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疑点重重的身世

疑惑地皱了皱眉头,伊安觉得挺意外的,其实对于他来说,出生在哪里都无所谓,不管是东海也好西海也好,都只是一个地点而已,他对此根本没有太多的感触。

接着看下去,只见信中写到:“当时古伊娜刚出生,我和古伊娜的妈妈决定返回东海居住,在船上的时候,突然发现海面上漂浮着一只破烂的小船,当时我们也没怎么在意,正想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船上传来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

“你的师母当时把古伊娜交给我抱着,不顾产后的虚弱,就跳下海中将你救了起来,我永远都忘不了她救起你来时脸上的那种笑容,她说这一定是奇迹。”

“事后我们才察觉到,载着你的那艘小船,已经在海上漂流了不少时间了,这的确是一个奇迹,在危险的大海上,你活下来了。”

伊安看到这里,只觉得一阵冷汗直冒,是啊,一艘破烂的小船漂流在大海上,不但没有因为暴风雨而翻船,也没有遇到海兽或者海王类袭击,并且最后还顺利地遇到了耕四郎师父的船,最后获救了,这已经不是奇迹可以形容的了。

不过,从信中字里行间里可以看出,或许师母的逝世没准还和自己有些关系,刚生下古伊娜没多久,就敢跳下冰冷的海水中救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或许正是这一次救人的举动,才落下了病根。

伊安也是第一次听说了这些事情,他能明白耕四郎为什么没有当面和他提这些事情,而是选择写信的原因了,无非就是不想看到自己歉疚的表情而已。

“救起你的地点,是在一座小岛一百多海里以外,我们打听了一下,得知那个小岛叫做班班罗尔,岛上面据说有人居住,于是我和你师母就想着,你会不会是从岛上漂流过来的,想带着你去寻找一下亲人,然而,当我们靠近那座岛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竟然被封锁了!”

“我们不被允许接近,而且没过多久,西海就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们无法继续在西海停留,所以最后只能带着你离开,来到东海定居下来。”

“伊安,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这些,当你觉得你能力足够,并且想去寻找你自己的亲人的话,那么就去西海看看吧。”

信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但是却看得伊安疑惑重重,耕四郎师父在信中提到的一些事情,显得比较隐晦的样子,似乎不愿意直接说明白,这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师母捡到自己的时候,是个婴儿,虽然无法确定年龄,但是估计应该不会超过一岁,而现在自己有十八岁,也就是说,当年发生的事情,大约应该是17年前到18年前之间,这个时候,西海发生了一件大事?

伊安想着想着,突然猛地一阵心跳:不会吧!?

西海发生的大事,伊安印象最深的,就是奥哈拉事件了!耕四郎师父指的不会是这个吧?

扳着指头算了算,的确,这个时间段上,刚好是奥哈拉这座研究历史的小岛,被世界政府以屠魔令的方式从地图上面抹去的时候,虽然事后世界政府极力掩盖,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西海那边没道理一点消息都收不到的,耕四郎师父估计是听说了这件事情,所以怀疑自己的身世和奥哈拉有关。

但是,他信中提到的班班罗尔岛又是怎么回事?

别急别急,再好好的查证一下。

伊安将信小心地收进衣兜里面装好,然后跑出了自己的宿舍,来到海军基地的资料室中,打开门后,他看到有几个海军士兵正在工作着。

一看到伊安进来,那几个海军士兵就认出他来了,于是立马敬礼道:“教官好!”

伊安这个剑术教官算是聘用来的,没有任何军衔,不过出于对伊安实力的认可,基地里海军士兵对他还是挺尊敬的,一点都没有因为年龄小看他,不过这里毕竟是海军基地的资料室,属于机密部门,所以敬礼之后,这些海军士兵便为难地道:“教官,按照规定,这里是不能对你开放的!”

“没事没事!”伊安摆摆手道:“我就是想过来问问,你们有没有西海的地图?”

