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妖女的良心

灰熊妖的肉绝大多数都进了青蛇妖女的肚子里,虽然她对寻常山猪不屑一顾,却不会放过富含妖力的熊肉。

一旦放开胃口,青蛇的食量还是很惊人的。

事实上在妖族内部,互相厮杀与吞食是常有的事,像眼下这样有机会吞食同为化形境的妖兽,对于清瑶来说,却是难得的佳肴,不仅可以加快伤势痊愈,使妖力恢复如初,甚至还能够更进一步。

“公子!”

蛇女清瑶忽然叫住正在火堆旁烤炙熊肉,顺便在炭灰里画圈圈诅咒某妖的李小白。

这货正在生着闷气,人乃万物之灵,虽然不会被直接吃掉,短时间内没有性命之忧,可是被对方缠上后,自此阴魂不散,恐怕永无宁日。

“嗯?唔!什么东西?”

李小白还没反应过来,冷不防被蛇女近身,直接被一温热之物堵住了嘴,硬生生塞得他猛翻白眼。

这妖女,良心大大的坏了!

“呸呸呸!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将那东西强行咽下,他这才察觉到自己满口苦涩,苦得连舌头都麻木了,然而随即又从舌尖反涌出一股诡异的腥甜,很快将苦涩之意驱散,变成了异样的清香。

“公子,熊胆可是好东西,奴家可是将最好的东西献予公子,请公子笑纳!”

清瑶一如既往的恶作剧般掩嘴坏笑,让李小白恨不得将她也一起加到火上烤了。

“熊胆?”

抱着石碗用水拼命漱口的李小白难以置信的望过来。

熊身上只有两样东西最珍贵,一是熊掌,二是便是那熊胆,其中尤以后者最珍贵。

可是让他生吞熊胆又是什么意思?

虽说熊胆可以清热解毒、平肝明目、杀虫止血,但是这种药效自己根本用不上。

难道做成药人,提升帝流浆的效果?多半是了!这妖女的心思实在是太歹毒了,李小白总是不免往最坏的方向去想。

“奴家可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将这熊胆让予公子,它可是补的很!”

蛇女眨着眼睛,理直气壮的好像做了一件好事,正等着李小白用力夸奖。

夸奖你妹!

“妖女!本公子年纪轻轻,不亏不虚,才不需要什么进补!”

李小白终于忍无可忍,连之前的“清瑶姑娘”称呼都抛在一旁,直接以妖女称呼对方。

这个妖女的笑容让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下,表情一滞,脸色突然变得涨红,皮肤表面的血管一根根贲张,黄豆般大的汗珠不断冒出,腹中莫名生出一团火热,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热流随即涌入五脏六腑,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内火烧得大汗淋漓,仿佛快要烧起来。

难道是那熊胆?真是好霸道的药力,不愧是熊妖的胆。

区区一介凡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凝聚了化形境熊妖精化的熊胆效力。

还没等李小白发出痛苦的呻吟,心中那朵神秘的花苞突然动了,花蒂底部十几根细细白白的根须陡然变长,他的身体微微一震,那些根须仿佛冲出了心海,不仅由虚转实,还毫无阻碍的闯进他的四肢百骸。

几乎将李小白快要燃烧起来的热量转眼间如潮水般消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清凉之意,使他舒服的差点儿发出声音。

随着熊胆释放出来的热量被那些根须源源不断的抽走,原本黯淡下去的第一片花瓣重新释放出灵光。

心中莲花突如其来的变化甚至使李小白暂时忘记了自己体内由极热转清凉带来的异样舒适感,微微一怔神。

毫无疑问,他并不是一个笨蛋,很快从当日莫名击杀灰熊妖的那一幕中感悟到了一丝灵光,这片充盈异样光芒的花瓣莫非与那道剑光存在某种关联?

“曦……”

莫名出现在脑海中的那个词刚要脱口而出,李小白却将后面的那个字硬生生咽了回去。

因为他察觉到那片花瓣在随着“曦”字音节出口的瞬间,突然毫无征兆的微微一颤,仿佛有一股莫名的能量涌动起来。

这个词就像一句简单的咒语,只要一说出口就能够发动一道凌厉的致命剑光。

“公子还在生气吗?”

浑然毫不知情的蛇女依然乐此不疲的撩拨,只当李小白一定是害怕了。

似乎拿他寻开心,更胜过直接吃掉他。

“哼!妖女,本公子现在有杀手锏,不想受死,就速速投降!”

