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豪言壮语带来的痛苦

没有去送蓝蓝,云峥是有考虑的,既然她想去皇宫那个大染缸里走一遭,如果斩不断对云家的依赖这是不行的,云峥看过很多的史书,那里面对于后宫的描写似乎都不是很美妙,虽然作为他本人,没有亲眼见识过那些宫斗,但是能够想象一个皇宫几千号女人争一个男人的场景该是多么的惨烈,后世的时候,两个女人争一个男人,都有可能动刀子啊!

也不知道蓝蓝学会了冷酷没有。

陆轻盈现在就非常的冷酷无情,披散着头发躺在床上,只要云峥一靠近,她就会像一只发疯的小猫一样连撕带咬,然后就冷冰冰的看着云峥。

云峥只好离她远远地,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出门,一旦出了门,这个女人就会立刻发疯。

“吵架啊!这是一个好主意,夫妇间有时候吵架也是好事,总是把怒火埋在心里可不好,我以前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一对夫妻几十年没有拌过嘴,结果,在某一天,那个妇人趁丈夫睡觉的时候,一刀就把脑袋给割下来了,你不知道,哪血啊,嗤嗤的往外冒,被子褥子都被血浸透了,从床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陆轻盈开始不想听,还把自己的耳朵捂起来,可是没有用,云峥的声音她还是能听见,本来满腔的怒火,都在很短的时间里被这个恐怖的故事冲散了,她知道这是云峥在故意吓唬她,所以还在努力的克制不让自己感到恐惧。可是她的眼睛却不由自主的落在自己那床绣着喜鹊的大红绸缎被子上,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进缩了缩。

“就在妇人准备将自己丈夫的脑袋抱出去掩埋的时候。就见她丈夫的脑袋睁开眼睛疑惑的问她:“你揪着我的耳朵干什么!”

陆轻盈一声惨叫,树袋熊一般的攀在云峥的身上,死死地把脑袋埋在云峥的肩窝里,云峥抱着陆轻盈轻声的哄着,就像是在哄小孩子,而陆轻盈空出一只手,擂鼓一样的敲打着云峥的后背,虫儿将脑袋探进来看一眼。又快速的缩了回去,她今晚不打算睡到外间了,准备去找腊肉挤一晚上。

赔情道歉的男人总是很累的,所以早上云峥在起床以后,觉得自己的腰骨都在隐隐作痛,云二拿着猪鬃做的牙刷走到大哥跟前说:“我要搬到前院去,要不然晚上没法睡觉。”

“胡说八道。谁家主人住前院。”

“你们的动静太大,又是哭,又是闹,最后还哼哼唧唧的,害的我睡不着觉,所以我要去前院。免得见到嫂嫂尴尬。”

云二说完,就给牙刷上蘸上青盐开始刷牙,他和云峥一样也不喜欢用那些味道怪怪的牙粉。

云大难得的老脸红了一下,漱完口之后往云二的嘴里塞了一块陈皮,边嚼边说:“也好。你也早就懂事了,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既然你要去自己住,我当然没问题。”

“腊肉也过去!”

听到云二这么说,云大蹲下来看着云二说:“你不会真的喜欢腊肉吧?”

云二皱着眉头说:“这话我早就说过了,我但要娶老婆,那就一定是腊肉!”

“为什么?她比你大好多……”

“腊肉不会离开我,我从小她就没有离开过,大几岁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要忘了,如果我没有变小,我们的年纪是相仿的,皮相这东西我花钱就能得到,能陪着我不离开的除了你以外,就剩下腊肉了,这事我不会听你的。”

云二说完话,就在嘴里含一口水清口,猛猛的将嘴里的陈皮残渣吐掉,端着自己的被子径自走了,云大也到了此时,才想起云二的实际年龄,确实不小了。

陆轻盈迷迷糊糊地走过来靠在云铮的身上说:“你以后再也不能在别人面前说教训我的话,在老祖宗面前也不行,要不然,你就等着倒霉,对了二叔和你说什么?”

云铮笑道:“他嫌吵,准备搬到前院去!”

陆轻盈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得老大,带着哭腔问道:“他昨晚听到了?”

