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三个斩钉截铁

葛秋烟看着凌云渡的对面云铮正在辛苦的带着部下将一匹匹的丝绸摞在地上,担心她看不清楚,还特意打开了上面的麻布包裹,眼看着灿若云霞的蜀锦堆积在一起,在日头下闪烁着各种各样的光芒,她眉头的皱纹越来越深。

提起鼻青脸肿的五沟喝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五沟睁开被殴打的肿胀到一起的眼皮瞅了一眼对岸,耷拉下脑袋说:“他在按你说的那样,准备交出蜀锦,换和尚回去!”

“菩萨,咱们手头还有七十几个人,把这个肥和尚交换之后,他岂不是还要乖乖听我们的,这样迂腐的蠢货如果不好好的压榨一下都对不佛祖啊。”

那个穿着书生衣服的匪徒捻着鼠须得意的对葛秋烟说。

“愚蠢!”骂这句话的不光是葛秋烟,五沟和尚也是这么这么骂的,不等葛秋烟说话,五沟和尚先说道:“你以为那家伙是什么人,他之所以要救我,只因为我是他的朋友,别的人你就算是当着他的面全部杀光,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所以,我不回去,除非你把所有人放了,贫僧才会回去,否则,我立马坐化,让你们得不到一匹丝绸!”

“你敢威胁我?”葛秋烟大怒。

“嘿嘿嘿,云峥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可是贫僧在乎,贫僧本来只是烂命一条,早死晚死区别不大,可是现在贫僧的性命居然开始值钱起来了,你看看对面那些绚烂的蜀锦,那是人类智慧和汗水的结晶,说它价值连城并不为过,贫僧以为,用它交换剩下的七十几个人是可行的,在这之前,如果你们再杀一个人,贫僧立刻就死。不会有片刻的迁延。”

从上午到日头偏西,云峥都在将蜀锦从骡车上卸下来,随着蜀锦的不断增多,很快就变成一座色彩斑斓小山。

云峥很清楚,一千贯钱换成交子只有一沓子,但是换成铜钱那就足足有八千斤重,根本就不是一辆两辆马车可以运走的。所以对视觉的冲击力非常的强烈。

蜀锦也是一样,一两匹大家只会认为这是两匹好衣料,可是四千匹堆在一起,拥有者说自己是豪富没有人会否认,他就是打算给盗匪们造成一种善财难舍的局面,云峥相信以五沟的智慧足够给自己争取到一个最有利的环境。这就是和聪明人做朋友的好处。

没有所谓的唇枪舌剑。没有所谓的讨价还价,现在云峥把自己能做的让步一下子就让到了底,你说需要蜀锦,好,我就给你,现在就看你如何的操作。

猴子再一次背着白旗子走过来,远远地站在葛秋烟的对面。作出一副随时准备扔掉旗子跑路的样子,警惕的对葛秋烟说:“将主答应了,您现在就能拿走蜀锦,把五沟大师交给我们,然后我们再进行决战!”

“我们手里还有七十几个人,你就不问问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厄运吗?”那个嘴上只有几根鼠须的文士问道。

“保障地方平安那是永安军的职责,我们只要五沟大师!”猴子回答的斩钉截铁,这一点上猴子和云峥的看法出奇的一致。五沟大师是自己人,不管用多大的代价换回来,猴子都觉得这是应该的,拿钱去换别人,猴子觉得没这个必要。

“和尚可以给你,你们后退三十里!”葛秋烟也把话说的斩钉截铁。

“和尚不回去,除非你放掉那些人。否则和尚宁死也不会去!”五沟和尚冷冷的看了葛秋烟一眼,同样回答的斩钉截铁!

不等葛秋烟说话,猴子焦急的说道:“大师,您不要固执了。将主这次冒着奇险用蜀锦换取您的自由,万万不可自误。”

五沟看着猴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猴子,你回去告诉云峥,他为我做的事情,五沟永世难忘,不过这些情感都是修行的大敌,不管我能不能修成佛,我都万分的感念他的友情,救我是他作为朋友的义务,而拯救那些无辜的人,也是五沟作为一个和尚的义务,你去吧,告诉云峥,如果事不可为,就回转利州去吧!”

