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不败传说——宋人也会杀人

第六十一章不败传说——宋人也杀人

“高冠博带的士人,衣香染鬓的仕女,走马繁华的都市,勤劳慷慨的子民……

这是神仙地啊。 章节更新最快

出自天赐福地的宋人,来到戈壁荒漠之后为什么也喜欢杀人呢?

听说那里的人老有所养,少有所抚,每日里晨钟一响,世间再无闲人……

寺庙里的僧人诵经之余会施舍四方,道观里的高人也会扶危济困,听说那里的人连路边的花草都不忍攀折,连流浪的野狗都能有食物。

为什么这样和善的国度出来的士子,也会喜欢杀人呢?

莫非真的是书里面说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久不说话的仁宝上师听了铁心源的长篇叙述之后,长叹一声破天荒的说了一长串的话,他对铁心源的叙述极为有感触。

铁心源知道仁宝上师在说自己杀俘的事情,也知道他是在隐晦的指责自己不像别的宋人一般仁慈善良。

这位天真的神职从业者,早就看遍了人间的残酷和沧桑,在他的心中,无论如何都会有一片传说中的净土,大宋离得很远,所以,他把传说中的大宋完全完美化了。

大宋杀的人一点都不比西域少多少,只不过大宋杀人都是隐性的,不像西域如此酷烈直白。铁心源对此有着最直观的认知。

很大程度上这和经济的繁荣度以及文化的普及有关,多少还有一点是非观的宋人。至少还知道杀人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不像西域人,杀人已经杀出成就感出来了,这里杀人用不着有任何的遮掩。

至于西域的经济,铁心源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这里有所谓的经济,有的只有抢劫。

这里的抢劫就像大宋的交易一样频繁,也有着同样的功效。

大宋的交易是通过金钱来达到互通有无这一最高目的的。而西域的强盗们通过抢劫也达到了这一目的。

这里有一套自己的诡异的生存哲学。并且效用良好的运转着,至少,铁心源目前还看不到这里的抢劫经济有任何崩塌的可能和危险。

大宋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封建主义的巅峰时代,西域至今还是半奴隶半封建的社会模式。

铁心源可以肯定的说,即便是包拯那个道德宿儒来到西域,如果手下也有上千人需要吃饭,他也会拿着刀子冲出去抢劫的,而且一定比别的强盗更加的凶残和勇猛。

无他,只因为包拯比那些残暴的强盗们更加明白责任和义务之所在。

这些话没必要对仁宝上师这个大宋崇拜者说。铁心源面对上师炯炯的目光,只能惭愧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苦笑道:“我是宋人中的异类,所以只能跑到西域来讨生活。”

萨迦上师不像仁宝上师那样天真淳朴,很明显。他对人性有着更加深刻的认知,他清楚,宋人一定不像仁宝上师说的那样纯良,西域人也不一定全部都是穷凶极恶的强盗。

铁心源是他认识的所有人中,最奇特的一个。

身为首领,他和自己的那些奴隶部下的低位等级似乎并没有那么严苛。

甚至在个人享受方面,他比那些奴隶唯一多出来的就是这一罐子金黄的蜂蜜而已。

他此时还不知道铁心源的老窝在那里。不过,他非常的希望能在铁心源的老窝里修建一座属于自己和仁宝上师的寺庙。

自从苯教上师辛饶米保创建了苯教四法门之后,原本不立文字,不立显像(佛像)的苯教,在经过与佛教的斗争失败之后,终于痛苦的认识到了自己本门教法的失误之处。

精神层面的神佛实在是过于遥远,唯有让愚昧的人们看到实质的神佛,人们才会加以信奉,哪怕只是一尊神佛投影在人间的虚影……

没有王权的庇护,苯教的发展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萨迦上师认为,王权管控人们的,至于灵魂必须交给他们来引导。

“很久以来,我和仁宝很想找一块风尘不染的地方修建一座供奉普贤如来,普明大日如来的明堂,不知首领有没有什么建议?”

