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不做英雄

生活其实就是在不断地渡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顾此失彼有时是无法避免的,只能权衡之后取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种方式去做而已。

在李冰父子开凿都江堰之前,现在号称“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在古代是一个水旱灾害十分严重的地方。李白在《蜀道难》这篇著名的诗歌中“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人或成鱼鳖”的感叹和惨状,就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都江堰水利工程充分利用当地西北高、东南低的地理条件,根据江河出山口处特殊的地形、水脉、水势,乘势利导,无坝引水,自流灌溉,使堤防、分水、泄洪、排沙、控流相互依存,共为体系,保证了防洪、灌溉、水运和社会用水综合效益的充分发挥。都江堰建成后,成都平原沃野千里,“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谓之天府”

作为蜀中的士子如果不知道都江堰的在水利方面的作用,是会被人家耻笑的,这是蜀中人的骄傲,也是蜀中士子的脊梁所在,如今大宋的水利官员,其中有六成出自蜀中,李冰的业绩不但光耀千古,也福泽蜀中的士子。

滔滔岷江,祸害了蜀中平原数万年,唯有到了人类开启智慧之后,才由李冰父子化害为宝,智慧无疑就是人类战胜自然,改造自然地无上法宝。

笑林自己就感到极度的缺少智慧,在花娘和云峥的争辩声中。他无奈的退了出去,因为他发现自己一点都听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西夏人一定会购买丝绸?为什么卖一坛子酒就需要搭配一匹马?为什么在有了苏合香之后。西夏人的战马忽然就变得不值钱了,为什么在内地卖的不是很昂贵的丝绸,到了西夏就会变成天价?什么时候一匹丝绸就能换一匹马再加上两只羊了?

“你少去银星和市凑热闹,就你长得这副包子样,去了那里还不得被李元昊这只狗给你叼跑了,那家伙是出了名的色鬼,你不能去!”

云峥不管花娘如何的哀求,就是不愿意带着她一起去银星和市发财。却勉强同意了她入股的要求,作为一个大男子主义者,云峥讨厌使用美人计一类的勾当,那些西夏人现在早就被汉家的商人供养的和猴子一样精明,美人计?估计西夏人最喜欢了,吞了你的美人不帮你办事,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就好好的等在成都府等着分钱。我和笑林去,如果可能,我甚至都想扮演一回强盗,其实我最喜欢做强盗了,这才是真正的没本钱的买卖。

笑林,我们再西夏当强盗不触犯大宋律法吧?”

云峥一回头发现刚才还听得很认真的笑林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喜欢赚钱的过程。不喜欢钱!”花娘说的义正言辞。

“把你的钱都给我,你不需要,我急需钱,多少都不够!”云峥很自然的伸出手问花娘要钱,一个喜欢奋斗过程的人没必要拿那么多的钱财。

笑林靠在树屋的底下。茫然的看着湛蓝的天空,成都府还是没有下雨的迹象。虽然河沟里开始有了清水在流淌,老天不下雨,那些高处的田亩依旧干涸一片。

和聪明人做朋友是吃亏的,不为别的,有一些笑话人家能听懂,自己听不懂其中的含义就是一种大亏,因为云峥和花娘又在屋子里大笑起来。

笑林的耳朵很尖,虽然隔着十丈远,他还是能隐约听到他们在说牛和骆驼的故事,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骆驼用驼峰储存水喝?牛有四个胃,白天猛吃,晚上再把胃里的草料吐出来反刍?这些不好笑啊,和李元昊半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花娘说了李元昊三个字,两个人就会笑的和疯子一样?

笑林现在彻底的认识到了一件事,大师兄让自己来监视云峥根本就是一个错误,自己没有能力来监视他,如果只是监视云峥的行踪这很简单,但是想要监视他脑袋里想的什么,他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笑林的手抖了起来,这双手可以撕裂虎豹,可以挽强弓,可以杀敌于国门之外,可是今天,他却感到了深深地无奈,在武力触及不到的地方,自己就显得毫无用处。

“我们说的简单,其实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我是没本事把这些事情变成现实,除非笑林帮我,不光是笑林,还需要苍耳他们,憨牛,猴子都需要,只有我们组成一个整体,才能在银星和市赚到钱,说到底,我的执行力不够。”

云峥的花从屋子里传出来,刚刚还自哀自怜的笑林一下子觉得好过多了,师父说过,人生在世上就注定是有用的,不管是好人坏人都是如此,这段话笑林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忘记了,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

“还是有用的,”笑林自嘲了一下,再一次抬起头就看见苏轼正趴在树屋的平台上低头看着自己,笑林老脸一红,自己心神失守的情形下,居然忘记了警觉的本能。

“你能教我们轻功吗?”苏轼满怀期望的看着笑林,

“什么是轻功?谁告诉你的?”

