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仙凡

随着手上的动作,李小白同时解释道:“佛家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还云佛观一滴水,八万四千命,在我们生活的世界,每一个角落存在无数生命,它们大部分非常细小,小到根本看不见,其中有好的,也有坏的,坏的使人生病,中毒,甚至得伤毒,我们可以用烈酒、盐水、大蒜汁、蒲公英、蜂胶,甚至煮沸等方式杀死这些细小的生物,这样可以避免生命和得伤毒,我现在做的就是先把伤口做预处理,将毒积聚最多,无法恢复的地方割去,丢卒保帅,顾全大局。”

这些医士平常就没少干割除腐肉的活儿,对李小白的话虽然感到新鲜,甚至闻所未闻,但是却隐隐觉得有些道理。

其中用刀割去坏腐,用盐水和煮沸这些方法也正是他们一直在用的,乍一听到还有那么多新方法,立刻觉得大开眼界。

尽管还可以用烙铁,不过实在太不人道,而且烫焦的伤口也容易崩裂,虽然止血效果立竿见影,可是后患也同样不小。

处理好几处伤口后,李小白开始拗弯一支细针,挂上蚕丝,直接戳在了丁智的皮肉上。

幸好老丁烧得稀里糊涂,要是看到小郎拿着针在自己身上戳戳戳,非吓得大叫起来不可,然而现在却像死猪一般任人摆弄。

当看到李小白手上的弯针刺入皮肤的那一刻,饶是见惯了血肉模糊和尸体的医士们依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仿佛那支针刺在自己身上一般。

“缝线是为了加速愈合伤口,避免再次崩裂和失血,针可以用烈酒浸泡或用烛火烧灼消毒,线可以用特制的羊肠线,蚕丝线和细棉线,伤愈后羊肠线与蚕丝线不必拆除,会被人体慢慢吸收,细棉线需要拆掉,避免再次染上伤毒,所用的酒越烈越好,可以与煮沸合用,一旦处理好,必须在短时间内用掉,因为那些细小的毒无处不在,时间一长又会重新沾染。”

李小白的手艺并不怎么样,这个时候也不求好看,勉强把线收紧,将一条伤口缝合完毕,随后用烈酒冲洗了一下残血,再抹上蒜瓣与蒲公英捣成的泥,同样具有杀菌效果的蜂胶与蜂巢处理需要时间,因此暂时没有用上。

现在还不是上药的时候,需要进一步对伤口消炎。

整个缝合过程让参与观摩的医士看得心惊肉跳,大活人怎么能像布偶一样缝起来,简直太令人震憾了。

“好了,你们也来试试手!”

李小白趁机借用了这些新鲜出炉的学徒。

无论是消毒,还是缝合,其中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与医士们的旧有医术不过一张纸那么薄,千百年来却没有人捅破罢了。

现如今有人替他们捅开了这张纸,眼界豁然开朗,立刻看清楚了一直被遮蔽的新世界。

听到李小白的话,在场的医士们当即跃跃欲试,用皂角和盐水进行第一遍净手,再用烈酒第二遍消毒,哪怕没有把残毒灭杀干净,却比以前跃进了一大步。

人多力量大,丁智满身肿胀发黑的伤口悉数被如法炮制的处理了一遍,抹上消炎的膏泥,再灌入了一碗百草蕴养丸所化的水。

由经验丰富的医士搭脉后发现,原本不断恶伤的伤毒似乎有了一丝被控制住的征兆,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若是放在以往,像这样程度的伤毒发作,几乎十死无生,怎么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其他伤者恐怕会恢复的更快。

接下来不必李小白吩咐,伤患营的医士们便自发性的一个带数个,将刚学到的消毒与缝合医术推广开来,越来越多的负伤军士享受到了这种极具针对性的治疗方式。

伤患营内不仅遍地污秽得到了清理,还洒上了石灰与石灰水,到处点着刘管事额外买来的干制艾草绳,弥漫的艾草焚香驱散了各种异味及恶臭,甚至连带着负伤军士们的呻吟与哀嚎都减少了许多。

对于这种改变,医士们表示十分欣喜,以往的伤患营几乎与猪圈没什么分别,现在的干净整洁有序才是应有的模样。

-

“小郎!你把珍贵的丹药给那些凡人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异士营的瞎老带着鸣山道长,大觉禅师和阴举人三人寻到了伤患营,头一句话就像在兴师问罪。

伤患营的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百草蕴养丸的草木余香。

四位术士一到来,伤患营内的所有人,只要还能动弹的,连忙纷纷跪了下来,恭迎仙长大人的莅临。

“没错!怎么了?”

