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香醉满园

蜀中男人和女人干起活来不要命,但是没人告诉云峥这些男人喝起酒来也不要命啊!自从家里有了好酒,他们找到机会就会喝一口,自从听说这些酒在灵犀阁一坛子卖了六十贯钱之后。苍耳他们就变得疯魔了,在他们看来,自己喝的就不是酒,而是黄金液。

陆轻盈笑意盈盈的在后花园招待四个老头吃饭喝酒,只要他们提出去云家的工坊看看,陆轻盈总能找到借口推托,云家的秘技不给别人看。

四个老头都是宿醉未醒,昨天把酒送过去的时候,陆翁正在和黄翁,郑翁在一起喝酒聊天,忽然听下人说云家小姑爷派家丁送来了两坛子好酒,请老祖宗品尝。

对于云家送来的东西陆翁向来都很有兴趣,命人将猴子和两坛子酒一起带过来,打算问问猴子这两坛酒有什么奇妙之处。

“回禀老祖宗的话,家主说这两坛子酒乃是酒中精粹,特意送两坛子给老祖宗品鉴一下,家主还说,这酒的性子极烈,入喉如同钢刀,进胃囊如同烈火燃烧,万万不可大口饮用,只可小口咂取,最好和其他酒混合之后饮用方显柔顺。”

猴子的话还没说完,三个老头就捧腹大笑,挥挥手就命管家赏赐了猴子让他离去,自付一生喝遍了人间美酒,什么样的美酒没有见识过,至于如何饮酒更是其中的行家里手,哪里用得着别人在这里呱噪。

酒坛子打开,三人就喜不自胜。酒的气味芬芳扑鼻,闻之欲醉,再看酒色,清澈透明竟然没有丝毫的杂色,光这两样,就已经断定这是酒中极品。

三位老友迫不及待的每人倒了一碗,一口喝干,三张老脸顿时就憋得如同蟹壳一般,过了良久才缓过气来,勉强按下翻腾的酒意。黄翁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好烈的酒!”

郑翁放下酒碗对陆翁说:“你这姑爷找的合适。老夫到现在居然看不出他的深浅。昨日听说他香市上花大价钱买了一堆香树的树皮,听说就是为了体香,这门手艺被大食人占据着,中原人渴求不见而不可得。难道说你家的姑爷。真的能从树皮里提出香料来?

昨日时分。老夫还不相信,现在,老夫竟然信了七成。不如我们明日一同去看看,他是如何酿酒提香的。”

陆翁苦笑着摇头说:“那孩子就不是一个说空话的人,你听听刚才他告诉仆役的话,一点没错,此酒入喉似钢刀,进入胃囊就像烈火燃烧,可谓半点不假,轻盈孩儿命格在我们看来已经成了死结,结果在那个孩子手中,峰回路转啊,所以他说能提香,老夫是信了一个十足十啊。

可是两位老弟有所不知,云峥这孩子是个大方人,可是轻盈,唉,不提也罢,咱们三个上回得罪了那个妮子,现在被人家揪住尾巴不松手,想要看人家的秘技,云峥不在乎,轻盈那一关就不好过,八成不太愿意。”

郑翁笑道:“不就是想把自己的小叔塞到家学里面吗,我那不孝子过于小气,回头让轻盈将她的小叔送过来就是,算得什么大事。”

陆翁拿手揉一揉发木的脑袋对郑翁说:“此事没机会了,人家小叔已经拜得名师,上回轻盈请老夫去她家里赴宴,结果,三个幼童,让老夫即是羡慕,又是惭愧,那三个孩子堪称神童,但是人家就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养在家里做学问,其中就有轻盈的小叔子,云家的隔壁就是一位教导幼童的宗师级人物苏洵,《权书》《衡论》就是人家做的,乃是蜀中名士,由他教导这三个孩子的课业,自然没有丝毫的问题,另外俩个孩子就是苏洵之子,

咱们三家在人家面前没有任何可炫耀之处,云峥又是一个会钻营的,鲁清源作为清流和他有师生之谊,彭蠡先生更是把云峥当成蜀中的读书种子培养,吕家的门路说不定也能走走。你再看看他对豆沙县百姓的善,对元山盗和吐蕃人的狠,再加上对乘烟观的绝,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这样一个有手腕,有智慧,有手段的小家伙,前途无量已经是可以预期的,这样的人就是为朝堂上的风云变幻应运而生的,陆籍一生平庸,不过生了轻盈这样一个好闺女,注定一生平平安安,福寿安康。”

