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奇怪的要求

有彭安在,云峥不打算开口,这算是对大宋的一种尊重,当一个人答应一个承诺的时候,心里的抵触情绪还不会太旺盛,当出现两个人一起要他做承诺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被人家合伙欺负了,很有可能一个承诺都不会兑现。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云峥不做,所以,他的目标就变成了眼前的羊肉,磨得非常细的青盐洒在羊肉上,让羊肉的味道更加的美妙,还是有些遗憾,瞅瞅青谊结鬼章,这家伙立刻就心领神会,小声的吩咐侍从送一碟子蒜蓉过来,撒过细盐的羊肉沾上蒜蓉吃起来才是人间的美味。

彭安说什么云峥不关心,董毡见云峥不关心,他自己也不好关心阿里骨的去留,所以就和云峥,青谊结鬼章组成了一个很小的圈子,这个圈子的任务就是吃羊肉。

只要是宋人到了青塘,必定会对青塘有所求,这一点彭安很清楚的知道,在和角厮罗谈笑言欢的时候,不断地提起西夏威福军司从兴庆府搬到河湟这件事,俩个人似乎是老朋友,联席坐在一起,喝酒吃肉,谈天说地很是热络。

云峥吃了一块肥美的羊肉之后就擦擦手,心里叹了口气,彭安还是太急躁了,现在这个时候不适宜提出自己的要求,角厮罗之所以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绝对不会是用来迎接彭安和自己这两个宋人的,就算是,也不会把部将全部都招来。这明显是在示威,对宋人用不着示威,所以角厮罗示威的对象只能是西夏人。

西夏人到底在哪里?这就值得推敲了,青谊结鬼章没有把屋子里的人介绍给云峥这是非常失礼的,董毡也没有这样做,这只能说明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角厮罗安排好的。

这间屋子很大,但是宴会只占用了一半,另一半被巨大的布幔隔开了,青塘人什么时候会用屏风布幔一类的东西了,云峥几乎敢肯定。布幔后面就该是西夏人。

“节度使不能亲自到东京汴梁城甚至遗憾。那里是神州第一大城,冠盖满京华,流光溢彩之地,更是物华天宝之所。如今阿里骨世子就读太学。不出五年定能学成归来。这也是紫气西移之兆啊,青塘繁盛自然可以预期,彭安为节度使贺!”

彭安举起酒碗。哈哈一笑就要在座的所有人举杯向角厮罗祝贺。

这番话说的太文雅,除了角厮罗,董毡,阿里骨,巩丰听明白之外,别人都是一头雾水,彭安见举杯的只有寥寥几人,大是尴尬,云峥赶紧举起酒杯用浓重的青塘口音帮着彭安帮衬说:“晚辈第一次见到长辈,还没有敬酒,问候,实在是失礼,借监军使的吉言,请诸位长辈满饮此杯!愿青塘大地上牛羊肥壮。”

房子里的其余将领这才明白彭安是在说好话,乱糟糟的端起酒碗,低吼一声就算是对角厮罗表达过敬意了,一抬手就把碗里的酒喝了个底朝天。

彭安笑着瞅了云峥一眼,算是谢过他出手解围之德,不过他发现云峥没有看他,而是意味深长的瞅了一眼布幔,老于世故的彭安这才怵然一惊,这道布幔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太奇怪。

再看云峥的时候,却发现云峥又和董毡以及青谊结鬼章笑闹成了一团。

角厮罗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慈爱的看了一样董毡他们对彭安说:“中原繁盛,自然会让人向往,只是老夫想对监军使说,青塘是一片乐土,只要别人不打上门来,老夫年迈,也不欲与人争胜,黑山威福军司虽然是少见的强军,只要他们不到青塘来,老夫也不愿意大动干戈。

今年的给官家的贡品,就有劳监军使带回中原,阿里骨生性粗俗,去文华之地就学未免会被人耻笑,还是留在青塘,由老夫亲自教导些驾驭牛马之术,能活命就很好了。”

彭安没想到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为何会起了波澜,质子入京乃是韩琦早年在担任陕西安抚使的时候跟角厮罗谈好的,如今怎么可以再生波折。去年十二月,韩琦知成德军说起此事,原本那个时候就要派自己过来催促角厮罗,结果在今年四月,四月,又移知定州。定州久为武将镇守,士兵骄横,军纪松弛,韩琦到任后首先大力整顿军队,采取恩威并行办法,对那些品行恶劣的士兵毫不留情地诛杀,而对以死攻战的则予以重赏,后来他又研究唐朝名将李靖兵法,仿作方圆锐三阵法,命令将士日月操练,等所有的事情安定下来,已经到了冬日,想不到短短的一年时间,约定好的事情就有了大波折。

才要张嘴提起此事,却听得有人在帐幕后面大笑着说:““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满川龙虎辈,犹自说兵机。

我主在好水川就说过,这些人都只是以口舌争利之辈,到了战场上就半点用处没有,角厮罗,好水川宋军败了,六千余人被我主斩首,至今那里依旧荒草萋萋,无人胆敢踏足,闰九月,宋军又大败于定川寨,大将葛怀敏战死,人头被传授塞上,角厮罗你见过吧?”

