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妖火焚

“哞!”

猝不及防的水牛妖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当即再也维持不住人形,重新变回了一头异常高大壮硕的大水牛。

但是大青蛇却依然没有放过它,毒牙源源不断地注射入致命的毒素,大水牛很快坚持不住,强壮的身躯此时此刻不仅无助于抵抗蛇毒,反而成为了沉重的累赘,脚步立刻踉跄起来,与粗长的木杖一起轰然倒地,七窍溢出黑色的毒血,肌肉虬结的躯体很快呈现出一片生命流逝的灰败颜色。

青蛇妖若是正面硬刚水牛妖,无论力量还是防御,根本不是对手,但是蛇类原本就擅长隐匿与偷袭,有心算无心的突然袭击再加上连化形境都抵挡不住的猛烈蛇毒,竟然在倾刻间便完全压制住了这头力大无穷的水牛妖,将其生生毒杀。

“清瑶!”

李小白轻而易举的认出了那条大青蛇。

对方正是应该留在溶洞里自哀自怨的蛇女,却没想到她竟然偷偷跟踪自己,在这一刻突然现身并偷袭那头凶恶的水牛妖。

站在树梢上的黄蜂妖棠飞被突如其来的惊变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就在这短短的片刻,毫无防备的水牛妖竟然当场毙命。

好歹也是一只化形境的妖物,再进一步便是真丹境大妖,然而却在猝不及防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黄蜂妖发出气急败坏的大叫:“清瑶!是你!”

“黄蜂哥哥,真是好巧啊!”

大青蛇放开翻起了白眼,吞吐蛇信,放开气息全无的大水牛后,身形一转,清光大作,转眼间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模样,而且还若无其事的向黄蜂妖打起了招呼。

这妖女真会装,做妖怪真是可惜了,李小白在心中偷偷的吐槽。

“哼!青蛇!我早就知道你有反意!竟然勾结人族,盗取妖族至宝!”

黄蜂妖棠飞恢复了镇定,冷哼了一声,抬起手,掌心立时冲出一枚赤红色的火球,眨眼间冲上天际,当达到最高点时猛然炸开,一片巨大的火雨缓缓坠下,雷鸣般的巨响在天空中回荡,传向远处。

水牛妖牛武被干掉,使它意识到这条青蛇并不好对付,当即毫不犹豫的改变了主意,向天空发射妖火弹,向三眼邪狮穆渎大人发出信号,借助它的力量干掉这只暗藏异心的青蛇,自此以后它就是三眼邪狮大人唯一的心腹走狗。

“臭黄蜂,你这是什么意思?别颠倒黑白,乱泼脏水!”

蛇女清瑶脸色微变,前一刻的大家闺秀淑女范儿完全不见了踪影,直接以臭黄峰来称呼此前的“黄蜂哥哥”。

“什么意思?哼!你别再装了,背叛妖族的下场就是这个!”

黄蜂妖忽然打开腰间的兽皮袋,向着清瑶远远抛来一物。

“马黑?”

那东西随着咕咚一声闷响,砸在清瑶前方一丈远的地方,蛇女却失声尖叫起来,竟是不久前与她在狮峰邪狮殿交谈过的黑马妖本体头颅。

硕大的马头依旧是临死前的龇牙咧嘴模样,仿佛它依然难以置信突然降临的死亡。

她完全没有想到,一向心胸狭隘,鼠肚鸡肠的棠飞竟然能够下如此毒手,马头眉心处有一个寸许大的孔洞,未干涸的脑浆和血水依然汩汩流出,俨然是趁其不备的偷袭致死,这只黄蜂的歹毒竟然如斯。

“嘿嘿,三眼邪狮大人很快就要到了,青蛇,你要是识相一点,马上把混沌青莲和帝流浆交出来,否则,休怪我把你剥皮刮鳞,然后抽骨活杀。”

黄蜂妖棠飞脸上露出残忍的神色,发出恶毒的威胁。

连续看到两头化形境妖物当场身死,李小白心底不由自主地被触动,为了帝流浆和那个什么劳什子青莲,这些妖怪真是够拼的。

“既然无路可退,那就拼个你死我活罢!”

蛇女清瑶身周清光大作,重新变回了本体青蛇,冲着黄蜂妖所在的大树吐了吐蛇信,毫不犹豫的揉身而上。

黑马妖马黑虽然并不算是她的至交好友,总归是狮峰一带众妖中勉强能够聊得来的少数妖族之一,替它报仇只是当场动手的原因之一。

“只会在地上爬的虫子,还想跟我斗,等三眼邪狮大人赶到,看你们怎么死!”

