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痛苦

一连串轻蔑的问话,气的高昙晟浑身发抖,指着云峥大吼道:“知易行难,孺子只知道夸夸奇谈,完全不知行事的艰难,帝王路就是一条血肉铺成的道路,哪里是你几句话就能掩盖抹杀掉的,一个杀戮,一个哄骗,你却不知道这是大智慧。”

“世尊如是我闻,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

听到云峥在诵念《金刚经》,高昙晟终于从狂怒中清醒过来,掌中的白瓷杯已经被他生生的捏碎了,手一摊开,碎瓷片从手上掉落,沉默了许久才问道:“你且说说该如何从事?若你说的有道理,本座准许你带着部下和蜀锦安然离去,此生绝不找你麻烦。”

云峥笑道:“你说的没错,事情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我这一趟其实很想去杀掉李元昊,你难道就不想去看看我是如何行事的?”

高昙晟面无表情的对云峥说:“这句话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不信?我计算了一下,发现李元昊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活过开春,所以才急急地准备西夏看看他是如何死掉的,一个所谓的英雄死掉,我如果不在跟前,那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

其实啊。你们从一开始就做错了,宗教的作用在于心灵,而汉人的心灵最是污浊,人越简单心灵就越是纯洁,你看看吐蕃人对神灵的信奉已经深入骨髓,为了神佛可以倾尽家财,也能为了神否抛头颅洒热血。

弥勒教最后其实要组建的国家应该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而不是一个纯粹的王权国家,等到你们当政之后,你就会发现宗教其实是一个国家最大的障碍。等到宗教和王权最后起了大冲突的时候。你就不得不下手整治宗教。

佛子,你看看历代王朝,依靠宗教上位的皇帝很多,有几个是真正在上位之后开始大兴佛教的?他们不约而同的在上台之后更加疯狂地毁灭宗教。

因为了解你们。所以才会加倍的提防。因为了解你们。才会疯狂地灭佛。

汉人的心思不纯净,所以你们不管多么努力的传教,不管传播的是善还是恶。到了最后畏缩不前,瞻前顾后者占了绝大数,胜利的时候可以席卷天下,失败的时候就会如同鸟兽散。

这就是王则的造反为何只维持了短短的六十五天的原因,刘邦得天下,失败了多少次?李渊得天下失败了多少次才成功?

想要一蹴而就,原本就是一个错误地想法,没有百折不挠的决心,想要安享天下简直就是在作白日梦。

在下建议佛子这一次和我结成同盟,我们共同去西夏看看,如果李元昊死了,弥勒教就能在西夏有用武之地。只有先进入西夏的高层,你们才有希望获得最后的胜利。”

“弥勒教在西夏虽然也有分支,但是如何进入?”高昙晟皱眉问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云峥似笑非笑的把目光转向了坐在椅子上的葛秋烟。

也就是这一眼,让葛秋烟全身发冷,也就是这一眼,葛秋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不着寸缕,急切的把目光转向了高昙晟,但是高昙晟正在思考,根本就不看葛秋烟。

“李元昊虽然好色,却也薄情,他既然能将自己的母亲杀掉,也能把自己怀孕的妻子杀掉,你如何保证他不会杀掉葛秋烟?”

“没打算把弥勒教的菩萨送给李元昊,只需要嫁给西夏的太子宁令哥即可,西夏人对**的追求没有止境,所以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很难说。”

云峥笑眯眯的看着高昙晟,因为这个时候高昙晟的脑子里想的已经是如何把葛秋烟嫁给西夏王子宁令哥,而不是想着怎么砍死自己,大人物的心思其实并不复杂,只要给他想要的,他就能在很多小节上让步。

一张巨大的饼已经画好了,现在就要看高昙晟会不会吃这张画出来的大饼了。

高昙晟想了很久之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推到云峥的面前,云峥疑惑的打开,见里面是一颗淡绿色的药丸,高昙晟的脸上古井无波,葛秋烟的脸上却尽是惊恐之色,难道说这是毒丸?云峥自己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就听高昙晟慢慢的解说道:“这就是极乐丹,之所以被称之为极乐,他自然能将你带上九十九重天享受佛祖的恩赐,有了这一次的佛缘,你此生决计离不开他,一旦你脱离本教,定会让你痛不欲生。

今天与你的一番谈话,本座受益良多,所以给你一个选择,服食这枚极乐丹后,本座会无条件的信任你,你去西夏我们一定会鼎力相助,青烟儿随你一起去,如果你真的能将青烟儿嫁给宁令哥做妃子,我会给你解药,你我的约定就此解除,你看如何?”

