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不就是撕逼吗

娜美离开了,她是带着阿龙据点里的钱离开的。

伊安十分不舍,一是舍不得娜美,二是舍不得那些钱,拉娜美上船已经不可能了,伊安就想着,好歹留下点钱吧?

然而,娜美和他一样,也是个爱钱的性子,甚至恐怕在这一点上比伊安厉害一些,伊安和她据理力争了好久,她都没有让步。

最后是达斯琪站出来帮娜美说话了,阿龙的钱的确算是赃物,所以达斯琪也倾向于还给受害的村民们,恶龙海贼团在东海逍遥了那么久,而海军却对他们无能为力,这已经很让达斯琪感到愧疚了,出于正义感,达斯琪认为能给村民一些补偿的话会好一些。

有达斯琪帮忙说话,娜美顺利地卷款而走,虽然她在告别的时候一个劲地朝着伊安挥手,但是伊安始终认为,那是因为她拿到钱了开心导致的,而不是单纯地为了感谢自己,这更是让伊安一脸的忧愁。

船上的海军士兵们看到这一幕后,窃窃私语道:“你们看,教官的表情好伤心,肯定是因为他被甩了!”

“我也觉得是,没听他说,那姑娘是他喜欢的类型吗?”

“教官真可怜,那么年轻就失恋!”

“这就是青春啊!”

伊安没能听到这些议论,要是听到的话,他估计会发飙的……

这一次抓获到的恶龙海贼团的人,一共是一百二十多人,这些鱼人海贼被通通押解上了军舰,伊安左找右找,都没有找到小八,还有那只所谓的海兽牟牟,至今都没有出现过,娜美忘了和他说这事了,导致伊安也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军舰离开了码头,启程准备回罗格镇了,没有受伤或者受伤较轻的海军士兵,被分配去看管鱼人海贼,而受了伤的,此时都在甲板上面,等待着船医的治疗。

伊安也在帮忙,他取下明智左马介卡牌,换上了雪莱卡牌,正在给达斯琪治疗手腕上的伤。

阿龙的咬合力十分的惊人,达斯琪虽然只是被他咬到一口,但是手腕骨竟然已经被咬碎了,伊安缓缓地调动着自己的念,将手放在她手腕上,一阵微微的白光泛起,达斯琪惊奇地发现自己原本疼得有些麻木的伤口,传来了一阵酥痒的感觉,破裂的伤口正在缓缓地愈合着。

对于雪莱卡牌的治疗技能,伊安其实也是第一次用,他原本以为无法用在他人身上,但是现在验证之后却发现其实是可以的。

达斯琪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带着好奇的眼神望着伊安,她现在越发觉得伊安不是一般人,这样的治疗方式,她简直听都没听说过。

“你到底是不是恶魔果实能力者?”达斯琪问伊安道:“如果是,那你是什么果实的能力者呢?”

“保密!”伊安头也不抬地回了她一句。

这个世界的恶魔果实能力者,能力可以说是千奇百怪,其实伊安顺口胡诌一个,说自己是治愈果实能力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邪王炎杀剑也可以说成是某种特殊剑技,一切都很好解释,但是由于达斯琪见过自己戴着海楼石手铐战斗的情景,所以伊安反而不能对她说了。

伊安不说,达斯琪也不可能刨根问底,他很清楚这一点。

雪莱卡的治疗用在他人身上,似乎只能起到恢复外伤的作用,给达斯琪止血愈合了伤口后,伊安又叫船医过来,给达斯琪手腕打上夹板,看她这样子,怕是好几个月都不能拿剑了。

给达斯琪治疗过后,伊安又给其他受伤的海军士兵治疗,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这些受伤的海军士兵们兴高采烈的。

伊安原本还有些担心这些海军士兵记恨他呢,毕竟是自己坑了他们一把,带着他们来和恶龙海贼团战斗的,受伤的人可以说完全是因为自己而导致的,但是现在看下来,好像这些士兵并没有对他有仇恨的情绪。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些下层士兵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在他们看来,海军打海贼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从加入海军那一天起,受到的教育就是这个样子,固然这次他们是被伊安忽悠来的,但是这也算让他们真正经历了一次战斗,这是一次很宝贵的经验,更何况,他们的对手还是公认凶恶的鱼人海贼,这就更了不得了。

面对这样的对手,到最后都大获全胜,这些海军士兵心中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豪和荣誉感,他们反而有些庆幸自己参与了这场战斗。

军舰行驶出去没多久,桅杆顶部的瞭望手,突然大声朝着达斯琪报告道:“达斯琪上士,前方发现我方海军船只,数量一艘!看旗帜,是16支部的船只!”

伊安在下方自然也听到了,顿时心中一动,暗道:“果然来了!”

伊安他们的军舰放缓了速度,而16支部的军舰则是加速靠了过来,双方很快凑在了一起,16支部那艘军舰上面,放下了一艘小艇,几个人坐在上面,朝着伊安他们的船只划了过来。

靠近船舷之后,一个人急不可耐地沿着绳梯爬了上来,而且一上船后,他就大声叫吼起来道:“你们是哪个支部的!?为什么跑来我16支部的地盘抓海贼!?”

这个人虽然穿着海军制服,但是帽子上面却有着两个圆圆的耳朵装饰,人也长着老鼠胡子,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不是16支部的老鼠上校还会是谁?

