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这一家子

飞快远去的身影只留下一句柔媚入骨的话语和笑声,焦寡妇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瞧李小白一眼,与以往的豆腐西施完全判若两人,不得不说这位“破军”在平日里扮演一个豆腐铺子的美娇娘,完全没有一丝破绽。

皇家秘情司的当代“破军”,怎么可能会把一个小镇纨绔放在眼里,即使对方刚刚释放出一道强大到难以置信的剑气,但是这种不合常理的力量必然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李家大郎已经用自己的满头白发和苍老面容证明了这一点,哪怕在下一刻李家小郎当场横死,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一个将死之人,完全不值得关注。

“可恶的女人!”

白老大恨恨的重重一跺脚,踏碎了十几块瓦片,明知对方在戏耍自己,他还是不得不追了上去。

“爹!”

白樱儿有些恋恋不舍,这个情窦初开的小渔娘既担心自己的爹上了那个狐狸精的恶当,又担心陷入群匪包围的李家小郎安危,不知该何去何从,留在原地纠结不已。

“樱儿,去追香君!我这里没事!”

对武家小娘担心不已的李小白替武功高强的渔家萝莉做出了选择。

至于是否真的有事没事,恐怕只有天晓得。

“哥哥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白樱儿即便不舍,也只能纵身跃出,追赶远去的父亲和那只狐狸精。

望着白樱儿远去的身影,李小白一脸苦笑,可恨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又是术士,又是武林高手,又是马匪,又是皇家秘情司,相比之下,作为食物链最底层的小虾米,他似乎能够理解大哥李墨为什么要云游寻仙,想尽一切办法踏入术道。

没有力量,就只能任人宰割。

术士等强者自恃力量而高高在上,视凡人为草芥,生杀予夺,肆无忌惮。

如果不想沦为弱肉强食的可怜虫,就只能使自己强大起来,不再受任人宰割。

周围乒乒乓乓打作一团,竟有两个狡猾的马匪仗着己方人多势众,趁机冲破李府家丁们的阻截,看到依然在怔怔出神的李小白,当即一个杀向扶着他的家丁,另一个直接挥刀向他斩来。

说时迟,那时快!

“小郎小心!”

随着一声警示,就听到咚一声闷响,挥刀斩向李小白的那名马匪整个人一震,当即翻着白眼软软的瘫倒在地。

李小白终于回过神,却看到二哥李青脸色发白的抱着一块从脚下街道上撬出来的长方形青石板砖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低下头,脚下横躺着一个人事不知的马匪,当即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二哥!”

对于一个书呆子来说,能够拎起板砖砸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小郎!二,二哥会保护你!”

刚刚做出前所未有举动的李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即便放翻了一个马匪,也依然使他心头狂跳不止。

他双手抱着板砖,狠狠砸向另一个马匪。

“啊!”

听到一声惨叫,那个冷不防挨了一砖的倒霉马匪脑袋上当即喷出一股红白相间的浆汁,竟然被直接开了瓢?

好霸道!好凶残!

看得李小白寒毛直竖,谁说书呆子就一定是战五渣,自己这二哥当真看不出居然是一个猛人。

再次冲进来一个马匪。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情不自禁大声诵念《论语》文章给自己壮胆的李青想也不想,直接就是一砖。

嘣!猝不及防的马匪被当场干脆利落的KO掉!

随即又闯进来一个。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嘣!

二郎进步神速,姿势更加熟练。

这样真的可以吗?李小白都替那马匪感到疼,武功再高,一砖撂倒,简直凶残到没朋友,还有朋自远方来?来找死么?

他已经能够理解为什么说半部《论语》治天下,儒庙里面孔圣先贤拿竹简卷的姿势分明就是练板砖神功的起手式。

二郎李青意外发掘出来的板砖功,很好的弥补了家丁们的防线漏洞。

板砖在手,天下我有,这个世界上没有干不翻的马匪,一砖不行,那就两砖!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二郎的儒家名句在马匪们耳中,就和阎王爷的催命咒没什么分别。

谁家君子用板砖真人PK的?

前有老李飞刀,例无虚发!

现有小李板砖,例无虚发!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乎者也……

不论是李府家丁,还是马匪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天空莫名的渐渐暗了下来。

突然毫无征兆的,一阵怪风卷起,飞沙走石,吹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有,有大妖!啊!~”

昏昏沉沉间,突然有马匪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这一声惨叫仿佛一下子开了头,紧接着同样的惨叫声接二连三响起。

在场接连死了三个术士,更没有人能够阻挡妖物的肆虐。

“大妖!有大妖!”

