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世间好酒难寻觅

云峥总说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人生观背道而驰,当然,他只会对云二说,作为当地土著的陆轻盈和五沟笑林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自然的,你如果在胡人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会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扬,认识不认识的人都会朝你挑起大拇指。

太气人了,巴掌大的一小块苏合香居然要价八十贯钱,他为什么不去抢?

云峥手里握着这块苏合香,面对包着脑袋,一脸大胡子的大食人咆哮如雷,非要用俩贯钱买下来不可。

八十贯钱够云峥再娶两个美丽的蜀中美人儿还绰绰有余,后世的香奈儿也没有这个价格,这个老混蛋绝对是在骗人。

陪伴云峥逛街的陆轻盈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说好了今天在坊市好好玩一天散心的丈夫,现在非常没道理的和大食人杠上了,苏合香本身就价比黄金,夫君的话说的太没道理,这样买东西只会让别人鄙视。

大食人好脾性,并没有恼火,而是让伙计从后面搬出来一麻袋的树皮,告诉云峥,苏合香就是从这里面提出来的,如果云峥觉得可行,俩贯钱就可以把这些树皮买走,提炼出来的苏合香一定比他手里的那块大。

“提炼苏合香一定要用金瓯银碗,玉杵,还要采集惊蛰那一天的晨露,谷雨那一天的雨水,作为引子,才能提练出苏合香,所以人家卖价高也是有道理的。这个年轻人有些无理。”一位见多识广者捋着胡须嘲讽的看着云峥,如果不是估计到云峥腰里的官带,担心这位官员恼羞成怒波及到自己,否则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

“我看他们是想强买强卖,咱大宋可不兴这一手,市舶司出手,这位可就倒霉了,市舶司就是专门供奉官家的。”也有好心人出言点破。

那位大食人久居大宋,对这里的门道非常的清楚,所以还是笑呵呵的。告诉云峥。如果嫌麻袋里的树皮少,库房里还有百十袋子两百贯全部拉走。

云峥蹲下来仔细的检验了一下这些褐色的树皮,折取了一小段树皮放进嘴里嚼,然后吐掉。。笑着对大食人说:“你还别激我。就按照你说的。一麻袋这样的树皮俩贯钱,你有多少我全要了,过几天我提出苏合香之后。便宜价格卖的满世界都是,让你没饭吃!”

“哈哈哈。”大食人笑的开心极了,提炼苏合香一直是大食人的不传之秘,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有香师才懂得怎么提取,这位宋人居然认为自己能够提炼出苏合香,实在是太可笑了、

这些树皮都是自己的香师在去麦加朝圣后陆续从契丹人那里流落自己手里的,现在香师依然没有回来,这些树皮也就成了无用之物。

朝拜的路上危机重重,香师很有可能已经死在了朝拜的路上,但是,这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而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一个人不管有多么大的罪孽,朝拜安拉总是没有错的。

现在有人买走自己的苏合香树皮,这样自己也就能启程去麦加朝拜了,完成自己毕生的心愿,说起来有些伤感,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宏伟的克尔白了?

想到这里,大食人最后问了云峥一句:“尊贵的客人,您真的要购买这些香料皮?假如您能够一次购买完,只需要付给我一百五十贯就够了。但是我要申明,就算是我阿卜杜勒也不知道提香的过程,所以您很有可能购买的是一堆无用的树皮而已。”

云峥点点头,这个人还算诚实,不过有一点他想不通,就张嘴问道:“树皮非常的轻,而且体积庞大,你们为何不在产地将树皮里的香料提出来,这样他们的重量和体积就会小很多,为什么要在这里体香呢?难道您不觉得这样很愚蠢吗?”

大食人阿卜杜勒笑道:“尊敬的客人啊,东来的这一路,布满了强盗,和马贼,苏合香珍贵无比,所有人都喜欢,所以马贼和强盗们也喜欢,但是树皮就没有人会喜欢了,所以在大宋才会有珍贵的苏合香卖啊。”

云峥拿扇子敲敲脑袋,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这一茬,敲定了生意,就让大食人将所有树皮运到云家,自己随后就会付钱。

陆轻盈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之后才对云峥说:“夫君啊,您这一次可是为了面子破财不小呢。”

“心疼了吧?就知道你这个小心眼会心疼,你夫君可不是丢不起面子的人,回头让老廖问问大食人,他的店铺是不是也要出手,我觉得这个大食人好像准备回家了,这时候捡便宜很不错。”

陆轻盈大吃一惊赶紧拉住云峥的手问:“夫君,难道您真的知道怎么从树皮里提出香料?”

