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皇库

风吹竹叶,沙沙作响不绝于耳,使人很容易就能够将一颗为俗事凡务牵扰的心迅速安静下来,沉浸入这片竹林特有的清宁环境。

更加令人称奇的是,这里每一根竹子并不是圆杆,反而是棱角分明的方形,因而又被称为方竹林。

随着领路的节度府亲卫,穿过曲径通幽的竹林小道,一间三层楼高的雪白黑瓦小阁出现在李小白的视线中,它恰好位于方竹林的正中央,是整个节度府内最为清静的所在,即使是叮叮当当的铁匠作坊锤击声也无法穿过竹林传到这里来,仿佛是军镇坎儿井最难能可贵的净土,将一切铁、血、火等杀戮隔绝在外。

这座三层精致小阁的底层屋檐下挂着一块黑色牌匾,上书“封狼道皇库”这五个充满金戈铁马气息的苍劲大字。

设立于各道的皇库是替皇家搜集各种宝物与术道资材的常备中转库房,由各道节度府负责保护。

节度使拥有一定的支配权,但是无大功不得开启,。

再加上皇库由可靠的皇室供奉亲自镇守,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这些封疆大吏们的监守自盗。

皇帝借助于皇库这个渠道充实内帑,可以越过朝堂,不动用国库,干些自己想干的事情,或者拉拢术道修士为己所用,作为掌控朝堂和整个帝国的另一支专属力量,维护皇室的统治力。

“李公子,小的就只能带您到这儿!”

那名节度府亲卫停在小阁的石阶下,垂手站在一旁。

“凭着这两块木牌就能进去,对吗?”

李小白抬起手,两枚黄灿灿,带着清晰木纹的巴掌般大小木牌正握在掌心,牌面上刻着“赏功令”三个字,背后是封狼道节度府的官玺缩印。

“是的!”亲卫点了点头,随即又道:“小的会在这儿等您。”

“知道了!”

李小白上下打量了一眼这座小阁,便拾级而上。

刚踏上外表粗糙的青石台阶第一步,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剑吟。

铿!~~~

有古怪!李小白微微皱起眉头,在剑吟响起的前一刹,他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却随着剑吟响起而烟消云散。

时至今日,李小白已经摸到了心中那朵神秘莲苞的一些奥妙,任何法术只要一落到他身上,立刻就会被莲苞发出的剑吟驱散。

这种自发性的保护并非可以让他高枕无忧,若是陷阱或具有物理打击效果的法术,剑吟就会变得鸡肋一般,毫无用处。

他到底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若是从高处跌落,毫无意外的会摔成一块肉泥。

耳际触发了剑鸣,意味着这条短短数级,通往三层小阁的台阶上多半布置了什么法术,作为对登阶者的考验。

脸上浮现出微微一笑,李小白毫不犹豫的踏出了第二步。

铿!~~~

胸有成莲,自当清风拂面,举手投足犹如闲庭信步。

第三步!

铿!~~~

正如李小白所料,每一阶都暗置了法术,而且一阶更比一阶强大,虽然不具备杀伤力,但是修为不足者当知难而退。

心中剑吟犹如一柄锋锐无双的利剑,轻而易举的斩开阻挡在前方的盘丝大阵,倏忽间阵开路现,却片丝不沾刃身。

当李小白毫无阻碍的踏出第四步时,小阁内似有人惊诧的咦了一声,仿佛在奇怪身上丝毫没有半点灵气的凡人竟然能够毫无阻碍的踏上台阶并且连进四步,放在以往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铿!铿!铿!

……

剑吟连续十数声,李小白终于踏上了台阶顶端,再往前时,耳边剑吟不再响起,意味着他已经闯过了这一关。

几步来到紧闭的阁门前,他刚要抬手轻叩,却听到吱呀一声,雅致的雕花木门左右一分,当着他的面自行开启。

“请进!”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李小白耳中,使他不由自主的跨过门槛,走入这座小阁内。

人刚走进去,开启的阁门复又合拢。

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看清楚了门内的环境,阁内并不像站在门外时感觉的那么黑暗,十数盏油灯交辉相映,照亮了大部分空间。

皇库小阁一楼拥有完全找不到半点拼接痕迹,宛若一体的淡黄色平整地面,仿佛直接由水泥整个儿浇筑出来的一般,表面被精心打磨并辅以蜡质,隐隐散发出油润若脂的光泽,看上去就像整整一大块水磨抛光花岗岩或大理石。

抽了抽鼻子,情不自禁的轻轻一嗅,他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蜂蜜香,这片地砖所用的蜡质并非石蜡或其他蜡质,而是用了蜂蜡,因此空气还残留着些许蜂蜜香气。

“拿来!”