五沟的话音刚落,七八只大脚就落在他的身上,葛秋烟也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无喜无悲的看着五沟挨揍。

过来半晌她挥手阻止了那些人继续殴打五沟,因为她看到云峥那边也拿出好几十匹丝绸,正在拿刀乱砍,并且把那些丝绸撕扯成一条条的碎绸子。摇晃着向这边示威。

不用说,这是云峥在警告葛秋烟,你殴打五沟,我就毁坏这些蜀锦,你殴打的越狠,我就毁坏的越多,这让盗匪们如何会忍受的了,在他们的眼里,这些蜀锦都已经是属于自己的财富,一时间隐藏在各处的盗匪全部从藏身地出来,大声的鼓噪起来,咒骂着对面破坏蜀锦破坏的肆无忌惮的云峥。

殴打五沟的那些盗匪此时颇有些后悔,不是因为殴打五沟让他们内疚,而是因为自己的一顿拳脚过于值钱的缘故。

撕扯蜀锦这是一种豪奢的行为,不过彭九他们干的兴高采烈,将主说过,那些蜀锦必须扯成大小一致的样子,将来好卖给吐蕃人。

猴子回来了,他很害怕,因为他看见豆沙寨的狗叔正在给吊桥上绑火药,万一这东西要是炸了,死的第一个人保证是自己。

现在咒骂云峥的不光是对面的那些盗匪,寒林也在破口大骂,尤其是他在山谷里杀死了一条大蛇之后,就更加的愤怒。

抹掉脸上的血迹,单手抓住一根藤条继续艰难的往上爬,他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从那条湍急的河流里游过去的,停下来摸摸自己还在发疼的肋骨,那是被河水冲的撞在岩石上的结果,他很肯定,自己的肋骨上一定有了裂纹。

再摸摸怀里的油布包,这才安下心来,一想到云峥要他把油布包里粉末想办法弄到强盗的饮食里去,就再一次破口大骂这个卑鄙的小人。

自从见到云峥的那一天起,自己就从来没有干过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情,不是鸡鸣狗盗,就是这样作强盗都不屑一顾的事情,不过他并不后悔,一个肯为自己朋友把火药弹扔进皇宫的家伙,一定会是一个好朋友,不会坏到哪里去。

他不明白,云峥除了拿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之外,对待外人,他是没有任何底线可言的……寒林低声的"shen yin"着在绝壁上攀爬,绝望的看着头顶白雾缭绕的悬崖峭壁,决定只把心神注意在眼前,但愿自己能在体力耗尽之前爬上悬崖……

粗大的时香已经燃烧了一半,云峥有意无意的瞄一眼对面的悬崖,如今夕阳就要落山了,依旧没有一道光柱照在自己的脸上,这是约好的讯号,只要寒林爬上悬崖,就会用一面很小的铜镜把阳光反射到自己的脸上……

就在云峥打算低头的时候,眼前一花,他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命猴子再过去一趟,就说自己愿意满足盗匪的全部条件,只留下二十个人,其余的全部后撤到五里之外。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寒林留下足够的时间,夹竹桃的毒素稍微有些发苦,这是猴子和憨牛告诉他的,不过在添加了一点糖霜之后,就变得清甜可口……

鼓噪了好一阵子的盗匪们也安静了下来,都在等候葛秋烟拿一个主意,杀不杀人的,其实不重要,对面的那些蜀锦才是要人命的好东西,许多人已经在幻想自己来到对面之后的场景,聪慧些的人已经在估量自己如何才能多带走一些蜀锦。

从早上吃过饭之后,一直不觉得饿,在财富的刺激下,没人觉得自己会饿,当他们看到猴子给五沟送来了肉饼,那个胖和尚吃的满嘴流油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也是饥肠辘辘。

葛秋烟见到对面山上冒起了三股青烟,心中的疑惑才稍微的松懈了一点,自己留在对面的盗匪在探查了三里方圆之后,没有发现任何伏兵。

甲子营的武力不高,但是敢拼命,这一点葛秋烟很清楚,这是经过三次碰撞之后得出的结论,云峥做不得假,也是啊,厢军的武力能高到那里去,唯一让她忌惮的就是甲子营的弩箭和床弩,如果没有这些东西,自己手下的这百十号盗匪可以轻易地击破这支厢军。

上一次袭击的时候,好多厢军在已经挨刀的情况下依旧在发射弩箭,中了刀子,也不像别的厢军一样大喊大叫,宁死都不愿意喊叫出来影响自家的士气,这样的军队只要多打几次仗,就会变成令人畏惧的存在,葛秋烟已经在怀疑那个可笑的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刘凝静,赵三炮是被这支军队毁掉的?

僵持了大半天,葛秋烟也感到精疲力竭,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非常的疲惫,自己头次发现,敌人过于豪爽,反而是一件令人非常头疼的事情。

她决定再等等,等到月亮出来的时候再去交换,这一次蜀中的事故让佛子非常的愤怒,佛子亲自去成都府救援刘凝静,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毕竟永兴军已经把关押刘凝静的地方守卫的水泄不通,提刑司的人正在审讯刘凝静。

想到刘凝静在狱中的惨状,让同为女儿身的葛秋烟感同身受,那个被当成葛秋烟的仆妇,死的时候大概合不上眼睛吧!这是肯定的,那个头颅被自己盗回来的时候依旧睁得老大!

PS:第三章奉上,求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