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考校

云峥的感觉很不好,总觉得有人在窥伺自己,回过头之后却一无所获,为此,他专门请笑林出手帮自己看看到底是谁在盯着自己,结果依然杳无人踪……

陆轻盈很是奇怪,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即使要看,也是看自己这样的一个大美人,为何总是盯着丈夫这样一个大男人看?

“老婆,我的感觉非常的敏锐,当年在豆沙寨,我就是靠着这种感觉躲过了一头疤脸豹子的袭击,虽然我们打了一个平手,中间的过程却凶险的无法描述。所以啊,我说有人在看着我,就一定有,即使没人看我,也一定有人在打我的主意。”

陆轻盈一脸怜惜的将云峥的脑袋抱在胸前,摸着他的脸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呢喃着说话,听不清她到底说了些什么,云峥却非常的享受。

老婆的身子已经彻底的从一个青涩的少女变成了成熟的妇人,按照花娘恶毒的比喻,陆轻盈绝对是一个颠倒红尘的妖精,把头脸埋在这样一个妖精的胸前,云峥没什么不愿意的。

苏轼连滚带爬的闯进来对云峥说:“五沟大师回来了,正在嚎啕大哭!”

快速把脑袋从陆轻盈怀里抬起来的云峥懊恼的看了苏轼一眼说:“哭着回来很正常,没讨要到钱,这是哭给我们看呢,这样一来,我们见他可怜,就不嘲笑他了。”

“哦!知道了,那就是说不要紧,你们刚才在干什么?”苏轼抽一下鼻子问云峥。

“我在听轻盈的心跳,数一数最近有没有加快的趋势。”云峥骗人骗的脸不红心不跳,陆轻盈拿手帕掩着小嘴在一边偷笑。

“我也要听,我的耳朵好使,我大哥说梦话我都能听得见。”说完话就要往陆轻盈的身边凑,被云峥没好气的一巴掌拍走。

“你大哥晚上都说了什么梦话?”

“他不要我给别人说,说了的话,他会揍死我!”苏轼晃着脑袋很不满意云峥的粗暴,嘀咕着说当年母亲大肚子的时候都让自己听她肚子里的动静,云峥太小气。

牵着苏轼出了房门,走到第一进院子的时候,那里果然传来五沟的断断续续的哭声,准确的说五沟不是在哭泣,而是在唱歌,只不过唱的跟哭似的。

“一敲钵盂响,善男信女来,一舍天地齐光,二舍福地安康,三舍天花遍地,四舍馨香满园,五舍子孙安康,六舍……”

云峥听的眉花眼笑,这就是传说中的莲花落,高僧化缘向来只是托钵,一声佛号就足以让施主欣喜莫名,只有那些野和尚,小和尚化缘才会拿着莲花唱莲花落,博得施主的欢心,如今大名和鼎鼎的五沟和尚唱莲花落的场景可不多见。

想都不想的就往五沟的钵盂里放了一百贯交子,太值了,陆轻盈也从头上拔下一支金簪子放进钵盂,看热闹的腊肉咬着牙往钵盂里放了一把铜子,蓝蓝娇笑着也往钵盂里放了一根步摇,云二把手里的一颗大桃子放进了钵盂之后,五沟就不唱了,拎起桃子大口的吃了起来。吃了两口之后才问笑林。

“和尚如此狼狈,为何不见你施舍?”

笑林本着脸道:“我是道士,不给和尚施舍!”说完就走了,看不惯和尚没皮没脸的样子,就在几天前还口口声声的说自己要靠自己一己之力将那座桥修起来,现在就已经变得贪婪无比,小孩子手里的桃子都不放过。

和尚站了起来,拍着扁扁的肚子哀叹道:“世道如此艰辛,虽不是末法时代,却让贫僧生生的吃了一趟末法之苦啊,乖腊肉,快给和尚下碗素面,多搁些素腊肉,素丸子,素猪肉全部要肥膘,可怜和尚食肠宽大,偏偏要忍饥挨饿,苦也!”

腊肉早就习惯和尚吃这样的素食,立刻就去了厨房,不大工夫就用盆子装了一盆面条送了过来,五沟和尚呵呵一笑,宠溺的在腊肉的脑袋上拍拍,端起面条就是一顿风卷残云。

喝光了最后一口汤汁,五沟才对云峥说:“成都府的佛家道场怎么会如此的萧条?此处不远就是昭觉寺,按理说应该是佛法昌盛之地,怎么人人似乎对佛门没有好感,这是何故?”

