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妖女

“……西畔泉石雀鸟声,

一川万树众山连;

自古人杰齐聚地,

乡园几垒清溪前。”

耳边传来一个幽怨女子的声音,一点点恢复了意识的李小白缓缓睁开眼睛,周围光线昏暗,隐隐可见怪石嶙峋,仿佛在一处洞窟内。

散布在石壁上的不知名晶簇发出微弱的淡黄色光芒,东一簇,西一簇,勉强照清了他的视野。

“这里是哪儿?嘶!”

发觉自己正斜靠在一块又冷又硬的大石头旁,李小白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上下无处不痛,仿佛全身206根骨头尽数断掉了一般。

“咦!公子醒了?”

随着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

借着石壁上的晶簇光芒,李小白的眼睛越瞪越大,甚至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好,好大一条蛇!

水桶般粗细的蛇身足足有五六丈长,昂身而起,一双碎金色的竖瞳正冷冷的注视着他,细长的蛇信不时吞吐。

那个声音幽怨的文艺女青年呢?

李小白向左右张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心头一沉。

难道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这条大蛇给吃了。

“公子在看什么?”

声音从大蛇处响起。

“你,你会说话?”

李小白瞠目结舌地望向那条大蛇,因为过于惊讶,他甚至一度忘记了浑身的伤痛。

“奴家是妖,自然会说话!”

大蛇扭了扭身子,莫名带着一股妖娆范儿,就像一个蛇腰的美娇娘在炫耀着自己的傲人A4腰。

竟然是一条雌蛇。

“我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哪里!”

李小白想起了昏迷前的记忆,自己应该在西延镇,与老刀把子的马匪们厮杀才对,他只记得眼前一阵飞沙走石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嘻嘻!当然是奴家将公子带过来的!这里正是妾身的洞府,就在昆仑山中。”

大蛇的语气里似乎有几分得意和窃喜,它不断扭动着身子,飞快盘起来,随即一团平空出现的清光包裹住了蛇身,朦朦胧胧间满身蛇鳞裂开十数道口子并且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奇异变化,蛇皮之下竟然露出了一具不着寸缕,曲线曼妙的人族女体,一对粉色双丸隐约可见。

待李小白定睛细看,那身蛇鳞竟然变化成一袭衣裙,将诡异出现的女子胴体重新包裹了起来。

他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是一头修炼有成,能够变化人形的大妖。

“奴家见过公子,公子万福!”

蛇妖女子盈盈向着李小白一拜,不过动作有些僵硬,显然并不适应这样的人族礼节。

“你,你要吃我吗?我,我可告诉你,本公子的肉可不好吃,不仅是酸的,而且还有毒,能毒死你!”

面对一条能够化作人形的蛇妖,这会儿李小白同学就只剩下了嘴硬。

“有毒?能够毒得过奴家吗?”

石壁晶簇的微弱光芒映衬着蛇女的脸庞,果然是传说中的锥子脸,带着一股子妖媚气息,她(它)抬起头,冲着一团拳头般大小的晶簇轻轻吹了一口气,仿佛有一缕黑气从樱桃檀口内飘了过去。

毫无征兆的,晶簇光芒骤然熄灭,就听到一阵沙沙声响起,在附近其他晶簇的光芒照映下,那团晶簇竟然化作流沙,从石壁上剥离,消失。

好厉害的毒!

牛皮吹爆的李小白被吓得不轻,竟然还是一条毒蛇,难怪是锥子脸,如果是无毒蛇化成人形,多半是妩媚的鹅蛋脸。

到这个时候了,这货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

“我的肉真的不好吃,而且好几天都没洗澡,又臭又脏!要不你闻闻!”

心中暗叫不好的李小白憋了半天的气,都没能挤出一个屁来,这颗心自然是瓦凉瓦凉的,哥这就要喂了这条毒蛇?早知道出门前多吃几个萝卜或黄豆。

蛇女仿佛吃定了李小白,目光流转,在他身上不住地打着转,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口比较合适,狡黠地说道:“那就好好洗一洗,奴家并不在意!公子想要红烧呢,还是清蒸?”

“能不能别放盐,只放糖!咸党是异端,甜党才是正义!”

李小白的眼珠子滴溜着直打转,没话找话,一边拖延时间,一边绞尽脑汁,试图想办法脱身。

变成蛇粪岂不是白白糟蹋了这么帅的一张脸。

蛇女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当即吓唬道:“公子莫要再戏弄奴家,一个人族偷喝掉所有妖族梦寐以求的帝流浆,又得了老祖的混沌青莲,即便奴家肯放过公子,别的大妖恐怕也不会视而不见。”

“什,什么帝流浆?什么青莲?”