达斯琪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样跑到别的支部防区去抓海贼的行为,是很不地道的,所以她虽然是斯摩格任命的这艘船的指挥,但是这时候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伊安站出来了,他走到老鼠上校面前,伸出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胸口,道:“你是谁啊!你是谁啊!?一上船来就大声嚷嚷,你要比声音大是不是!?”

海军士兵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伊安,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教官!你难道不会看军衔吗?对方可是个上校!是个上校啊!你这样戳人家真的合适吗?

伊安才管不了那么多呢,现在他的身份可是罗格镇海军基地的剑术教官啊,老鼠虽然是上校,但是根本管不到他的,而且借着罗格镇海军这张虎皮,老鼠这家伙也不敢对他胡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伊安就算对老鼠一点都不客气,也最多只能扣他一个不尊重上级的帽子而已。

伊安在意这种帽子吗?完全不在意好不好!

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不就是撕逼吗?

他继续使劲戳着老鼠的胸口,道:“你什么道理?什么叫做你16支部的地盘?别搞错了!整个东海都是海军的管辖范围,而你的16支部只是海军的一员而已,你这样划地盘到底是想干什么,占地为王吗?”

“我……”老鼠被伊安一阵连珠炮似的发问给呛住了,一阵哑口无言,但是半晌后他还是回过神来,叫道:“就算整个东海都是海军的管辖范围,但是这里却是划给我16支部的防区啊!你们跑来我防区抓人,通知过我没有?”

伊安冷哼一声道:“为什么要通知你?你自己管理自己的防区无能,让海贼逍遥法外,难道还不准别的支部抓了?这是什么道理!?你就是这么当海军的?”

论撕逼,伊安可见过太多了,面对老鼠这种人,伊安一点都不介意和他胡搅蛮缠。

如果说达斯琪和其他罗格镇海军士兵,刚开始的时候还因为这种抢功劳的行为而忐忑不安,不敢面对16支部的质问的话,那么在听了伊安的一番抢白之后,就连他们也觉得伊安说得有道理了,是啊,你自己抓不了自己地盘上的海贼,难道还不准别的海军抓吗?

护食也没你这么护的吧?

“你……你!”老鼠上校被伊安气得两边胡子都翘起来了,跳脚指着伊安大骂道:“你只是个海贼猎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老鼠这家伙认识自己,那这么说来,给恶龙海贼团的人通风报信的,的确就是他了!

伊安嘿嘿一笑,道:“我不管,反正我老大现在是斯摩格上校,海军本部调过来的,大名鼎鼎的白猎人斯摩格上校,你有什么话,和我老大说去!”

达斯琪和海军士兵们都忍不住捂脸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教官你好无耻啊,斯摩格上校什么时候成你老大了?

伊安没那么傻,他自然不可能以海贼猎人的身份和老鼠谈这些问题,他干脆将其引导到两个支部海军上面去,这样一来,抓恶龙海贼团的事情,就变成了海军内部事务,到时候不管老鼠和斯摩格怎么扯皮,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和伊安无关。

所以,伊安就这么厚着脸皮把斯摩格给拉下水了……

看到老鼠这家伙似乎还想开口说话纠缠,伊安有些不耐烦了,猛地飞起一脚,踹在老鼠的肚子上!

老鼠被踹得眼珠子都鼓出来了,他本来就站在船舷边,挨了这一脚后,竟然一跤翻滚,从伊安他们的船上跌进了海里面。

跟着老鼠上伊安他们军舰的,还有16支部的几个海军士兵,见他们上校竟然落水了,慌忙也跟着跳下去救他们上校,趁着这个机会,伊安喊了一声道:“开船!”

海军士兵们赶紧张开了风帆,很快驶离了原地。

听着海面上老鼠远远传来的叫骂声,达斯琪气哼哼地道:“你这么做,会给斯摩格上校带来麻烦的!”

伊安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达斯琪道:“你好好的想一想吧,为什么我们能那么容易地进入恶龙乐园!”

达斯琪也不笨蛋,恶龙海贼团的船只看到他们没开炮攻击后,为什么就会带他们进恶龙乐园,还有阿龙把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时,那种熟练动作……这些画面一幕幕地串联起来后,她顿时就有些明白了,惊讶地道:“你的意思是说……”

“没证据,你能说什么呢?”伊安摇着头道:“总之,阿龙是不能交给他们16支部的。”

达斯琪有些不甘心地看了老鼠上校的方向一眼,她的正义感告诉她,事情可能真的像她所想的那样,对于海军内部这种败类,达斯琪是极其愤恨的,所以一时间,她竟然对伊安踹老鼠下海那一脚,暗自有了些快意。

而伊安呢,他现在反而隐隐有些担心起来了。

虽然成功抓获了阿龙,但是他却无法将老鼠这家伙抓起来,以老鼠那种贪婪的个性,谁知道在没有了阿龙后,老鼠还会不会另外培养出一个新的海贼团来当他的摇钱树?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的有可能,一旦这样的情况出现,娜美他们可可西亚村以及周边的村落可就危险了,没准在恶龙海贼团走了后,又会冒出新的海贼团继续劫掠他们……一想到这里,伊安也觉得有些无奈,这就是大海贼时代啊,层出不穷的海贼,最后受害的还是普通人,也不知道罗杰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样真的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