李小白循声望去,看到一位黑袍老者盘腿坐在这层小阁的正中央,一道淡淡的光柱从阁顶投了下来,恰好将他与身周三尺范围内照亮。

借着从天而降的天光与周围的灯火,老者身下的淡黄色地面布满奇异的纹理和线条,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法阵,他正处于最核心所在。

“是这两个么?”

李小白摊开右手,两块纹理清晰的木牌静静地躺在掌心。

一枚木牌代表着一件大功,只能领取皇库内的一样东西,两枚木牌则可以领取两样,童叟无欺。

“两块?”

黑袍老者抬手一招,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抓着李小白掌上的两块木牌平空飞入他的手中。

掌纹抚过木质,灵气缭绕,片刻之间便鉴证了真伪。

深邃的目光有如实质般望来,上下打量着这个不着痕迹的踏上台阶,来到阁内的年轻人。

“你立了两件大功?”

按照职责,他本不应该询问李小白到底立了什么样的功劳,竟能获得两枚珍贵的赏功令,却十分好奇对方身上分明一丝灵气皆无,却能够毫无阻碍地闯过暗布于阁门外阶梯下的法阵,因而对两枚赏功令背后的故事产生了一些兴趣。

“呵呵,无他,杀人,救人!仅此而已!”

李小白笑了笑,他从来都不是高调之人,用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言语讲述了一下自己的功劳。

“杀何人?救何人?”

黑袍老者却越发有兴趣,竟欲打破沙锅问到底。

李小白淡然地说道:“杀戎人主帅,银刀大公帕可鲁,献消毒缝合术专治伤毒,救我大武将士,老人家可曾满意?”

对方应是术士无疑,但无论修为强弱与否,术士们那种看待凡人如蝼蚁草芥的态度令他耿耿于怀,自然也没有多少心情与对方多费唇舌。

万军之中击杀敌主帅,当得一枚赏功令,伤毒发作曾坏了无数悍勇之士的性命,若是能够得治,嘶……老者心底依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哪怕只是寻常医术,但是传播开来,恐怕福泽无穷尽矣!

若能见效,莫说一块赏功令,哪怕十块都当得。

“满意!相当满意!”

黑袍老者似乎十分欣赏李小白立下的功劳,他缓缓站起,向李小白招了招手,又道:“你且过来!”

李小白依言走了过去。

“站好,莫慌!”

黑袍老者一甩衣袖,地面上的纹理与线条骤然一亮,紧接着一道将他与李小白围在中间的圆圈平空出现一条裂隙,圆圈内部的地面缓缓向下陷去。

李小白微微一失神,随即反应过来,原来这皇库的秘密并不在上面那几层里面,反而阁底的地下。

两人随即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吞没,除了脚下的微微震颤和些许失重感外,恍若依然站在原地未动分毫。

在黑暗中,黑袍老者往身旁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的反应未免也太镇定了些,不仅呼吸心跳如常,甚至连身子都不曾摇晃半下。

不就是电梯么?

李小白哪里知道对方心中的诧异,依旧安之若素的静候抵达目的地。

他并没有等待多久,一片光明自下而上的笼罩了上来,代替了黑暗。

脚底微微一震,正圆形的“电梯”与地面严丝合缝的合拢,与此前看到的小阁一楼地面一般无二。

周围是一间石室,仅有三十余方,三面墙壁似乎由整石砌成,找不到一丝隙缝,另一面墙上有两扇造型简单的红漆木门,就像寻常人家的堂屋主门,既没有镶金嵌银,也没有诡异玄向的法阵图案,只是一道简简单单,完全偏向实用性的木门而已。

若非亲身体验,恐怕难以猜到这里还会有如此精密的机关所在。

仰头向上望去,只看到阁顶投下天光映亮的小小白点,不知道这里距离地面有多少米。

“咳嗯!请随我来!”

就在李小白打量这间暗置机关的石室时,黑袍老者已经来到了圈外,故作提醒般清咳了一声。

“好!”

李小白当即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跟着黑袍老者来到石室的木门前。

他前脚刚离开,承载两人下沉到这间石室的圆形地面再次升了起来,下方竟然是一根高不知多少丈的淡黄色石柱,转眼间将室顶的圆洞堵得严严实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