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碾压柯南的真相

第一环就500点?

来昊对这个正义任务表示了震撼,奖励实在太多了。

转念一想,好运足彩坑了太多人,胖子只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捣毁这个黑科技app,这不是帮助一个人,很可能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彩民。

来昊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打算等明天胖子心情缓和一点,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一夜无话。

7月1号,党的生日。

第二天来昊起床的时候,很是期待地搜索了一下任务日志。

当初端午节的时候,正能量app出过打折节日活动,后来奥林匹克日也出现过抽奖活动。按照这种规矩,7月1号会不会也来个给力的活动呢?

来昊搜索了几分钟,并没有什么卵用。

正能量app简直不给伟大的和谐之党面子,这一天并没有任何节日奖励。

去小面馆忙活到中午,刚打烊的时候,来昊接到一个电话。

“小昊,最近过得怎么样?”

打这个电话里的人,赫然是胖子他老爸——余建军。

“还行。”来昊答道。

“小昊,你忙不忙,有空出来陪叔叔喝杯茶。”余建军说道。

“好,我刚忙完,就现在吧,你挑个地方。”

来昊对这位先父的挚友,还是很尊敬的。

尤其是他得知了余建军在他家里困难的时候,曾经借过他老爸一笔钱,心中有一份感激。

更难得的是,一个平时有点妻管严的男人,肯瞒着老婆借给朋友五十万,可见其为人仗义。

也正是因为这份尊重,来昊很多时候在忍着张晓红。

甚至在某些时候,胖子的一些所作所为,都让来昊受不了了。每当这种时候,来昊感觉自己不是在给余靖面子,而是在给余建军面子。

自古人情债难还,来大厨的父亲欠了余建军那么大一个人情,如今只有来昊这个家中长子来代替父亲偿还这个人情。

约好了地方,来昊打了个车,去了一个休闲茶坊。

一路上,来昊心事重重。

这次去见余建军,除了内心的那份尊重,还有一个压在心头很久的疑问。

他一直想弄明白,自己印象中那个饿死都不求人的父亲,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居然开口找余建军借了五十万?

而今父亲已亡故,母亲在医院不省人事,当今天下知道真相的人,恐怕只有余建军。

这一天,来昊想去探寻那个真相。

到了茶坊那间颇为雅致的小包间里,一股清淡的茶香扑面而来,里面一个年富力强,隐约有了点成功人士风范的中年大叔,正端着一个茶杯发呆。

来昊本来已经心事重重了,没想到余建军更加心事重重。

一看余建军那神态,来昊顿时意识到,今天不止自己有很多话想对余叔说起,恐怕这位余叔也有很多话想对他说。

“小昊,气色不错,越长越帅了。”余建军一见面认真看了来昊几眼,很是感慨道:“你这孩子,跟你爸一样,越遇到难事越坚强,天塌下来你们父子都扛得住,外人根本看不出你遇到了多少困难。”

来昊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傻笑了两声。

“听靖靖说,这两天你店里生意出了点状况?”余建军换了话题。

“没有的事。”来昊心里纳闷儿,胖子为毛说他小面馆生意有问题,这不是瞎扯淡吗?

“你啊,跟你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遇到天大的事都不跟别人说。”余建军不信来昊这句真话,反而以为来昊打肿脸充胖子,颇为关切道:“小昊,有什么困难尽管跟余叔说,我跟晓红的婚姻也走到头了,以后她管不了我的事,你不用担心那个疯婆娘对你指手画脚。”

“余叔,我最近过得很好,没有困难。”

来昊实话实说,心里也有点八卦,余叔和张阿姨的婚姻要破裂了?

“我就晓得你会这样说。”余建军打开皮夹,掏出一张支票,递到来昊面前,面色凝重道:“小昊,这钱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

来昊一看数额,赫然是五十万的现金支票。

他没有伸手去拿放在面前桌子上的支票,疑惑道:“余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笔钱本来就该是你的。”余建军神色很复杂。

来昊一头雾水:“我更听不懂了,到底什么情况?”

余建军似乎在经历内心的挣扎,他叹息了一声,说道:“小昊,你也是成年人了,叔叔也就不瞒你了。你就不该还张晓红五十万,你们家从来没有亏欠她。”

来昊:“怎么说不欠就不欠了?”

“傻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余建军一咬牙,说了一句骇人听闻的话:“小昊,你信得过叔叔吧?今天我跟你交个底,你爸从来没找我借过钱!”

“不可能!”来昊震惊了:“借据上有我爸亲笔签名,还盖了他的私章。”

“借据是真的……”余建军表情很纠结:“但是,你爸找我借钱的事,是假的。”

来昊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还有个问题,自己老爸没找余建军借过钱,那为什么会有正能量“父债子还”的任务?

如果真的不存在借钱这码事,岂不是意味着正能量系统出现了漏洞?

现如今来昊对正能量app还是很信任的,他心念一动,说道:“余叔叔,你是不想看我压力太大,故意编这个借口,不让我还钱是吗?”

