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帝流浆

“鸡犬牛羊若是得到帝流浆就会变成妖鸡,妖犬,妖牛和妖羊,是这样吗?”

李小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帝流浆简直就像进化外挂,喝上一滴就能让懵懂无知的畜牲变成口吐人言,甚至还能释放法术的智慧生物。

在他心底,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确实是这样呢!”

蛇女清瑶并没有否认,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事实。

“如果是人呢?吃了帝流浆,难道会变成人妖?”

小白同学不知不觉间脸都绿了。

帝流浆这玩意儿,鸡吃了变鸡妖,牛吃了变水牛妖,虎吃了变虎妖,蛇吃了变蛇妖,熊吃了变熊妖,各种活物若是吃了,就会变成各种妖。

那么按照这样的规律,人吃了帝流浆,自然就会变成人妖。

人妖是个什么东东,恐怕没有谁能够比李小白更明白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了,太监只是失去了男人最重要的宝贝,人妖则是更进一步,变得比太监还要更男不男,女不女。

在连不成串的记忆碎片里面,自己似乎将一种乳白色的神秘粘稠液体足足喝了一整碗。

哪怕命运弄人,也不带这样的!

“呵呵,公子,并不会这样呢!”

仿佛听到一个无比有趣的笑话,蛇女木乃伊发出一连串银铃般好听的笑声,也许是伤药和妖力共同起了作用,她的精神好了许多。

帝流浆是妖族的恩物,却不是人族的恩物,人族有自己的机缘,有法术,有法阵,还有法器,天生就能够开智,自然不需要帝流浆来协助踏出第一步。

“难道是妖人?”

对方的回答使李小白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很快又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天晓得这种让普通生灵变妖怪,又能够让妖怪变得更强大的玩意儿会不会对人族产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不好的副作用。

“也不会这样,公子不必担心!”

清瑶笑着直摇头,李小白疑神疑鬼的反应浑然不知完全是一副傻里傻气的模样,与方才认真替她包扎伤口的他,俨然判若两人。

不过她已经确信,对方多半误打误撞的喝过帝流浆,身上才会带有帝流浆的气息,但凡只要是正常人,就绝对不会将帝流浆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哪怕与妖物作交易,都能够得到超乎想像的收获。

任由人族饮下帝流浆,对于妖族而言,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准确的说应该是暴殄天物,与牛嚼牡丹没什么分别。

曾经有妖族老祖做过这样的尝试,哪怕直到那个服下帝流浆的人族被妖族吃掉,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更不用提由人变成妖怪。

“那会怎样?”

李小白紧张的追问。

“帝流浆对人族不会有任何作用,公子毋须担心会变成人妖或妖人,但是……”清瑶语气一转,看到李小白的脸色随之一变,她抿着嘴儿轻轻一笑,继续说道:“公子的身体和鲜血会散发出帝流浆的气息,强烈吸引我等妖物,对了,如果吃掉公子,同样可以增长妖力呢!”

说完她甚至还吐了吐瘆人的蛇信,要知道不久前,她也是打算吃掉李小白的妖怪之一。

将他从西延镇掳来,决不是安了什么好心。

我勒个去的!

李小白一屁股坐倒在地。

妖怪本来就不忌口,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更对妖怪的胃口?这可要了老命了。

望着眼前的蛇女,他突然一个激灵,仿佛将对方当作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紧紧的抓住……一双微凉而柔软的手,哪怕她也是准备吃掉自己的妖物之一。

“告诉我,有没有办法把我身体里面的帝流浆弄出来,在不能吃掉我的前提下。”

虽然对他的身体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然而光光是会招妖怪这一点,就足以让李小白无法淡定。

“请问公子误服了多少帝流浆?”

清瑶的一双碎金色竖瞳一眨不眨地望着李小白。

她还仅仅是化形境初阶,变化的人形依然并不完美,若是高阶,这双瞳仁就会与人族一般无二。

李小白有些迟疑的竖起一根食指。

“一,一碗!”

“一滴?等等!”

清瑶忽觉不对,随即仿佛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一碗?”

“一碗!满满一碗!”

李小白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些抽抽,妖女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一碗!”

清瑶几近有些抓狂,却又不得不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波动。

她原本以为眼前这人族男子只是机缘巧合或者误打误撞,意外吞服了几滴帝流浆,却没有想到竟然是意外丢失的那整整一盏帝流浆。

当珍贵的帝流浆是解渴的果子露吗?就这么一口闷了?!