云峥笑道:“本该如此!”

说完之后就当着高昙晟的面掰开这颗浅绿色的柔软的药丸子,一小块,一小块的吃了下去,堪称细嚼慢咽,边吃边品味。

稍微有点苦,里面又添加了蜜,好像还有一点薄荷,凉凉的,如果高昙晟不加以解释,云峥还没有胆子吃这东西,但是在高昙晟画蛇添足的解说了一番之后,云峥就彻底的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没想到大宋的时候就有了罂粟。

云峥知道这东西很恶毒,但是只有一颗就让自己这个身体里拥有各种化工原料的现代人染上毒瘾,高昙晟未免过于自信了吧?

“薄荷,蜂蜜,甘草,田根,还有一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佛子大概就是依靠这一味不为人所知的药物来控制别人吧。”

云峥吃完了药丸,喝了一杯子水,笑着问高昙晟。

高昙晟大笑一声,又从怀里掏出俩个稍微大一些的盒子递给云峥说:“感到难受就服食一颗,最迟不得超越两天,否则你会知道痛苦地。”

云峥小心的将两个盒子收到怀里,抬头看时,天边已经蒙蒙亮了,高昙晟撩起衣摆,背着手走出大殿,临出门的时候笑着说:“就当是一场梦吧,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本座只是通过法力云游千里而已,需要人手就告诉青烟儿,她会帮你找到的。”

云峥的眼神开始迷离不定,觉得整个大地向自己倾覆了过来,思维和舌头已经不能相互协调,额头的汗水涔涔而下,转瞬间就湿透了衣衫。

拼命地眨着眼睛,想要自己保持清醒,但是脚下一软,跌坐在青砖上,全身开始微微的抽搐,嘴里也有细微的呓语发出来,高昙晟大笑一声,就跨出门槛,迅捷的消失在大殿外面,云峥把头杵在地上,艰难的看着无数的黑衣人在皇泽寺的大殿上纵掠如飞,就像是一只只飘飞的黑色蝙蝠,开始很小,后来居然变得很大。

云峥笑嘻嘻的对面色复杂的葛秋烟说道:“你看!大蝙蝠!”

葛秋烟眯缝起眼睛,一柄尺把长的短剑霍然出现在手里,握着短剑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哈哈,都是一场闹剧啊,西夏人要美女,弥勒教要权利,吐蕃人要神佛,大宋的人要钱粮,都在要,却没有人给,那就只好抢夺了,你抢我的,我抢你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只想睡觉,我只想要我的蝴蝶,真美啊!”

葛秋烟听着云峥在药力的作用下胡言乱语,紧绷的眉目松弛了下来,恨恨的对云峥说:“无耻恶贼,你也有今日,从今往后你就好好的做你的傀儡吧!”

说完话就匆匆的离开了。

葛秋烟刚刚走掉,云峥就强忍着眩晕,一头扎进清水桶里,开始咕咚咕咚的疯狂喝水,等到肚皮喝的鼓胀起来,就重重的一拳击打在自己的胃部,一股水箭喷涌而出,必须把罂粟吐出来,不管是前世今生,云峥都不算和这个恶魔有任何的交集。

吐无可吐,云峥就继续埋头喝水,喝饱了之后就继续催吐,直到满满的一大桶水被他喝光之后,自己的脑袋才好受一些,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没有别的不适,云峥这才仰面朝天的躺在大殿的门口,瞅着山巅上刚刚升起的太阳,剧烈的喘息着,这一次,是自己大意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最起码的警惕心都没有了,这才被高昙晟所趁,以后不会了,以后再也不能经受这样痛苦地侮辱了。

梁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从地上爬起来,对自己躺倒在大殿门外非常的好奇。往里面瞅瞅,发现将主和自己一样也躺在地上。

此情此景,让梁楫亡魂大冒,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的向大殿里的释迦牟尼否叩拜谢罪,发誓自己一生绝对不再亵渎佛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