许胡来!”

李小白照例给这条胆大妄为,准确的说应该是野性难驯的青蛇吃了一记爆栗。

“好多宝贝!有好多宝贝!难道你不想要吗?”

清瑶不甘心的嚷嚷起来,丝毫不顾忌自己的话是否被门外的黑袍老者听到。

除非一人一妖联手,单独她一个恐怕还不是那个拥有炼神中阶修为的人族术士对手。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时而不行,反受其殃;贪心不足,反受其祸。”

李小白以一介凡人之躯对一个化形境的妖族完成了亘古未有的三连击KO。

“天,天什么取?”

青蛇一脸懵逼,李小白的话让它有一种不明觉厉的高深莫测,单个字拆开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凑在一起又立刻不懂了。

“让你多读书,你总是偷懒睡觉!”

李小白这句话一点儿也没说错,明明爱装作文艺女青年,可是一进入人族国度后,这条青蛇妖便躲在钱袋里呼呼大睡(炼化蕴含帝流浆的鲜血),恐怕学识还不及异士营里那个喜读小黄文的阴举人。

正当他准备四连击的时候,清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扭蛇躯躲了开来,缠上附近的货架。

“奴家也要一件!”

鼓动李小白无果,清瑶只好收起贪婪的小心思,跟他讨价还价。

“那就一人一件,嗯,一妖也一件!”

李小白竖起一根食指,大度的与清瑶分享这次机会,反正他也什么都不懂,就当是白捡的,有和没有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看着一人一妖达成协议,黑袍老者嘴角轻提,这位年轻公子收服的妖族恐怕还需要多多调教。

至于两者之间的真正关系,恐怕老者无论如何都猜不到。

青蛇在货架上飞窜,逐一打量着上面的东西。

当初曾经在昆仑妖域给大妖当马崽,哪里见过这么多奇珍异宝,现如今有机会能够任选一件,令她怎么不会见猎欣喜。

“五百年的黄精,还是新鲜的,若是吃了,足以强健体质,修炼事半功倍。”

“甲子丹?竟然有十颗,每颗可以加速修炼一年,至少有两倍的效率,一年苦修抵得上两年!”

“还有静灵果,连妖域里面都难得一见,我妖族也可以用,淬炼妖气的效果甚至比帝流浆还要好!”

“好大的一颗风魂石,正适合奴家炼制一件法器。”

兴奋不已的清瑶在货架上乱窜,每当看到令自己心动的好东西,总会大惊小怪的尖叫起来,这会儿正发现了一块棱角分明,如拳头般大小的浮白色半透明石头,立刻扑上去死死缠着不放。

旋即它的目光又被某物吸引住,吞吐着蛇信,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那是,那是,蛟……蛟鳞?”

在一方木盘内,赫然盛放着一片银白色,泛着金属光泽的鳞片。

这片银鳞约有蒲扇般大小,厚约寸许,隐隐散发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水泽气息。

蛟,头生独角的异种,又称小龙,伪龙,甫一出生就会拥有化形境的实力,哪怕不刻意修炼,成年后自然而然就会成为真丹境大妖。

随着修为不断增长,渐渐进化出四肢,直到在某一天触动天地规则,要么通过考验,更进一步成就真正的龙躯,或者在重重灾劫中灰飞烟灭。

作为最接近龙族的鳞类异种,自然而然的带有一丝驳杂稀薄的龙气,哪怕只是一枚寻常鳞片,但是对于更低一级的蛇类来说,不啻于充满了致命诱惑。

清瑶当即毫不犹豫地舍了身下的风魂石,直接朝着数步开外的货架扑来,毫不客气的盘踞在木盘内的银鳞上,浑身妖气缭绕,试图现场就炼化这枚罕见的蛟鳞。

蛇鳞紧贴着蛟鳞,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鳞片中蕴含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龙气。

“我的,我的!”

跟着李小白进入人族国度后,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收获,当真是美得紧!美得紧!

听到妖女的声音,正在货架与桌台旁不断巡视的李小白无奈的摇了摇头,蛇性本贪,他甚至能够想像的到,这妖女的蛇躯上就差写着“我本贪婪”这四个字。

木门外的黑袍老者倒是心头微微一动,这小蛇妖还真有几分眼光,除了皇库内另外秘藏的几样珍奇外,这片蛟鳞却是石室内最珍贵的几件宝物之一。

李小白没有清瑶那般辨识宝物的能耐,他也只是为了看个新鲜,临走之际,随手从桌台上抱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便带着清瑶死缠着不放的蛟鳞走了出来。

一人一妖,一石一鳞,倒是没有多拿。

刚踏出木门之际,嵌在门框上的两枚赏功令微微一亮,随即黯淡了下去。

这道看似普通的木门实则暗藏杀机,李小白与清瑶若是守规矩倒也罢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若是因为贪心而偷偷多拿一件两件,立刻就会引发前后一大一小两间石室内所布置法阵的联合轰杀,哪怕是人族凝胎境与妖族真丹境之上的全真境术士与破劫境妖物也未必能够保证自己安然无恙。

在某种程度上,大武朝各道的皇库同样可以作为皇室成员自保的最后藏身堡垒。

“公子好眼光,这块落霞石来自于天外,经虚空罡风洗炼,正适合打造飞剑,想要用好此物,需寻找一位靠谱的炼器士,莫要让欺世盗名之辈白白糟蹋了这块来之不易的材料。”

黑袍老者的目光落在李小白双手捧住的蛟鳞上,这片硕大的银鳞被当作托盘,托着那块人头般大小,通体淡紫色的落霞石,青蛇正盘在石头上,依旧贪婪地回望着木门内的各种奇珍异宝。

这块落霞石是戎人商队从戈壁荒漠中捡到的宝贝,当时天降流星,其声隆隆,入地逾丈,灼热而不可近人。

无论是不是宝贝,但是从天上掉上来的总归是好东西,商队足足挖了一天,才将这块原本体积有小山般大小,经由天火罡风洗炼后只剩下这么一小坨的落霞石给了挖出来。

几经辗转,最后落入了封狼道节度府的皇库内,单论价值,已经丝毫不逊色于下面充当托盘的那片蛟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