三个老头边谈话,边小口,小口的砸着碗里的酒,不知不觉的竟然全部醉去……

彭蠡先生在接到憨牛送来的酒之后,骂了一句:“不务正业”就把憨牛打发走了,根本就不给憨牛说话的机会,憨牛只得告诉老家人说这酒非常的烈,与平日里的喝酒法子大为不同……

彭蠡先生瞅着眼前的两坛子酒,想起士林中的一个典故,有一个家伙非常善于做学问,但是酿出来的酒却只能当醋用,偏偏此人还是一个执拗的性子,越挫越勇,只是最后酿出来的醋越发的出名,被人誉为醋芹先生,这位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欧阳修。

却不知云峥酿出来的会不会也是醋?敲开泥封,酒香四溢,彭蠡先生大惊,倒出来一碗,仔细观瞧,如何也不能相信这是那个少年人酿造的美酒,色香两道已经绝妙,却不知味道如何。一碗酒喝下去之后,又狂喷了出来,喷出来的酒雾居然被蜡烛点燃,着出一团明亮的火焰,火焰灭掉这才发现自己颌下的长须有小半已经被烧焦……

这就是四位老头子今天的来意。

后花园的香樟树下,凉风习习,香樟树的清香笼罩着整个后花园,这也是云峥为何会喜欢这里的原因,人人都说:“江西竹、江南樟,北方板栗、山东桑”,香樟树独特的气味不但能驱赶蚊虫,最重要的是它很少生虫,看家蛇也不喜欢香樟树,但是云三喜欢。

彭蠡先生躺在躺椅上问陆翁:“您三位过来也是为了那种烈酒?”

黄翁笑道:“老夫昨夜何时睡着的都不知道,如此妙物,不敲定以后的根底,你让老夫如何放心的下。灵犀阁已经将这种酒当金子在卖了。”

彭蠡先生嘿然一笑,也不言语,这种酒喝起来痛快,但是第二天的宿醉也要人命,到现在他的头还是非常疼痛。

陆轻盈与其说是在伺候四位老人,不如说是在监视,笑眯眯的给四位老人不断地斟茶,送点心,对于四位老人打算参观一下的要求,既不拒绝,也不答应。

云峥端着一个小盘子从后面走出来,身上的麻衣到处都是污渍,不过盘子里薄薄一片散发着奇香的暗红色东西立刻就吸引了四位老人的心神。

“苏合香,纯正的苏合香,比大食人提出的香少了一股子刺鼻的味道,香味变得柔和隽永许多,这样的味道恐怕才是苏合香的本来味道吧?”

黄家经营的产业里本身就有药材一项,所以他对苏合香的论定应该是最权威的。

云峥笑着将这片苏合香掰成四块,放在四位老人的手里说:“这是才试验成功的产物,这点苏合香您四位就装在荷包里,秋老虎还没有过去,酷热无比,留着提神醒脑也好。等到云家大规模生产率,一定还有苏合香孝敬长辈。”

云峥的话说完,四个老人一句话都不说,也没心思看手里的苏合香,一起看着云峥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得云峥后脊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将你锁在书院里对你没有半点好处啊,老夫看过你交上来的课业,对于《春秋》的理解已经算得上登堂入室了,你不妨就将《春秋》作为你的本经吧,春秋虽然只有一万八千言,但是其内容却浩如烟海,有些人穷其一生都未能参研明白,想要将《春秋》作为本经研读,还需要诵读董仲舒的《春秋繁露》一十七卷,这些天你在家中也算得上勤勉,观你读书笔记也算是恭谨,你是一个无拘无束的性子,将你关在书院,你也会找机会偷偷溜出去,戏耍看门人之事可一不可二,否则就会显得轻佻,君子温润如玉,莹莹自光,你可记住了?”

彭蠡先生先开口,一开口说的话就是学业,老人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教导云峥了,都说有教无类,可是云峥这样的怪胎,他一生教导了无数弟子,却闻所未闻,任其自然吧,这是彭蠡先生最后考量过后做出的决定。

有些人读书不用人教,会无师自通,就像佛门的慧能,一个字不认识,却能口传心授的将佛门发扬光大,云峥虽然不是这一类的神人,但是非常明显的,这小子有自己的一套学习方法,这样的方法让他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掌握最多的学问,彭蠡先生打算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这样的学习方法有效,他很想研究一下。

见其他的三个老头似乎有话对云峥说,彭蠡先生说完自己的道理之后,哈哈一笑就去找五沟和尚闲谈,看看这个颠僧是不是对这个世界又有了什么新的看法。(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