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秘辛

看到李小白投来的嗔怪目光,清瑶表示十分无辜,奴家怎晓得还有一个白樱儿,若是知道,还不如一口吞了的好。

“真是可惜了!”

刘县尉也算是明眼人,自然瞧得出那两天里白樱儿到处寻找李家小郎时,少女情窦初开的牵肠挂肚和担忧无论如何也瞒不过旁人。

“那焦寡妇说白老大是斗将,刘县尉,斗将是什么?”

既然对方不肯透露关于皇家秘情司的线索,李小白只能从其他方向旁敲侧击。

“你,你,你说什么,斗将?”

刘县尉浑身剧烈一颤,眼睛瞪得溜圆,用仅剩的那一只手指着李小白,恐惧的连声音都变了调。

俺的娘嘞!

前一句是皇家秘情司,后一句又冒出个斗将?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刘县尉的脸色又变了。

李小白莫名其妙的看着刘县尉突然往后一退,当场一屁股坐倒在地,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叫痛,连忙翻身而起,胡乱摆着仅剩的手,跌跌撞撞地往茶点铺子外面奔去,期间还再闪摔了一个跟头。

“刘县尉!刘县尉!”

“小郎,俺只想当一个小小的县尉安度余生,可招惹不起这些大人物啊!莫来找我!”

刘县尉才不会告诉李家小郎,只有太子府上最能打的武官才有资格被称为斗将,但是当今圣上膝下无子,既然没有太子,又哪儿来的斗将?

皇家秘情司亲口承认的斗将只有十五年前……

“……”

眼睁睁看着刘县尉屁滚尿流的跑了,扔下李小白与蛇女清瑶一人一妖面面相觑。

武家小娘被皇家秘情司的豆腐西施焦寡妇劫走,显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哪怕一些蛛丝马迹都让刘县尉忌惮并避之不及,背后必然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李小白心中越发疑惑。

武家小娘武香君只是一个寻常百姓家的女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加不是妖怪,究竟有什么值得皇家秘情司这样的官方势力如此重视,不仅暗中监视,还趁机劫持。

李小白心中越发疑惑,武家小娘武香君只是一个平常百姓家的女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让皇家秘情司这样的

“县尉大人呢?”

端着摆放点心与茶壶的茶点铺子主人走过来,却发现桌边只剩下了李小白与蛇女清瑶,不禁疑惑的向铺子外面张望,隐约看到逃也似狼狈远去的刘县尉背影。

“没事,点心和茶继续上吧!”

李小白摸了摸钱袋,往桌面放上一小串铜钱。

从昆仑妖域一路来到居摩湖畔的西延镇,他早就有些饿了,荒山野岭里的野菜和寡淡烤肉偶尔吃一两回还行,如果天天吃,就不如寻常茶点更何胃口。

茶点铺子主人热忱的放下盛着朴萝酥、胡麻馓子、牛角糕和几样小干果的碟子,再放下一提茶香扑鼻的勾嘴竹节嵌盖提梁壶,为两人满满倒上碧绿的茶汤,这才收起铜钱,说道:“两位请慢用,如果还需要添点什么,尽管吩咐老朽。”

“多谢老丈!”

李小白捏起一块朴萝酥,就着茶水慢条斯理的享用起来。

可惜了刘县尉,明明叫上了几样点心,还没来得及享用,就连惊带吓的逃走了,无福消受这些可口的点心。

多日未进人间烟火,李小白三两口便将杏仁粉,萝卜泥和水磨糯米粉蒸制而成的朴萝酥咽下,伸手去抓那前粗后尖的牛角糕,却与一只雪白粉嫩的柔夷碰在一起。

“清瑶姑娘,你不是不吃凡俗食物吗?”

在昆仑妖域的时候,只有妖物血肉和含有天地灵气的奇花异果才会入这位妖女的法眼,普通食物根本连碰都不碰,却没想到她对这些普通糕糕点点感兴趣。

“妖域里哪儿来的正经点心!”

蛇女清瑶理直气壮的翻了个白眼,张开檀口,将软弹可口的牛角糕一口吞了下去,舌尖传来香甜浓腻的滋味,满足的一双凤眼微微眯了起来。

这倒是一句大实话。

大多数妖物向来过的都是茹毛饮血的生活,能做点心饭食的人族厨子落到它们手上,恐怕还不等做出吃食,自己就变成了妖族的吃食。

李小白看着蛇女一脸享受的模样,试探着问道:“如果天天有这等点心吃,你别再吃人,行吗?”

这句话表面上大义凛然,却掩饰不住某人的私心。

每天义务献血,想想都糟心的很。

“不行!”

