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出海

伊安和索隆,虽然一直坚信古伊娜能够醒来,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等待了如此之久。

光阴飞逝,一转眼又过去了六年的时间,在这六年的时间里,古伊娜依然还是昏迷不醒。

除了无法醒来之外,她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异样,一直在成长着,如今躺在地上的她,已然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由于道场中几乎都是男人,照顾古伊娜有很多不便,所以耕四郎师父专门请了村里的一位大婶来照顾她,每天喂她进食和梳洗。

伊安和索隆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和古伊娜说说话,尤其是索隆,不断地提起自己每天又变强了多少,想要以此来刺激古伊娜醒来,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这样的刺激强度不够吧,古伊娜虽然每次听到这种话题都会有所动静,但是却始终无法真正醒来。

索隆每天的锻炼,越发的拼命了,他似乎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内心深处的焦急。

他甚至从耕四郎师父那里将和道一文字要了过去,开始了他的三刀流道路,他认为古伊娜现在既然无法锻炼了,那么就由自己来连她那一份一起变强。

伊安呢?

伊安此时正坐在道场中,和耕四郎师父面对面的坐着。

六年的时光,伊安也逐渐长大了,长久的锻炼,赋予了他健硕而挺拔的身材,如今的他已经18岁了,182公分的身高,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面色温和,嘴角时常露出一抹微笑,一如耕四郎师父一样。

这么多年来,对伊安影响最深的人,自然是这位亦师亦父的耕四郎,所以像他也并不奇怪。

只是,如今的耕四郎额上也多了不少白发,虽然接人待物一直温和如水,但是古伊娜的情况还是让他暗自多了几分焦虑。

老旧的茶杯,盛着新冲入的热水,茶叶在合适的温度中,一粒粒地舒展开来,形成好看的绿色,古伊娜无法醒来,每天中午陪师父喝茶,就成了伊安必做的事情之一。

端起茶杯,轻轻吹开泡沫,伊安喝了一口茶后,将杯子放下,对耕四郎道:“师父,我想出海!”

对于伊安的话,耕四郎并不意外,微笑着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两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的确,其实要说焦急,伊安不比索隆差,甚至在两年前,伊安就已经想要动身出海,为古伊娜寻找医治的方法,但是那一次,耕四郎却阻止了他,一个刚满16岁的少年,独自一人出海,耕四郎绝对不放心他的。

而如今两年后,伊安再次旧事重提,这一次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就算耕四郎反对,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然而,奇怪的是,耕四郎在听了后并没有反对,只是叹了口气道:“伊安,你知道吗?我一直将你当成自己真正的孩子,当初我之所以不想让古伊娜继承道场,除了她是女孩子以外,也因为我其实是想让你继承道场的。”

伊安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耕四郎。

“只不过这些年来,我也看清楚了,你的心不在霜月村!”耕四郎继续道:“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哪怕人在这里,但是心却是向往着外面的世界的。”

“对不起,师父!”伊安低下头道了一句歉。

“不用说对不起!”耕四郎笑道:“我很清楚的,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一个男人出海,所以你想去就去吧,你有自己的道路要走。”

“嗯!”伊安点点头。

“时间决定了吗?”耕四郎问道。

“就是明天!”伊安道。

“这么急?”耕四郎有些诧异。

“越早越好!”伊安也笑了,道:“古伊娜睡了那么久,他一定也很急了。”

伊安打定主意尽快出海,一来是为了寻找医治古伊娜的方法,二来,他也想试试看,看能不能为古伊娜寻到一枚恶魔果实。

昏迷不醒的情况下,古伊娜自然无法锻炼,以她要强的个性,如果真的醒来,看到自己已经和索隆拉开了差距,怕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吧?伊安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替妹妹考虑,恶魔果实无疑是最好的变强捷径,只是不知道古伊娜能不能接受。

其实,在这六年中,伊安也尝试着想要再次联系伊娃科夫,但是奇怪的是,伊娃科夫竟然无法联系上。

联想到上一次伊娃科夫所说的,他在卡玛巴卡王国的事情,伊安顿时回忆起,这个时间线上,伊娃科夫似乎是被海军逮捕了!并且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了推进城海底监狱当中……完全指望不上了。

对于伊安想为古伊娜寻找恶魔果实的事情,耕四郎是知道的,伊安在他面前提起过,不过他却没怎么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恶魔果实什么的,都是邪道!一个剑士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剑。

不过这是伊安的一番好意,耕四郎也不会反对,只是问道:“船呢?船怎么办?”

