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梦中的妈妈

不行也得行!

没有灵感创造灵感也要上!

打定了主意,他高深莫测道:“先把曲子发给我听听。”

梵音儿一看有戏,马上打开手机播放她录好的曲子。

来昊认真听了第一遍,然后听了第二遍,感觉旋律不错,还有点淡淡的忧桑,他板着脸说道:“我只会写有正能量的歌词,你这曲子太伤感了。”

“不会呀,这首歌前半部分比较忧伤,后半部分还是很积极的。”梵音儿说道:“我以前看了一部泰国电影《初恋这件小事》,当时好感动,写了这首曲子,暂命名为《初恋》。小昊哥,初恋也是很美好的,你把歌词往美好的方向去写,我相信你的能力。”

“初恋?”

来昊愣了一下,想起了洛雪。

“嗯,就是初恋!”梵音儿可爱的点点头,小脸上忽然掠过红晕,有些羞怯道:“小昊哥,虽然我还没初恋过,但这首歌是写给我未来初恋情人的,里面的旋律包含着我对他的感情。你就再爆发一下,帮我完成这首歌好不好?”

“行,过几天交给你。”

来昊回顾起初恋,多少有了点feel。

要说写别的歌词,他缺乏经验。

至于初恋,他不止有经验,曾经还那么刻骨铭心。

“过几天?小昊哥,你不是马上写吗?”梵音儿好奇道。

“大姐,我哪能次次都马上写出来啊?”来昊自嘲地笑了笑。

“好吧,慢工出细活,我相信你一定能写出最棒的歌词!”梵音儿对小昊哥有种迷之信任。

“别拍我马屁了,走吧,出去上班。”

来昊去了吧台,被酒吧里突如其来的热闹吓了一跳。

……

……

今晚飞起来酒吧多了一群奇怪的客人,大约有四五十个,都比较年轻,一个个挥舞着荧光棒,有人手里还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梵音儿,我们永远支持你。

很多老顾客也吓了一跳,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各位歌迷,请来这边,音儿马上就出来。”大昊哥站在小舞台上客串着dj,指引歌迷站好了队,然后解答了老顾客心中的疑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音儿小姐用一首《梦中的妈妈》参加了网络原创歌曲大赛,取得了前十名的好成绩。大家桌子上印着二维码,请用微信扫描这个二维码,替音儿投票,谢谢。”

“音儿这么牛?”

“我就说音儿有前途的。”

“《梦中的妈妈》?歌名土到掉渣啊,敢不敢来点流行歌曲?”

“我次奥,你是你妈生出来的吗,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许多老顾客意见不统一,争吵起来。

特别是那些女客人,态度相当不和谐。

“严老板,你不厚道,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我感觉有套路啊,不会忽悠我们帮忙刷票的吧?”

“就是,姐专程来看小昊哥的,对音儿没兴趣。”

在一群吐槽声中,大昊哥hold住了场面:“各位美女息怒,忘了告诉你们,这首歌是音儿作曲,小昊哥作词,请大家给个面子多多捧场。”

“小昊哥会作词?”

“哇,我们小昊哥太有才啦!”

“既然是小昊哥作的词,老娘就给个面子好了。”

“严老板,你别废话,让音儿出来唱。”

“对,唱得好我们就投票。”

客人们终于来了兴趣,强烈要求梵音儿出场。

坐在吧台的芳姐很紧张,她还没在网上听过那首歌,女儿要她来听现场。此刻一看客人们的反应,芳姐替女儿捏了一把汗,生怕宝贝女儿唱到一半被人轰下去了。

坐在芳姐旁边的夏菁菁,诧异地看着来昊:“小当家,你还会写歌?”

“会一点。”来昊说完这三个字,转身忙碌去了。

夏总渐渐习惯了来大厨的高冷,扭头看向了走上舞台的梵音儿。

她准备认真听一听这首歌,找出不足之处狠狠吐槽一下小当家。

舞台上有张木椅子,梵音儿坐在上面,给人一种文艺小清新的感觉,抱着吉他弹奏着动人的旋律,然后唱了起来:“妈妈,我梦见我长大了,而你的鬓角白了。我突然好难过,有些话想对你说……”

这是一首叙事性很强的歌,开场就像在讲一个故事。

酒吧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想听完这个故事。

梵音儿的歌声很轻,婉转动人,仿佛小女孩在诉说心事:“梦里的你也年轻过,你微笑着,抱着襁褓里的我。梦里的你也悲伤过,你哭泣着,没有看见惊醒的我……”

在这画面感很强的歌声中,梵音儿进一步描绘了孩提时代的故事:“妈妈,那辆红色的脚踏车,被我丢在了郊外的小山坡。妈妈,你为我织的那件蓝色毛衣,被我扔进了街边的小河。妈妈,家里的电视机也是我弄坏的,一直没有来得及对你说,我错了……”

这段近乎忏悔的自述之后,梵音儿进入了副歌部分:“妈妈,我梦见我放学了,你站在校门口对我笑了,就像你一直在那里等我,就像你从来没有离开过。”

简单的歌词,音儿唱得很有感染力,令人潸然泪下:“妈妈,我梦见我回家了,你站在家门口对我笑了,就像你一直在那里等我,就像你从来没有离开过。”

听到这里,芳姐突然趴在了吧台上,肩膀不停抽搐着。

当梵音儿唱到第二部分,芳姐已经泣不成声。

一曲终了,酒吧里鸦雀无声。

大约10秒钟之后,听众突然沸腾了。

“尼玛,我眼眶湿润了,莫名戳中泪点啊。”

“好歌,我要给音儿投票!”

“投票算什么,哥转到朋友圈了,号召大家一起投票。”

“我也转发了,好歌必须顶!”

“哥几个,我出去一下,我得给我妈打个电话。”

“老子不喝了,回家陪我妈去!”

“呜呜呜呜,太感人了,我去买点宵夜,给我妈带回去。”

“…………”

一群喝了酒的客人,情绪来得很猛烈,还真有立马杀回家陪老妈的。

来昊羡慕地看着那些离开的人,至少他们都有个家,也都有个妈。

而他自己,想念母亲的时候,能去的地方只有医院。

“小当家,等天气凉快点的时候,我会来找你的。”

夏菁菁突然站了起来,莫名其妙地说出这句话,转身离开了酒吧。

她叫了个出租,坐在车里,从包包里翻出一个巴掌大的袖珍相框。

相片里有一个面容姣好的中年女人,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这是夏菁菁和母亲的最后一张合照,她十七岁那年,母亲因病辞世。

下车后,夏菁菁走到家门口,神情有些恍惚。

在她和照片中一样大的时候,母亲总会站在这里等她。

十几年过去了,她每次站在家门口,总会下意识的走神几秒钟,一如歌里唱的那样:妈妈,我梦见我回家了,你站在家门口对我笑了,就像你一直在那里等我,就像你从来没有离开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