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古人的理解能力

云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大清早赶到云家的不但有苏轼三兄弟,还有鼻青脸肿的笑林,苏家兄弟没有看见笑林,因为没脸见人的老道是从墙上跳进来,一路上包着脑袋,窜进云家为他准备的那间客房里再不露面。

能把武功高强的笑林打成这个样子的只有花娘,不是云峥幻想中的香艳殴打法,而是真正的被人家捆在椅子上拳打脚踢,不过看到笑林脑门上的红唇印子,云峥就觉得笑林这顿揍可能挨得很值。

不吃不喝的躺了三天,第四天走出房门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如初,这让云峥和五沟大为赞叹,皮糙肉厚就有这样的一个好处。

“花娘认为我不告而别在大发雷霆……”

笑林语焉不详的随便说了几句,云峥和五沟和尚也就将就着听,作为朋友不能过份的打探人家的隐私。

笑林来到云家就是受了寒林的命令,看着云峥不要讲火药的秘密外泄,寒林自己也知道自己和云峥已经相处的水火不容了,把笑林安排过来他认为是最完美的手段。

五沟和尚的到来就非常的不简单了,蜀山凌云渡上有一座吊桥,年久失修,很多年前一支商队从那里经过,结果桥断了,连人带牲口,带货物全部掉进湍急的河流里去了,三十几号人无一生还,而凌云渡吊桥却是连接金牛道的必经之路,一日之堵塞,则损失千万钱,蜀中与汉中,只能依靠狭窄的米仓道连接,米仓道只能勉强行人,蜀中堆积如山的货物却不能沿着金牛道进入汉中,最后沿着汉水进入长江,最终到达繁华的扬州。

金牛道上有一座皇泽寺,据说供奉的是武则天,庙里的主持弘忍大师眼见两地交通断绝,商贾无辜冤死山川不由得忧心忡忡,立下大宏愿,发誓要在凌云渡上再修建一座铁索桥。

在官府重新铺好了桥梁之后,他就开始托着钵盂行走天下,向世人化缘,一来想化得足够的银钱建桥,二来向借助这些银钱上的愿力,安抚无辜惨死在凌云渡的冤魂。

最近这几年才找到大金主凑齐了修建桥梁的钱,准备破土动工,谁料想,工程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先是山坡在大雨之后塌方,将年届八旬坚持在工地督造的弘忍大师埋葬在了这里,紧接着就是拖拽铁链的铁牛,也从山坡上滑落,掉进了河里,修桥一事只好暂停。

世人愚昧,认为弘忍大师六根不尽,与修桥的大福缘相冲,强自动手,结果遭了天罚,这条二龙河上根本就不该有铁器建造的桥梁,因为二龙河里的两条龙都是被刑杀而死,见不得铁器,所以才会如此的兴风作浪。

“阿弥陀佛,弘忍大师三十年间踏遍大江南北,走过黄河两岸,有大雄心,大毅力,要造福世间,如今尸骨未寒,就有尘嚣如此呱噪,让天下僧侣人人侧目,贫僧不才,打算前往二龙河,继续修筑铁索桥,还弘忍大师清白,还我佛慈悲之意。”

平日里从不动怒的五沟少见的发起来脾气,也就是光秃秃的脑门上没有头发,否则定会怒发冲冠。

“需要资助吗?我最近很有钱!”云峥忍不住问了一句。

“吾一瓶一钵足矣!弘忍大师当年行脚天下,纳万户财,为天下人谋福利,贫僧怎敢走捷径有辱大师清名。”

云峥长叹一口气,人世间好人常有,而多舛的命运更加的常有,好人遇到多舛的命运往往就会显得更加的悲壮些,能想象得到,一个老僧历经无数磨难,用大恒心,大毅力求得万家财,结果却被残酷的现实埋在泥土之下,桥没有修成,人却先走一步,这对佛门的打击非常的大,五沟接过这个倒霉的差事,估计也是想要用这件事砥砺自己的修行。

别看和尚整天嘻嘻嘻的,其实这家伙才是一个心智坚强到极点的家伙,他说不要钱财,那就是真的不要,否则他会直接开口要的,云峥不再说钱财的事情,而是命人找来好多的细竹节,开始和五沟,云二,苏轼兄弟一起玩搭桥的游戏。