“我找了村里的赫尔大叔!把他那艘旧渔船要来了!”伊安笑着道:“赫尔大叔是好人,他没要我的钱,还给了我一副到附近城镇的海图。”

“海上的情况变幻莫测,你一个人到时候要小心!”耕四郎叮嘱道。

对于这个,伊安倒是不怎么担心,他现在也算是一个在海边长大的孩子,所以水性是不错的,就算在海上遇到风浪,他也有自保的能力。

“既然你决定了,那么就去吧!”耕四郎道:“自己一个人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不送自己,是害怕离别带来的伤感,伊安自然明白这一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弯下腰伏在地上,给耕四郎轻轻地磕了个头,便起身走出了道场。

第二天,霜月村海边。

耕四郎师父没来,但是送行的人却还是有很多,除了索隆以外,道场里其他的小师弟们也全都来了。

这些当年鼻涕横飞的熊孩子们,也渐渐长大了,形象好转了不少,看着顺眼多了。

“伊安师兄,你要记得回来看我们啊!”

“伊安师兄,我们会想你的!”

小师弟们围在伊安身边,七嘴八舌地嚷嚷着,这一点倒是没什么改变,最小那一个小师弟甚至都快哭了。

伊安虽然平时腹黑了一点,时常会对索隆恶作剧,比如忽悠他,忽悠他,忽悠他什么,但是他对这帮小师弟们倒是很不错,古伊娜无法醒来,他就接替了古伊娜关爱小师弟们的责任,所以现在伊安要出海了,小师弟们对他自然不舍。

伊安安慰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心中也有些感叹,如果没有系统的话,以他的资质,估计如今也和这帮小师弟们差不多吧,看着他们,就如同看到10岁前的自己一样。

感受到一股视线,伊安转过头来,发现了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的索隆。

索隆刚来道场的那会儿差不多有9岁,和古伊娜对决了一年时间,挣了个2001败0胜的记录,现在又过了六年,他也16岁大了,如今的他,已经有了后世索大的雏形,一头绿藻头还是那么的显眼,这家伙头发长了都是自己用刀刮的,所以乱七八糟像狗啃的一样,他换下了道场的道服,穿上了一件短袖T恤,腰上一圈腰围,还挎着三把长剑,唯一还好的是,这个时候他还没打耳环,估计是担心耕四郎师父骂他。

看到伊安望过来,这家伙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伊安。

“你拽个屁啊!”伊安忍不住笑道:“说了不带你去就不带你去!”

索隆这家伙,在知道伊安要出海的时候,就嚷嚷着要和伊安一起去,但是耕四郎师父却不允许,就如同当年不准伊安提前出海一样,耕四郎师父也担心索隆年龄太小,伊安对于耕四郎的话自然是听从的,所以拒绝了索隆一起出行的要求。

就为了这个,索隆昨晚已经生气一宿了。

走到他身边,伊安拍拍他的肩膀道:“再等等吧,我先出海去寻找医治古伊娜的方法,如果两年后我都还没回来,那么你就自己出海吧!”

“啰嗦!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索隆还是转过头不看伊安,却道:“倒是你,这期间要是古伊娜醒来,你可别怪我说你的坏话!”

“哈!你要说就说吧!”伊安朝他眨眨眼:“别忘了,我可是古伊娜的哥哥,而你是她的对手,你说她会信谁的?”

说完,伊安一只手压住快要被风吹起的熊耳帽,笑道:“好了,我走了!”

“等等!”索隆的声音传来,叫住了他,然后伸手递过了一把白色刀鞘的长刀,扭着头道:“这是和道一文字,要不你带上它吧!”

嘴上说的厉害,但其实也是在担心自己吗?要不然怎么会想着让自己带上一把好刀?

伊安笑了笑,却没有接过去,道:“不用了,这把刀不适合我,还是你留着它吧,等古伊娜醒来,你还给她!”

走到岸边,伊安将缆绳解开,抛进船内,然后推着那艘小小的渔船,使劲奔跑两步,将船推进海中,之后一跃而上。

“再见,我走了!”伊安朝着岸上的众人挥挥手。

在众人依依不舍的道别声中,抄起船桨,划着小船,渐行渐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