踅摸到些许诀窍的李小白扔下手中的烤肉,捏起剑指对准蛇妖,却并没有冒冒然发动剑光。

他能够猜到,自己也许只有一击之力,一旦发动,便会像上次那样抽空力气,动弹不得。

清瑶见状,表情当即微变,连连倒退数步,仿佛十分畏惧地惨然道:“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奴家只是一条小小的青蛇儿,千辛万苦才修炼至化形境,还要受大妖欺辱,请公子看在奴家活命不易,饶奴家一命。”

妖女脸色苍白,瑟瑟发抖,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语气如杜鹃泣血,哀哀不止,听得李小白心头一颤,大妖吃小妖,小妖互相吃,心想妖怪这碗饭似乎也不太好吃,剑指方向情不自禁的稍稍偏离了一些

就在他失神的片刻,一片清光大作,碧色蛇鳞眨眼间充满整个视界,待李小白终于反应过来,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一条碧绿色大蛇缠的动弹不得。

“公子饶命啊!”

大蛇依旧恬不知耻地求饶,双方的形势却完全逆转了过来。

蛇躯上还残留着一些支离破碎的布条和些许药泥,满身细密的蛇鳞却不见一处伤口,只能看到一些颜色稍浅的细软新鳞。

短短一日一夜的功夫,青蛇妖竟然恢复如初,真应了一句大俗话,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你,你这个妖女,竟敢骗我!”

李小白被气得半死,自己竟然一时心软,真信了这妖女的谎言,不防被对方趁机反扑,眼下手脚被制,有逆天的神通都无法发挥出分毫。

这妖女的演技简直可以拿下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小金人,方才求饶的模样根本毫无破绽。

“嘻嘻!奴家并没有骗公子啊!”

得逞的青蛇发出一连串轻笑,冰凉的蛇信故意挠着李小白的脸颊。

它又说道:“公子怎会知道我等小妖的生存不易,妖域弱肉强食,小妖被喝令驱使,稍不如意便会遭打杀吞食,能够成长到化形境的妖物更是千中无一,大多数不是互相争斗而死,或是被更强的妖物吃掉,奴家,奴家可怜的很!”

大蛇作出一副小儿女状的乞怜模样,李小白却是一阵毛骨悚然,他可不是许仙那等勇夫,更何况眼前这位还是一个连打带杀还要吃的主儿。

“姑娘,可是要吃我?”

这年头好人做不得,眼见着又要变成蛇粪了,小白同学立刻万念俱灰。

“当然要吃!奴家不是早说了吗?每天吃一点,能吃好些年呢!”

青蛇张开嘴,露出上下两对雪白的毒牙,李小白这回真的白了,脸上血色尽褪,只剩下一片惨白。

这算是威胁么?看来终究还是逃不过被吃掉的命。

出乎意料的是,青蛇身子一松,放开了李小白。

“你,你这是?”

李小白有些没有回过神,这就简简单单的放过自己了?

“公子也是救过奴家一命呢,奴家当然懂得感恩图报!”

青蛇陷入一片清光的包裹,千娇百媚的十头身36D再次出现在李小白面前。

知恩图报?重获自由的李小白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蛇女,这妖女该不是又晃点自己吧?

“你骗我!你一定是骗我!哼,妖怪就是妖怪!越漂亮的妖怪,越会骗人。”

上过一回恶当的李小白自然不会轻信对方,这妖女太会骗人,稍不小心说不定被她卖了,还要替她数钱。

堂堂人族怎能受一蛇妖如此戏弄。

“奴家可是真心的,不信公子摸摸奴家的心是真是假。”

蛇女忽然抓着李小白的手往自己胸前按,仿佛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一颗真心。

大、圆、软、弹,36D纯天然,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李小白心中条件反射般闪过这几个词,随即就像摸在了仙人掌上一般,火烧火燎的急忙抽手,脸色涨得通红。

妈蛋!摸着良心说话简直是太刺激了,差点儿见血。

“妖女,少来勾引本公子!”

李小白当即表示自己立场坚定,决不受任何诱惑,****什么的,光是想想就会鸡皮疙瘩掉一地。

“奴家想要的只是帝流浆而已,如果不为真丹境大妖,奴家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其他妖物的口粮。”

蛇女清瑶一副十分委屈的楚楚可怜模样。

“可是你却想要吃掉我!”

李小白义正辞严地当场揭露了妖女的险恶用心。

“公子错怪奴家了,奴家只是每天汲取一点点精血,而其他的,嘻嘻!”

善变的蛇女再次原形毕露,掩嘴窃笑,李小白同学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妖女说的话到底哪一句才是真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