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敞开心扉

山城的下午四点能把人热成狗,也能把狗热成人,在这个百无聊赖的下午,苏玉妍光着脚走在卧室里,她的步伐很轻盈,动作很轻柔,拿了个一次性纸杯扣在卧房门上,偷听着客厅里那对狗男女的私语……

“我来得比较猛烈,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听到来昊这句话,辣妈暗骂一句禽兽,真想不到来大厨是这样的人!

“可以开始了吗?”

舒雅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切,好像早已饥渴难耐了。

辣妈杯子都差点掉在地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平时真看不出来舒雅这么饥渴。

“别用这东西,我不习惯。”

听到来大厨这句话,辣妈心中爆出了粗口:我次奥,居然不带套?

“好吧,听你的。”

听到舒雅那已经屈服了的声音,辣妈凌乱了,暗叹一声:妹子,注意安全啊!

真相和辣妈猜想的画面,隔着十万八千里。

客厅沙发上,来昊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舒雅拿着一支录音笔,神态也比较严肃:“可以开始了吗?”

来昊瞪着录音笔:“别用这东西,我不习惯。”

“好吧,听你的。”舒雅把录音笔关掉,放回了包里。

来昊还不放心:“你没带窃听器什么的吧?”

舒雅哭笑不得:“我是记者,不是间谍,谢谢!”

来昊显得有些难以启齿,低头看着手机。

“机缘任务【携手传递正能量】第二环——敞开心扉……请对舒雅敞开心扉,诉说你的往事,你有希望通过舒雅查到当年的车祸肇事者,任务完成奖励30点正能量。”

说实话,对这女记者敞开心扉,来大厨内心是拒绝的。

但是眼下没办法,他能马上获得30点的途径就只有这个任务。

更重要的是,来昊一直想查到撞他父母的真凶。

这些年他找剑南哥、大昊哥打听过,以那两位的门路,也没查出肇事的车主是谁。

偏偏在这个时候,剑南哥给他发了几张照片过来。

“你上次说的那人,我查到了,是地堂腿老黄的徒弟。”

在这段文字后面,剑南哥发了一个半百老者公园里打拳的照片。

“这个人叫林正,是老黄的大徒弟,为人比较正派。”

剑南哥非常专业,又发了一张文字配图。

“这个人叫陈虎,老黄的二徒弟,是钱三爷的金牌打手。这货不简单,五六个大汉近不了他的身,下脚特别狠,去年踢残过两个人。”

文字配图中,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板寸大汉。

“你图片中那个穿黑背心的,绰号黑豹,前两年通过陈虎介绍,也跟着钱三爷混。这人是老黄的小徒弟,心术不正,不太受老黄待见,没得到真传。”

来昊打字回复:“谢了,你怎么不来我店里吃面?”

剑南哥也打字:“我去你那店里,就踩过界了。”

来昊无法理解:“吃个面还有这么多讲究?”

剑南哥:“我早想告诉你了,你那条街属于辉煌路,是钱三爷的地盘。”

来昊懵了:“那你以前还在希望华庭住了两年,不就隔着一条马路吗?”

剑南哥:“是隔着一条马路啊,希望华庭属于朝阳路,这边是我的地盘。”

“……”来昊被这里面的弯弯道道绕晕了。

“这年头没有电影里那种收保护费的帮派,钱三爷管的都是那些有灰色收入的场子,你做正经生意的,没事,他不会闲得蛋疼找你麻烦。”剑南哥送上了安慰:“你走正道是对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好好开你的店,啥都别怕,出了事哥帮你摆平。”

“嗯,我有点事,晚点聊。”

来昊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还坐着一个美女记者。

“你不是说你来得比较猛烈吗,怎么不说话啦?”舒雅眼巴巴地望着来昊,她都已经准备好聆听一个闻着伤心见者落泪的故事了,哪知道来昊一直低着头玩手机。

“刚微信上被朋友一打岔,情绪没有了。”来昊说道。

“你还得先酝酿情绪的?”舒雅被这高冷少年打败了,主动打开话题:“不如这样,我来提问,你方便的就回答。不方便的可以不回答,好吗?”

“好。”来昊比较能够接受这个设定。

“那我要问了哦,你能不能先把手机放下?”舒雅生怕对方再搞出什么幺蛾子。

“OK。”来昊把手机揣进了裤兜里。

舒雅问了第一个问题:“我还是上次那个问题,你很缺钱吗?”

“嗯。”来昊言简意赅。

舒雅提出第二个问题:“为什么那么缺钱?”

“交学费。”来昊继续言简意赅。

舒雅提出第三个问题:“是因为小萌在霍顿读书?”

来昊:“嗯。”

“你不能多说几个字吗?”舒雅快抓狂了。

“这问题我拒绝回答,你可以问第五个问题了。”来昊说道。

“……”遇到这么不会聊天的,舒雅也是醉了,第五个问题问得比较直接:“按理说不该由你供小萌上学,你父母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来昊:“嗯。”

舒雅有种扑过去掐死来大厨的冲动,她忍了又忍,问道:“方便透露是什么意外吗?”

来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缓缓道:“车祸。”

“……”舒雅真想把那杯水泼在来昊脸上,索性一次性问了几个问题:“能不能说得详细一点,什么时候出的车祸?还有,你父母近况如何?他们现在在医院里,还是已经……”

来昊把那杯水全部喝光了,走神了几秒钟,这才说道:“大概两年前吧,我爸当场死亡,我妈还在医院里,确诊为植物人。”

这次轮到舒雅走神了,她望着来昊,发呆了几秒钟,又问了一堆问题:“保险公司和肇事者有赔偿吗?学校师生有没有给你捐款?那时候你才多大呀,你从几岁开始打工赚钱的?”

来昊站了起来:“我不想说了,今天先到这里吧。”

“这就聊完啦?”舒雅一脸不甘之色:“你也太简洁了吧?”

“对不起,我实在聊不下去了。”来昊耸了耸肩。

“你特地把我叫过来,就说这么几句,让我回去写点什么?”舒雅满是怨念。

“先别写。”来昊本能地排斥跟新闻媒体打交道,他认真想了想,说了认识舒雅以来最长的一段话:“14年8月13号晚上十点半左右,北郊那条老路上没装电子眼的十字路口,有辆车撞到我爸妈,然后跑路了,警方没查到车牌号。当晚有个喝醉的目击者说,那好像是一辆红色的跑车……你能查出谁撞死了我爸,我什么都可以跟你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