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简单的收买

八十里路,快马也需要一个时辰,云峥瞅瞅西斜的太阳,叹了口气,就安顿了一下家里,要陆轻盈照顾好家里,告诉云二他现在是家里的男主人,有事要扛起来,最后帮着腊肉擦干了眼泪只带了憨牛和猴子准备去从军,苍耳他们全部留在家里看家。

牵出来三匹马,想都不想的就往都江堰狂奔……

军汉非常奇怪,武胜军也是昨日才到达都江堰,平时都是驻扎在枝江的,这位上官问都不问就直奔都江堰是何道理?

听到军汉问自己,云峥苦笑一声,并不回答,只在心里怒吼,还能是那里?新鲜出炉的步军都虞侯,又不打仗,自然就是被弄去当苦力的,要不然为何不是马军都虞候?

自己太高看自己了,职权就是张方平最大的依仗,只要自己在他的治下,总会有办法对付自己,所谓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就是此意。

战马在干燥的土地上飞奔,军汉再一次想问都虞候为何骑马骑得比自己还好。

面对这个话唠亲兵,云峥无言以对,战马奔驰的功夫还能张嘴问话半点都不顾扬起来的尘土,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好奇心。

云铮知道大宋的军队很糟,只是没想到会这样糟,驻军不立寨是什么原因?东一个西一个敞胸露怀的躺在地上是什么原因?

听到有战马疾驰的声音不做任何的防备又是什么原因?这他娘的就是军队?肮脏,极度的肮脏。虱子都能爬到胡子拉碴的脸上而毫无知觉,不过看到每个人脸上的金印,云峥对赵家王朝的不满就全部发泄了出来。

不过目标不是赵家王朝,他还惹不起,只能把目标对准这些所谓的军士。

“集合!”云峥尖着嗓子喊了一声,等了一会发现好像没人理睬自己。

“集合”又喊了一嗓子,那些该睡觉的军士依旧在睡觉,该打呼噜的家伙连停顿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话唠亲兵矮着身子搓着手走过来说:“虞侯,您这样不成的,咱们步卒共有六百七十三人。这些家伙从来只认两种东西。一个是钱,一个是粮!军法好久都没有听过了。”

云峥呻吟着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句话:“按照编制,我的麾下不是该有一千一百名军士吗?为何只剩下六百七十三人?”

话唠亲兵张着黄板牙笑道:“您是将主,这没错。可是您手下还有进义副尉十人。进勇副尉三人。主簿一人,承节郎一人,再加上小的这三班殿直。共计十六人,还有将主您和您带来的亲兵,咱们这些人都需要进项,所以难免会吃些空饷,那些杀才,只要不造反,平日里随他们去就好,小的们给您的孝敬就在帐子里,还请将主笑纳。”

云峥嘿嘿一笑,不再和那些军卒呕气,而是拖着话唠亲兵走到岷江边笑着说:“说说,如果我需要把空额补齐,咱们不吃空饷,有什么办法?”

话唠亲兵嘻嘻笑着说:“不瞒将主,没法子,咱们不是三班正兵,征伐作战真正起作用的就是捧日军他们,咱们就是凑个热闹,一旦打起来,跑快些就是了。”

云峥往岷江里扔了一块石头说:“我知道,都是为钱愁得,可是你看看我,觉得我像是一个缺钱的人么?老子需要的是功勋,是战绩,既然已经成了武官,我的手下就该是一群战兵,而不是一群叫花子。说说,有什么法子,爷最不缺的就是钱!”

话唠亲兵凑近云峥的身边小心的说:“小人明白,从见到将主的第一眼起,小人就明白,您不缺那点兵血,您是将门之后,需要的是强兵和战功,要说您要凑够一千一百名战兵,也不难,只要您让小的去别的营转一圈,您的一千一百名战兵保证凑齐,但是粮饷就需要额外出。

另外,您的手下的将官也需要打点,否则闹将起来您的脸面也不好看。”

云峥仰天大笑了好一阵子,重重的拍了一下话唠亲兵说:“爷如果告诉你,只要你给我找齐手下,你如果不想当兵了,可以去我府上当一个管事,也不骗你,你去问问憨牛和猴子,爷府上的管事一个月有多少花用,当年跟随爷在元山剿匪的那几个人,哪一个手头上几百贯银钱,就是家里大丫头,一个月的花用也不少于五贯!”

