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史上最神秘第一次

“我的天,这小帅哥什么来头,住个院这么多美女围着他?”

市医院,一个苹果脸小护士正在和同事八卦着。

“什么小帅哥,那是男神好吗,你没看那么多女神为他伤心?”

另一个小护士愤愤不平,一副偶像被侮辱了的样子。

“这哥们儿太牛了,我都嫉妒他了。”在场还有一个男护士,羡慕嫉妒恨地说道:“他连明星都认识啊,舒雅,梵音儿,这些网上有名的宅男女神,丢了魂儿似的来看望他。还有几个妹子,虽然哥叫不出名字,却都是环肥燕瘦各有特色的极品美女啊!”

正如护士们八卦的那样,来昊住院的消息传出去,医院里陆陆续续来了几大波美女。

其中的直系亲属,只有一个小萌。

另外的妹子,有苏玉妍、舒雅、梵音儿,也有娜娜和露露姐,还有昊拳班的小酒窝、大眼妹和叶敏。除此之外,尤玉婷也来过,还代替正在外地出差的夏菁菁送上了问候。

其实来医院的男同胞也不少,胖子、康平、大昊哥、剑南哥都来过,凌老师和小程老师也来过,韩猛还代表昊拳班全体送上了问候。

也有一个特别的妹子,带着双重任务而来。

她就是凌思晴,这次她除了看望来昊,还代表警方调查工厂倒塌的案子。

第二天上午,在医护人员的八卦中,来昊醒了过来。

他心不在焉,无论众人怎么问他,他也闭口不谈昨天的事情。

来大厨虽然没有偶像包袱,但也是个要脸的人。

这种差一点就日了狗的丑事,谁能放开怀抱大声说出来啊?

除此之外,他心里还有个巨大的疑惑。

自己在江边遇到的那个女孩,到底是幻觉,还是真有其事?

“臭小子,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不能给姐交个底吗?”

下午,其他人都走了,凌思晴瞪着油盐不进的来昊,气呼呼骂道。

“师姐,别的事都可以谈,昨天那件事,我不想再提了。”来昊很固执。

“行,不谈私事,现在我跟你谈公事!”凌思晴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取出一个证物袋,里面赫然装着来昊的手机,她问道:“这是警方搜索队今天在现场一个倒塌的办公室里找到的,是你的手机没错吧,你怎么解释?”

来昊无言以对,证据在警方手里,看来是无法回避了。

凌思晴有些生气道:“小师弟,你对付姓钱的,打死打残我都能理解,但你对其他人不用那么狠吧?厂里有三个工人受伤,据我调查,他们都是无辜的,你怎么下得去手?”

“不是,我没对他们下手!”来昊只感觉受了千古奇冤。

“你最好把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我要做笔录的,这件事很麻烦,弄不好你要背这个黑锅,判你十年都算轻的。”凌思晴面色凝重,美眸中有一丝担忧。

“行了,我说……”

眼看瞒不下去,来昊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一字不漏。

“无耻!”凌思晴越听越气:“钱家这些王八蛋,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活该,这种人就不该留着祸害老百姓……苍天有眼啊,钱亮这次下半身不遂,永久失去了男人的那个功能,下半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听到这话,来昊忍不住大呼过瘾。

一个下半身不遂的男人,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不对呀,你这说法也太巧了吧,怎么他们刚刚要动手的时候,工厂就倒塌了?”凌警官还是有职业素养的,发泄了私人情绪之后,他提出了疑问。

“我怎么知道,就是这么巧啊。”

来昊说这话,有点做贼心虚。

他也搞不懂,昨天那件事到底是诅咒符的威力,还是刚好碰巧了。

“小师弟,我信你,但法官不一定信你啊,这种案子是要讲证据的。”凌思晴皱眉道:“钱富贵反咬一口,说你暗算他儿子,现在钱家是原告,你才是被告,懂我的意思吗?”

“靠!”来昊一听就怒了:“钱亮手里不是录了捆着我的视频,这不算证据?”

“有这事?”凌思晴眼睛一亮。

来昊更怒了:“你们拿了我手机,就没找到钱亮的手机?”

“拿到了,可是钱亮的手机被砸得稀巴烂,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修复呢。”凌思晴突然笑了:“你这情报很有用,现在警方设备也挺高端的,应该能修复过来。呵呵,到那时候,钱家就摊上大事儿了,不止钱亮得坐牢,钱富贵也跑不了。三个工人受伤的责任,得算在钱富贵这个幕后老板头上!”

她越说越激动:“医院有证明,你被送来之前,确实被注射了不明兴奋药物,这种药物导致服用者过度亢奋,产生幻觉,并且还有那种冲动……既然钱亮说这药是从钱富强那里搞来的,这位钱三爷也有连带责任,到时候一锅端了。”

来昊好奇道:“师姐,这次你底气很足啊?”

“那是!”凌思晴得意了一下,忽然笑道:“还不是托你的福,乔书记很关心你呀,特地给我们局长打招呼了,这件案子必须认真查办!有了这把尚方宝剑,我还怕钱家这些作威作福的恶棍?”

来昊松了一口气,钱家的事情让他烦透了,是时候一锅端了,永绝后患。

他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师姐,到底是谁把我送到医院的?”

“我查过了,是个匿名电话,120急救车在江边一个废弃的小鱼屋里找到了你。”凌思晴说着,脸色有些不自然:“小师弟,你跟姐交个底,你……你是不是还做过某些难以启齿的事?”

“这话几个意思?”来昊反问。

“别瞒我了,被加大剂量注射了那种药物,做出那种事情,是可以理解的……”凌思晴见来昊死不认账,干脆直说了:“据医生反应,你在被送来医院之前,有过……有过性`行`为……”

来昊脑子里嗡的一声,猛地炸开了。

难道江边那一幕,不是幻觉?

他着急忙慌道:“师姐,那你说说,我……我到底跟谁做了那种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