得到的不是妖族,居然是人族!

简直是太糟蹋了!

有那么一刹那,这个蛇女差点儿有将眼前这个家伙当场吞掉的冲动,满满一盏帝流浆误入人腹,这样的事情恐怕会让整个妖族为之疯狂

然而让她感到更加疑惑的是,这个人族究竟是怎么从妖族老祖手上偷到那盏帝流浆的。

要知道以老祖玄变境的实力,即便人族术道神通境宗师也没可能讨得了好,更别提偷东西。

妖族的东西要是这么好偷,昆仑妖域恐怕早就不存在了。

“有,有办法吗?”

李小白急切地想要从对方那里得到解决方案,如果对方能够和平得到帝流浆,那么多半就不会对自己的血肉感兴趣,毕竟一个区区凡人和帝流浆相比,孰轻孰重,任谁都能够知道如何选择。

“没有!”

谁能想,蛇女气鼓鼓的从他手里抽回了双手,径自背过身去,再也不肯看他一眼。

仅仅几滴帝流浆就能让真丹境以下的妖物为此打死打活,连她也差点儿送了性命,百滴帝流浆,真丹境大妖也无法做到视若无睹,连昆仑妖宫都放出消息重赏寻回者。

这货倒好!千年一遇的万滴帝流浆直接给灌自己肚子里去了,怎能不让清瑶气急败坏,恨不得吞下那一盏帝流浆的是她自己。

若是让她得到这万滴帝流浆,或许将来也有机会成为昆仑妖域的老祖之一,像三眼邪狮穆渎那样的逗逼,直接一巴掌拍死百十个都不带眨眼的。

整整一盏帝流浆此时此刻却成了一个天大的难题,若只是一滴两滴帝流浆倒也罢了,隔天放一小碗血,连续放个十年八年,帝流浆的气息就会自然而然变得稀薄,直至消失,可是一万滴帝流浆怎么整,即便对人族身体毫无作用,恐怕都已经渗入骨髓里,除了吃掉他,几乎别无他法。

想要吃掉李小白,蛇女清瑶又有些迟疑,若是换作刚掳来时,说吃了也就吃了,但是现在……

不知为何,她似乎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可以毫不犹豫的下这个决定。

或许是因为震慑心神的神秘剑吟,或许是那道一击杀死熊妖的凌厉剑光,还是这个人族公子不计前嫌的义气,傻傻的,那双手抚在自己的伤口上,就像有一股暖流使她的人形娇躯微颤,还有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

短短两日的功夫,清瑶也无法相信自己的心态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火光跳跃,温暖如春的溶洞内陷入了一段长长的寂静。

“你打算吃掉我吗?清瑶姑娘!”

李小白幽幽的声音突然打破了一人一妖之间的沉默,双方之间仿佛又回到了在蛇窟时的那一刻。

吃,还是不吃?

生存,还是死亡。

这绝逼是一个问题。

妖女猛然转过身来,逼上来几步,语气阴森地说道:“哼!当然要吃掉你,不然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那一盏帝流浆,奴家要慢慢的吃!”

李小白面如土色,一屁股坐倒在地,却没察觉到对方眼中深处的那一抹狡黠。

他突然想到,自己压根儿就是《农夫与蛇》这个故事里面的农夫。

妖怪自然是要吃人的,不吃人的那还是妖怪吗?

眼前一花,蛇女清瑶扑入他的怀中,当即感受到那36D的巨大压力,紧接着脖颈间传来微微刺痛,整个人瞬间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

还没等李小白反应过来,对方又退了回去。

心满意足的舔着不再是蛇信的小香舌,仿佛得逞般笑眯眯的打量着他,同时盈盈下拜。

“这是今天的份额!奴家谢过公子的款待!”

“妖女!你,你!”

李小白一边怒指对方,一边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脖子上似乎出现了一个极细小的伤口,待他去摸时,便已经血止。

“从今日起,公子便是奴家的食粮,公子尽管宽心,奴家一向护食,定能保证公子周全。”

清瑶巧笑嫣然,俨然一副霸道腹黑美妖娘的范儿。

被强行宣布主权的李小白同学登时勃然大怒,也不顾对方是不是吃人的妖物,气急败坏地指着对方。

“你这妖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