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十九章天灾还是人祸

五沟和尚走了,云铮想找个人商量一下都做不到,选秀女,说白了就是拿一万分的希望去博取万分之一的渺茫机会。

好了,自然是能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好,这一生的命运就惨不堪言,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男人的宠爱上,这是最愚蠢的做法啊,尤其还是寄托在皇帝的宠爱上,这……

云峥走在雪地里边走边摇头,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作坊边上,看到眼前黑压压的一群人正围着火塘吃饭,云峥才惊醒过来,自己竟然养活了这么多人?

或许无目的的盯着一个妇人太久,那个妇人战战兢兢地放下饭碗,还没说话,先哭上了,从人群里拉出两个孩子,抽抽噎噎的说这不是她的孩子,是亲戚家的,孩子饿得受不了了,她这才把孩子带过来混口饭吃。

瞅着两个嘴角还沾着饭粒的孩子,云峥皱着眉头说:“人饿了就要吃饭,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但是不能糟蹋粮食,你看看,她们都吃到脸上去了,也不知道干净。”

妇人愣了一下,赶紧把孩子脸上,衣衫上的饭粒子摘下来填进自己的嘴里,云峥这才点点头,背着手继续往浣花溪边上走去,自己在这里,只会给大家添堵,一个个连吃带拿带蹭的弄饭吃,你一个地主胡乱凑和什么。

经过大雪三番五次的努力,大地里的热量终于散发光了,如今的地面已经不能融化白雪了,整个大地白茫茫的一片,甚是干净。

脚踩在一寸厚的雪上咯吱咯吱的想,这样的景象应该能吟诵出一两首好诗过来。但是云峥无论如何都吟诵不出来,连抄袭一下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心思都没有啊。

狗日的成都第一次下雪就被自己赶上了,这里本来是四季如春的春城,大冬天里都应该是绿油油的一片。如今倒好,被大雪遮盖了个严严实实。

身边的竹林里不断地传来刺耳的竹子折断的声音,就像人临终时的哀鸣一样……

皇帝人不错,知道在大家快没饭吃的时候从民间把人家的漂亮闺女弄走,给官宦人家减少一点吃饭的压力。

弄走一两个美女塞后宫里,那是是混蛋啊。如果他有本事把蜀中没饭吃的女人全部塞进后宫,云峥绝对会行五体投拜大礼,这他娘的就是无上的功德。

愁死了,刚才还在为蓝蓝选秀的事情生气,现在却开始发愁着一大群人的吃饭问题了,四五百张嘴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如果只需要填几天,这不要紧,但是要想把她们的嘴用糙米塞满一个冬天,这就要了老命了。

粮仓里的粮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这样下去,一个月后粮仓里就能饿死老鼠,回头看看那些远远眺望自己的妇人。更加的发愁了,怎么这么能生啊,每个人至少都会带一两个过来,多的会有三四个,有些明明还是小丫头,怎么就会带两个娃娃回来?难道大姑娘也生娃娃?自己的名节都不要了。

云家有钱,可是拿到钱也买不到粮食,那些天杀的粮商竟然打算把粮食储存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再卖,因为那个时候会卖个好价钱。

这样的商业运作方法,云峥是赞成的。商人嘛,就是一个利益动物,能赚取到最大的利润是他的天职,不榨取最高利润的商人就不是好商人,至于和商人谈道德。这根本就是在对牛谈琴,讲道德的商人估计早就被同行击垮,或者饿死了。

杀头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云峥同样同意用这样蛮横的手段来应对那些屯聚居奇的商人,可惜成都府的知府赵子星他爹,是一个绵软的性子,举不起这样的屠刀,虽然永兴军在他的节制之下,他却很少动用那些丘八,永兴军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成都府作各种表演,来博取百姓的欢心,百十人连云家都攻不破的军队,表演起傩戏来,却是成都府的首选。

云峥忽然停下了脚步,扔掉手里的冰块,对啊,军队里有粮食啊,那些丘八手里的粮食很多,每到秋收的时候,成都府都会优先供应那些丘八的军粮,然后才是府库,现在成都府的常平仓已经空了一大半了,而冬天这才过去了不到一半。

谁都知道开春之后才是大灾难,这一次受灾的可是整个蜀中,不是成都府一个地方,想把粮食从剑门关运进来,天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云峥只要想想金牛道的崎岖,以及栈道的险峻,头皮都发麻起来。