“没这回事,你爸最讨厌别人施舍他同情他,你跟他一个样,叔叔不会对你干出这种事。他生意遇到困难的事情,我主动提出借点资金给他,都被他拒绝了。他宁愿卖掉房子、车子,也不找人借钱。”

余建军打开了话匣子,说出真相:“当年你爸写这张借条,就是为了帮我度过难关。作孽啊,没想到他都过世了,这张借条反而害了你们兄妹俩。你要是不收下这五十万,叔叔睡觉都睡不安省。”

来昊满脑子的问号:“到底怎么回事,我越听越糊涂了。”

“唉,叔叔年纪大了,进了更年期说话也啰嗦了。”余建军开启了话唠属性:“小昊,你别嫌烦,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说清楚当年的事,你应该知道真相。”

“好,你慢慢说,我听着。”来昊也想知道真相。

“这件事要从1994年说起,那时候我一事无成,却偏偏看上了晓红。年轻时候的晓红没有长胖,很多小年轻都喜欢她……”余建军说起往事,神情有几分落寞,几分沧桑:“我那丈母娘,就是靖靖几年前过世的外婆,也是出了名的嫌贫爱富,根本看不上我。晓红也不太待见我,那年我本来是没有希望追到她的。”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我去过她们家一次,受了一肚子的窝囊气。那年我很不甘心,满脑子想着搞一笔钱证明自己,决定跟一个老乡跑去云南贩毒。就在我差点走上邪路的时候,你爸帮了我,他借了我五万,还教我做生意,介绍了好几个客户给我。”

来昊听得入神,这件事,貌似是自己老爸的风格。

“我也算化悲愤为力量了,运气也不错,用了一年时间,生意做得还可以,也有点存款了。”余建军回忆着当年的事情,继续说道:“九十年代和现在不同,那年代的万元户是很受欢迎的。自从我丈母娘知道了我是万元户,对我态度转变得我都不敢信,晓红对我也亲热多了。”

“然后你们就结婚了?”来昊忍不住插了句嘴。

“是啊,我丈母娘做主,晓红也不反对,1996年我们结了婚,98年生下了余靖。”余建军说到这里,透着无限的唏嘘:“那时候年轻啊,受不得半点委屈,就想着争一口气。过了很多年叔叔才明白,我心里没有喜欢过晓红,这段婚姻就是赌气。”

来昊:“不会吧,你处处让着张阿姨,我爸妈都说你很爱她。”

“唉,叔叔也是要面子的人啊,这种事,连你爸问我,我也不好意思开口。”余建军无比纠结道:“当年是我主动追的晓红,一开始是处处忍让着她,我总想着她慢慢会变好。结了婚,她反而习惯当老佛爷了,整天对我呼来喝去的。我也是傻,居然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说到这里,余建军都快哭了:“后来她把我朋友得罪了,亲戚也得罪了,我才认识到不对劲。再后来,她把我爸妈都气得不行了。我亲妈啊,整整五年没来过我家里了,你应该听靖靖说过,可以想象张晓红这个疯婆娘有多得罪人。”

来昊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这种婚姻,是个男人都忍不了。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学的时候,我带靖靖去你们家住过一个星期。”余建军突然问道。

“嗯,记得,小学三年级时候的事。”来昊答道。

“其实那一次,我已经在和张晓红闹离婚了。”余建军面色沉痛道:“当年你爸劝我,说夫妻间床头打架床尾和。你老妈也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成长环境不健全,靖靖还小,受不了父母离婚。在你们家住了才几天,靖靖晚上就哭着想妈妈,我心一软,就带着孩子回家去了。”

接下来,这位大叔更沉痛了:“刚回去那段时间,晓红老实了几天,我还以为她懂得改变,以后不那么得罪人了。哪知道没过几个月,她变本加厉,她觉得是我对不起她,我欠了她……这种日子我过不下去,我妈也对我下了最后通牒,不离婚,她就不来我家。”

清官难断家务事,来昊说不出话来。

“在你们上初中的时候,我就下了决心,等靖靖十八岁,考上了大学,成年了,懂事了,我就正式和张晓红离婚。”余建军说到这里,突然很纠结:“哪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三年前,我出差遇到了小琴,越聊越投机,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道你明不明白……”

“我大致上能明白,电视剧里经常演。”来昊忍住笑,说道。

“跟你说这种事,叔叔也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必须让你知道这里面的来龙去脉。”余建军讪笑了两声,继续说道:“我跟小琴发展了半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支持她开店做生意,背地里投资了四十多万……”

来昊心里打了个突,感觉戏肉要来了。

“张晓红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查我的帐,发现少了差不多五十万,问我那笔钱哪里去了。我先是扯了个谎,说做生意亏本了……”余建军叹息道:“晓红是做会计的,这种谎言瞒不了她。我一错再错,当时心慌了,做贼心虚,没敢和她摊牌,找你爸商量度过这次难关。”

来昊:“然后呢?”

余建军:“你爸二话没说,写了张借条,就说是他借了我五十万去周转。当时你爸生意还没有全部垮掉,张晓红心里不爽,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就暂时蒙混过关了……”

来昊浑身一个激灵,脑海里一片苍白。

当初胖子推理了一个碾压名侦探柯南的真相,那个真相和余建军的说法居然不谋而合。

当这个真相付出水面,来昊却接受不了。

以他对父亲的了解,父亲做得出这么耿直的事。

但是,如果真相是这样,那么正能量app岂不是白给了一次父债子还的任务?

他发蒙了一分钟,抬起头问道:“余叔,你确定你不是为了不让我还那五十万,故意编这个故事来安慰我?”

“小昊,你爸的为人,你比我更清楚。叔叔今天找你出来,就是不想再看你受那些莫须有的委屈。我已经对不起你爸了,他帮我背了那么大一个黑锅。你还这么小,叔叔不能再对不起你。”余建军面带愧疚,长叹道:“这次张晓红逼你还五十万,太委屈你了!小昊,这五十万你必须收下,你们家从来没有欠过我一分钱。”

来昊迷茫了:“叔,你说得我晕头转向的,先让我考虑几天。”

“不用考虑了,叔叔对你发誓,这件事千真万确!”余建军更加愧疚道:“小昊,让你受这么多委屈,叔叔良心上过不去,你先把钱收下。张晓红那边你不用管,我已经跟靖靖说明了,过几天我净身出户,跟那个疯婆娘离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