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谁知道人皮下面是什么

向阳的山坡里很暖和,寒风吹不到这里,躲在枯枝落叶之间睡一觉是一个很好的主意,遂川城看似简单的行动,几乎耗尽了云峥的精力,虽然知道踏进青塘的那一刻,生死富贵只能由上天决定,云峥不打算退缩,不打算屈服于恐惧,一个人只有从最严酷的环境下活下来,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好汉。

刚刚打了一个盹,隗明公主就走了过来,贴心的给云峥盖上了一张毯子,云峥揉着眼睛感谢了公主,就让猴子泡一壶茶过来,准备好好地享受一下冬日的暖阳。

“我们为何停留在了这里?”隗明公主非常喜欢云峥特制的茉莉花茶,抱着茶杯仔细的嗅着茶杯上缭绕的白雾。

“前方在打仗,角厮罗和没藏讹庞将军在喀罗川作战,十万人规模的战争很恐怖,我们需要在这里等到战争结束才能继续前往银州。”云峥轻啜了一口茶水,向隗明公主举举杯子,回答的非常详细。

“我们一定要去银州吗?不能和你一起回蜀中?我听你的部下说,那里一年四季都是青山绿水,我非常的向往!”

云峥点头道:“我也很希望回去,那里有我的妻子和弟弟在等着我,可是我们回不去了,即使想回去,那也需要先去银州,野力荣旺的旧事太可怕了,我就算带着你回到蜀中,李元昊一封国书,大宋为了不影响两国的关系,一定会把你送回去的。野力荣旺死于乱箭之下,我不希望你早早的逝去,成为人间的一个遗憾。”

“我是一个没用的女人,为什么他们不肯放过我?”

“正因为没用,人家才不会在乎你的死活,你听说过有一边和亲一边派兵攻伐的事情吗?你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就是为没藏讹庞争取一点时间,这一点你做到了,没藏讹庞占领了喀罗川顺风的位置,背风扎营。对他非常的重要。两军交锋,顺风的一方箭矢能飞的更远,还多了一项战术的选择,就是火攻《就这两个便利。就值得将你牺牲掉。因为你的作用没有箭矢飞的更远一些重要。”

云峥说完这些话就把隗明公主的手握在掌心继续说:“别难过。自古以来最难测度的就是帝王心,他们冷酷的像寒冬,坚硬的像铁石。不会顾及你一个女儿家的心思,兰花草生在幽谷无人识,就当自己多怜惜自己一点。”

“你为什么愿意帮我,明知道去银州你会有很大的危险,为什么还要帮我?”隗明公主盯着云峥的眼睛看,想要从那里看出真相来。

云峥很喜欢隗明公主的这个问法——为什么要帮她?云峥自问没有帮她的心思,只是需要而已,既然隗明认为自己是在帮她,那就不妨让她再继续这样认为下去。

云峥的眼神很迷茫,又有些奇怪,瞅着隗明公主说:“我对西夏这个国度非常的好奇,总想去看看,那个写出“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的张元,他因何在大宋名不显,功不就,到了西夏就能成为一代谋主。难道说真的是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为枳?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还不至于为了一个疑问就去冒险,这次我带领商队来青塘,实在是逼不得已,蜀中连续两年的灾祸让百姓生活困苦,再加上丝绸几乎没了销路,眼看着百姓守着大批华美的丝绸挨饿,于是我就来到了青塘,想要用丝绸换一些货物,然后再卖掉,这样蜀中的蚕农就能果腹。

呵呵,只是世事难料,到了遂川之后我就杀了秃发阿孤!不去西夏都不成!”

隗明公主笑道:“你杀不了秃发阿孤!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因为你现在可以趁着角厮罗大战的时候偷偷回大宋,他拿你没办法的。”

看着这个美丽而自恋的西夏公主,云峥苦笑一声道:“去西夏最多我死,不去西夏,蜀中和青塘的商道就会断绝,会死更多的人,角厮罗吃定我了,所以才不派人监视。”

“你妻子美吗?比我还美?”隗明公主盯着云峥继续问。

云峥带着怀念之色笑着说:“那是人世间最温婉的女子,也是我心中最美的女子,能娶到她是我最大的福气!”

隗明公主狠狠地在云峥脚上跺了一下,然后就黑着脸离开,丝毫不管抱着脚鬼哭狼嚎的云峥,嘴里一直恨恨的说着“木头”两个字钻进自己的帐篷不出来了。

好不容易脚不疼了,云峥就没好气的朝一棵大树说:“出来吧!”