既然双方已经撕破了脸,黄蜂妖棠飞发出恶毒的诅咒,振翅飞上天空。

青蛇的速度极快,但是它的速度更快,还没等青蛇冲上树梢,黄蜂妖就已经远远的离开了大树,冷冷俯视着缠在树梢上的青蛇。

不远处的李小白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幸好没有轻举妄动,那只黄蜂妖异乎寻常的敏捷,他根本没有把握一击必中。

“臭黄蜂,在那头蠢狮子赶到前,本姑奶奶先干掉你!”

妖族原本就生命力顽强,吃掉了灰熊妖的肉,再加上李小白的药泥加成,并未伤到根基的蛇女清瑶不仅恢复如初,妖力还更进一步,她直接放下话来,这只卑鄙的臭虫子休想得逞。

原本在李小白心中就已经不堪的蛇女形象再一次崩塌,这妖女倒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温柔的,狡诈的,蛮横的,让人越发看不透,不是说大多数妖族都是心思单纯的吗?眼前这一个分明颠覆了许多人对妖族的评价。

“青蛇,今天是你的死期!”

黄蜂妖身周妖火缭绕,星星点点的蚀骨之火如雨般撒下。

妖族尽管种族不同,却拥有各自的本命天赋,这只黄蜂妖便是拥有五行中的火天赋,以妖力化火,释放的便是具有腐蚀效果的妖火,寻常小妖若是沾上一朵,立刻便会犹如附骨之蛆般扑之不灭,翻滚哀嚎一日一夜方才烧为灰烬,歹毒异常。

在地面上的青蛇蜿蜒迅捷,总是能够提前一步避开从天而降的妖火,即使有闪避不开,身周立刻会升起一股旋风,将妖火轻轻推开。

“跑啊!跑啊!看你往哪儿跑!”

黄蜂妖哈哈狂笑,身周抖落的妖火越发密集,双手高举,凝聚出一枚枚妖火弹狠狠砸向在林中游窜的青蛇。

与触之即燃的普通妖火相比,拳头般大小的妖火弹更加霸道,无论碰到什么都会瞬间炸开,方圆两丈之内当即布满妖火。

青蛇自始至终都在躲闪,仿佛方才为了袭杀水牛妖耗尽了大部分力气,此时此刻正被黄蜂妖的攻击打得一时间毫无还手之力。

转眼的功夫,方圆数百米范围内火光冲天,赤红色妖火恣意蔓延,滚滚浓烟升腾而起。

“去死,快给我去死!青蛇!有本事别逃,快滚出来受死!”

赤红色妖火点燃了整片树林,浓烟翻滚,从天空俯瞰的视线变得越发模糊不清。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妖女,你好自为之吧!”

望着燃烧起来的树林,灼人热浪四处席卷,第一时间躲得远远的李小白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当即毫不犹豫地选择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两妖相争,他一个弱小人族若是强自逞能,恐怕连送菜的资格都不够,趁着这个机会,正是抽身而出,逃出妖域的最好时机。

身后的天空中,兀自传来黄蜂妖喋喋不休的诅咒和咆哮,还有妖火弹爆炸的巨响。

“凡人,你想去哪儿?”

还没跑出百多步,一阵响亮的振翅声从天而降,黄蜂妖拦在了正在开溜中的李小白面前。

妖火焚林,浓烟四起,当它再没有看到青蛇的身影后,便将注意力重新转移过来,毫不费力的追上了他。

“呔!妖怪!不想死的就让开!我可是硕(术)士!”

李小白故意口齿不清,将“硕”与“术”混淆在一起。

“我呸!凡人,你身上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还想冒充术士?快说,你把混沌青莲和帝流浆藏哪儿了,本座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站在手无寸铁,又没有一丝灵力的李小白面前,黄蜂妖棠飞拿腔作调,狠狠装了一回逼。

“呵呵,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李小白藏在身后的右手拇指压在无名指与尾指,食指和中指伸直,一个剑指蓄势待发。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黄蜂妖抬起右手,掌心升起妖火。

李小白身后燃烧的树林里爆发出一声大响,无数带着炽烈火焰的树干和草木飞向天空,扑天盖地般朝着正准备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的一人一妖所在方向飞来,在眨眼间笼罩住了两者附近数十米范围的空间,即使黄蜂妖想要突围而出,在片刻之内也无缝可钻。

一条粗长的身影从斜刺次猛然窜了出来,身上带着赤红色的妖火,原本碧青色的细鳞被烧灼的鳞开肉绽,通体焦黑,无数火星兀自四溅飞射。

黄蜂妖的注意力依然放在漫天落下,仿佛流星雨般的燃烧树木和枝叶上,猝不及防间被缠了个正着,它嘶吼着怪叫起来:“青蛇!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猥琐的人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回本体模样,赫然是一只与成年人族体形大小一般无二的硕大黄蜂,黑黄相间的肥硕肚皮末端探出一根毒刺,狠狠扎入缠住自己的蛇躯。

被突如其来的“流星火雨”吓得就地十八滚的李小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公子,就是现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