清瑶的拒绝干脆利落,她又向胡麻馓子痛下毒手,细长的馓子咬得嘎吱嘎吱作响,不亦乐乎。

“既然能填饱肚子,何必又要吃人。”

李小白苦口婆心教化这只妖物向善,少造杀孽。

“妖不吃人,那还是妖吗?”

蛇女的理由很充分,竟让李小白同学无言以对,说的好有道理,妖不吃人,那还是妖吗?

几个碟子里的点心大多进了清瑶的肚子里,小白同学根本就抢不过她。

原因无他,蛇性本贪,向来都是一口吞,即便化作人形也没改掉这习惯,跟这吃货抢食,纯属是找虐。

看这蛇妹子吃的香甜,茶点铺子主人还乐呵呵的主动加送了一碟,照例转眼间被横扫一空,对方全然不知自己给一条化形境妖物送点心有多么危险,随时有可能与碟子里的点心一起变成加餐。

“公子,奴家还未够呢?”

仍然意犹未尽的妖女被李小白生生硬拽离了茶点铺子,语气里俨然一副的深闺怨妇模样。

相处了这些日子,李小白已经不再畏惧这个狡诈的妖女,直接毫不客气地训斥道:“差不多就行了,你就不怕别人猜到你是妖怪?”

尽管几碟小点心对于这个青蛇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但是李小白却没打算让她的食量威震西延镇。

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这么能吃,换作谁都会看出一些异样。

蛇女撇了撇嘴,说道:“奴家只要自称是公子的妖奴,别人也不会拿奴家怎样!”

礼义廉耻,诚实谦信,对于一只化形境的青蛇妖来说,统统都不是问题,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张口就来。

能够用这样的借口进入人族国度,对于一直向往人族花花世界的青蛇来说,自然是美得紧。

嗯!美得紧!

“你……”

李小白气得直哆嗦。

他终于明白这妖女为什么如此淡定的踏入人族国度,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样子,敢情不仅拿他当饭票,还拿他作挡箭牌啊!

神马妖奴,有见过拿主人当口粮的妖奴吗?

“好!很好!咱们走着瞧!”

李小白竖起一根食指,恶狠狠地说道。

他不知道自己把这妖女带到人族地界,到底是个正确的选择,还是一个错误。

“公子不去寻那武家小娘吗?”

蛇女清瑶驾轻就熟的岔开话题,促狭地望着。

“哼!走了!”

李小白老脸一红,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应该是唯妖女难养也,有见过这么难养的妖女吗?

可以退货吗?老板!

天可怜见,连差评都没地方可点。

“嘻嘻!”

妖女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笑声甚是勾人。

-

武夫子家的小院矮墙半塌,残破院门大开,里面的屋舍被烧掉了半边瓦顶,只剩下一片焦黑和残砖碎瓦,破破烂烂的家什扔得满地都是,显然也没有逃过一劫。

李小白没有擅入院内,站在门口喊了几声,但是院子里依旧静悄悄,没有任何回应。

他这才确定,武夫子一家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回来,关于武家小娘去向的又一条线索彻底中断。

白家父女的小屋,豆腐西施焦寡妇的豆腐铺子,尽皆人去屋空。

在镇上不甘心地转了两圈,李小白终于选择了放弃。

一场大难,家破人亡,物事人非,最后看了一眼残破不堪,百废待兴的西延镇,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再值得留恋的理由。

李小白忽然往身旁看了一眼。

还好,有这个妖女在,倒也不用担心寂寞。

-

入夜,明月当空,月光如昼。

波光粼粼的居摩湖中央,一尾红鲤悄然从水下探出头,鱼唇冲着高悬在夜空中的一轮皎月不断张合,仿佛在吞吐着什么。

弥漫于湖面上空的月光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聚集起来,时不时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清凉气息投向红鲤所在的位置。

这尾红鲤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不知疲倦的吞吐了月华整整一夜,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茁壮起来,红鳞越发鲜艳明亮。

斗转星移,天边浮起一抹鱼肚白,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红霞漫天,来自于东面天空第一缕阳光投入居摩湖的瞬间,正在汲取月华的红鲤满身红鳞骤然一亮,仿佛瞬间镶上了一圈金边,从头至尾如琉璃般通透,折射着这晨曦的第一缕日华。

日月交替的那一刹,居摩湖中央那尾红鲤身上产生的异相仅仅维持了片刻,便迅速黯淡了下去,红鲤慢慢停止了吐纳动作,一扭满身亮红色的无瑕鱼鳞,悄然间没入湖水深处。

“……莲叶绿,莲茎长,莲子苦,莲花香,柳叶舟,湖心荡,采支白藕与情郎……”

仿佛有一个稚嫩的歌声在湖中央回荡。

-

作者感言

华表

华表

自本日开始,表哥要参加本地作协的培训班,不一定能够保证两更,有时候或许会一更,特此通知!

2016-10-09 09:0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