萨迦上师说完之后就看着火光下铁心源那张明灭不定的面孔。

苯教在三百年之前的罗些辩法大会中失败了,从此他们传经的场所都被佛教所占领,无数的苯教上师只能游走在穷山恶水中传播自己的教义,历经三百年薪火传纪代代不绝,甚至到了一千年后苯教也没有灭亡,自然有他的不凡之处。

如果让萨迦上师在清香谷建立一座苯教寺庙,无疑会让铁心源变得耳聪目明,至少,全天下的苯教信徒都会成为自己的耳目。

更重要的是,在西域这地方,你要是不信奉点什么,几乎是寸步难行。

自己的山谷里,如今有很多人,乱糟糟的什么神都拜,甚至还有一群对着火堆行五体投拜大礼的,如果不能早点统一他们的信仰,迟早会出大乱子的。

苯教其实是一个很值得信任的宗教,这个宗教的历史悠远,据说一万八千年前就开始了,那时候的吐蕃人估计还住在山洞里。

有了萨迦上师和仁宝上师,他们就会带着山谷里的居民们没事转神山、拜圣湖、磕长头、撒隆达、挂五彩经幡、堆石供、火供、水供、会供、煨桑、朵玛、酥油花、擦擦、金刚结;还有学汉文、玩天珠、天铁、跳锅庄、宣舞、绘画,生活再也不会感到无聊了,至于藏文还是不要学习了。

铁心源对于汉族老祖宗创造出来的汉字非常的有信心,只要开始学难懂的汉字,就没时间去学别的什么文字了。

不过也有麻烦的地方,苯教的这些人最喜欢给神佛烧点东西,据说在苯教最新盛的某一年,他们一次给神佛烧了百万斤青稞,六千头牦牛,四千匹战马,一万只羊,五百个奴隶,五十个赞普的侍臣,以及多的数不清的皮毛和布帛,再加上引火的柴草,整整堆积了两里方圆的一个大火堆,大火燃烧了整整三个月,天上的降雨都不能让那个火堆熄灭……

如果只是烧点纸钱猪头一类的东西,铁心源非常愿意,要是把清香谷里的伙计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养殖出来的牛羊一点不剩的拿去烧掉,铁心源觉得自己会第一时间提起刀子砍死这两个老家伙。

铁心源开玩笑的道:“我家的地方很大,修建一座寺庙完全没有问题,只是我家现在很穷,恐怕没有什么好东西供奉给普贤如来和普明大日如来。”

萨迦上师笑道:“两盏酥油一瓣心香足矣供奉我佛。”

铁心源怀疑的瞅着萨迦上师道:“我听说……”

萨迦上师伯伯自己肥大的袍袖不耐烦的道:“道听途说不足为凭。”

“好吧,山谷里有木料,也有石头,如果需要砖瓦,我那里的人也能烧,最近来了两个会烧瓷器的人,如果你需要,可以把他们派给你们。

不过啊,事先说好,建造寺庙所需的费用,需要你们自筹,如果你们没有来钱的门路,戈壁上有一片属于魔鬼的土地,那里有非常多的玛瑙,你们如果能够捡到一些玛瑙,我可以派人帮你们卖掉,这样就有钱修建寺庙了。”

铁心源想的很清楚,从一开始,自己就要堵住这些神职人员向自己伸手要钱的路径。

现在不给,以后也不打算给,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才是最正确的法门。

萨迦上师笑道:“金珠宝贝我们还是不缺的,只要首领给一块能让神明安居的所在,我们就感激不敬。

到现在,还不知道首领的名字,将来明堂建成之后,长生碑上一定要为首领点上一盏酥油灯。”

没想到这两位穷的只剩下一身衣裳的老僧,竟然也是两个有钱人,那句不缺少金主宝贝的话说的云谈风轻,充满了世外高人对铜臭的轻视。

和两个番僧用宋话交流,这让铁心源感到心旷神怡,虽然这两位的宋话说的奇形怪状的非常难懂,但是在遣词造句上,这两位的宋话都说的非常严谨。

“在下铁心源,见过两位上师!”

铁心源带着笑容重新和萨迦,仁宝两位上师见礼。

三人呵呵一笑之后,就各自钻进了羊皮睡袋之中,这一夜三人各有收获,仁宝上师连宋人也杀人这种想法都抛诸脑后。

宋人如何会不杀人?

文明人杀起人来才是最有效率的,毕竟,西域的这些野蛮人只晓得用刀子。

清冷的空气钻进了鼻腔,让人不得不清醒起来,铁心源没打算继续想事情,把脑袋缩进带着微微有一股子膻味的羊皮筒子里,不一会就睡过去了。

天山的风从山巅吹过,带起大片的雪花,雪花还没有飞到山下就化成了细密的雾水,雨雾落下,在光板没毛的羊皮筒子外面重新凝结成了细密的水珠,然后被铁心源起伏的胸膛抖落在大地上。

这是一个循环,万世不息。

...

上一章 目录 返回列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