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孺子可教

就知道人世间没有那么多的侠客,一个不大的小屁孩义愤填膺之下扔掉了自己的一只草鞋之后,撒腿就跑,赵子星吐掉嘴里的臭鞋子,干呕两声之后,咆哮着向那个孩子追了过去,周同愣了一下也紧紧的跟随,

云峥笑的快要喘不上气来了,但是作为朋友这时候不宜独善其身也只好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追,道士和崔达跑了一个相当。

小孩子跑的很快,拐了几个弯之后就把这些养尊处优的学生甩的不见踪影。

赵子星双手扶着膝盖,喘的像老牛一样,周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碗水,催促赵子星赶紧漱口,等他漱完口,十几个人这才发现已经来到了锦江边上,一群人瘫倒在江边的沙土地上。

云峥小声的笑了一下,接着其余人也跟着大笑,最后赵子星也哈哈大笑起来。

“娘的,坏人不能做,一做就遭报应,那只鞋子太他娘的臭了,今天的晚饭估计是没法子吃了,下回见到那个小子,一定要他把一双鞋子全部吃下去才解恨。”

听了赵子星的话,云峥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些同窗还不错,不管是小说里,还是戏剧里,描着二皮脸的纨绔,都不算什么好人。现在看来,他们也就是少年心性而已,算不得恶人。

笑罢之后,疲惫就像潮水般涌来,所有人躺在沙滩上,有的看着背后的成都城,有的看着面前的锦江,都懒得说话。

眼前的锦江和成都城市史是一部活的历史。据记载,上古时期的成都平原,前生是海。内海消失以后,便成为水泽密布、水道乱流的潮湿盆地,水患相当严重。初步整治、局部整治自先民们进入成都平原地带起就从未停止。但规模最大最有成就的治水是古蜀憋灵。开明帝憋灵的引岷入沱排洪工程使平原出泽国,为古蜀先民定居成都创造了基本条件。

第二次大规模治水是先秦李冰父子。当地的郡守李冰父子疏浚三十六江,完成了举世瞩目的都江堰水利枢纽工程和穿“两江成都之中”,沟通了天府之国直达荆楚和吴越的黄金水道,使秦凭借这条黄金水道,如愿以常地实现了“得蜀得楚,得楚得天下”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统一。

“你在想什么?”崔达拿头顶一顶身边的云峥。

“我在怀念李冰父子,以及最早的蜀国先人,这里原本是一片泽国,是他们开通了河流,以至于蜀中有了”天府之国“的称谓,益州又被称为天下数一数二的通都大邑,他们的功绩自当光耀千古啊!我们好像每天都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想起来有些羞愧”

云峥是做惯老师的人,自然之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样的话,这个时候面对山川古城,如果再不说一些场面话,实在是有辱自己的经历。

赵子星接口道:“我父亲也是这么说的,他老人家说,蜀中乃是宝地,这里的山川河流造福百姓都是有限度的,必须不断地修缮,加强水利,要不然,我们面前的这些河流只会为祸人间,他老人家当了五年的府尊,也修缮了五年的蜀中河川,别的事情几乎没有时间去做,总是说在蜀中只要保证水利,就能保证五谷丰登,现在,总算可以喘息一口气了,却要离开了。

诸位仁兄,小弟三月之后就会随家父宦游开封,我们下一科考试之时再见。”

周同沮丧的说:“朝廷在前年,已经开了一次恩科,去年因为先太后之事,又开了一次,所以下一次的科考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到来。我等只有多磨砺几年再去汴京了。”

朝廷迟迟不大考,就算李冰站在诸人面前也没有什么膜拜的心思,十年寒窗,铁砚磨穿,说白了就是为了一展抱负,光宗耀祖,光有学问没有相应的地位,这会让很多人失望的,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陶渊明。陶渊明也只是不为五斗米折腰而已,如果是五百斗的话,说不定他的腰杆子也会弯一弯。

一江春水向东流,惹得十几个半大的青年人愁思无限,集体对着锦江叹息。

“老周!憋出诗来了没有?”云峥忽然张口问周同。

“没有,如果天边再来个彩霞,或者江中出现一叶扁舟,扁舟上站着一位佳人,我就能做的出来,光对着一条干巴巴的江水,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赵子星无奈的对云峥说:“这样的文思还参加个屁的科考,我爹他们作诗哪一个不是张嘴就来,听说鲁清源先生,更是个中高手,当年在上元节上,陛下命群臣赋诗,晏殊老大人诗才第一,但是论及数量,却无一人能出鲁清源先生之右。咱们蜀中从来都是出好诗,但是不出好诗人,李白,杜甫在蜀中留下了多少诗篇,偏偏却不是蜀人,真是怪哉!”

