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说一套,做一套

研究地图,安排战阵是大宋文官最喜欢调兵遣将的一种方式,他们甚至于在战争还没有爆发之前,就在朝堂上先安排好战阵,命令前方的将士如何迎敌,在他们看来,前线的军卒全部都是蠢货,需要他们高深的智慧来给这些惊慌失措的羔羊指出一条胜利之路,充分的显示自己在智商上的优越感。

张方平和云峥围绕着地图争辩的非常激烈,往往会因为一个哨卡的位置争辩的面红耳赤,到了最后,云峥在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疏漏,很明显,张方平对于这样的争辩方式非常地享受。

午餐用的很简单,猴子端进来两大碗面条,和一碟子盐菜,张方平丝毫不计较饭食的粗陋,吃了几口反倒对面食赞不绝口。

“张公,猴儿山是一出非常险要的地方,几乎是窝牛山的制高点,那里的盗匪和赵公山的赵三炮守望相助,赵公山的赵三炮现在已经算得上是瓮中之鳖,拿下他废不了多大的功夫,甚至伤亡都不会太多,可是窝牛山就不同了,那里地势空旷,站在猴儿山就能对整座山一览无余,除了强攻之外,找不出别的法子,武胜军虽然有血气之勇,但是却没有战争的经验,所以这个活计恐怕不能胜任!那里只有仰仗张公的威势了。”

张方平现在对云峥可是越看越喜欢,不但做事有章法,更难得的是有勇有谋,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虽然性子狷狂了一些,不过这是所有才子的通病,遥想自己当年,可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云峥吗?真正有本事的人才会这样骄傲,这是张方平最后下的断语。

“哼,哼。哼还算你有自知之明,还清楚自己统御的是一群不怕死的乌合之众,赵公山的局势看似凶险,实则安稳,窝牛山看似简单,却是糜烂之局,凶险超过赵公山十倍啊!

也罢。看在你一心求战的份上,老夫就帮你把窝牛山这个担子挑起来,你要的弩弓和火油老夫也会在最快的时间里交付给你,这些天你要加紧操演,虽说用处不大,可是操演了总比不操演要好。知道你着急,你担心麾下的那些人血气之勇退散,不过你多虑了,那些人才不是因为同袍死了才这样义愤填膺,而是因为强盗抢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钱,只要钱在强盗的手里,他们一定会出死力。一千三百贯!这么多的钱,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些钱值得他们拿命去换!”

见云峥如梦初醒,又有些不甘心的样子,张方平觉得好笑,到底是年轻人,对人性的把握还非常的不到位。

再一次和云峥确认了攻打赵公山的次序和时间之后,张方平带着自己的五百名兵丁连夜赶回了成都府。他需要居中调配,希望这一次能够把赵公山和窝牛山的强盗一次拔除。

送走了张方平,云峥就让猴子把那张地图卷起来塞进竹筒里密封好,赵公山哪有那么容易就打下来,赵三炮如果把所有人手全部都安置在鹿鸣洞却对外面的事情不管不顾的话,早就被官府干掉百十次了,他又不是老鼠。只知道一味的往洞里钻。

这张图真实的作用就是来满足张方平的指挥欲望的,以后和文官打交道的次数还多,这样的好法子下回还能继续用,至于打仗。自己还是不要随便听张方平的意见,免得全军覆没。

彭九在张方平到来的时候惊恐之极,尤其是发现还有五百名全副武装的永兴军将士之后,只觉得裤裆里一阵暖和,他认为自己的大限已经到来了。还好大家的衣衫都是湿漉漉的,所以别人也看不出端倪来。

他听不见将主在和防御使说什么,但是他惊奇的发现防御使身上的敌意没了,这就难得了,在将主和防御使进了房子之后,他就在外面和永兴军的人一起守卫,里面传出来的争辩声,再一次让彭九尿了裤子,这时候他已经当自己是死人了。

眼瞅着到了中午,屋子里的争辩声好像也不是那么厉害了,一颗心慢慢的放了下来,等他瞅见猴子端着两碗面条走进屋子的时候,心又开始揪了起来,难道这个时候就不该大鱼大肉的伺候上官吗?一碗面条难道不怕怠慢了吗?

