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节-封狼道

法器,功法,丹药,三样齐全,李小白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应下了!”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见小青蛇突然化作一道青色闪电,迫不及待的瞬间缠住五灵蕴养丸的玉瓶,蛇尾灵巧的缠住瓶塞,用力往上一拔,一股淡淡的草木馨香在车厢内弥漫开来。

鲜红色的细长蛇信往瓶内一探一收,眨眼间卷了一枚黄豆般大小的碧绿色丹丸,顺势一仰头直接吞了进去。

灵草炼化的丹药对妖族也有同样的效果,只不过效力会略有高低罢了。

“住手!”

瞎老想要阻止,却已是不及,那枚百草蕴养丸已经入了小青蛇的肚皮,他只得惋惜地直摇头:“可惜,可惜,白白糟蹋了好东西,小郎,你应该给它立下规矩,莫要再这么乱来了。”

好好的疗伤佳品却被一条小蛇妖当了糖豆点心,实在是可惜。

“无妨!既然它喜欢,就给它吧!”

李小白自然明白青瑶如此冲动的缘由,丝毫不以为意。

因为着急离开昆仑妖域,躲避三眼妖狮的追杀,缺少富含妖气的食物和灵草灵果,蛇女清瑶与黄蜂妖棠飞搏命留下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彻底,正需要这样的丹药,老瞎子这也算是歪打正着。

听到李小白的话,吞下那枚百草蕴养丸的小青蛇再次盘了起来,将玉瓶卷在正中央,不断吐着蛇信,宣示自己的主权。

“既然小郎已经应承下来,那么这些东西随你处置,老朽也不再多言。”

瞎老脸上再次浮起苦笑,若是一直这般宠惯着不作约束,恐怕真会养出一头大妖来,奴强主弱,难道不怕终有一日会反噬其主吗?

老瞎子的推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只是他没有想到,眼前这条小青蛇与李小白早就是前者强后者弱的关系,已经不再需要考虑什么反噬问题。

“多谢瞎老!”

好歹收了对方的好处,李小白不再老瞎子老瞎子的乱叫,跟异士营的其他人一样,恭称了一句瞎老。

虽然付出了不小代价换得李小白一句承诺,瞎老转过头看着仍然痴迷于算术中的夜泣,还是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

十几团大如车轮,小如拳头的风轮草球在燥热狂风的裹挟下,飞快从荒凉的戈壁滩上滚过,借着风势将自己的种子撒播到更远的地方,追逐着随时有可能出现的雨水,一旦得到水份滋润,细小轻盈的种子便会飞快生根发芽,并且在短时间内生长成熟开花结籽,形成新的风轮草球在这片草木难生的戈壁荒漠上来回繁衍生生息,并且将自己的枝叶提供给顽强生存在这里的生物充当食粮。

沉闷如急促战鼓的马蹄声传来。

高耸数丈的土堡内部浓烟滚滚而起,直冲天际,方才数骑冲进去后,便又很快一个不少的再次冲了出来。

“看样子,大武朝的人又跑了!长生天让这样的懦夫当我们的敌人,只会玷污勇士们的弯刀!”

厄不勒花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表示自己的不屑。

风玄国尽起三万精锐,陈兵与大武朝相邻的边境,然而刚刚穿越盗匪丛生的戈壁荒漠,却发现大武朝的兵堡竟然在点燃狼烟后,人去堡空,连厮杀上一场的勇气都没有。

“不要小觑了大武朝,他们一向狡猾的很,若非如此,荒漠以南的土地早就属于我们戎人了。”

在他身侧,先锋军额伦(万夫长)塔木里心中有些遗憾,他们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刚刚穿过荒漠,大武朝的边军堡兵不仅将狼烟升了起来,还逃之夭夭。

风玄国三万精骑出奇不意的冲击两国边境线,一下子多了几分变数。

“乌合之众般的千余马匪就能攻破黑风口关隘,我看大武朝的边军也不怎么样,南边的土地只不过是让他们暂时替我们保管罢了,这次大军南下,一定能够为我风玄国开疆拓土。”

厄不勒花哈哈笑了起来,唇边淡淡的绒须代表着他只是一个即将成年的半大少年,但是在戎人里面,已经有资格跨着战马,挥动弯刀,为国建功立业,更何况还是风玄国大业王的众多子女中最受宠的那一个儿子。

“王子殿下,我们还是要多加小心!”

