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昂贵的礼仪

商人重利轻离别,在这个倒霉的时代里有时候分别一次就很可能是永决,战乱,疾病,野兽,盗贼,官府都会成为你回不了家的因素,所以,陆轻盈有一千个不愿意让云峥离开。

云二站在屋檐下面,努力的把自己的胸膛挺高,任何人都要学着当大人。云二也不例外,云大不在的日子里,他就在努力的帮助陆轻盈处理家事,有时候他的主意会让陆轻盈大吃一惊,再一次确定自己的小叔子就是一个神童。

他自己把云大给自己缝到衣服里的金叶子取出来,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整天和苏轼他们混在一起向苏洵求学,他的学业进步的非常快。

苏洵对云峥歉疚之极,认为是自己害的云峥从文职变成了武职,为了这事,苏洵辞掉了张方平幕僚的差事,整天留在家里教子为乐,也就在这段时间里,云二受到了极为正统的儒学教育,以前有的那些臭毛病,也慢慢地看不到了,当然,这家伙对腊肉的迷恋却与日俱增。

陆轻盈最担忧的是自己的肚皮,成亲就要一年了,自己却没有喜讯传来,这让她的精神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好在云峥不在乎,否则陆轻盈就会崩溃掉。

一夜的欢愉,让俩个人都非常的疲惫,本来是一件能让身心都愉快的好事情,如果有了目的,就只会让人感到疲惫了……

“没有孩子其实是我的错,不怨你。你不要难过,我们还年轻,以后会有很多孩子的。”云峥抚摸着陆轻盈象牙般柔腻的身体,把嘴凑到陆轻盈的耳边小声的说。

“您没毛病,也不能有毛病,只能是妾身的毛病……”

卧房里的私房话,本应该只有窗外的大月亮知晓,但是云峥却知道,还有一个人会知晓,那个人就是寒林。

他像影子一样黏着云峥。赶不走甩不掉。扔不脱。笑林不过说了寒林一句,就被寒林一脚就给踢得飞了起来,看样子是下了死力气。

有时候或许会很尴尬,比如现在。可是葛秋烟在逃的情形下。寒林现在的做法就变成了一件好事。那个鬼女人已经疯了,三番两次的打算谋刺张方平,结果被护卫一一化解。张方平的护卫依旧死了三个人。想到弥勒教的神通广大,云峥不认为自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万一那个鬼女人发现张方平不好杀,转而对自己下手,那就糟糕了。

为了减少伤亡,云峥这段时间不允许花娘和彭蠡先生他们登门,而自己也做了很充分的准备,苍耳他们已经全部从桑林回到了云家。

或许是云峥想多了,葛秋烟对自己这个芝麻官不屑一顾,在张方平大索全城的时候,她依然干掉了张方平的一个幕僚,一剑穿喉,杀的干净利落。

恐怖的阴云一直笼罩在成都府的上空,即使成都府那些侥幸没有冻死的橘子树上的橘子已经变红的时候,依旧没有消退。

葛秋烟是张方平的麻烦,云峥不会理睬的,既然是大官,那就要有被刺杀的心理准备,他早就习惯了,一辈子刚直不阿,不论好事坏事都没少干,被人刺杀也是家常便饭。

云峥的商队就要离开成都府的时候,张方平特意前来相送,当着很多人的面夸赞云峥乃是蜀中的少年英雄,此次去银星和市定能为蜀中绸缎打开一个新的商道。

调门很高,话语真挚,说到成都府丝绸商人的艰难时候,还会潸然泪下,无论是谁都能看的出来张方平对云峥的商队是寄予了厚望的。

云峥苦不堪言,该死的张方平这是在祸水东引,葛秋烟那种已经没脑袋的蠢货要是不过来把丝绸全部烧掉才是怪事请。

“张公,小子此去山高路远的危机重重,您就不要再制造困难了。”云峥感激涕零的向张方平致谢的时候小声说。

张方平嘿嘿一笑道:“这算是一个考验,你要是连葛秋烟这一关都过不去,就不要去银星和市丢脸了,去了也是送死。”

张方平身边的种諤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可恶德行,云峥用惯了李代桃僵之计如今被人家原样奉还,不过张方平比较厚道,只说云峥的重要性,不提他剿灭赵公山的事情。

种諤见云峥看着自己,笑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放到云峥手里,不说话,但是这枚令牌却非常的重要,中甲经营环州,衡山一线数十年,他私人的令牌在那里比官家的旨意还要管用些,有这样的便利云峥自然不会拒绝。

“带多多的钱财回来!”这是梁老头的送别语。

“把成都府的丝绸全部卖掉!”这是陆老头的送别语。

“莫要忘了功课,他张方平还做不到一手遮天!”这是彭蠡先生的嘱托。

“男子汉大丈夫建功立业正是此时!”这是苏洵的那个脑子缺根弦的家伙的激励之言。

“给我带两个西夏美女回来啊!”周同眼见大佬们全都走了就和同窗一起扯着嗓子吼叫。

云峥没心情理会这个混蛋的胡言乱语,瞅着站在路边上牵着云二的陆轻盈笑了一下,扯开嗓子大吼了一声:“走了!”

