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备胎

原本千雉军并不会这么快就开拔,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其原因多多少少与李小白有些关联。

若非一百多头力畜与车辆就像及时雨一样大大缓解了千雉军急需粮草运输力量的燃眉之急,折冲都尉俞鸿也不会这么快就下决定出征。

早一日抵近边关,便意味着针对风玄国的主动权就会多一分。

仅仅半天的功夫,所有营帐全数拆除完毕。

李小白随着异士营的五位术士分别乘两辆硕大的专用牛车,随大军一起出征。

宽敞明亮的车厢足以坐下十人,还十分宽裕,但是乘客却只有瞎老、李小白和夜泣三人。

原本负责看住异士营里最危险一分子的只有修为最高的瞎老,现如今又多了李小白这么一个克星。

坐在不断摇晃的车厢内,这货正百无聊赖的用小锉刀修着指甲,一条小青蛇盘在身前的矮几桌面上,慵懒地晒着窗外投进来的阳光,术士驯养灵兽十分寻常,若是有能耐,连大妖都可收得。

当然,与人族凝胎境相当的真丹境大妖仅限于想想罢了,不少术道宗门之主都未必有凝胎境的修为。

桌上压着一叠桑皮纸和几支临时做出来的炭笔。

每一张桑皮纸都是一道算术题,这些玩意儿对夜泣这家伙的镇压效果甚至比灵符还好使,倒是省了瞎老不少力气,此次开拔倒比以往轻松的多。

“夜泣这孩子,也是一个可怜人!”

尽管符封双眼,目不能视,瞎老看向那个埋头摆弄算筹的年轻人,神情与视力正常的健康人无异,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眼虽瞎,心却未必瞎。

“小郎,你可愿意听一听他的故事?”

瞎老俨然已经完全接受了李小白成为异士营的正式一员。

“愿闻其详!”

李小白并不介意当一个听众。

瞎老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或许已经知道,凡是加入异士营的术士大多是因为在外面惹了得罪不起的人或势力,不得不逃进军队避祸,但是夜泣却并没有得罪人,他不是来避祸的。”

“哦?”

李小白有些惊诧,这个有着强烈受迫害妄想症却极度痴迷于算术的年轻人出现在千雉军的异士营内有着不同寻常的缘由。

“在幼年的时候,他曾经被一伙穷凶极恶的悍匪绑架过,虽然侥幸被解救了回来,却从此性情大变,随着年龄增长,夜泣幸运的继承了家传术道绝学,而且进境极快,但是修为提升后,不定时发作的狂性和造成的破坏同样与日俱增,他的族人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威胁,想要废掉他的修为并将他关起来,夜泣的父母不想自己唯一的孩子失去术士身份和自保能力,彻底沦落为一个断绝所有希望的废人,便托了人将他送到千雉军,希望即使狂性大发,也有人能够治得住他,或许能够通过战阵厮杀,重新唤醒消失已久的勇气,哪怕他日战死在沙场上,也总比连凡人都不如的废人般浑浑噩噩一生要强。”

瞎老不胜唏嘘着夜泣父母的用心良苦,不仅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恢复如初,甚至能够建功立业,好使自己的后半生有个着落,即使当一个疯疯颠颠的术士,也好过从云端跌落后,变成一个庸碌无为,任人宰割的凡人,甚至是废人。

“原来是心病!”

李小白终于明白过来,夜泣的受迫害妄想症并不是天生的,是有原因的。

“没错,如果你能够治好他,我想他的家族是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

瞎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把死马当活马医。

因为在此之前,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哪个人能够近夜泣的身,稍有不慎便会被狂风暴雨般的法术当场轰杀,刘管事的几位前任全部都是死在夜泣的手上。

即便是瞎老,也是花费了极大耐心和极大精力,才让夜泣接受了自己,期间没少当干挨打不还手的人形活靶,硬生生逼得对方终于意识到攻击无效,这才作罢。

“他是世族?八大世族哪一家的?”

李小白隐约能够猜到,能够让老瞎子这样的人物照顾,夜泣的家世恐怕并不那么简单。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瞎老微微一笑,卖了关子。

“哼!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是西延镇李家的呢!”