负责这次前锋行动的,额伦(万夫长)有些担忧的看着这位兴致高涨的年轻王子,风玄国这次行动旨在试探,而非全面发动国战,因为不仅大武朝没有准备好,风玄国同样也没有完全准备好。

厄不勒花却丝毫不以为意的拔出腰间银亮弯刀,一夹马腹,高声大叫道:“驾!儿郎们,拔出你们的战刀,随我冲啊!”

身下战马飞快迈动四蹄往狼烟滚滚的土堡方向冲去,十几名亲卫紧随其后,一起高举着弯刀,为王子殿下表现出来的勇武发出欢呼声。

“跟上,保护殿下!”

无可奈何的塔木里只好一挥手,千余精骑跟着他一起追赶正兴高彩烈向已经空无一人的土堡发起冲锋的王子殿下,身后扬起的沙尘滚滚而起。

在目力极尽处的南方,同样一道细细的狼烟升向天空。

戎人来袭!

-

戈壁荒漠以南最主要的水源所在,大武朝边关军事重镇坎儿井,往日里还能够看到异族商人的身影,现如今已经一个都看不到,只剩下大武朝自己的本国商人还在要钱不要命的运输与贩卖各种物资,大发横财。

在平日里的大多数时候,大武朝北境边军是依靠这些与朝堂上兖兖诸公有着千丝万缕利益关联,持有特殊路引关凭的商队筹集和调配军资,虽然耗费不低,但是这些商人倒也守信便捷,省了军方不少力气。

足以容下五万大军驻扎的坎儿井军镇完完全全就是一座大军营,来往出入的人除了少数本地居民和商人以外,更多的便是边军将士。

因此无论是谁,只要踏入这里第一步,立刻就能够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的异样氛围,那是一种代表了铁与火的气息,使任何一个人都会情不自禁的融入进去。

在这里,生意最火爆的不是酒栈饭庄,也不是妓寨,而是铁匠铺子。

随处可见终年不熄的烟火升腾和不绝于耳的锻打敲击声此起彼伏,铠甲兵器和各种军资是这里交易量最大的商品。

尽管军队有配发最基本的兵器凯甲与坐骑,但是日常保养和维护还是需要军士们自行解决,正因为这样的需求,才极大的刺激了系列围绕军资的产业,例如铁匠和皮匠等,个别勇武之士还会选择量身定制兵甲,以便于在厮杀中将自己的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

-

五丈多高的厚厚青石墙将大武朝北境封狼道节度府与镇内的喧嚣声隔开,成为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能够听到石墙外传进来的附近铁匠铺里匠人抡动铁锤的声音。

一块面积极大的白布在由数张方桌拼起来的台子上面,地图与桌子足足占据了整个节堂约五分之一的面积,白布上描绘着大武朝北境的山川地貌和道路城镇,极为精细,甚至连毗邻的昆仑妖域和边境外的戈壁荒漠都能够在上面找到。

数十盏油灯将每一个角落照得犹如白昼一般,灯下人影重重,气氛凝重,望着两名小校在这张白布地图上摆放代表着风玄国与大武朝兵力分布的瓷偶,每一件三寸余高的瓷偶都做得十分精致,惟妙惟肖,顶端还有小孔,可以插上写有数量的小木牌,旁边或前方摆有推测前进方向的箭镝,十分直观的展现出两国当前军队的位置。

大武朝封狼道军政大权一把抓,拥有十一支折冲府边军的封疆大吏,官拜二品骁勇将军的林冕节度使待小校摆完地图上的敌情最新变化后,凌厉的目光扫过诸位折冲都尉一眼,不带任何语气波动的沉声道:“风玄国三万精骑的前锋已经穿过边境荒漠,攻占了大石砬子附近的乱石堡,积灰堡与黄土堡等十余座烽火堡,近期游荡在碎叶城附近的戎人游骑活动越发猖獗,为此我们足足损失了两百多名府兵和上万人马的粮草,据斥候回报的消息,风玄国的这支三万精骑正在打我们碎叶城的主意,这一战,本官打算让他们有来无回,还请诸将精诚协作,鼎力相助。”

在场的各位军主们当即毫不犹豫地抱着道:“愿为大人效死!”

沙场是每一位军士的最终归宿,同样也包括了他们这些折冲都尉大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