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让他先练练级

“夏总,今天这么早?”

晚上6点飞起来酒吧一开门,夏菁菁就走了进去。

看到今天不再咬着青春不松口,穿着一袭粉红裙装,打扮得格外光鲜艳丽的夏菁菁,大昊哥吞了吞口水,暗想这妖精今晚想闹哪样?

作为一个混迹夜店十余载的老手,大昊哥对妹子传达的信号颇有研究。

看到夏菁菁那主色调偏红的裙子,严昊很科学地联想起了红裙效应。

自然界中,红色作为一种性暗示,早已为人熟悉——在排卵期,雌性狒狒、黑猩猩、猕猴和人类以外的其他灵长类动物血液流动加快,使得它们的面颊、臀部以及生育器官“红粉绯绯”,向雄性伴侣们传递着它们已经性成熟,并准备好交配的信息。

和灵长类动物最接近的人类也有这方面的特点,妹子们在对异性产生好感,或者做某种羞羞的事情的时候,脸部甚至身体肌肤都会出现红晕。有研究表明,女性使用腮红、口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万两千年前,红色代表着一种万年的诱惑。

后来有更蛋疼的科学家研究过,男人普遍认为红衣女郎性开放程度更高,这暗示了人类习惯于将颜色和生育力联系在一起。相对于那些身穿其他颜色的女性,男性认为身穿红色的女性更具吸引力和性感诱人。大多数男性会坐得离那些身穿红色的女性更近一些,问一些更亲密的问题。

以上,就是红裙效应。

严昊心里很疑惑,他听说夏妖精从来不穿红色,今天到底是肿么了?

“小当家还没来吗?”

夏总坐在吧台前,姿态曼妙,慵懒得像一只猫。

“他八点准时过来。”

大昊哥暗自给小昊哥点赞,这个星期,夏总已经来酒吧五次了。

“严总,找你打听一件事。”夏菁菁慵懒不失妖娆的声音很有威慑力:“不准跟我打马虎眼,否则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你这破酒吧。”

大昊哥压力山大:“夏总,别生气,你尽管问。”

夏菁菁:“来昊家里什么情况,他又开面馆又当调酒师,有那么缺钱吗?”

严昊顿时苦笑起来:“夏总,我对着软妹纸上面的毛爷爷发誓,以前我也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他不肯说。你也知道小昊哥那性格,问了也没用。”

夏菁菁脸色不悦:“你什么都不知道,还这么器重他?”

“唉,说多了都是泪。”严昊长叹一声,瞬间沧桑起来了:“可能是一种情怀吧,看到这孩子,我经常想起被我挥霍掉的青春。夏总,我的情况你也了解,要是当年我有小昊哥这种干劲,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得了,少跟我装文艺,滚蛋吧。”夏总心事重重的一摆手。

严昊如蒙大赦,扭头就跑。

“女王,你来得比我还早?”

穿着紧身性感裙装的婷婷,和雪莲姐一起走了过来。

“你们俩跑来干嘛?”夏总虎视眈眈道。

“夏总,你这领地观念有点严重了哈,差评。”雪莲姐在夏总面前不卑不亢,说道:“我和婷婷一起去小面馆,哪知道关门了。”

“是呀,我午饭都没吃,本来还想晚上吃两碗呢。”婷婷很郁闷道:“小当家那面条是不是有慢性毒药啊,自从吃了他的面,本小姐吃别的东西都没胃口啦。没办法,只能跑来这里,等着他下面给我吃。”

“天真,六点你们还想吃小面?”夏菁菁鄙视地看了两个妹子一眼,说起了伤心往事:“我下午三点忙完过去,小当家就已经关门了。”

“夏总,看你表情很忧桑啊,这都一个星期了,还没搞定小当家?”雪莲姐好奇道。

“……”夏总无言以对,表情更加忧桑了。

“这不科学!”婷婷震惊了:“女王,有你一个星期搞不定的男人吗?”

“没有。”女王霸气外露。

“那小当家算什么情况?”婷婷难得抓到女王的软肋,幸灾乐祸道。

“我家小当家只是男孩,还没升级成男人。”夏菁菁那目光悠远的样子,好像在下很大一盘棋:“本宫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先练练级。”

“夏总套路果然深,不明真相的人听到这话,还以为小当家追了你几年没追到手呢。”雪莲姐补刀水平也不俗,接着送上了安慰:“你就别把悲伤留给自己了,说说你这一周被拒绝了多少次,我们帮你分析一下。”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夏总冷冰冰道,眉眼间透着难言的骄傲。

婷婷刚想吐槽,忽然脸色一变,眼带杀气地望着门口。

三个着装时尚洋气,回头率十足的年轻妹子走了进来。

最年轻的那个小酒窝妹子一进来就问露露姐:“你好,来昊先生是在这里上班吗?”

露露姐搞不懂这一看就非富即贵的妹子为毛如此客气地称呼小昊哥为“来昊先生”,愣神了两秒钟,答道:“是的,三位找他有事吗?”

“没事,他在这里就好。”小酒窝妹子长舒了一口气。

“请问来昊先生在这里干什么工作,驻唱歌手吗?”另外一个大眼妹子问道。

“他是这里的首席调酒师。”露露姐如实回答。

“哇,真的假的?”小酒窝妹子凌乱了:“来教练这么有才?”

“来教练?”露露姐迷茫了。

接下来还有更让她迷茫的事情,只见大昊哥快步走了出来,那表情简直像七品芝麻官看到钦差大臣一样:“姜小姐?贵客啊贵客,想不到两位姜小姐大驾光临,快请坐。”

“你是?”年龄稍长的大眼妹子看严昊有点眼熟,低着头想了想,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给山城大学女老师写情书的严家大少。”

“……”大昊哥最具代表性的糗事被人提起,那表情不知道在哭还是在笑,尴尬道:“姜小姐,想不到你还记得我这种小人物。想喝点什么,我请了。”

“不用啦,等你们的调酒师来了再说。”

那个小酒窝妹子貌似更有发言权,她一开口两个同伴唯她马首是瞻。

三女朝着吧台走去,这才发现坐在那里的夏总三人,顿时眼冒杀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