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凡人之怒

锵!一直剑未出鞘的师弟拔出了自己的飞剑,依旧是两尺长的短剑,剑锋直指李墨。

“姓李的,你的胆子倒也真是大的很!”

之所以没有像他的师兄那样保持着飞剑在身周盘旋,一方面是这样比较节省法力,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修为还不足以长其维持飞剑的浮空飞行。

况且仅凭着师兄的一支飞剑便足够保护两人的周全。

飞剑环绕身周守护的师兄开口说道:“哼哼!凡人在我等眼中就和蝼蚁没什么分别,生杀予夺完全看我们的心情,李墨,你只是一介凡人,有什么资格与我们讨价还价?”

目光冷冷的扫过整条街道,犹如寒风彻骨,令所有人汗毛直竖,感觉自己在对方眼中就像一群待宰的牛羊鸡犬。

仿佛在印证自己的话,飞快捏出一个法诀,一股无形的震荡冲击瞬间向四周席卷。

街道上闷哼声接连响起,不论是马匪,还是李府的人,无不感到自己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捏住,难受至极。

体质稍弱些的直接眼冒金星,浑身力气一泄,兵器纷纷脱手,乒乒乓乓声此起彼伏,马匹哀鸣,站立不稳,鞍座上的马匪们就像下饺子一样接连跌落在地。

越来越多的人无力跪倒,心下一片骇然,这便是术士的手段吗?

此前被老刀把子寻来并奉若上宾的那个邪道术士简直就是一个不入流的江湖骗子。

“香君!”

作为男人,李小白第一时间想要护住自己未来的媳妇,却发现武家小娘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捂着心口瘫倒在地,反而如没事人似的正紧张地看着自己。

“小郎!你?”

“我?我也没事诶!”

李小白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左右环顾,好像没几个人能够站着,心下忍不住一阵窃喜,难道是因为自己开了主角模式的缘故?

当他的目光重新落在武家小娘身上,荷绿襦裙的领子里一闪一闪,亮着橙红色的异光,两根细红线探出来,在粉颈间打了个转儿。

李小白当即恍然大悟,她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原来是有奇物护身,虽然不科学,但是在这个有术士,有大妖的世界里,倒是并不奇怪。

察觉到李小白的目光,武香君俏脸一红,捏着细红线,轻轻提出那枚发光的物事,弱弱地解释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我也不知道它有这样的能力。”

红线底端的挂坠是一枚玉貔貅,又称玉辟邪,橙色异光渐渐退去,变回了原本的青玉质地,若仔细去看的话,这只青玉貔貅体表刻满了细密的线条和神秘的符文,不仅仅是一件饰物,还是一枚护身符。

让武香君放回青玉貔貅挂坠后,李小白压低了嗓子小声交待道:“待会儿要是有机会,我们赶紧走!”

眼下这里不是马匪,就是来上门寻仇的术士,他最多只能带着未来媳妇武香君和二哥李青跑路,至于其他人,便只能爱莫能助。

相比之下,其他人的战斗力都要比他们这三个战五渣要强得多,若是有心逃离,生还概率也相对更高一些。

大郎李墨这次回到西延镇的家中并不仅仅只是多年寻仙未果而心灰意冷,同时也是为了避祸。

背后的故事并不错综复杂,反而有些狗血。

在游历过程中,李墨曾短暂的落脚于一座世俗道观,遇到一女子,两人意外的暗生情愫。

却不料摘星阁的阁主长孙在一次偶尔的机会遇上了这个女子,一时精虫上脑,试图仗着自家是术道正宗之一,欲纳对方为妾,却不料该女心中早有情郎,自然不肯相从。

结果摘星阁阁主长孙一怒之下踏平了李墨暂居的世俗道观,这并非是一言不合的飞来横祸,而是这女子却是道观主人年轻时候的私生女,结果坑爹了。

这一切都是荷尔蒙的锅。

世俗道观哪里招惹得起术道宗门,哪怕只是一个小宗门,一夜之间被杀得鸡犬不留,女子也是刚烈,为了守住自己的贞节,毫不犹豫地的剪刀划开了自己的喉咙,自此香消玉陨。

李墨因为出外访友却幸运的躲过了一劫,不过他依然看到了摘星阁阁主长孙带着手下术士狂笑着离开道观的一幕,待回到道观时,却发现那女子已经自尽,悲愤欲绝的他凭着四处云游寻仙,虽然未入术道,却积累下不少稀奇古怪的经验,设计引来一头大妖,伏杀了那个罪魁祸首。

寻仙未果,初恋又香销玉陨,双重心灰意冷的打击下,李墨黯然返乡。

然而却怎么也没有料到,摘星阁却并未善罢甘休,寻着一些蛛丝马迹找上门来。

抹去嘴角的血丝,摇晃的身体重新傲然站定,李墨望着这两个目空一切的所谓正道术士,冷笑着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凡人若是草狗,你们也一样是!”