李小白再次大言不惭的给自己家招牌贴金,俨然将西延镇李家与大武八大世族并列。

“呵呵……”

瞎老笑声渐止,忽然说道:“小郎!我若是哪天遭遇不测,你能否替我照顾他一二。”

他的目光移向仍然埋头摆弄算筹,口中念念有词的夜泣,对两人之间的对话恍若未闻,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难以放心的年轻人。

“我替你照顾他?”

李小白一脸不可思议。

对方这话听起来像是在交待遗嘱,可是从昨日到现在,两人认识的时间甚至还不到24小时,老瞎子竟当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没错!”瞎老点了点头,仿佛猜到了李小白的心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可是我别无选择,可是在遇到你之前,除了我便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这么近距离的接近他,即便是他的父母和其他族人也不例外。”

老瞎子的语气中充满了苦涩之意,生人勿近,近则必杀,无论是谁都会非常头痛,难怪那些族亲会对夜泣又嫉又怕,不得不送到边军的异士营,寻找那一线生机与希望。

李小白身子往后仰,以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车厢的窗框旁,好整以暇地说道:“那么我有什么好处呢?”

他不是有求必应的圣人,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委托。

“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剑匠,他曾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以这支小剑为凭,可以帮你量身定制一支飞剑,你可以自备材料,也可以用他提供的材料,不过制作出来的飞剑要差上一些,毕竟他只是一位剑匠,没有精力和时间专门去搜集到太珍贵的材料,你不需要出一分钱,就能够得到一支飞剑,这样的好处你可满意?”

瞎老从腰间摸出一支五寸长的小剑,摆在李小白面前,正在打盹的小青蛇抬起头,好奇的打量着这支小剑,从它上面可以感受到一丝淡淡的精神烙印,显然是一件无法作伪的信物。。

能够打造寻常刀剑的铁匠工匠常有,但是能够制作飞剑这类法器的剑匠却非常罕见,老瞎子提出来的这个量身定制飞剑的机会,哪怕打造出来的飞剑比不上术道大宗门的神兵利器,也比配发给寻常子弟的大路货要强上许多。

若是换作异士营里的其他术看听到这样的条件,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然而李小白却是一副兴趣缺缺的反应,懒洋洋地说道:“难道就只有这么点儿吗?还有没有什么丹药或功法什么的?”

他坐拥藏在心中的那朵混沌青莲,一朵莲瓣便是一道剑光,哪里还需要什么飞剑,甚至连攻击法术都是多余。

就这么点儿好处,无论对方的真正目的如何,依然不足以让他给别人当备胎。

这年头给别人当接盘侠,哪有那么容易的。

“你这小子,真是贪心!”

瞎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看得出来,李小白的反应并不是装的,而是真正的漫不在乎。

又一次小瞧了这个年轻人。

西延镇李家,老夫记住了!

“老瞎子,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天下怎会有这等好事?我又不是那看管婴孩的仆妇,凭什么要照顾一个时不时会发疯的家伙,代价不够,莫要来使唤我。”

李小白笑了笑,也算是漫天要价,就看对方会不会就地还钱。

至于那个夜泣,嘿嘿,丢一本奥数,差不多就够打发一辈子了,心肠若是狠上一些,再加上二进制,三进制,十八个辈子都不够填这个天坑。

“好,好,希望你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瞎老十分无奈,在没有更好的接替人选下,只能捏着鼻子认帐,若非实在没得选,他也不会如此低声下气。

说完,他摸出一本巴掌大小的册子和一只玉瓶,说道:“这册《摩诃钵兰经》虽然只有上册,却足以让你淬炼心神,提升对灵气的掌控,你可不要小瞧这册术道功法,日积月累,见微知著,在同一境界的修为下,你释放的法术效果至少要比其他人更强上三成,而这瓶百草蕴养丸还有三丸,可以调理内外伤势,修复受损的经络,温养灵气,是养伤和走火入魔后的恢复佳品,原本需要修养半年的伤势在服下百草蕴养丸后,只需要短短七日便可恢复如初,虽然不是有价无市,但也同样是非常珍贵的丹药,功法,丹药,你可满意?若是再有其他非分之想,老瞎子我也无能为力了。”

两人之间的矮几桌面上,小青蛇清瑶不再是盘缩状态,而是贪婪的打量着三样东西中的玉瓶。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