“昭觉寺修建了三十年,成都府的百姓捐助了三十年,二十年前,成都甚至有一门捐税就是属于昭觉寺的,你觉得百姓还能对和尚有好感?

你佛门修建了天下第一丛林,却失去了成都府的人心,我不知道你们的高僧是怎么考量这一得失的,那座庄严宏大的寺庙如今香火清冷,和尚比信徒还多,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不知能支持到几时,恐怕佛祖降世,看到这一幕也会发火吧?”

五沟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悲声道:“白云寺上下,每年省吃俭用的钱粮都化作了东流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啊,佛本在人心,怎可在泥雕木塑之中。”

五沟悲伤地走了,连自己的钵盂都没有拿,看样子真的非常伤心,看到这一幕,连向来喜欢开五沟玩笑的笑林都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云二和苏轼俩个人结伴去给和尚送钵盂,吃饭的家伙不能丢啊。

云家有伤心的和尚,倒霉的道士,只是久久不见花娘过来,不禁有些担心,又不愿意去灵犀阁,就打发猴子去问问花娘,今晚家里包饺子过不过来吃。

云家包饺子向来都是一个近似庄严的场景,不是云峥在故弄玄虚,而是腊肉固执的认为,这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饭食,所以需要诚心诚意的感谢上苍赐予人间这样的美味。

连带着陆轻盈,蓝蓝也变得庄严肃穆起来,做一次饺子在云家就变成了比盛宴还需要隆重对待的事情,算是云家最高的礼仪。

妇人们都以包好一篦子饺子为荣,样子必须像元宝,腊肉包的最漂亮,每一个都一般大小,饱满。陆轻盈包出来的就差一点,不过她心灵手巧,很快就掌握了包饺子的要素,蓝蓝一直在用心的学习如何做饭,现在已经很有水准了,云峥就知道,这个昔日的豆沙县凤凰,现在已经开始慢慢的知道如何生活了。

既然是吃饺子,那就必须请陆家的老祖宗,老头子早就说过,只要是吃饺子的事情,他一定会来,上一回陆轻盈就在家里请老祖宗和大伯,父亲,吃了一回云家的特色饺子,吃的老人心怀大畅,尤其是喜欢吃饭前的神秘气氛,以至于连饺子汤这样的东西也照喝不误。

晚饭开始的时候,云家非常的热闹,老爷子的笑声洪亮,身边簇拥着云二和苏轼苏辙,老少间不断地考校学问,让陆家兄弟惊讶不已,怎么天地间的钟秀全部聚集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宅院里来了?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苏辙接之!”

“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朽也云二接之”

“于予与何诛,,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苏轼接之。”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今阳成义渠,明将也,老先生接之!”

“而措于毛伯……”

越是考校,老头子就越是心惊,这三个孩子各个博闻强记,短短的几句话里,包含了《论语》《庄子》《韩非子》,等到《楚辞》出现之后,老头子就已经惊讶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已经不是聪慧所能形容的了,这些不是什么诗词,而是真真切切的学问,做不得假的。

慢慢的加入的人越来越多,陆籍兄弟也加入了这个接龙游戏,五沟和尚也加了进去,陆轻盈过来问候长辈,也被拉了进去,蓝蓝前来拜会,也被老头子加了进去……

等到接龙里面出现了《史记》《唐书》《隋策》的时候,三个小孩子竟然还在,而这个时候,蓝蓝,五沟,景先都已经被淘汰了。

吃饺子已经不重要了,至少老爷子就是这么认为的,等到云二出手《李卫公问对》的时候,终于把苏辙撵了下去,而苏轼居然在回答老头子《琉璃书》的时候,居然还能随口作出一首诗来:思我大宋一百年,原为君王转胡璇。南海钓得龙王肝,玉海荡漾琉璃盏。”

这就是要增加难度了,小家伙太聪明,知道再比试下去,自己和云二一定会露怯,不如加上诗歌增加难度,自己人小,只要作出诗来,就是大胜!

云峥岂有不明白这家伙的意图的,在他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笑着吩咐腊肉可以将饺子下锅了,几个孩子这样的肆意显摆,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吃饺子的时候,老头子几次想跟云峥说起孩子的教育问题,总是被陆轻盈把话题岔开,陆翁知道这个小妮子的小心眼毛病犯了,上一会小妮子想要将云钺塞进陆家学堂,被她伯父拒绝了,转而推荐了别家,现在,到了人家倒打一耙的时候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