李小白一怔,他被抓到这里当妖怪点心,似乎另有隐情。

只不过李小白却没想到,对方是在试探自己。

帝流浆与混沌青莲这两个闻所未闻的词莫名勾起了记忆深处的几幅画面。

山洞、石碗、精致犹如琉璃的晶莹莲花……

蛇女美目流转,嘴角含笑的打量着有些失神的李小白,美美的想着吞掉他后,修为大进,成为昆仑山脉统领一方的大妖,手下小妖无数,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做一个需要看其他大妖脸色的小蛇妖。

她还想要说什么,这时一阵嗡嗡声传入洞内,越来越响,震得石壁连带着微微颤动起来。

蛇女脸色微微一变,抢上几步,一手捂住了李小白的嘴。

软嫩的柔夷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幽香。

“唔!”

突然被一只冰凉柔软的柔夷盖住口鼻,李小白终于回过神来,刚要下意识的叫喊,却见蛇女正看向自己的一双碎金色竖瞳幽光一闪,神智立刻不由自主的模糊起来。

噌!~

耳边毫无征兆的响起一声清脆的剑吟,李小白与蛇女齐齐一颤。

只不过前者瞬间恢复了清醒,后者心神却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身上裙衫浮现出片片蛇鳞,险些维持不住人形,一双碎金色竖瞳中异彩连连,充满了惊讶。

对方身上似乎还隐藏着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她开始对这个能够增长自己修为的“食物”越发感兴趣。

不过眼下显然并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蛇女控制妖力重新稳住变化出来的人形,没有再对李小白使用迷惑心神的法术,而是将俏脸贴过来,吐气如兰般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莫叫,外面是黄蜂妖,若是让它知道公子在这儿,一定会生撕了公子!”帝流浆是妖族的恩物,哪怕被人族误吞,但是对各种妖物的吸引力依然不减。

她的话音刚落下,一阵怪里怪气的说话声传入光线昏暗的蛇洞。

“小蛇妖,三眼邪狮大人有令,命你等统统到狮峰听候旨意,休要拖延。”

“公子宽心在这里休息,奴家很快就会回来!千万要记得,奴家叫作清瑶。”

一条细细的蛇信从蛇女香唇间探出,在李小白的耳边轻轻一勾,她嘻嘻一笑,随即退后数步,一片清光再次涌出,身形变大,模样狰狞的大蛇重新出现。

“黄蜂哥哥,可真是扰得奴家一场好梦!”

大蛇逶迤而去,口吐人言,依旧是清脆如黄鹂初鸣的小娘子声音。

“少那么多废话,我还要通知其他小妖,快快去狮峰报到!若是晚了,小心你的蛇皮!”

黄蜂妖似乎十分不耐烦,扔下一句话后,嗡嗡振翅声便向远处飞去。

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的李小白倾听着悉悉索索的蛇行渐渐消失,洞内重新安静了下来,他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脑门上汗如雨下,不知道是痛的,还是被吓的。

锥子脸,36D,十头身,完全符合《葫芦娃》里那个蛇精的标准,前辈果然诚不欺我!

不过在这个光线昏暗的蛇洞里,李小白一刻都不想多待,他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从头到脚连一丝多余的力气都没有,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蛇妖会就这么把自己丢在这里,不捆不关,显然知道他根本没有力气从这里逃走。

还说什么宽心休息,分明是吃定了自己。

妖怪就是妖怪,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咝!咝!

周围晶簇的昏暗光线中,两条手腕般粗细的蛇从李小白脚边无声无息的昂起头,正冲着他不断吞吐蛇信的脑袋下方,一截蛇腹变得扁平,赫然是两条虎视眈眈的眼镜王蛇。

李小白想办法开溜的念头立刻木有了,满脸懵逼。

我勒个去的!居然还有双保险!

这个狡猾的妖女!

莫咬我,莫咬我……

-

茫茫昆仑妖域群峰林立,位于外围的狮峰只不过是一座稍高一些的山头。

一头来自于人族国度,名叫穆渎的叛主狮妖逃亡到这里,杀掉了原本在这里称霸的一头妖猪,夺了它的猪窝便开始占山为王,同时接手了附近四个能够化形的妖物和两百多只灵智初开的小妖。

看似威风八面,但是它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昆仑妖域外围的土霸王罢了,与真正叱诧千里,可令风云变色的大妖相比,还是差得远。

狮峰上空妖雾缭绕,由乱石堆砌的所谓邪狮殿腥臊冲天,甚至比当初的猪窝还多有不如。

一个震耳欲聋的可怕咆哮声令悉数到齐的数百小妖浑身颤栗不止,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