云峥笑道:“我的意思是,大家伙如果作不出来诗歌不妨回去,今日已经在外闲散半日,如果被先生知晓我等偷懒,一顿责罚又逃不掉了,我自从来到成都城,就没有安稳过,旱天雷这样的奇观都能被我碰见,运气糟透了,不敢侥幸啊。”

周同拍着身上的沙子笑道:“你不是运气不好,而是运气太好,刚刚走出乘烟观,那座大殿就被天雷击打成废墟,老道死了无数,你毫发无损。顺便娶走了成都府的第一美人,小弟有时候都在想,莫不是尊夫人就是上苍专门留给你的?

我大伯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说,这个世上有天生聪慧的,有天生神力的,有天生俊美的,但是这些人都比不过天生好运气的,所以啊,老人家告诫我,千万不要和你一起去危险的地方,你能逃脱,我就断然不能幸免,所以啊,大家还是快些回去的好,你的话多听听没坏处。”

怏怏的走到书院围墙外面,别人钻狗洞都钻的很顺利,只有崔达出了问题,从里面钻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是饿着肚子,崔达勉强能钻出来,但是现在就非常的有问题,在外面吃了一堆的东西,想要钻进去根本就不可能,硬要钻的话,说不定会把他弄伤,云峥不忍心看着崔达一人受罚,于是就自动挺身陪他从大门进入,老苍头虽然为人古板,好好地哀求两下,应该不成问题吧。”不成的,老苍头就是一个认死理的,他一定会禀报先生说我们两个溜出去耍子的,云兄,拖累了你真是惭愧,小弟一定早日把这一身的肥肉减掉。”

云峥嘿嘿一笑,站在墙角远远地看了一眼坐在柳树下打盹的老苍头,顿时有了主意,悄悄地带着崔达溜到门口,眼见着老苍头脑袋低下的一瞬间,就猛的窜了出去,快步的往书院走,走了几步之后,就转过身子装着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崔达感到莫名其妙,这时候难道不该狂奔进入书院,为何要往外走。

正在疑惑的时候,一声暴喝从身后传来:“无令不得外出!回来!”

云峥一脸无奈的转过身子想要和老苍头解释一下,却听老苍头大声说:“先生早就有话,不到休沐时日不得外出,看你们就不是一个一心上进的好学生,再敢走一步,就等着受院规惩处吧!老头子还没到耳聋眼花的时候。”

云铮无奈的张张嘴,就沮丧的带着一脸震惊的崔达在老苍头鄙视的目光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书院……

“云兄,这法子咱们以后还能不能用?实在是太有趣了。”还没有走到二道门,崔达就一脸兴奋的问云峥。

“不成,老苍头是一个孤苦的老头,无儿无女的活在世上,先生见他可怜才要他看着书院大门的,一个老头子就靠他谋生,咱们要是经常这么干,一旦事发,他就没脸留在书院里了,所以为人命计,为人情计,我们以后都不能用这个法子,你也不要告诉别人,各安天命才是最好的办法,也是积德的法子。”

崔达听了云峥的话,居然整整自己的衣冠,双手抱拳施礼道:“云兄所说字字珠玑,崔达记下了。兄长处处为他人着想,高风亮节,小弟钦佩不已。”

云峥笑着摆摆手,如果这家伙知道自己以前干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被吓死。

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坐在明道碑阴影下下棋的彭蠡先生和张士先生,张士先生将手里的棋子点进气眼之后,就开始从棋盘上收棋子,这一局已经赢定了。

“就是这样子,文离,你要教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妖孽。”彭蠡先生收拾着黑子对张士说。

“不然,小伎俩欺瞒老苍头没有问题,但是要期满我们,还差点火候,老夫在意的不是他们出去游逛,也不关心他们是如何蒙骗老苍头的。

老夫唯一关心的就是他后面说的这些话,以及前几日老老实实挑足了十天的水,能说出那些话,就说明心性不坏,能挑足十天的水,就说明他能遵守规矩,我每天都在查看,水缸里的水装的很满,没有偷奸耍滑,这本身就是做事情的道理。此子能教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