“好胆!”

摘星阁的术士师弟勃然大怒,明明已经死到临头,还敢胡言妄语,不怕死得不够快吗?

他当即祭起剑光,倏忽间斩向李墨的脖颈,甚至连多折磨一会儿的兴趣都没有。

“呵呵,呵呵!”

李墨冷笑着微微闭上眼睛,引颈待戮。

“大郎!”他的父亲李大虎绝望地大喊。

“大少爷,小心!”

耳边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同时一股大力猛地撞来,李墨被硬生生撞出两三丈远,落到地上后,他连续翻了七八个滚这才止住势头。

不顾身上的疼痛,他当即爬起来往自己原来所站的位置望去,却见大管家李富贵代替了自己站在两个摘星阁术士面前,手提牛耳尖刀,正怒视着对方。

嘶!

一阵微不可闻的声音从李富贵的脖颈处发出,随即出现一条触目惊心的红线,飞快绕了脖颈皮肤表面一圈。

骨碌,李富贵的脑袋毫无征兆的掉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切面整齐的脖腔,鲜血疯狂喷涌而出。

方才站在那里的时候,李府大管家李富贵就已经魂归黄泉。

“富贵叔!”

看得目瞪口呆的李墨悲痛欲绝的大吼,他又失去了一位亲人。

李府的大管家和二管家本姓并不姓李,本名也不叫富贵和满仓,他俩是父亲李大虎曾经闯荡江湖时一直跟随在身边的两个老兄弟,哪怕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候,两人也不曾背叛过。

直到李大虎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的时候,依然年富力强的两人便跟着一起来到西延镇,隐姓埋名,干起了大管家和二管家的活儿。

二十多年来,没人知道镇上狗大户李家的两位市侩刻薄的管家居然还是武林高手。

李家的三位公子虽然不知道大管家李富贵与二管家李满仓过去的光辉事迹,依然没有把他俩当作下人来看,而是像长辈一样尊敬。

“我的老兄弟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大虎一日失去两个兄弟,简直是痛彻心肺。

“凡人就是凡人!去死吧!”

对于自己一剑没有成功斩杀目标,反而误中副车,摘星阁的师弟心中不仅毫无愧疚,反而杀机更盛,催动剑光再一次射向李墨,打算将他前前后后刺成人形马蜂窝。

剑光刚刚加速,却见李墨瞪着血红的双眼,抬起电光闪烁的右手,暴吼道:“燃命!五雷正……”

轰隆!~一道水桶般粗细的电光自他手中爆射而出。

“小心!”

看到李墨手上夹着一张符纸,还有平空出现的电弧,摘星阁的师兄顿觉不妙,连忙心分二用,一边催动剑光刺向李墨,一边释放防御性法术,试图护住措手不及的师弟。

平地起惊雷,震耳欲聋的巨响使方圆数百米内的所有人几近失聪。

然而暴烈的电光不仅瞬间蒸发了师兄的防御法术,还毫无阻碍的吞没了猝不及防的师弟。

紫蓝色的电光乍闪即逝,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焦臭气味。

淡淡的青烟随即被一股狂风吹散。

“师弟!师弟!”

摘星阁的师兄有些难以置信的巡视自己的师弟方才所在的地方,除了一片片仍然带着焦黑的布片,从邪道术士手上得来的那面小黑旗胡乱扔在地上,还有一些看不出形状的金属碎片。

街道旁的几家店铺直接变成了断壁残恒,其中隐约可以分辨出一具惨不忍睹的人形焦尸,依然保留着生前条件反射般抬手往前,似要抓住什么的动作,仿佛印证了那道由灵符释放出来的法术威力霸道绝伦。

“呵呵,哈哈,哈哈哈!”

李墨的笑声越来越大,不曾离手的三尺青锋剑失手跌落,砸在地上发出几声刺耳的撞击声,两支飞剑一左一右正插在他的肩胛骨上。

插在他左肩的飞剑呜咽了一声,剑光飞快黯淡下去。

随着主人被灵符释放的五雷正法当场轰得神魂俱灭,飞剑的灵性生生消散了大半。

但是最让人吃惊的是,李墨的一头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白,甚至脱落稀疏了不少,捏符的左手更是一片焦黑开裂。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凡人一怒,仙人末路!”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曾经救过的那个患病江湖术士(骗子)报答给他的一张所谓祖传五雷正法灵符是张假货。

现在看来,倒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不仅成功催动,竟然还干掉了一个正宗的术士。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