梁楫甩了一个鞭花,驱赶着骡车率先迈开了步子,整个车队就缓缓地向大路上走去。猴子和憨牛骑着马呼啸着在大路上撒欢,浑身的劲装,显得非常干练。

老廖和寒林坐在马车里,说着一些闲话,看样子很愉快,说来古怪,寒林除了对云峥和笑林不好之外,和别人都能谈得来,他一辈子在大宋的土地上跑来跑去的,见识非常的广博,不管说什么他都能接上话茬子,将一场闲聊变得活色生香。

这是一种本事,笑林就没有,所以笑林也不笑,云峥拜托他照顾云家的家小,为了安全起见,他将苍耳也留了下来,只带着四个起家的豆沙寨老人跟随自己去遥远的西夏,在云峥看来,陆轻盈和云二的命比自己的珍贵的多。

商队是极其庞大的,这里面的货物不止是云峥自己家的,还有梁家以及陆家,黄家和郑家的丝绸,他们四家的货物已经占据了成都府六成的丝绸产量,这一次虽然不是全部都拿了出来,只拿出一部分作为探路用的货物,那数量已经极为惊人。

五百人的商队,不管是赶车的还是跟在两边护卫的人手都是从甲子营精挑细选出来的,这样大规模的商队在大宋已经非常罕见了,如果不是有张方平的关防大印,估计出了成都府就会被大军围剿。

商队在蜿蜒的道路上行走,云峥很自然的就躺到一辆装满丝绸的骡车上,陆家的管家老刘是熟人,嘿嘿的笑着将一小袋子甜杏仁送了过来,小声地问云峥:“姑爷,您说咱们这一趟到了银星和市能把这些丝绸全部卖掉吗?老奴总觉得为难啊,那些野人根本就不知道丝绸的好处,也不会裁剪,到了他们手里还不得全部糟蹋了?”

云峥吃着杏仁瞅着远处对老刘说:“假如你是卖杏仁的,别人把杏仁买走之后是炒着吃还是腌着吃,你能管得着吗?

丝绸在大宋有很多的说法,很多的裁剪方法,但是到了吐蕃还有西夏野人手里,他们就算是撕成一小条挂脖子上也和我们无关,说到这里啊,老刘我差点忘了,让你准备的那些丝绸边角料你准备了没有,到时候有大用,成匹的丝绸我实在是下不去手。”

“准备了,姑爷,一大车呢,您要这些碎料子做什么,难道那些野人也知道在碎料子上绣花不成?”老刘自从接到跟随姑爷去银星和市的差事之后,他就接到了很多奇怪的命令,比如满世界搜购一巴掌宽四尺长的碎绸料就是其中的一件。

云峥笑笑不作答,没办法说自己要制作最原始的哈达送给吐蕃人,那些憨厚的吐蕃人对神灵的尊崇几乎就浸入到骨髓里去了,只要先给佛爷敬献了哈达,然后再把这一尊贵的礼仪传递给普通人,等到自己回来的时候,这个市场就培育的差不多了吧?

好多的生活恶习是要小心培育的,比如把丝绸撕成碎条子挂脖子上,绑在经幡上,放在佛爷的手上,以及走亲串门的时候,喊一声扎西德勒就把碎丝绸挂在领居的脖子上。

云峥非常的清楚,自从八思巴将哈达挂在成吉思汗的脖子上的时候,吐蕃人在以后的岁月里不知道撕碎了多少匹绸缎。

礼仪是昂贵的,当一个人把奢侈品赋予新的使命和含义之后,他就比吃饭和睡觉更加的重要,高尚的哈达,纯洁的含义,高贵的礼节,到了云峥这里全部变成了可以赚钱的工具。

这是来自后世留给云峥的礼物,当庙门口摆上香火钱不得少于两元钱的牌子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不能亵渎,不能贩卖呢?

做为大宋的恶人,云峥不介意将哈达这个脱胎于原始宗教的礼仪抢先一步面世,不管怎么样,他至少能增加蜀中丝绸的销量。(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