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你有故事我有酒

五百万?

来教练眼前一黑,差点栽倒。

他搞不懂这妞到底是来炫富的,还是天生傻甜白。

“傻妞,肯定够的!”大眼妹倒是比较有经验,迫不及待道:“来教练,你照着最好的推荐给我们就是,快,我要看你调酒……对啦,你会不会花式调酒?”

来昊深吸一口气,耿直到底,挑了最贵的酒展开了风骚的表演。

“哇,来教练,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来教练,我要封你为我的男神!”

三个妹子眼花缭乱,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来昊对这三个热衷国术的妹子比较有好感,表演完还和她们聊了一会儿。

另一边的婷婷脸色十分难看,扭头一看,夏总脸色比她更难看。

这个小阵营的气氛很尴尬,要说跑过去打岔搞破坏吧,有失她们的身份。但要说眼睁睁看着来教练和三个女学员相谈甚欢,她们心里又不爽。

夏总一口喝完杯中酒,问道:“莲姐,你说小当家和我很像是什么意思?”

雪莲姐并不参与两个阵营的争斗,有种坐看云卷云舒的文艺恬静之感,慢条斯理道:“你和他最相似的地方,就是表面上风光无限,心里的苦没人知道,你们太会隐藏心事了。”

“你怎么看出他有这种特征?”夏总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很简单,通常被迫自立的孩子,都有这种特征。”雪莲姐专业分析起来:“小当家白天在面馆,晚上在酒吧,几乎没有一点私人时间,这种情况在他这个年纪不正常。他天生工作狂的概率很低,这种孩子多半是家庭原因,比较早熟,过早的独立让他学会了一个人去扛起所有事情。”

夏总嗔道:“乌鸦嘴,说不定他家庭美满,你这不是咒他吗?”

“呵呵。”雪莲姐仿佛早已看穿了一切:“我以前调研过上千个未成年人的家庭情况,被迫自立的孩子有个共性,那种特别独立的孩子,要么是监护人不负责任,要么是监护人出了意外。”

“雪莲姐,专业呀,还真是这个理。”婷婷赞叹一声:“我以前有个同学,他爸妈离了婚,跟着他爸过。他老爸严重不负责任,长期在外面喝酒打牌,整宿的不回家,这家伙八岁就自己做饭洗衣服了。后来我听他说,他放学后饿得发慌,被逼得没办法,不自己做饭就得饿肚子,应该就是你说的被迫自立。”

“莲姐,小当家是哪种情况?”夏总忍不住问道。

“他在苏大厨那里租房子,据我分析,有两种可能。第一,他跟家里闹翻了,自食其力。第二种情况比较让人担心,他父母可能都不在了。”雪莲姐说到最后,语气有些沉重。

夏菁菁闻言,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我也去。”婷婷立马跟上。

进了那个装修得颇为高大上的洗手间,夏菁菁并没上厕所,说道:“给我一支烟。”

“吸烟有害健康,小女子不抽烟的。”婷婷一本正经道。

“少跟我装,快点!”夏总霸气外露。

“姐,你平时也不抽烟的,今天到底怎么了啊?”婷婷忧心忡忡地看着夏总:“一个星期没追到小当家,也不用被打击成这样吧,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在大风大浪里飘荡的女王吗?”

夏菁菁冷着脸:“别废话,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婷婷立马屈服了,在那爱马仕包包里掏啊掏,掏出一包女士香烟。

夏菁菁点燃香烟,吸了一大口。

吐气的时候很用力,好像要把心中所有的不快吐出来。

婷婷也抽了一根,弱弱道:“姐,莲姐没说错,小当家真的和你好像呀。”

“像个屁!”夏总爆了句粗口:“你怎么知道莲姐猜对了,万一她猜错了呢?”

“我觉得万一的可能性很低。”婷婷收敛了平时张牙舞爪的大小姐模样,变成了一个善解人意的邻家妹妹:“姐,你当年不也是因为夏伯伯重病住院,伯母又不在了,才导致你大学还没念完就扛起一家公司。”

“那又怎么样?”夏菁菁没好气道。

“我听我爸说过,那年好多人想吞并你们家的公司,是你一个人咬着牙挺过来的,那时候你才二十岁。”婷婷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姐,我从小跟着你混,还不了解你吗,你就别在我面前装坚强了。我知道你经历了很多不开心的事,你混夜店,是因为心里很累吧?”

“你肉不肉麻呀,这两天又看什么狗血韩剧啦?”夏菁菁骂了一句。

“没有,我不看韩剧很多年!”婷婷吸了一口烟,摆出小太妹的架势:“女王,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想找一个同类。雪莲姐有件事没猜对,你不是对小当家好奇,你是把他当成了同类!”

夏菁菁愣了一下,无言以对。

婷婷接着说道:“我爸都佩服你挑人的眼光很准,现在你公司里那些员工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但是我爸不知道,你看男人的直觉更准,你早就发现小当家和你是一路人了吧?”

夏菁菁一伸手:“把烟盒给我,然后给我滚出去。”

“我不!”婷婷双手捂着包包,豁出去道:“姐,你要是随便玩玩也就罢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对哪个男人这么上心过。听我一句劝,这事儿不靠谱,你比他大了十六七岁,动了真情到头来最受伤的是你。”

“闭嘴,你不走,我走!”

夏菁菁聊下这话,转身走了出去。

啪!

看到来教练还在和女学员聊天,夏菁菁娴熟地打了个响指,示意来昊过去。

来昊没说话,走过去询问地望着夏总。

“愣着干嘛,调酒啊,先来三杯。”夏总冷冰冰地说道。

来昊干起了本职工作,大功告成准备转身走人。

“站住!”夏菁菁怒了:“小没良心的,有了新欢忘了旧人是吧?”

来昊对这位夏总保持戒心:“什么新换旧人,别瞎说。”

“你陪她们聊了二十三分钟。”夏菁菁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说道:“我要求不高,一视同仁吧,你也陪我聊二十三分钟。”

想起大昊哥苦口婆心的叮嘱,小昊哥屈服了:“你想聊什么?”

夏菁菁姿态优雅的抿了一口酒,醉眼朦胧道:“我想听你的故事。”

来昊高冷得离谱:“我没有故事。”

“少来。”夏菁菁嗔道:“瞎子都看得出来,你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被你看出来了,我就是没办法拒绝你这么有眼光的人。”来昊一阵飘飘然,他确实拒绝不了有眼光的人,很耿直道:“你想听什么故事,说吧。”

夏菁菁神色一喜,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先说说你从小到大的故事。”

“好。”来昊酝酿了一下感情,说道:“我上过幼儿园,小学,初中,刚刚高中毕业。”

夏菁菁很期待:“然后呢?”

来昊:“没有然后了,这就是我的故事。”

夏总:“完了?”

来昊:“完了。”

“小王八蛋,你会不会聊天?”夏总暴走了,胸前掀起7级地震。

“我一直是这么聊天的。”来昊拽得很有理:“既然聊不下去,那我先去忙了。”

“给我回来!”夏菁菁趴在吧台上,曲线无比性感撩人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嗔道:“还没到23分钟呢,你不肯说你的故事没关系,坐下,听听我的故事。”

来昊笑了:“好啊,你有故事我有酒,要不要再来三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