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天赋中的硬刚属性

这是来昊有生以来第三次进警局。

第一次,他是帮忙抓住一个人贩子的好市民。

第二次,他是见义勇为的少年英雄。

第三次,他成了嫌疑犯……

他坐在审讯室里,这辈子第一次戴上了手铐。

他的手机被没收了,超过一个小时没看正能量APP,相当不习惯。

晾了他两个钟头,那个马脸的马警官走了进来,把一叠文件丢在桌上,冷冰冰道:“来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你和陈虎到底有什么过节?”

“我说过了,钱亮追我妹妹失败,叫了黑豹暗算我,黑豹又叫了陈虎来整我,就这么简单。”来昊还是不会聊天,按照任务要求把钱亮扯了出来。

“无稽之谈!我调查过了,钱亮是三好学生,他会暗算你?”

马警官指着桌上一份文件,那张马脸有些扭曲,语带嘲讽:“再看看你,你是什么样子?这是从九中调出来的档案,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你2014年10月参与校内斗殴,严重警告处分。2015年6月非礼同班女同学,记过处分。来昊,2016年4月恶意诽谤校领导,造成恶劣影响,记大过处分!”

照着文件念了一遍,马警官鄙夷地瞪着来昊:“这叫什么?这叫前科!小小年纪你就背了三个处分,还想栽赃钱亮这样的三好学生,你爸妈怎么教你的?”

来昊最听不得别人说他爸妈,瞬间激活了天赋中的硬刚属性:“你爸妈又是怎么教你的,你在这里抱钱三爷大腿,你爸妈知道吗?”

“胡说八道,给我老实点!”

马警官色厉内荏,他是朱局一手提拔起来的,很清楚朱局长和钱三爷的关系。

被来昊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马警官手心冒冷汗,连关掉监控严刑逼供的心都有了。

然而,他并不敢这样做。不久之前他接到好几个电话,有沙坪分局一位刑警队长打来的,有武警总队一位中校打来的,还有市局一位支队长打来的……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在替来昊求情,马警官要是对来昊来硬的,很难对这些人交代。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公事公办,找个漂亮的说法给来昊定罪。

马警官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说钱亮找人对付你,有没有证据?”

“我找不到证据证明自己无罪,你就可以认定我有罪是吗?”来昊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不是每个警察叔叔都充满正能量,冷笑道:“那你去大街上随便抓个人就行了,反正他们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没罪。”

“我劝你最好合作一点。”马警官一拍桌子,厉声道:“你的功夫从哪学的?”

“无可奉告。”来昊硬刚到底。

“不说是吗,那我再给你看点东西。”马警官翻开另一叠文件:“三年前,有个通缉犯四处伤人,受害人肋骨断裂、多处骨折,作案手法和你极其相似。警方有理由相信,你和那个在逃通缉犯关系匪浅,他是你的师父,还是你的同门师兄弟?”

“哈哈。”来昊笑了:“警官,你编故事的水平不错,继续编,我还想听。”

马警官的马脸拉得更长了,拳头捏得咔嚓作响:“你慢慢笑吧,陈虎还在急诊室,头部受了重击,并没有度过危险期。他要是挺不过这一关,判你一个过失杀人都是轻的,我看你到时候笑不笑得出来。”

来昊笑容凝固了。

杀人,这是他从来没想过去尝试的事情。

他心里没谱,难道和上次在酒吧后门不小心掀翻夏菁菁一样,自己发狂之下没控制住蚂蚁力量,把陈虎给活活打死了?

……

……

过了下午五点,苏玉妍心慌意乱。

情急之下,她想起一个有能力把来昊捞出来的人:夏菁菁。

不过,找夏总帮忙,得欠下很大一个人情。

而且,苏玉妍很了解夏总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一贯作风。

找夏总帮忙,得付出很大的代价,辣妈知道那个代价是什么。

“只能这样了,小昊,你还是跟着夏总开店比较安全。留在我店里,钱富强天天找人闹事,我们的店也开不下去。五百碗小面馆是我们俩的心血,大姐舍不得你,可是没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坐牢……”

苏玉妍呆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了一阵,下定了决心。

放走来昊,不仅意味着她少了一笔可观的收入,还意味着她又要重新开始。

一个小寡妇带着女儿自食其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在她准备给夏菁菁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先响了起来。

“请问是苏老板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这位老人声音辨识度很高,苏玉妍记得他是每天都会来小面馆的唐装老者,说道:“是我,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

“我看到你店里的招牌,打了这个电话,来大厨手机怎么关机了?”老者说道。

“老伯,你是在等他去你府上下厨吧?”苏玉妍听来昊说过私人订制的事情,满是歉意道:“对不起,来大厨出了点事,今天去不成了。”

“他早上答应过我,怎能说反悔就反悔?”老者语气不悦。

“不是他反悔,唉,反正我小面馆也开不下去了,跟您直说了吧。中午有个恶霸来店里闹事,丢了个铁珠子打伤了来大厨的体育老师,来大厨一气之下把那个混蛋打进医院急诊室了。”苏玉妍心烦意乱,越说越气:“九龙分局的警察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非要说来大厨蓄意伤人,把他拉到审讯室去了。”

“有这种事?”老者平静下来了,淡淡问了一句:“他在九龙分局是吗?”

……

……

“警官,我想上厕所。”

审讯室里,来昊提出了一个正当要求。

憋了一下午了,他确实需要解决一下。

“没问题,现在厕所人满了,等一下带你去。”马警官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根本没有带来昊去厕所的意思。

“等一下是多久?”来昊快憋不住了。

“没多久,你别急。”

马警官说着,吹起了口哨。

这种口哨,很能勾起男同胞嘘嘘的欲望。

“警官,你这是虐待犯人,况且我并不是犯人!”

来昊怒了,听到那口哨声憋得更难受。

“别在这里血口喷人,谁虐待你了,我说了等下就带你去。”

马警官套路很深,有意逼来昊犯错,说完又吹起了口哨。

这时候审讯室打开,几个分局高层走了进来。

“在审讯室吹口哨,你还想不想干了?”

为首那个老警官听到了口哨声,一进来就怒喝道。

“张局好。”

马警官唰地站了起来,吓得脸都白了。

眼前这位张局,职位前面没有一个“副”字,是九龙分局的一把手。

“小同志,是我办事不力,让你受苦了。”张局对来昊流露出了春天般的温暖,紧接着对马警官流露出冬天般的寒冷:“打开手铐,放人!”

“可是……”马警官还惦记着朱局下达的命令。

“没有可是!”平时随和的张局今天出奇地强硬:“马上放人!”

~~~~~~~~~~~~

上三江了,有三江票的请投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