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挖坑埋人

“断骑”遭到无形压制,锋刃不再寒意逼人,反而变得如同寻常斩马刀一般,连绵不绝的剑吟犹如志得意满的渐渐消失,使李小白的耳边重获清静,他神色从容地开口说道:“在下李小白,西延镇人士,正经的良家子,有县尊大人亲笔开具的路引为证,怎么可能是奸细,倒是这位苏队正,似乎有些不尽不实?”

目光一转,苏尚卓脸色渐渐变白,想要辩驳却一时间找不到理由。

李小白若只是一个没什么见识的普通人倒也罢了,他却偏偏是一个眼界和阅历丝毫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个世族子弟的“特殊人士”,怎么可能会被三言两句的危言恐吓给唬住。

李小白意有所指的目光看得苏尚卓有些哑口无言,丁智也意识到了什么,当即说道:“哼!小郎!苏队正不仅冤枉你是戎人的奸细,还冤枉我抢他的募集所得呢!”

“哈哈哈,真是颠倒黑白,苏少爷,要不要找来当日值守营门的军士,还有招募来的青壮当场对质?哼哼,你有这个胆吗?纯爷们儿就敢做敢认,否则就是小娘养的。”

李小白可不是老实孩子丁智,一句话就戳到了点子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而将苏尚卓逼到了风尖浪口。

这位世族子弟已经意识到这个李小白显然不像丁智那么好对付,他强撑着气势喝道:“你,你这奸细!不仅污蔑我世族名誉,还敢口出挑拨之言,究竟是何居心?”

然而他的声音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底气不足。

“哟,还压上了世族名誉,你一个人能代表世族吗?其他世族若是知道自己被代表了,你敢说自己能讨得了好?至于挑拨,我挑拨谁了?难道你就这么怕对质吗?有些事情,真的变不了假的,假的变不了真的!”

李小白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当然明白绝不能让对方把奸细的帽子死死扣在自己的头上。

把话说到这份上,任谁都听出了这其中有猫腻。

“大胆奸细,居然还敢胡说八道,当老夫杀不了你吗?”

谁也没有想到,左果毅都尉卫思航突然拔剑,一个箭步向丁智身后的李小白狠狠刺来。

无论如何,作为世族子弟苏尚卓在千雉军中的靠山,他都必须与苏尚卓站在同一阵线上。

“住手!”

大帐内爆发出一声大响,左果毅都尉大人手中的长剑被远远荡开。

听到不同寻常的兵器交击声,帐外的亲卫们当即毫不犹豫地冲了进来,刀枪剑戟齐出,大多却齐齐指着李小白。

“不关我的事!”

小白同学满脸无辜的高举双手,自己手无寸铁,纯属躺枪。

“没事了,都退下!”

折冲都尉俞鸿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

亲卫们左右看了看,这才一齐退了出去。

俞鸿死死盯着握剑之手微微发颤的卫思航,怒道:“卫大人,你想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即使是瞎子也能够看出来,不仅仅是苏尚卓有鬼,连左果毅都尉都有偏袒与包庇之嫌,两人显然没有将他这位主将放在眼里。

平日里,折冲都尉俞鸿从未将千雉军的所有权力抓在自己一个人手中,他不介意放权给两位果毅都尉,却并不意味着自己的权威可以任人无视与挑衅。

一句喝问,左果毅都尉卫思航与苏尚卓两人背后冷汗齐齐流了下来。

一击没有得手的左果毅都尉卫思航暗自叹了口气,他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只得认栽。

“抱歉,俞大人,属下冲动了。”

方才若是能够一剑捅死这个李小白,苏尚卓的话便铁证如山,队正丁智也将难逃一死。

可是现在,除非真的想彻底得罪主将俞鸿,闹得千雉军内部不和甚至分裂,他已经再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坐回去!”

俞鸿冷哼了一声,对这位老将的认识重新作出评估。

苏尚卓因为年轻,偶尔冲动自然可以理解,但是作为果毅都尉,如此冲动却是不该。

“是!”

无可奈何的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只得抱拳退了回去,连同苏尚卓都是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

折冲都尉俞鸿再次打量李小白,说道:“年轻人,说说你与苏队正之间的故事,本都尉会替你作主!”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便知道原本不利于李小白与丁智的局面已经彻底扭转过来。

“事情经过是这样……”

李小白口齿清晰,条理分明的详述了一遍前日在大营门外发生的一切。

“看来抢夺同僚的募集收获是子虚乌有喽?”