事情怪就怪在这里,防御使和将主居然一人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说笑的很热闹,丝毫看不出两个人有什么芥蒂。

直到防御使答应给将主配备五十具强弩,和足够的弩矢,再加五十石火油之后,彭九就对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有些陌生。

将主随随便便杀了防御使的心腹,又随随便便扯个谎言就遮盖过去了,现在要攻打赵公山,防御使还能答应将火油以及强弩这种禁军才能装备的东西大方的给自己这些厢军。

直到防御使站在营门口和蔼可亲的拍着将主的肩膀勉励的时候,彭九都没有想通这是为什么,亲眼看着防御使杀气腾腾的过来,高高兴兴的离开,彭九小心的瞅着自己的将主和家主,头一回发现年轻的将主的身姿居然是如此的高大……

云峥没工夫跟别人解释,匆匆的回到后营,笑林回来了,他冒着瓢泼大雨走了一趟赵公山,现在应该带回了赵公山那里最新的消息。

到了后营,笑林刚刚吃完饭,正背着手透过窗户看外面的雨景,大雨依旧没有停的意思,不远处就是浊浪滔滔的岷江,云峥等了笑林一会,知道他现在陷进了某种奇怪的境地里面,这个时候脑子该是空空的,眼前的物事都应该是虚幻的才对。

“云峥,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参军是你扔到泥塘里种了荷花,这已经是在犯罪,蒙骗上官更是罪加一等……”

“这些都是细节,不要在意,只要我拔除掉赵三炮,那个参军就死的很值,知道我为什么会轻易地就能蒙骗成功吗?

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张方平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如果换了包希仁过来,我断然不会用蒙骗的法子,而是在细节上下很大的功夫,最后把老包引导到死胡同里去。

张方平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判断,我就让他看,让他自己感觉,把假的当做真的来演绎,没道理骗不过一个固执的老家伙。”

“可是杀人罪是不能拿功劳来……”

“笑林,你本该是冲锋陷阵的大将,却被弄去当了密探,这就是因为你太在意细节的缘故,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你放开心胸,花娘这时候早就怀孕了,你也早就该是统制官一类的角色,自己活得凄惨,就不要把我往你的那个沟里带了。”

笑林苦笑了一声道:“现在是你在把我往沟里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了,你赢了,赵三炮确实在收缩自己的兵力,如今他在赵公山总共有一十六处暗哨,二十八处明哨,虽大雨瓢泼也不后撤,他们非常的警觉,进入鹿鸣洞的只是一部分人,剩下的人就在靠近主峰的樟子林边上,我仔细清点了人数,又查看了锅灶,最后确定,赵三炮的人数就在三百五十人到三百八十人之间,都是精装,不见妇孺,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妇孺都应该在相对平坦的窝牛山上。”

云峥拿出一张小地图,要求笑林将明哨和暗桩的位置都标出来,好方便自己布置,至于带兵冲锋和临机应战的事情,那就全是笑林的事情。

由于有火药这样一个强大的杀器,笑林并不是很担心胜负,所以他从甲子营里挑选了四百五十人,每九个人一组,每一个组配备强弩一把,火药这东西,笑林并不打算给普通的士卒装备,能动用的火药的,只有自己加上憨牛,猴子,以及苍耳等,共计十一人,有他们在就足够了。

甲子营里的人都是标准的蜀中汉子,身材普遍不是如何的高大,但是在山林间他们同样如同猿猴一样轻灵,而梁楫就完全是一个例外,云峥见到过这家伙,俩柄栲栳大小的铁锤被他舞动的密不透风,最奇怪的是他的锤子锤头可以飞出去,锤把子里面藏着一截细细的铁链子,只要按动机关,然后再用力一甩,锤子头就会窜出去伤人,云峥亲眼看到这家伙在一丈开外猛然间就把一个木头桩子砸的四分五裂。

总以为彭九是个没用的,但是这个家伙居然耍得一手好刀,你能用一把刀子和笑林拼杀半柱香时间,云峥认为在军中可以当将军了,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胆子小了点。

三天后,云峥要的东西已经运送到了,张方平是一个非常守信诺的人,五十具强弩他送来了五十五具,多出来的五具就当是替换的,火油也送来五十石,每一桶云峥都亲自检验过,他可不愿意自己的部下被假冒伪劣的装备给害了,说实话,他现在对大宋除了女人之外,对其它所有的东西都不太放心。

第一场大雨整整下了六天才算是放晴,不过此时进山,危机重重,山上的岩石会在吸饱水分之后崩塌,山坡也会出现该死的滑坡,尤其是今年,山上草木死的有点多,就更加的危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