一听伊安要的只是地图,海军士兵们松了口气,地图可算不上什么机密,于是便找出了一份,递给伊安。

伊安倒也守规矩,拿到地图之后,便走出资料室到外面看了起来。

“班班罗尔……班班罗尔……”伊安拿着地图,开始寻找起这个地名来。

“找到了!”伊安仔细看了好一阵,终于在地图上面找到了这个地点,岛屿很小,导致字迹也十分的小,找起来很费劲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第一个位置算是确定了。

“班班罗尔,伊路西亚王国属地……”

他在地图上面只得到了这么一个信息,然后他开始查看起周边的岛屿来,想找找看,奥哈拉是否在班班罗尔附近。

然而,奇怪的是,地图上怎么找,都找不到奥哈拉这个地名。

伊安一拍脑袋,自己真是昏头了,奥哈拉不是已经灭亡了吗?看看制图年份,发现这份地图是两年前制作的,于是伊安连忙跑回去,问资料室的海军士兵道:“你们这里有年份比较久远的西海地图吗?”

海军士兵们一愣,问道:“你要多久前的?”

“18……不,最好是20年前的西海地图!”伊安道。

结果海军士兵们摇摇头,道:“这个可没有,地图这种东西,一般有更新后,原来的就会被销毁掉,现在资料室最早的地图,只有一份五年前的。”

伊安顿时有些失望,他原本还有些庆幸,觉得自己阴差阳错地答应斯摩格当一个月的剑术教官,正好能借此查阅到一些海军的资料,没想到最后还是没结果。

看到他的表情,海军士兵们有些奇怪地问道:“你要这么久远的西海地图做什么?”

伊安想了想,问他们道:“你们听说过班班罗尔这个地方吗?”

“西海的?这个不知道!”海军士兵们摇摇头,不过却道:“你可以去问问基地里的罗纳中士,他好像就是西海人!”

是哦!海军的士兵都是从世界各地征兆来的,并不一定说在东海的就一定是东海人。

罗纳中士,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在基地食堂里面当厨师,伊安自然认识他,于是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他。

但是伊安现在是不敢提到任何关于奥哈拉的字眼的,只能用班班罗尔这个地名来进行询问,同时一直注意观察罗纳的表情,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不过,让伊安意外的是,罗纳大叔一听伊安提到班班罗尔,就恍然道:“这个地方我当然知道,那里当年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呢!”

伊安追问道:“给我说说!”

“你问的是17年前左右对吧!”罗纳大叔坐在椅子上抽了口烟,道:“我当时20多岁,刚当上海军没多久,都还没调到东海来呢,班班罗尔那地方,是伊路西亚王国的领土,但是在当时却爆发了一场瘟疫,据说很是严重,伊露西亚王国的军队将岛屿给封锁了,然后派出医疗队伍到岛上进行救治,但是没想到的是,瘟疫散播得太快了,岛上的人最后都死光了!”

瘟疫?伊安只觉得一阵头大,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么说来,自己是想岔了?自己的身世和奥哈拉没有关系?

但是伊安又感觉这其中还有不对劲的地方,假如说自己是从班班罗尔岛上漂流出来的,既然岛上爆发了瘟疫,那为什么耕四郎师父并没有在信中提到过,捡到自己的时候自己生了病啊?

假如瘟疫真的那么凶猛,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没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或者说,瘟疫的事情有蹊跷?

疑点太多了,首先,他无法知晓奥哈拉岛屿的所在位置,不知道是否和班班罗尔临近,这是一个关键点,假如奥哈拉就在班班罗尔附近区域,那么自己也有可能是奥哈拉的幸存者,但是假如奥哈拉和班班罗尔距离太远,那么自己的出生地可能就是班班罗尔这个爆发了瘟疫的地方。

然而,在奥哈拉毁灭了之后,在世界政府的控制下,这座岛已经从地图上被抹去,新的地图上根本没有这个地点,年代久远一些地图又很难寻找,除非是询问一些年岁较大的西海人,他们或许知道,但是愿不愿意讲,那就是两回事了。

耕四郎师父并不是西海人,对于西海的地理估计也不熟悉,所以他也拿不准这件事,而且奥哈拉事件是被政府严厉限制提起的,信件并不安全,所以信中的叙述才会那么隐晦。

所以伊安只能先暂时放下这件事情,他取出信件,手中的火焰一冒起,直接将信给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