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美食的力量

“小面?”孙仲瑾一听乔朵那话,不由得乐了:“乔老弟,你叫我过来,就是吃小面?”

乔老从容不迫道:“我知道孙兄挑嘴,天下美食都尝过了,这次让你试点特别的。”

“哈哈!”孙仲瑾闻言大笑:“乔老弟,你这玩笑开大了,我在山城土生土长七十几年,还有我没吃过的小面?”

“孙兄,话不要说得太满。”乔老始终很淡定。

“哈哈哈哈,你是主人家,听你的,我先尝尝这小面再谈正事。”矮胖发福的孙仲瑾一看就是个大吃货,美食当前暂时把家族恩怨放在了一边。

金家父子也给足了乔老面子,压制住怒火,起身去了饭厅。

宾主八人,刚好坐了一桌,分别是三个武学大师和乔国梁,金德舟、乔朵,以及两个仪表不凡的少年。

那两个少年,值得大书特书。

其中一个面容和乔朵有那么些微的相似,长得比女人还俊美,眼神有几分妖异的少年,名叫乔北,是乔国梁的独生子,乔朵的堂弟。

另一个接近二十岁,马上要变成青年的男子,从发型到穿着都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隐约还有种小说主角的王霸之气。

他就是孙子豪,十九岁练出寸劲的天才。

确切地说,在他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实力,已经算得上超一流的人物,天才中的天才。

孙子豪坐下去的时候,不经意的摆了个姿势,那眼神分明透着“苍天啊,我为何这么帅,我为何这么diao”的赶脚,好像他自己都已经深深爱上了自己。

看到眼前的小面,孙子豪内心是拒绝的。

他第一次来到乔家,本来以为富有传奇色彩的乔老爷子要请大家吃什么绝世佳肴呢,结果TMD就只是一碗小面。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尴尬,孙家不愿意和金家的人坐一桌,反之金家亦然。

好在乔老爷子向来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众人不说话也没尴尬到想泪奔的程度,于是大家决定给乔老一点面子,凑合着吃两口先。

金德舟是最给面子的,他早已吃过五百碗特色小面,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

乔老也没说话,低着头吃得很嗨。

众人一看这两位有种爽得飞起来的感觉,也跟着夹了几根面。

这一动筷子,众人的反应就一个字:根本停不下来!

孙仲瑾居然成了第一个吃完的人,赞叹道:“太好吃了,这样的山城小面,我从来没吃过。”

“乔老,我理解您为什么天天去排队了。”金不凡也有些凌乱。

“爸,我也开始理解您的心情了。”乔国梁感叹道。

“还有没有?再来一碗!”孙仲瑾一咬牙,豁出去了。

“孙兄,两碗你吃得消?”乔老终于放下了筷子,说道:“我们这个年纪,还是悠着点好,其实我每次都想点第二碗,不过云小神医叫我注意饮食,我忍得很难受。”

“我没那么多讲究,人生在世,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孙大师倒也有豁达的一面:“我满了七十岁以后,吃半碗饭都成问题,难得今天胃口好,给我再来一碗。”

饭厅里的气氛变得很欢乐,只有乔老谨遵医嘱吃了一碗,孙仲瑾、乔朵、乔国梁分别吃了两碗。乔北和金德舟,吃了三碗,孙子豪也不知道是不是存着报复社会的心态,吃了三碗还嫌不够,又开始解决第四碗。

饭后三个老者在院子里散步消食,乔国梁一旁陪同。

美食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众人心情都好了许多,没有再出现剑拔弩张的情况。

乔老收到了预期的效果,把握时机进入了正题:“孙兄,不凡,这次请你们过府一叙,我的意思不用说你们也明白。练武旨在强身健体,锄强扶弱,为一己私仇进行生死斗,有损两位的名声。”

金不凡闻言,脸色有些难看。

道理他都懂,他教导徒弟也是一直坚持“强身健体,保境安民”的宗旨,但是他视为接班人的长子已经死了,身为人父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孙仲瑾脸色同样不好看,自从孙家一群小辈打红眼之下失手杀了金德凯,金家的报复更狠,短短几个月时间,他死了一个儿子,两个孙子,受伤的更是不计其数。

两家已经成了死敌,以乔大师的威望也很难化解这段恩怨。

乔老也知道这件事很难办,采取了委婉路线:“即使我赞成德舟和子豪中秋决斗,你们想过后果吗?不凡,我问你,假设德舟被子豪打死了,你会怎么做?”

金不凡无言以对,如果他唯一的儿子都挂了,那他只能带着一群徒弟跟孙家拼个鱼死网破,只是这种话不好当着乔老的面说出来。

乔老又望着孙仲瑾:“孙兄,万一死的人是子豪,你又如何处理?”

“哼,我孙儿天纵奇才,不是阿猫阿狗能对付的。”

孙仲瑾冷哼一声,心里也没谱。

金德舟比孙子豪更早练出寸劲,打斗经验也更丰富,真要动起手来,孙子豪的赢面并没有外界吹的那么高。

孙子豪下战书,纯粹就是一个被宠坏的熊孩子的任性之举,孙仲瑾也担心孙子被打死,只是碍于面子不肯服软,这次来乔家就是想找个台阶下。

乔大师心里雪亮,他要做的不仅仅是给一个台阶,还得敲山震虎:“这次子豪下的战书,把小王都惊动了。前几天小王来找我谈过,上面尊重两位在国术界取得的成就,也希望两位大师做一个表率。如若一意孤行,造成的恶劣影响两位比我更清楚,后果由你们两家共同承担。”

此话一出,金不凡和孙仲瑾同时变色。

乔老这番话,已经有警告的意味,

他口中的“小王”,就是山城市长,传说中的王大大。

金不凡和孙仲瑾细思极恐,两家的私斗,很多时候已经算得上知法犯法,全靠门人弟子的关系网撑住局面。乔老传递这个信息,说明上面已经容忍到了极限,一旦上头认真追究起来,两家弟子门人那些关系完全不顶用了。

俗话说得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菜刀再猛,也猛不过枪炮。

上头真要是来硬的,随便出动一队荷枪实弹的武警,哪怕是武学大师也得死翘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