仍然在陪着丁智的李小白有些意外的望着突然到来的瞎老等人。

鸣山道长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一枚丹药说不定可以救你一条性命,那些凡人死了便死了,怎能与术道修行者相比!”

修炼术道的资源一向稀缺,术士们自己都不够用,却有人暴殄天物,将如此珍贵的丹药白白浪费在低贱如蝼蚁般的凡人身上,这个先河决不能开。

“南无阿弥陀佛,凡人自有医术便足矣,何必浪费如此珍贵的术道丹药。”

大觉禅师修的是野狐禅,没有佛家正宗的悲天悯人,更何况他连自渡都勉强,哪里还有余力普渡众生。

尽管满口阿弥陀佛,立场却与鸣山道长等人毫无分别。

跪伏在地的军士与医士无不瑟瑟发抖,凡人在仙长面前,生杀予夺完全身不由己,几位仙长说的没错,他们这些凡人根本没有资格享用仙丹救治,今天的造化恐怕足以让他们骄傲一辈子。

“因为我也是凡人!”

李小白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隐隐有些生气,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术士对待凡人的这般态度。

其他人或许习以为常,或许早已认命,但是他却并不认同这种扭曲的普世价值。

术士是人,凡人也是人,只不过拥有了一些超乎寻常的力量,就自我膨胀到不可一世,把凡人看作蝼蚁草芥,大谈仙凡有别,殊不知“凡人一怒,仙人末路”,李小郎的大哥李墨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这一点。

跪在地上的许多人十分惊讶的抬起头望过来,他们根本没想到这位平易近人的仙长竟然会这么自称,明明是仙长,怎么可能是凡人?

凡人能够遥摇一击,杀死敌军主帅,放倒敌军大纛么?人家不是韭菜,可以随随便便任人收割。

“哈哈,别闹了,你是术士,高高在上的术士,怎么可能是蝼蚁一般的凡人!”

鸣山长道笑了起来,却忘了自己在不久前坚持认定李小白是一个冒充术士的凡人,现在却又态度截然相反的坚称对方是术士,而不是凡人。

有时候屁股决定立场,说出去的话都能够跟放屁一样,今天可以反对,明天自然可以支持。

“能多吃几两干饭,就忘了自己是谁,不仅我是凡人,你也是凡人,他,他,还有他,归根到底都是凡人,你们凭什么看不起凡人,如果没有凡人,你们这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家伙统统都得吃土去吧!”

见惯了术士们这般令人生厌的嘴脸,李小白终于按捺不住爆发了。

随手指处,不仅仅点了鸣山道长、大觉禅师和阴举人,连瞎老也点了进去。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为了这些凡人与整个术道作对!”

鸣山道长亮出黑色木剑法器,身上灵气波动越来越强。

在他眼里,李小白的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异类,必须好好的教训,纠正那些错误的想法。

“小郎,术士高高在上,如蝼蚁般的凡人供奉整个术道,这是大势,不是你那可笑的同情心能够改变的。”

尽管被毫不客气的指指点点,瞎老却没有半点生气,或许他曾经见过这样的人,亦知道这样的态度最后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出于前辈对后辈的关心,他并不希望看到李小白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李小白冷笑着说道:“哼,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世上究竟是凡人多,还是术士多,谁才是大势?如果凡人尽起,术道,呵呵,它还会存在吗?”

话音刚落下,腰间云蛇纹的蜀锦钱袋口钻出一条小青蛇,直接落在了地上,随即身形变大了数十倍,成为一条巨大的青蛇盘踞在他的身后,冲着剑拔弩张的四位术士不怀好意的吞吐着蛇信。

李小白在外面杀人放火也好,无恶不作也好,都跟它没有半点关系,青蛇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护食,谁动它口粮,它就要谁的命。

自从在李小白身上偷偷占了便宜,修为再次大涨,清瑶从化形境初阶,顺畅无阻的踏入了化形境中阶,距离真丹境大妖又近了一大步。

像鸣山道长这般初识境巅峰的渣渣,它一个可以打十个,在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老瞎子的炼神中阶而已,其他人甚至连与妖族化形境等阶的炼神境门槛都没有摸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