“什么叫真的知道,我本来就知道,你夫君本事大着呢,以后不要问什么您真的知道之类的废话,只要全力支持就好。”

“那是一定的,只要夫君您把香料提出来,妾身以后一定闭嘴,再也不多说一句话。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家提香料吧!”陆轻盈像个小女孩一样,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

“别高兴的太早,还要做很多的准备,”

“知道,金瓯银铲银碗,这些好办,就是惊蛰的露水,谷雨的雨水难找,怎么样也需要到明年才成。”想起这些东西,陆轻盈就有些失望。

“别听他们胡咧咧,谁告诉你需要这些东西的?这里面关键中的关键其实就是酒,而且还必须是最烈的酒,不过我估计最烈的酒也不行,我回家还要重新蒸一下才能用,不过咱家卖不成酒,没有酒引,大宋这一点很不好,卖点茶需要茶引,卖点盐需要盐引,现在卖酒的都是官府在卖,老百姓卖酒的权利都没有,官府这是捞钱捞个没够啊。”

听到夫君开始攻击官家,陆轻盈连忙拽着云峥去买酒,成都府商业繁荣,游乐之风甲于西蜀,正月灯市,二月花市,三月蚕市,四月锦市,五月扇市,六月香市,七月七宝市,八月桂市,九月药市,十月酒市,十一月梅市,十二月桃符市,每个月都有庆祝的理由,也都有游玩的借口。

上个月云峥被困在书院,看不到宝市,据说所有青楼里的红倌人,都会在七月里戴上珠光宝气的各色首饰,四处炫耀,其实也是再给那些制造这些饰物的银楼做广告,据说好些红倌人纱衣底下什么都不穿,香艳至极。

现在是八月,当然是桂子飘香的时节,桂花油已经被卖的到处都是,吝啬的腊肉都买了一葫芦,每天都要给头发上抹一点,气味浓烈的让云峥暴跳如雷。

云峥回头在陆轻盈的颈项间闻闻,她身上也有一股子桂花的甜香,淡淡的,很好闻,不由得抱怨道:“你就不能教教腊肉那个傻姑娘,整个人像是从桂花油里捞出来的。”

陆轻盈推开云峥,小夫妻刚才亲昵地动作已经被人看到了,老婆婆张着嘴笑,老头子一副怀念的神色,至于道学先生,不去管他,狗都不闻他。

“腊肉是个倔性子,对我总是有敌意,那丫头喜欢你,所以我说东,她就会偏偏向西,本来只抹了一点,是被我说了以后,才给头上倒了半葫芦的,妾身这个主母做的窝心,一个丫鬟都能和我拧着来,还不是你和小叔给惯得,像妾身的小姑,多过像丫鬟,惹不起!”

话说到这里就没法子说了,腊肉在云家确实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道理没办法论,云峥只好把目光停在街边酒肆上,酒娘见到有客人非常的高兴,故意把胸脯挺得高高的,希望那个俊俏的少年郎多看自己一眼,只是他身边的大娘子好像面色不善。

“剑南烧春!就它了,这该是蜀中最烈的酒。”云峥夫妇进了酒肆,陆轻盈的大眼睛威棱四射的扫视一下,当垆卖酒的衣着暴露的酒娘就立刻去了后面,换了一个年轻的小厮过来支应。

“夫君,您说的太对了,卓文君就是一个贱人。”

云峥笑而不语,用酒提子从酒瓮里提上来一点,用指头蘸着酒尝了一下对伙计说:“太淡,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拿出来。”

不一会伙计就端过来七八杯酒,每一杯就是一种酒,酒的数量虽然多,云峥却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个时期的酒统称为米酒,也就是发酵酒,度数较低,与后世流行的蒸馏酒概念完全不同,想找到度数高的酒很难。

果然如此,云峥失望的摇摇头对陆轻盈说:“酒太淡了,不合用!”

不等陆轻盈回话,酒博士先发怒了:“这位先生好生无礼,剑南烧春已是难得的烈酒,三碗不倒者已是好汉,先生说酒不合用,那就先干了这三碗酒再说。”

伙计也气咻咻的,立刻就倒了三碗酒放在高大的酒柜上,请云峥喝。

云峥有些哭笑不得,看着碗里淡黄色的酒,不由得想起上学的时候和同屋的兄弟用烧水壶装满了黄酒,添加了大枣桂圆,冰糖,放在电炉子上慢慢烧开,一晚上不知道喝了几壶,但是好像没有一个醉的,自己酒量虽然算不得好,但是是放在现在,绝对是酒囊饭袋式的好汉!

也不多说话,一口气喝干了三碗酒砸吧一下嘴唇遗憾的对陆轻盈说:“还是淡,太淡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