话唠亲兵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不是不信云峥的话,他在云家见识过,家里的仆役身上穿的衣服都没有带补丁的,那些丫鬟头发上还有簪子,瘸腿管家腰间挂的一块玉佩暗光流转,温润如水看着都不是廉价植物,没有十几贯恐怕拿不下来。

想到自己能去府上当管事,他的心都在发烫,不为别的,就为在云家吃的那顿美食,他就觉得非常的值,尤其看到主家和仆役以及自己吃的都是一样的,这是在把家当军营治理啊,只有那些名将家的子孙才会时时刻刻的保持这种作风。

想到这里单膝跪地道:“将主,不,家主,小的彭九愿意为家主效死力,只求家主能赏赐小人全家一口热饭吃。”

“彭九,你想清楚了,爷家里的饭食虽然美味,但是也不是好吃的,云家不容人背叛,一旦进入云家,除非我同意,否则死也得死在云家!”

云峥将这一番话说的疾声厉色,不容彭九有任何的幻想。

彭九再次磕头道:“小的也是军伍里的老人,知道军法治家,小的全家七口,就要活不下去了,自愿进入云家,求家主成全!”

云峥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锭三两的银子扔给彭九道:“爷不差饿兵,出来的匆忙,没带铜钱,这点钱就是你第一个月的例份,用它将你的家人送到云家,夫人自然会安排。至于收拢战兵,你打算怎么做?”

彭九强自忍住要把银子塞嘴里咬一下冲动,小心的揣进怀里,陪着笑脸道:“家主,其实这事容易极了,您是想要军卒,别的将主可是不想要军卒啊,好些人撵都撵不走,只要小的和相熟的主簿说一声,一定会凑齐这点人手的,您不知道啊,咱们武胜军足足有八千六百余人呢。”

云峥拍拍彭九的肩膀笑着说:“我发现那些人好像都没有吃饱,你再去别的主簿那里购买粮食,不让他们吃亏,就按照市价购买。初来乍到的,总要让弟兄们吃顿饱饭,这样才不枉跟着云某人混了一场。让猴子陪你去,挑选战兵的时候,记得挑一些憨厚老实的,兵痞一个不要。”

“咱们营里的那些上官……”

彭九说了一半,就看到云峥脸上的表情阴森森的,作为老油条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打的什么盘算。那些人恐怕要倒大楣了。

眼看着彭九带着自己相熟的几个兄弟,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子,那些人立刻就从死气沉沉变得兴高采烈起来。见彭九不断地把那锭银子拿出来炫耀,云峥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八成能行得通。

自从到了军营,发现军容不整,人数不齐云峥就知道张方平准备收拾自己,估计是要先打三十杀威棒才成,理由都是现成的,吃空饷和怠军,这两条罪杀头都够了,打几十军棍都算是便宜自己,自己的那一通话,将张方平损的一文不值,那家伙即想用自己,又想要打磨自己的棱角,只有打服了,打怕了,这样使用起来才顺手。

这样的机会云峥怎么可能给他,这一夜就是自己的机会,只要凑够人数,再把军容弄得整齐点,明天早上的点卯,怎么都能混过去,至于别人倒不倒霉,云峥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那些官员属下明知道自己会来,也不知道迎接,报道,以为自己是谁?

军官住的营帐在平坦阴凉的地方,云峥没打算惊动他们,走了一圈之后发现,那里居然还有歌妓在唱野曲子,出现在军营的妓子,估计也不是什么高级货色,云峥也不去打扰,让彭九的兄弟帮着自己将营帐扎在江边和军卒在一起。

这个举动立刻就引起了那些军士的围观,云峥不理睬他们,只是吩咐自己能使唤得动的这几个人开始在江边准备锅灶,几十口大锅一字排开,彭九运来的大米直接就倒进大锅,军粮么,就算自己就在江边,也懒得去淘洗,倒进去几桶水就开始蒸饭。

那些军卒不明白这个少年人要干什么,刚刚听那几个人说这是新来的都虞候,闻着大米的清香,干咽着口水,却不敢上前来。

天色已经渐暗,云峥冲着那群人大喊道:“你们他娘的打算光吃干饭啊?立刻去找野菜,找不到的没饭吃!”听到这些饭是给自己准备的,那群人轰的一声就跑去江边找野菜,水芹菜之类的东西江边很多。

憨牛咧着嘴巴笑话那些人,帮着云峥看火,不一会,就有人找到了野菜,清洗干净之后递给了云峥,云峥拿着刀子随便剁成几节就扔到开水锅里,眼看野菜差不多了,这才从马包里掏出好大一块腊肉用自己的刀子往锅里削,巴掌的肉片子雪片一般的落进锅里,那些人的喉头耸动的更加厉害,这他娘的是肉汤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