用最少的竹节搭出最坚固的桥梁,这就是几个人玩闹的意义,这个游戏对五沟和苏轼兄弟来说很难,但是对于云二这种早就用报纸和胶带做过同样游戏的人来说非常的简单。

五沟刚开始还抱着和小孩子玩耍的心态嘻嘻哈哈的玩,没过多久,他的笑容就消失了,他和苏轼搭建的竹桥勉强能放上去一个砚台,而云二搭建的桥梁,可以放上去一桶水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等到云峥搭建的桥梁出现之后,他把吱哩哇啦乱叫的小虫放到桥梁上,那座一尺长的小桥依旧岿然不动。

五沟拿走了云二建造的小桥,和云大建造的小桥躲到屋子里不出来了,彭蠡先生来探望五沟的时候,发现和尚坐在地上,面前有四五座竹子搭建的小桥,整个人变得痴痴呆呆,只知道不断地摆弄那些孩子的玩具,对外界的刺激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凌云渡口据五沟所说山石破碎,修建全金属重桥自然没有一个稳定的根基,那里又多雨,桥下就是湍急的二龙河,桥本身的重量越重,就代表着这座桥越是危险,所以,朝廷修建的藤桥能够在那里矗立三五年,而大师修建的铁索桥,却因为根基问题无法保持长久,这是地形所限定的,与弘忍大师的罪孽无关,说起来令人伤心,弘忍大师好心办错了事情,还为此赔上自己的性命,这让学生唏嘘不已啊。”

彭蠡先生拿过那几座桥梁,一一试过之后,就对云峥说:“这些天你不必回书院,就帮着五沟弄出一座合适的桥梁出来,这是大功德。”

云峥摇摇头说:“学生在这里只是纸上谈兵,修建一座桥梁,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从选址到开路,再到开工,这是一个繁杂的事情,断然不是弟子在这里用几根竹棍就能模拟出实际情形的,这样做,只能为五沟大师提供一种全新的想法,没有办法替代实际情形。”

从迷茫中清醒的五沟摇摇头说:“这已经足够了,至少贫僧已经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顺势而为,万事不可强求,唯有顺应天理之道才能无所不破,我所不成,贫僧已经知晓了这个道理,过些天就去广元府,会成功的。”

云峥不知道他从自己断断续续的话里知道了什么,或许五沟比较聪明,能够从普通的道理中悟出抽象的工程建造原理,看来,人世间的智慧果然是一理通百理通。

云家现在是一个非常上进的家族,男主人读书,女主人赚钱,缫丝作坊已经开始启动了,到了这个时候忙碌的反而是蓝蓝,和腊肉,陆轻盈反而变得悠哉悠哉,整日里在家里闲逛,陪着丈夫读一会书,这时候往往是云峥读书效果最差的时候,大热的天气里,穿的又少,当屋子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很容易出事。

为了不影响丈夫读书,陆轻盈就换一套一副去督促云二,和苏轼他们,等到云二他们读完了书,陆轻盈就会去问候一下苦思冥想打坐的五沟是不是想喝酒。

到最后,她才会命厨娘将饭食给蓝蓝和腊肉送过去,而后自己在吃过午饭之后,就能快乐的干自己的事情,丈夫有时候会唱一些调子很怪,口音很怪,但是却蛮好听的歌给自己听,这些曲子都非常的绕口,工尺谱很不好记,有一些音调根本就没有法子记录。

她希望日子最好永远这样过下去,一直到自己的寿数尽头。

鲁清源先生就要回东京汴梁城了,云峥大清早就起来准备送行,昨日家里已经把送行的礼物送了过去,夫人没有拒绝,也没有回礼,只是要云峥到了汴梁城之后,可以寄居在鲁家,这样一旦参加大考,也能像自己的先生请教大考的事宜。

这些话比什么回礼都重要,人情的维系有时候就在这些不起眼的地方,太过客气反而就会生分,尤其是鲁清源这样的清流,他们对德行的看重,要远远的超过对物质的看中,这些事说起来让云峥有些想不通。

自己先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少年时求学,成年后报效帝王,抚慰百姓,老年后回到乡下种田,或者教授三两个弟子,然后让弟子继续走自己的老路,对于个人的物质享受几乎完全不在意。

云峥不打算跟先生学,在自己能吃肉的时候,绝对不去吃糠咽菜,自己来到大宋注定就是要吃肉的,若还是和上一辈子一样,这一生活的未免就太凄惨了。

又是十里长亭,陆轻盈将一大包路上吃的路菜放到鲁夫人的马车上,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他们一路小心,虽然做的是官车,山高水长的难免会有不周全的地方,一些温暖人心的话,让鲁夫人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鲁清源走的潇洒之极,朝在场的同僚和学生拱拱手,说一声保重,就跨上马车,呼喝一声,车队就沿着大路直奔关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