自古以来,蜀中一般不会发生粮荒,可是一旦发生,那就是遍地饿殍的局面,就算朝廷死命的救援,但是险峻的山路既能保护蜀中不受伤害,也能阻碍蜀中得到救援,世上就没有两全的好事情,想想后世张献忠杀人的时候,把剑门关关起来,蜀中人连逃跑的地都没有。

现在的蜀中盆地真的就成了一个大盆子,接着从天而降的大雪,听赵子星说靠近北面的一些州县,有的地方大雪都已经有俩尺深了,这绝对是上苍在惩罚蜀中,前面有天雷毁掉了乘烟观,现在又有大雪。

书院里停课了,赵子星和崔达一干同窗过来探望云峥,估计是书院里面也没有粮食了,所以彭蠡先生才会这样做,一群人在云家吃光了满满一大锅蹄膀,喝完了两坛子蒸出来的酒,一个个满面通红开始胡说八道了,这才心满意足。

“我爹爹就是太倒霉,本来这些事情都是他张方平的,结果他被困在夔门,进不了蜀中,所以我爹爹只好勉为其难的接手这个烂摊子,不瞒云兄,我爹爹已经把家里的饭食都减少一顿了,您说说,我一个衙内,到了午后总能听见自己的肚子在咕噜噜的响,我娘见我可怜,偷偷给我几块绿豆糕,叼在嘴里还没吃下去,就被我爹爹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绿豆糕也飞了出去。可怜啊,都没地方说理去。”

“赵公乃是清廉入水的好官,与民同甘共苦这是他老人家的德操,你就少说两句吧,我现在也正在为粮食发愁啊,家里好几百口子都需要吃饭啊。”

崔达摇摇头说:“别想了,我从家里偷了几斗米打算接济一下同窗,你知道我是怎么偷出来的吗?是塞到裤裆里偷出来的,偷的次数多了,被我爹发现了,从没动过我一指头的老爹,拿竹板子狠狠地抽了我一顿,最疼我的老娘,都不帮我,就知道在一边抹眼泪。

就想不明白了,我家是开粮店的,几斗米不算什么事情啊,我爹最后说,同窗没有米吃,宁可接济他一些钱财,都不能给米,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

周同阴沉着一张脸说:“这两者当然不同,大灾之年粮食就是人命,钱财不值钱,你爹爹是粮商,一定会接到牙行的通知,每天卖出去多少米都是有数的,他们都在等待常平仓的粮食卖光呢,一旦常平仓的粮食卖完,他们就会把粮食卖到一个金子价。

你们不知道,成都府这几年都是大熟,去年的时候李元昊大肆的进攻延安府路州,绥德州,保安军路,听说那些地方的人都被西夏人掳掠一空,咱们蜀中的粮食都被运到那里去了,要不然,光是常平仓,就足够我们成都府吃两年的。”

云峥笑笑,没有说多余的话,虽然自己的事情更加的焦急,依旧保持着一份镇定,至少在这些人面前要保持一定的风度。

别人家自己管不着,自己唯一需要牵挂的就是家里人能不能吃饱肚子,作坊上的人能不能吃饱肚子,看到花娘焦急的看着自己,云峥哀叹一声,看来还需要管灵犀阁的那些妓子和龟公才成,这都是为了什么啊。

送走了同窗,云峥吩咐憨牛从家里装上两袋子米,和一些腊肉,给彭蠡先生送过去,一次不能多给,给的多了,老先生就会接济了别人,让憨牛特意嘱咐老仆,这是自己人吃的,外人实在是没气力关顾了。

回到书房刚刚坐定,花娘和陆轻盈就匆匆的走进来,陆轻盈的神色很不好看,从娘家没有借到粮食,花娘看到陆轻盈的表情,神色也黯淡了下来。

“借不到粮食是一定的,陆翁打算把粮食留到四五月再散出去,那个时候才是最艰难的,其实成都府不缺粮食,粮食都在粮商的手里,只是人家不愿意卖,所以才会造成粮食短缺的假象,今年的夏收,秋收其实都不受影响,你看看,那些农户就比较镇定,发慌的不过是织户和城里的这些百姓而已,

老祖宗不愿意现在借粮食是对的,艰难的时候还没有到来,四五月份的时候买不起粮食的穷人会有饿死的,所以这一次灾难,其实不算是天灾,而应该是人祸才对。”

花娘低着头说:“灵犀阁里的姑娘都去排队买粮,可是常平仓的粮食只卖给百姓,不卖给妓子,有的姐妹愿意拿身子换都不成。”

云峥笑了一下说:‘粮食其实有啊,没关系,过几天我会把粮食弄回来的,可能动静会有点大。”

PS:第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