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意外决赛

来昊让两条加强版狼狗守在店里,领着大黑和小花回了家。

“来大厨,你又上哪偷了一条狗?”

看到突如其来的小花,客厅里看电视的苏玉妍问了一句。

“什么叫偷啊,我这是献爱心收养流浪狗。”

来昊理直气壮,严格来说,小花还真算是他收养的。

“哥,你回来啦?”小萌从卧室里走出来,一看见小花,顿时被那呆萌的小狗给迷住了,惊叹道:“好可爱的小狗呀,我可以抱抱它吗?”

“本来就是给你的,以后你照顾它。”来昊把小花递了过去。

“哥,你真好!”小萌很感动,迫不及待的抱起了小花狗。

那小花也很会来事儿,呆萌的呜咽着,拼命往少女怀里钻。

如果不是看在它是条母狗,来昊都有种把它扔出去的冲动。

“行啦,你们兄妹俩别腻歪了,快坐下看决赛。”

苏玉妍盯着电视机,推了一下挡着她视线的来昊。

“什么决赛?”来昊好奇道。

“你这白眼儿狼,亏音儿那么关心你,无数次提醒你看她的决赛,你还是忘了。”苏玉妍白了来昊一眼:“今晚是那个原创音乐盛典的决赛直播,你忘了吗?”

“妍姐,别这样说,我哥这几天又进警察局又进法院的,忙得焦头烂额。”小萌很体贴哥哥,又对来昊说道:“哥,音儿姐姐本来给了我们几张票,让我们去现场看,可是今天你要出庭,所以我和妍姐都没去。”

“哦。”

来昊一拍脑门儿,他真把这事儿给忘了。

这届大赛,诞生了两个网红,都是很出色的原创歌手。

一个是梵音儿,另一个则是小鲜肉,名叫方思鱼。

“梵音儿,加油!”

“梵音儿,我的女神!”

“梵音儿,永远支持你!”

现场歌迷挥舞着荧光棒,以及各种写着打字的发光牌子。

这些歌迷,以宅男居多,一个个看起来都特别猥琐。

“方思鱼,我爱你!”

“小鱼鱼,我要给你生猴子!”

“鱼哥,你永远是厉害了我的哥!”

现场另一半的歌迷,则是方思鱼的拥趸。

这部分粉丝以妹子居多,尤其是后排几个肥婆,那荧光棒挥舞得可带劲儿了。

“下面,有请今晚第一位决赛选手,来自河南乡间菊花村的魔性少年,坚持中国风的原创音乐才子——方思鱼!”

当主持人一报幕,千呼万唤中,一个比小岳岳英俊很多倍的河南小鲜肉出现了。

在很是动感的前奏旋律,方思鱼挥舞着双节棍,卖相很拉风。

这种双节棍的招式,在开启了武器专精的来教练眼里,完全是外行。但是在歌迷心目中,此刻的方思鱼牛逼得不行了,简直多才多艺。

方思鱼能成为新一代网红,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有砖家叫兽总结过,方思鱼有三大制胜法宝:

第一,他五音不全,唱歌跑调,是选秀界的一大奇葩,风格类似当年美国偶像的孔庆祥。

第二,他的歌声掺杂着河南口音,时不时冒出一句“弄啥咧”,非常接地气。

第三,这个年仅19岁的熊孩子,言语比叶良辰还魔性,自称比周董更牛逼,嚷嚷着他才是中国风的代言人,还放话说要跟周董真人pk一次。

这种奇葩选手,非常符合当今网民的审丑观,想不火都难。

前奏之后,方思鱼那独特的歌声唱响了。

这首歌的名字很有趣,叫做《如果我是方世玉》。

“要要,切克闹。`you弄啥咧?我有一个梦……”只听方思鱼用他那半独白半说唱的腔调唱到:“如果我是方世玉,我会蒙着脸,暴打欺负老太太的城管。如果我是方世玉,我会壮着胆,不让隔壁阿伯的老房子被强行拆迁。如果我是方世玉,我会去逆天,对不法分子就是干……”

这个词挺押韵的,旋律也不错,引得现场气氛十分火爆。

来昊被这哥们儿的歌词逗乐了,感觉这是挺接地气的一首歌,隐含着正能量。

电视直播上的弹幕,也很有意思。

“如果你是方世玉?然而,你并不是。”

“非得是方世玉才敢去救摆摊的老奶奶?说明你骨子里太怂了。”

“这首歌的另一层意思是:我们不是武林高手,我们只能看着各种负能量传播。”

各种弹幕君打字很快,这些言论也很有争议。

“这次比赛尺度真大啊,连这种歌词都敢放出来。”苏玉妍微微咋舌。

“网络比赛,标准不一样吧,现在很多网剧都比电视剧尺度大。”来昊说道。

“真是的,我感觉这人就是来搞笑的呀,哗宠取宠,唱功太差啦,这算歌唱比赛吗?”小萌有些不满道:“像音儿姐姐那种正儿八经唱歌的,跟方思鱼放在一起比赛,感觉怪怪的,两人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

“现在网络大环境就是这样,很多人莫名其妙就火了,连拿电钻钻自己头发的都有,我是跟不上你们这些新人类的时代了。”苏玉妍轻叹了一声,很是感慨道。

方思鱼一曲唱罢,四名评委的争议很大。

有两个评委很看好方世玉,一个给了他9分,另一个给了他10分。

另外两个评委始终觉得他不是个专业歌手,一个给了6分,另一个给了7分。

“终于到音儿姐姐啦,她一定是冠军!”小萌激动起来,扭头问来昊:“哥,她决赛这首歌,是你帮忙写的吗?”

“不是,她自己完成的。”

来昊答道,他这几天各种事忙成狗,没工夫帮梵音儿写歌。

梵音儿也挺争气,自己灵感爆发,原创了一首。

优美的旋律响起,来昊盯着电视,突然懵逼了。

电视画面上打出了歌名:《江边故事》。

怎么会是这个歌名?

来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这首歌在暗示什么。

这时候梵音儿用她那天籁般的歌声唱了起来:“我的故乡有一条江,江边有一个男孩,我终生难忘。我的心中有一个人,他没我大,我却想叫他欧巴。有一天我在江边邂逅了他,他向我走来,我心乱如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