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我土我鳖我骄傲

“师父,你穿得这么帅,不行的啊!”

次日中午,康平吐槽着来师傅的穿着。

“那该怎么穿?”来昊问道。

“我们是去卧底的,你得穿得土一点,一看就很缺钱那种。”康平扬了扬自己的书包,得意道:“我把装备都准备好了,绝对亮瞎你的眼睛。”

“懂了,我回去找找旧衣服。”

6月25号星期六,五百碗小面馆中午12点50分就打烊了。

按照康平和那个魏大叔的约定,今天下午师徒俩得去卖肾。

来昊对这个任务很上心,完成此任务可得到500点正能量。

并且智能芯片显示,这个【拒绝骗肾】的突发任务,属于一次行侠仗义!

来昊带着康平回了家,在卧室里翻箱倒柜。

他找了一条半年多没穿过的灰裤子,这条从地摊上捡便宜掏来的裤子,实在太丑了,来大厨这么勤俭节约的人,自从穿了第一次就没敢穿第二次。

然后他又翻出一件灰不溜秋的旧t恤,这件衣服来昊以前经常穿着踢球,踢完了就把这棉质t恤当成毛巾擦汗,洗了几次之后已有惨不忍睹的迹象。

接着他去找了一双准备扔掉的旧鞋子,从头到脚包装了一下。

苏玉妍开门一看到来大厨这造型,吓了一跳:“来大厨,你这是要参加‘土鳖挑战赛’吗?”

“你也感觉有土鳖的气息?那就好!”来昊反而松了一口气。

苏玉妍懵了:“你到底想干嘛呀,穿成这样几个意思?”

“我和康平要去参加《我土我鳖我骄傲》挑战赛,赢了有一千块奖金。”来大厨信口胡诌,这次行动,警方要求不得透露风声。

“还真有这样的比赛呀?”苏玉妍被打败了:“大姐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95后和零零后的世界,来大厨,本来你在我心目中很成熟的,现在你的印象分减了10分你知道吗?”

来昊笑而不语。

“为了还债也不用这么拼吧?”苏玉妍看着来昊的打扮,有些心酸道:“不就一千块奖金吗,你至于把自己搞成这样?小萌要是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别让小萌知道。”来昊飞快转移了话题:“你就说说,我这样能夺冠吗?”

“我看悬。”苏玉妍从头到脚打量了来昊一遍,点评道:“你气场太强了,不管穿什么都掩盖不了你高冷的气质,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

“打住。”来昊满头黑线:“大姐,我赶时间,等改天再夸我吗?”

“我是认真的!”苏玉妍很气愤:“昨天我做完饭还没来得及收拾呢,你去厨房里抹点油烟,把自己的气势遮一遮,看起来就更像个土鳖了。”

来昊大受启发,跑去厨房里抓起油渍在身上一阵乱抹。

片刻之后,他果然更像个土鳖了。

一看到从浴室里换好衣服出来的康平,来昊被打败了。

那一刻,他只有一个想法:是在下输了……

康平穿着一件满是污垢的白t恤,看上去成了灰t恤。

那条破洞牛仔裤也不知多久没洗过,在烈日下排毒养颜。

“康平,你钻马桶里去了啊,臭死啦!”

苏玉妍握着鼻子,倒退了好几步。

来昊反而很满意:“少年,你很有一套,走起!”

目送两个熊孩子牛逼哄哄地下楼而去,辣妈严重怀疑自己跟不上时代了。

……

……

小区外,凌思晴和几个同事穿着便衣,翘首以盼。

一看来师傅和康平的打扮,凌思晴点了个赞:“好样的,太专业了!”

等到两人走近,凌警官赞不出来了:“晕,你们两个的衣服几年没洗过啊?”

其他几个警员也头晕目眩,差点被熏晕了过去。

然后几人齐刷刷地望着一个中年便衣,露出了怜悯之色。

“李哥,辛苦你了!”凌思晴也同情地看了中年李哥一眼,对来昊说道:“你们俩等会儿坐李哥车里,把他当滴滴司机就好。我会带人一路跟着,保护你们安全。”

“需要装个窃听器啥的吗?”康平好奇道。

“不用,你们手机保持开机就好。”凌思晴准备工作做得不错,又说道:“万一疑犯叫你们关机,也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跟上你们的。”

两人坐进了一辆冒充滴滴的白色现代,李哥刚开了空调,又打开了车窗,那表情快哭了:“还是不开空调了,我们先吹吹风吧。”

过了一会儿,康平手机响起。

“小卓啊,准备好了没?”电话里的魏大叔很热情。

“等你半天了,再墨迹我就不去了。”康平傲娇道。

“熊孩子,一点耐性都没有。”魏大叔转移了话题:“那个高中生跟你一起没?”

“他等得不耐烦了,想去网吧先爽一下。”康平套路愈发娴熟。

魏大叔一听就急了:“别啊,你们来朝天门这里,我等你们。”

“我没钱了,你先微信发一百红包,我打个滴滴。”康平重施故技。

“我没有微信,你们打个车过来,到了我给钱。”魏大叔很谨慎。

“万一我到了你不在,那司机师傅不得打死我啊?”康平不买账。

“不会的,我再给你冲50花费,这总行了吧?”魏大叔做出了退步。

“那还差不多。”康平见好就收。

李哥启动了车辆,朝着目的地行去。

凌思晴确认了接头地点,安排同事先去朝天门踩点。

然后她和两个同时开着一辆不起眼的蓝色面包车,跟上了那辆白色现代。

到了地头,康平在车窗里冲一个大叔招手。

那大叔戴着一顶遮阳帽,长得挺耿直的,给人一种和气之感。

一看这个魏大叔,来昊心里很感慨,果然骗子都不会在脸上写着“骗子”二字。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内情,来昊会把对方当成一个热心肠的邻家大叔。

魏大叔替两人付了车费,仔细看了看走下车的两个土鳖熊孩子,神色一喜,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俩熊孩子的打扮,仿佛在身上刻着八个字:我很缺钱,我要卖肾!

压低了帽檐,魏大叔带着两个土鳖熊孩子溜达了一圈,走进了街道角落处一辆破烂的黑色面包车里,开车驶向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黑面包在一条偏僻的路边停下。

不远处还停着一辆车,三个颇有江湖气息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