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离去的插曲

革命军的船离岸了,行驶在茫茫大海上。

多拉格站在船头,看着远方,此刻的他已经脱下了斗篷,露出一头霸气的长发,以及脸上奇怪的菱形图案。

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多拉格头也不回地道:“熊吗?……”

“……”大熊站在他身后,没有说话。

多拉格转过身来,看到大熊重新戴上了一顶熊耳帽后,咧嘴一笑道:“原来还有备用的……很少见呢,你竟然会把自己心爱的帽子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

“……革命军需要更多的同伴!”大熊开口用低沉的声音道:“那是个很有潜质的少年,或许以后还有相见的一天……”

“你说得没错!”多拉格抬头仰望着满是星光的夜空:“不断的积蓄力量,当革命军能够像天上的繁星那样多的时候,我们就能掀起燎原的大火!这个过程很漫长,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我们已经老去死去,剩下的就是他们年轻一代了……”

“熊!我打算让你去办一件事!”多拉格感叹完毕,突然正色对大熊道:“这件事情或许很艰难,但是必须得有人去做。”

“……”大熊没说话,只是望着多拉格。

“十一年前,海贼王哥尔·D·罗杰就在这东海的罗格镇被处决了!”多拉格道:“世界政府本来是为了震慑日益猖獗的海贼们,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时候,罗杰临死前留下的那句话,却让他们适得其反,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海贼出现在了伟大航路上,光靠海军的力量,已经渐渐力不从心了,我得到的情报中说,他们现在正在商讨组建王下七武海的事情,打算以海贼来制衡海贼,这是个好机会,我要你成为七武海中的一员!”

“是打算以七武海的身份,探听世界政府的情报吗?”大熊问道。

“没错,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话,你要想办法接触一个人!”多拉格神色严肃地道:“贝加班克!这个世界政府的天才科学家……我对他很在意!”

说到这里,多拉格重新转过了身,望着海面道:“到时候你和革命军之间的联系,要尽可能地减少,一切的行事,都由你自己做决定了!”

“……什么时候出发?”大熊沉默了一下后问道。

“很快,中途你就下船吧,革命军无法给予你帮助,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独自去拿下七武海的位置……”多拉格道:“需要和伊娃道别吗?”

“不用了……”大熊说完,抱着他的书,转身回了船舱,留下多拉格一个人,继续静静地望着眼前这片大海……

………………

送走了伊娃科夫和大熊他们后,伊安就着月色,回到了道场中。

索隆此时也在道场里,正顶着个大石头,正在学着伊安不停地做下蹲,嘴里还不停地数着数:“580,581,582……”

在他不远处的,是古伊娜,正在手持竹剑,对着竖立的标靶不停地挥剑攻击,看得出来,他已经练习了很久了,满身都是汗水。

发现伊安回来后,古伊娜远远地朝他打招呼道:“伊安大哥,你今天去哪儿了?怎么一直没见到你?”

索隆这时候也放下了石头,走了过来和古伊娜站在一起,道:“伊安大哥,你的晚饭被我一起吃了……”

话还没说完,伊安来到了他们面前,于是一下子两人都看到了伊安头上戴着的那顶熊耳帽。

“噗……噗嗤!!”索隆忍不住了,指着伊安的头上,大笑出声:“哇哈哈哈哈!好古怪的帽子啊!”

不止是他,就连古伊娜也是,一脸古怪的表情,估计是想笑又不好笑出声来,所以生生憋住了!

伊安那个火大啊,古伊娜也就算了,索隆这绿藻头笨蛋竟然也敢笑得那么嚣张?

“笑个屁啊!”想都没想,伊安抬起手,干脆利落地给了索隆一记头锤!

“哎呀!”索隆的笑声立马变成了惨叫,头上肿了个大包。

“为什么打我!?”索隆朝伊安凶道,他指着古伊娜对伊安道:“她不也笑了吗?”

伊安眼睛一瞪:“看你不爽,所以就打你!”

古伊娜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脸去捂着嘴咯咯地笑。

“可恶!”索隆这下知道,这个公道自己是讨不回来了,这是典型的差别待遇。

等笑够了以后,伊安才问道:“师父呢?”

古伊娜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道:“我也不知道,之前就一直没在。”

伊安进了道场里面,四处转着圈找耕四郎,送走了革命军,他得向耕四郎回复一下才行啊,结果找遍了道场,都没见到他。

也不知道怎么走的,伊安最后竟然转到了道场后方的树林当中,直到这个时候,伊安才终于找到了耕四郎。

然而,在看到耕四郎师父的第一眼,伊安就知道,现在不能去打扰他。

因为耕四郎这时候正跪坐在一块墓碑前,一动不动。

这块墓碑,伊安是知道的,那是古伊娜母亲的坟墓!

古伊娜的母亲,是在刚生下古伊娜后没多久就去世的,伊安那时候也还很小,根本不记得这位师母长什么样子,更别说古伊娜了,而在平时的言谈当中,耕四郎师父也很少提起古伊娜的母亲,只是有时候偶尔感叹,说古伊娜长得和她很像……

伊安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耕四郎师父会在夜里来坟墓前祭拜,这是一个很反常的举动。

正想着呢,伊安突然脑子里想到了今天刚离去的伊娃科夫他们,心中顿时一动,难道耕四郎师父这种反常的举动,和伊娃科夫他们的出现有关?

为什么伊娃科夫他们出现,会让耕四郎师父半夜里来墓前祭拜?难道说,古伊娜的母亲,自己的师母,竟然和革命军有关!?

伊安被自己脑海中冒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但是随后当他联系今天白天耕四郎师父的种种表现之后,他却发现,这个猜想未尝没有可能!

耕四郎师父很神秘,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何,但是伊安对他的性格很了解,觉得他并没有革命军身上那股反抗的叛逆精神,他的性格与革命军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可偏偏的,伊娃科夫他们又认识耕四郎,耕四郎对他们笑脸相迎,但是言谈中却显得又那么客气。

那么伊安唯一能想到的,两者之间认识的桥梁,就是古伊娜的母亲了。

或许古伊娜的母亲,就是革命军战士,甚至是干部,而且应该是最早的一批革命军成员,伊娃科夫他们其实是认识古伊娜的母亲,连带着认识了耕四郎师父的。

这就能解释他们之间的态度问题了。

伊安就这么一琢磨,觉得没准还真是这样,于是他悄悄地离开了。

耕四郎师父不说,他也不会去问的,这件事情说不定有什么隐情,而且估计不是什么好的过往,伊安不愿意去揭耕四郎师父的伤疤,就当没有看到这件事就好了。

回到道场后,伊安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看着桌子上大熊送给他的那个小小的粉红色电话虫,此时这小家伙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伊安想逗弄它两下都不行,于是便也洗洗睡了。

夜深了,宁静的霜月村在月色下,显得一片祥和,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个村子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新的一天到来后,便会回到以往的轨道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