静静的听完后,俞鸿看向丁智与苏尚卓两人。

果然是颠倒黑白,拙劣的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这便是世族子弟吗?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小郎所说若有虚假,属下甘愿任由处置,请大人明见。”

丁智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跪下,一副请求伸张正义的委屈模样。

苏尚卓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双方之间,谁在说谎,已经不言而喻。

“其他队正费尽心力才募集到这么些力畜和车辆,你们凭什么募集到这么多?”

卫思航看了一眼完全乱了阵脚的苏尚卓,叹了口气,这个世族子弟冲动有余,冷静不足,竟然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变得不可收拾。

此刻卫思航所考虑的已经不是帮苏尚卓收拾丁智和李小白,而是想办法帮他减轻勾陷同僚的罪责,想要完全逃避却是不可能。

不待丁智开口,李小白笑眯眯地说道:“呵呵,用钱买就是了,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

这个理由当然是简单粗暴有效,让人无可辩驳。

在外面躲了将近两日,李小白与丁智将剩余的银钱彻底花光,使队伍规模又扩张了一分。

“你们哪来的那么多钱?别再骗人了!”

卫思航仿佛抓到了一处破绽,立刻声色俱厉的穷追猛打,派出去执行募集任务的队正领取的钱财只够人吃马嚼,怎么可能会有余财赎买百姓的力畜和车辆,就算不吃不喝,恐怕也买不了多少。

“我西延镇李家可是首屈一指的大户,不差钱!”

李小白豪迈的抛出“大名鼎鼎”的西延镇李家。

这是一句大实话,狗大户李家还真就不差钱。

当然,这是遭到匪灾前。

“这可是好大一笔钱财,你真舍得?”

卫思航瞪着他,满脸写着不信,白白把银钱投献给军队,这不是脑子进水么?而且进水量还不小。

然而对方轻飘飘抛过来一句话。

“有钱!任性!”

有钱!任性!

卫思航眼前一黑,幸好是坐着,不然非出个大糗不可。

若是有钱溢价赎买,老百姓哪里还会藏着掖着,还不欢天喜地的将力畜与车辆送来,捧着银钱回去,这倒是省事省力了。

苏尚卓听得这个气啊,牙齿咬得嘎吱作响,这么多银钱若效敬给他多好。

真是两个蠢货,居然白白便宜了那些贱民。

各人想法不同,平民出身的丁智却做到了问心无愧。

“哈哈哈,真是个好主意!”

折冲都尉俞鸿忽然大笑起来,将长刃斩马刀收回入鞘,重新放回刀架上。

他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丁智与李小白采用的方法需要大量银钱支撑,根本没办法推广,倒是苏尚卓的小聪明颇有可取之处。

“禀告大人,丁队正带回的力畜,车辆和青壮已经清点完毕!”

此前出去检查募集收获的亲卫恰好返回营帐。

“念!”

俞鸿有些期待。

“骡十六头,驴五十三头,劣马七十一匹,良马九匹,牛二十七头,大车一百四十辆,青壮两百七十人,另有羊十三只。”

羊是作为口粮吃剩下来的,入营后自然加到了千雉军的帐上。

一百七十六头力畜,大车一百四十辆,青壮近三百,这个募集数量直接完爆包括苏尚卓在内的其他九名队正。

“当真?”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俞鸿的呼吸还是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几分。

亲卫无比肯定地说道:“已经统计了三遍!”

这些力畜和车辆虽然不足以填补千雉军的运力缺口,却已经能够解决掉当前的大半问题,折冲都尉俞鸿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好,好!干得好!”

“苏少爷,你还有何话要说?”

奉行睚眦必报原则的李小白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设计坑害自己的苏尚卓,这可是生死大仇,没那么容易揭过。

“大胆!一介白衣,竟敢对我千雉军指手划脚!滚出去!”

一直以来暗中照顾苏尚卓的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哪里容得李小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抓住苏尚卓当场发作,不过眼下的局面着实不昨,他退而求其次,试图将李小白逐出军营。

“卫大人!李公子有功无过,凭什么将人家逐出去?千雉军到底谁说了算。”

俞鸿的脸色当即垮了下来,以前没有看出来,这个卫思航竟然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

须发花白老将卫思航一怔,当即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又一次触及了折冲都尉大人的底线,立时惶恐地说道:“啊!是,是大人说了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