“云二说的,他说你师兄从家里走的时候蹿墙越脊的手段就是轻功,能不能教我?”苏轼从木屋上上笨拙的爬了下来,继续追问。

笑林摇摇头说:“好好地跟着云大学本事,等到你学好了本事,就会发现武功是一门很没有用处的本事。”

“不愿意教就明说,干嘛侮辱武功?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乃是天理,就像天地阴阳,日月交替,缺一不可,易经上说,独阳不生,孤阴不长,这是至理名言,咱们大宋就是因为会武功的人太少,读书识字的人太多,所以才会被人家欺负,要是有一万个你这样的好汉,只要组成军队,很容易回复我汉唐旧观的。

古时候霍去病率领一万大军就马踏焉支山勒石为记,何等的英雄,而今世上已经没有那样的英雄了,”

听苏轼这样说,笑林顿时就起了考校的心思,笑道:“难道狄汉臣也不能算英雄?,他骁勇善战,多次充当先锋,率领士兵夺关斩将,先后攻克金汤城,宥州等地,烧毁西夏粮草数万,“收其帐二千三百,牲口五千七百”,并指挥士兵在战略要地桥子谷修城,筑招安、丰林、新寨、大郎诸堡,“皆扼贼要害”。

他每战披头散发,戴铜面具,一马当先,所向披靡,狄青下了累累战功,声名远播于边塞,难道这样的人也不能算作英雄?”

狄青的战绩被大宋广为宣传,在大宋“面涅将军”之名真正称得上家喻户晓,苏轼应该听过人家的名头。

没想到苏轼摇摇头说:“云大说了,把狄青放在边关,他就是一个无敌的猛虎,可惜朝廷把一只猛虎用铁链子拴起来放在家门口当看门狗,这样的看门狗习惯性的竖毛呲牙,一定会让主人不喜欢,所以被杀掉吃狗肉的时间不远了。

是蛟龙就该在大海里翻波,是猛虎就该虎啸高岗让百兽震惶,看家狗的吠声只能招来打狗棍,他的命运已定,无法更改。”

笑林皱皱眉头不悦的说:“狄汉臣至今人在惠州当团练使,马军副部指挥使,那里给人当看门狗了,小子一派胡言。”

苏轼拍着手笑道:“这样的猛将难道就不该送到延安路和西夏大战,或者调去山西防备辽人入侵,缘何会放在惠州,你且看看惠州在什么地方就明白了,那是在大海边,猛将去了安逸的地方还能有什么用处呢,难道是抓贼吗?”

笑林胸口中刚刚消散的郁闷之气被苏轼的一番话又给勾引起来,这小子说的没错,狄青这只猛虎确实被放在了温柔乡。

“苏轼不得胡言乱语,朝堂大事岂是你一介黄口孺子可以信口雌黄的,狄汉臣有功于国,现在享几年清福没什么不对。”

见苏轼在和笑林争辩,云峥赶紧出来呵斥。

“有什么好呵斥的,孩子说的半点不假,温柔乡就是英雄冢,那位英雄只要几年不上战场,就不会打仗了,刘备当年还说自己三年未打仗就脾肉顿生,一个团练使用不了几年就成废人了。”花娘揽住苏轼,愤愤不平的反驳,反驳完了之后还小声的鼓励苏轼以后就这样说真话,说实话,做一个好汉子。

“你这是要害死这孩子是不是,他的家教本来就方正,将来的道路注定会非常难走,我打算让他学的圆滑一些,这样他就会少掉很多的灾祸,你这样鼓励他,岂不是要他张开嘴什么都说,那样一来,岂不是成了官场最忌讳的大嘴巴,一旦成了这样的人,不管他的才华如何的横溢,将来的道路也会坎坷异常,并且会招来小人的嫉恨。

我身边人,不求他建功立业,只愿他福寿绵长,云家子弟不做英雄,也不做诤臣,每个人只要能把一生快活的渡过去我就心满意足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