葛秋烟从树后面走出来娇笑道:“你还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鲁男子,这个西夏公主我见犹怜的,你居然能狠得下心来拒绝,啧啧,难道你老婆真的很美?”

云峥摇头说:“美不美的不说,至少和她睡在一张床上我可以睡的很踏实,要是和你或者那个西夏公主睡到一起,我会担心自己第二天还能不能见到太阳。

家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舒心才是最重要的,要是看到一个美女我就扑上去,那不是男人,是发情的公狗,李元昊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就是一头发情的公狗,还是吃了一头吃了春药的发情狗,男人活成那个模样整天围着女人转,不如死了算了。”

葛秋烟对云峥暗喻她为母狗的事视而不见,娇笑着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听葛秋烟说自己不是男人,云峥笑道:“我是不是男人我夫人清楚就行,至于你们,说实话,我真是半点好感都没有。

我抓刘凝静的时候,那个女人几乎脱光了,高胸肥臀的确实诱人,只可惜在我发现她在婴儿襁褓里放了三条蜈蚣,把婴儿当做武器使的时候,在我眼里她就不算是一个女人了,对她下怎样的狠手都不为过。

葛秋烟,女人的标志不是你的胸脯,而是你身上的母性,没有母性的女人,我从来不认为她是女人,而是和男人一样在权力场,名利场,富贵场厮杀的恶狗,需要我全身心去应付的敌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在对付你,千万不要拿自己是女人说事,你既然踏进了男人的圈子,我能给你的也只有男人间的规则。”

“你会对付我?”葛秋烟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

“只要我想办法降服极乐丹,你就会知道我会不会对付你了!”云峥的这句话说的极为怨毒,让葛秋烟不寒而栗。

不过她立刻就高兴起来,讥讽道:“做梦去吧,极乐丹无药可解,你如今中毒已深,想要脱身?哈哈,极乐丹是跗骨之蛆,你这一生都休想甩掉,我见过已经中毒吗却没有极乐丹的人,为了要一粒极乐丹,堂堂的英雄好汉涕泪横流的变成了一堆烂肉,什么英雄气,什么贞洁烈妇,在极乐丹的面前都不堪一提。”

听了葛秋烟的话,云峥想了一下忽然对葛秋烟说:“你一旦进了西夏皇宫,一定要多带些极乐丹,最好把那东西当成糖豆满世界的散发,不过人家在第一次吃的时候总会有戒心,这样吧,我教你做菜,做最美味的饭食,这样一来人家就不会防备了,对了,我会给你一些熏香,在吃饭的时候,就寝的时候点燃,对睡眠非常的有帮助,”

葛秋烟哪里能料到云峥的态度转换的如此之快,刚才俩人还是生死仇敌,怎么转眼间又变成了一伙,共同对付起西夏人来了。

“你自己也吃了极乐丹……”

“用不着你管我,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从明天起,我每天教你一道菜,到了银州,想必你的厨艺也就锻炼的差不多了,多用点心,学学女人该学的东西,这才是本领!”

云峥说完话就匆匆的走了,他刚才忽然在想,把鸦片烧掉变成青烟才是正确的服食方法,对鸦片提炼成更高级的东西实在是不了解,否则云峥一定会弄出来的。

如果西夏的权臣和王族都变成了大烟鬼,云峥会非常乐意见到的,现在他很担心高昙晟没有那么多的鸦片。

回到了帐篷,云峥就让猴子和憨牛以及三个从豆沙寨过来的族人,掏出两颗极乐丹,要求他们把这东西揉进香料里,但是严禁他们将线香点燃,云家自从有了香料之后,陆轻盈为了扩大生意,特意请来了制作香烛的师傅,猴子和憨牛他们对制作香烛的事情一点都不陌生。

夕阳挂在了山巅,寒林回来了,他发现云峥在仔细的研究自己的影子,就悄悄的走到他的背后,听见云峥在小声的嘀咕:“老子还是人啊!脑袋上没长出一对羊角来。”

早就看见笑林回来了,知道他是故意的,要不然笑林有百种法子靠近自己而自己却一无所知,如今笑林被夕阳拖得老长的影子就在自己身边,那里有发现不了的道理。

“大战开始了吗?”

“没有,一场大型的决战没有这么容易就开始,角厮罗这一次算不得英明,靠河扎营啊,虽说在修建浮桥,可是那种简易的浮桥太不稳妥了。

你的族人不能再出去了,青塘的哨探很麻烦,很难对付,我有两次差点被发现,不过我以为,浪里格可以帮着你打探到更多的东西,铁鹞子就是干这个活计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