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隐秘的聊天

“怎么私人订制?”

来昊遗憾的看着老人,不太理解对方的意思。

“就是来我家里,帮忙做一顿饭。”老人说道。

“做饭?”来昊很耿直:“我只会煮面。”

“对,你只需煮面。”唐装老者说道。

来昊:“直接来我店里吃面不行吗?”

“有两个老朋友过几天来看我,他们不方便抛头露面,我打算在家里款待他们。希望小师傅你过来露一手,让我那些老朋友一饱口福。”老人始终不温不火。

来昊提高了警惕,不方便抛头露面,难道是逍遥法外三十年的通缉犯?

老人好像能看穿来昊的心事,微笑道:“小师傅放心,我那两位老朋友身份特殊。用现在的话来讲,也算是名人吧,来你店里多有不便。他们口味叼得很,国内美食基本上都尝过了,唯独没试过你这种有特色的小面,希望小师傅成全。”

来昊没说话,低头看着手机。

“触发奇遇任务:老人的夙愿。任务第一环——老友重逢,神秘老人多年后与故友重聚,急需特色美食满足故友刁钻的胃口。请施展小面绝学,完成老人的心愿,此环任务奖励50点正能量。”

50点这么多?

来昊当场就不犹豫了:“行,什么时候去你府上?”

老人神色一喜:“夏至。”

“夏至?”来昊对农历缺乏了解。

“6月21号。”老人解释道,又补充了一句:“你晚上过来。”

来昊:“晚上不行,我每晚八点要忙别的事。”

“不能调一下时间吗?”老人见来昊态度坚决,做出了让步:“煮面用不了多久时间,我提前准备好材料,你晚上六点半过来,七点半离开,如何?”

“好吧。”

“小师傅,留个电话,到时候我叫人来接你。”

来昊给了联系方式,目送老者离开。

转身看着收银台后面精神不振的苏玉妍,来昊问道:“老板娘,不舒服?”

“没事,昨晚没睡好,有点犯困。”辣妈说道。

“是不是我昨晚吓到你了?”来昊面带歉意。

“你想多了,是我自己失眠,老毛病啦。”

听辣妈这么一说,来昊也不再废话了,心里总感觉苏玉妍这两天状态不太对头。

店里又有客人进来,来大厨没空多想,开始忙碌起来。

今天店里的生意,比起昨天又有所增长。

中午12点,正好卖出小面300碗。

12点到13点30这个时间段,还有个午饭高峰期。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到下午一点半,应该能卖出四百多碗。

生意如此火爆,苏玉妍居然高兴不起来,一到12点就发微信:“小萌,中午放学了吧?”

“嗯。”小萌很快回复。

苏玉妍表情有些挣扎,犹豫了几分钟,打字道:“大姐有件重要的事,想和你谈谈。”

“怎么啦?”小萌发了个紧张的表情。

苏玉妍打定了主意,飞快打字道:“你哥是不是经常做噩梦?”

这次轮到小萌犹豫了几分钟,发来一条消息:“妍姐,你发现什么了?”

“我晚上听到一点动静就很容易惊醒,最近这三天,半夜里听到你哥大吼大叫……”苏玉妍输入了这段文字,继续打字道:“昨晚情况更严重,他叫得好惨,听起来撕心裂肺似的,把我吓了一跳。我去敲了他的门,看见他满头大汗,脸色白得吓人。”

“我哥是这样的。”小萌发了个沉痛的表情:“妍姐,对不起,吓到你了。”

“他到底怎么了?”苏玉妍问,这个问题困扰她三天了。

“我不能说。”

“小萌,大姐从来没把你当外人。我会帮你保密的,这件事关系到你哥的健康,他不肯说,大姐只能找你了。”苏玉妍忧心忡忡地打字:“你哥是个闷葫芦,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他这种症状,可大可小,再拖下去可能会出大问题。”

小萌明显紧张起来了:“妍姐,你别吓我。”

“我没吓你,他这种状况,我也遇到过。”苏玉妍一横心,说了一个秘密:“大姐也不瞒你,小小他爸三年前出意外死了,那段时间我整晚做噩梦,神经衰弱,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后来有个朋友介绍了一个心理医生,我调养了半年才恢复过来。”

“妍姐,我可以说,但你别告诉我哥,我怕他生气。”一看苏玉妍这么有诚意的说了家里的秘密,小萌动摇了。

“放心,大姐悄悄给你发微信,就是怕你哥知道。”

“我哥……和你的情况差不多。”小萌打字的手在发抖:“两年前我爸爸出了车祸,警方叫直系亲属去认领遗体,我哭晕过去了,是我哥去认领的。”

苏玉妍:“后来呢?”

小萌:“我哥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下葬的时候他都没让我看爸爸的遗容。后来我在葬礼上听别人聊天才知道,我爸身体被撞得变形了……”

啪嗒。

苏玉妍的手机掉落在地,她飞速弯腰捡了起来,抬眼注视着厨房里忙碌的少年。

她无法想象,这个少年背后到底默默承受了多少东西。

两年前,他才十六岁。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爸爸被撞成了什么样,哥哥肯定记得很清楚。这两年寒假、暑假我和他一起住,好多次发现他做噩梦。别人都说我哥装酷,整天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可是我知道,哥哥这两年又上夜班又做噩梦,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小萌说道。

“他没去医院看看吗?”苏玉妍难以置信地打字,连她这样的已婚妇女都是接受心理辅导才重新振作起来,实在难以想象当时未成年的来昊怎么熬过来的。

“我劝过他好多次,哥哥舍不得花钱。都是我不好,哥哥赚的钱都花到我身上了。哥哥从来不让别人看到他脆弱的样子,他不想我难过,总是想方设法哄我开心,鼓励我笑着面对生活……妍姐,我真没用,什么都帮不了他。”

“傻丫头,你别这么说,这不是你的错。”苏玉妍担心小萌情绪低落没心思上课,打字道:“微信里说不清楚,这样吧,星期天你过来,大姐陪你好好说说话。”

结束了这次隐秘的聊天,苏玉妍陷入了沉思。

据她推测,来昊的症状,不仅仅是因为父亲那么简单。

昨晚半夜两点,她听到声音去敲门,来昊过了很久才开门。

在他开门之前,她听到梦中的少年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妈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