一个虬须的秃发的西夏人掀开帷幕从后面走了出来,他身边居然只有两个清秀的童子,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个美貌的女子所扮。

青谊结鬼章大怒,站起来就打算掐死这个嚣张的家伙,被董毡生生的拉住,彭安大怒道:“节度使,难道就因为有这个人在,你就改弦易辙不成?”

阿里骨幽幽的说:“宋人的那一套不行啊,所以我打算去兴庆府学习军机,父亲您看如何?”云峥听到这句话,非常的惊讶,小声的问董毡:“你这位兄长疯了吗?你父亲在青塘击败了李元昊,阵斩了西夏大将,如果要学治国之道应该去东京,如果只是想学军机战阵,难道不应该跟着你父亲学么?”

董毡一句话不说,冷冷的看着阿里骨这个蠢货,涉外之道向来都是你弱它就强,阿里骨的这句示弱的话,一下子就让房间里所有的人对他没了好感。

角厮罗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已经发现自己说错话的阿里骨,直接对彭安说:“阿里骨去东京汴梁城吧,彭先生帮着他找一位严厉些的先生也就是了。”

秃发西夏人大笑道:“角厮罗,隗明公主下嫁,这是我主能做的最大让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两场战争的胜负,说明不了什么,黑山威福军司不日就要抵达河湟,阿里骨去了宋国,你拿什么给没藏讹庞将军?”

董毡站起来说道:“青塘有三千里土地,百万户百姓,我们用不着给任何人解释,没藏讹庞来了,无论他用什么理由踏上青塘的土地,唯有一战而已!”

云峥一边在青谊结鬼章的耳边小声的说着李元昊的风流史,对这位美丽的隗明公主是不是原装货深表怀疑,据说在李元昊的眼中,只有美女,没有什么血脉的区分,这事他已经干了不少了,一面偷偷的观察角厮罗的反应,他发现角厮罗的脸上满是无奈,估计这个老家伙原本想着保存实力,不得罪大宋,也不愿意在和西夏人作战,毕竟现在正是青塘修养生机的好时候,结果,西夏人不守规矩,生生的将自己推到一个尴尬的地步。

彭安笑着说:“节度使一诺千金,彭安佩服,在下明日就要离开青塘,不如让世子随卑职一同前往东京汴梁,开春就要就学,不可延迟啊!”

秃发西夏人走到彭安的面前一把揪住彭安的胸口,将彭安提了起来,对着彭安的脸庞喷吐着唾沫说:“砍掉我秃发阿孤的脑袋你再带走阿里骨!懦弱的宋人,你知道刀子怎么拿吗?”边说边摇晃着彭安肥硕的身子,见彭安都傻掉了,就对着彭安的脸上啐了一口唾沫,扔到地上,又捶着胸口对角厮罗和屋子里所有怒目而视自己的人吼道:“我主好心将隗明公主下嫁给青塘,你们竟然还和宋人勾结,是要挑起战争吗?”

青谊结鬼章被董毡死死地按住,不许他去砍掉那个叫做秃发阿孤的脑袋,角厮罗阴着脸对秃发阿孤说:“你喝醉了才说的这些话吗?”

秃发阿孤拍拍光光的脑门笑着说:“我今天一滴酒都没喝,只是见到兔子一样的宋人就生气,宋人的女人不错,男人就该杀掉。”

说完还把那两个装扮成童子的少女从身后提过来,一把将他们的衣衫撕到腰间,大力的揉搓着她们光滑的皮肤,对角厮罗说:“这都是捉生军弄来的,老子就是喜欢宋人的女子,角厮罗,难道你不喜欢这样光滑粉嫩的女子吗?

董毡!你父亲老了,不喜欢女人,你是少年人,难道不喜欢吗?

咦?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宋人的小崽子,你瞪着我干什么,难道你很想杀掉我么?”

云峥认真的点点头。

秃发阿孤大笑着把脑袋凑到文弱的云峥面前指着自己的脖颈对云峥说:“老子教你怎么杀人,从这里往上刺,刀子只要入了脑子神仙都救不活,躲什么!把刀子拿稳,对准了,角厮罗,你看看,这些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