“啊!”

“不要吃我,不要!啊!”

“我不想死!”

马匪们彻底崩溃了,哪里还顾得上洗劫和屠戮西延镇,及围杀李家的残余,纷纷四散奔逃。

虽然术士大人把他们这些凡人当作草狗一样看待,甚至随意屠戮,可是术士并不吃人。

在妖物眼中,所有的人族都是食物,再凶悍的马匪宁可被同族杀死,也不愿意沦为妖物的口中餐,一旦进了妖腹,意味着将会永世不得超生。

“小郎!快跑!小郎人呢?他,他去哪儿了?”

李家二郎突然发现,李小白不知怎么的人影皆无,而方才扶着他的家丁却瘫软在地,人事不省。

“小郎!小郎!”

李青左右张望,试图重新找到不知去向的小弟。

但是除了怪风和朦朦胧胧的沙尘,还有东歪西倒,仓惶失措的马匪,偏偏就是看不到李小白的身影。

“小郎不见了!”

李青终于慌了神,阿爷死了,大哥走了,小郎莫名失踪,转眼间李家就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心头一片凄惶。

“这里有妖物,二少爷,快走!快走!”

幸存下来的家丁们没有任何犹豫,趁着马匪们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些人,当即联手架起李青和受伤的家丁在一片飞沙走石的混沌中往外突围,踏入此前那道恐怖剑气开辟出来的浅沟,深一脚浅一脚的逃离了西延镇。

“小郎!小郎……”

李青的叫喊声渐渐淹没在沙尘风暴中。

李家大宅的前厅,从天而降的人影不仅撞穿了屋顶,还引发了整座前厅的坍塌。

李大虎奄奄一息的半躺在废墟间,腰后传来剧痛,整个下半身完全失去了知觉,不仅如此,连双手都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随着咳嗽声,鲜血不住的溢出来,这一摔恐怕连内脏都碎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活不成了,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都说俺老李能惹祸,没想到大郎子承父业,一样是个惹祸精,总算后继有人。”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李大虎遁着声音勉强望去,微微一怔,随即眼神迷离地说道:“都说人在临死前经常会出现幻觉,俺真的要死了吗?孩子他娘!能够在临死前看到你,真好!”

一个穿着华丽宫衣的女子莲步轻移,款款来到李大虎身前,深情的望着他,仿佛叹了一口气。

“老虎!”

令人称奇的是,令李大虎魂牵梦绕的女子不仅肌肤赛雪,却是挽着一头金色长发,眼珠犹如天空般澄蓝,竟是一个极西之地的异域人种。

“孩子他娘!俺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一脸老泪纵横,老李觉得能够在临死前看到自己的夫人,哪怕只是幻觉幻听,他也觉得无憾了。

“为什么每次看到你,你总是弄得这么惨!”

女子伸出雪白的柔夷,夹着一枚散发出浓郁异香的朱红色药丸,轻轻送入李大虎嘴边。

后者就像一个乖巧的孩子,老老实实的张开了嘴,任由药丸入喉,反正都是幻觉,他也无所谓了,更何况这并不是重点。

“因为俺会惹祸,不然江湖上怎么会送俺一个‘疯虎’的名号!好人不长命,只有祸害才能活千年!”

提起早已经成为一个传说的“疯虎”,李大虎的语气里颇有些得意。

他没有察觉到那枚朱红色药丸甫一入喉,还没来得及进入食道,便化作数股暖流分散入受到致命重创的五脏六肺和四肢百骸,自发性的流传起来。

随着药性迅速发挥,仿佛一切痛苦都渐渐远去,让人慵懒的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

“孩子他娘!俺,俺只想说最后一句话。”

在暖流的作用下,李大虎的意识渐渐迷离。

“莫说话,闭眼,好好歇息,你很快就会好。”

金发宫衣女子温柔地抚着老李的脸庞,一颗颗水晶般的泪珠儿不断从眼眶中涌出来,划过白晰的脸庞,坠入尘土积淀的地面。

“一定要说,不说不痛快!”

李大虎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我在听!”

“能给纳个妾不?”

“……”

什么叫祸害?

就是一百头健牛都拖不回来,埋头往作死的道路上飞奔,不仅超速闯红灯,还撞交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