云峥揽着摇摇欲坠的陆轻盈笑着说:“你昨晚那么嚣张,我估计整个后院都听到了,你没发现小虫昨晚就没回来,估计去找腊肉了。”

陆轻盈一口咬住云峥的胳膊,好半晌才松开,说一句没脸活了,就一头钻进卧室不出来。估计会害臊好一阵子。

今天要去送别,赵知府终于等到张方平来到蜀中,这个煎熬的时刻,他一刻都不愿意在蜀中停留,只想快快的离开这片让他焦头烂额的土地。

开春到现在,一滴雨都没有下,农夫犁好的田地却没有办法下种,除了一些水田之外,成都府一眼望去田野里都是光秃秃的。

锦江的水位很低,江面上露出大片的乱石滩,往日里能够轻易取到水的翻车,如今悬在半空,农夫们只好搬开乱石,挖一道沟渠,才把江水引过来,加长的翻车努力的蹬踏一天,才能浇很少的一点土地,旱灾已经不可避免。

都说冬日里下雪,对墒情很有好处,只可惜那几场大雪产生的水,都被大半个冬天的骄阳蒸发干尽了,一锹下去,看不到一点湿土。

于是,粮价又在粮商们的捶胸顿足中涨了上去,云家工棚里吃饭的人又开始逐渐多了起来,春天的桑田需要很多水,云家的桑田如今正是长叶子的时候,家里的蚕已经孵化出来了,腊肉已经采过一茬桑叶了。

云峥与其说是去送赵知府,不如说是去送自己的纨绔好友赵衙内,临别时,赵子星动了感情,抱着怀里的酒坛子哭的泪流满面,云峥和一干同窗想送了十里之遥,才目送着赵家的车队消失在蜿蜒的古道上。

“云兄,子星走了,又恰逢大灾之年,让人不免生出戚戚之意,今日为兄做东,我们去灵犀阁共谋一醉如何?”周同的眼圈泛红,向来一毛不拔的家伙,今天好像开了窍。

云峥笑道:“小弟就是一个不服输的性子,灾年难道就不能改变过来么?陆地上虽然没有水,我就不信地下也没有,哪怕掘地三丈我也要挖出水来浇灌桑田,云家前前后后也不过购买了两百亩桑田,算不得大事。

倒不是云家损失不起,而是可怜那些织户,没了桑叶,今年说不定会饿死好多人,灾害来的迅猛,就算是想要编入军户,恐怕都来不及,救一亩桑田,说不定就能救活一个人,小弟实在无心饮宴,这就告辞。”

冠冕堂皇的话就要在人多的时候说,果然,云峥的一番豪言壮语顿时在同窗间引起共鸣,不少家中有农田有桑田的同窗,也大声地说要去救灾,短短时间,庞大的人群就星散而去。

“刚才那个少年人是谁家子侄?年纪虽幼,却豪气干云,算得上是一个人物,老朽小看了蜀中英杰。”

一个中年人站在路边,问旁边的苏洵,他也是前来送行的,只是言谈举止带着一丝漠然。

“此子就是云峥,乃是彭蠡先生的关门弟子,算得上蜀中锦绣。”

“哦?这样的话从苏明允嘴里说出来,难得啊,难得!”

“明府谬赞了,此子确实不凡,与我谈论学问之时,往往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见解,虽然怪诞,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家中明明没有活计可干,他依然坚持不辞退那些妇工,还准许她们带着家中幼子前来就食,就这一条,明允就认为,此子乃是心地纯良之辈。”

“哼,哼,哼,心地纯良?不见得啊,明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老夫眼中此子被称为杀星亦不为过,出京之时,端明殿丁度,天章阁曾公亮,曾经将次子的过往向老夫做了详细的讲解,老夫这才知道我成都府竟然还隐藏着一位少年英雄,杀伐果断,却又不计较名利,老夫非常的好奇,想看看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云峥听不到张方平和苏洵的谈话,受宠若惊也就无从谈起,陆轻盈一连三天不出门,吃饭都是小虫送进屋子里去的,所以,云峥想要在桑田里挖井,就只能自己亲自去。

因为靠近浣花溪,云家的地里很快就掏出三口井,但是这点井水还是不足以浇灌桑田,苍耳他们就重新选址,按照云峥说的再挖出来七口井才成。

用辘轳绞水实在是太慢。压力不够渴乌也没有用武之地,在后世的时候云峥知道都是用水泵抽水的,现在没有那东西,只好将翻车放下去,日夜不同的绞水,这是一个非常费力气的活计,云家所有的男丁都需要去帮忙。

每天回到家,云峥就觉得自己浑身都已经散了架子,云二也累的痴痴呆呆,和苏轼苏辙一样回到家里倒头就睡。

男人们在忙,陆轻盈也就顾不得害羞,重新从屋子里出来掌管家事,看到累的直晃荡的丈夫和小叔,心疼的只想把家里的那些害人的桑田一把火烧了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