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小人的盛典

崔达不明白云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正要发问,就听有人隔着窗户说道:“哎呀!原来是云兄,多日不见想煞小弟了,听说云兄和陆家娘子喜结连理,如今正是琴瑟和鸣的时候,为何就匆匆进了书院?先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一个头上扎着丝巾看起来很面熟的家伙大笑着和云峥打招呼,嘴里说的不停,手底下也没有丝毫的怠慢,两块糕点在寒暄的时候就已经进了那个家伙的嘴巴。

总以为大宋的学子都是有涵养的人,云峥忘记了这也是一个最不要脸的群体,有一位士子,考上进士之后,朋友用银器装满了饭食招待他,这个家伙不但吃了饭,而且连人家的银器也偷跑了,这本来是非常没品的一件事,但是在士人圈子里却被视为雅趣,云峥想不到这是有趣的地方在那里?现在自己碰到了,只能无言的看着。

认识不认识的人都来寒暄,片刻功夫,那座美丽的食物小山就消失的殆尽,云峥对不知所措的崔达说道:“以后有好吃的就先把自己塞饱,要不然你会没有饭食可以吃。”

“刚才拿糕饼的是是谁?你们认识?”

“不认识,最多见过一两次面!”为何不告而取?”

“这是为了将来做官做准备,反正将来大家都是要不告而取的。把你的银架子收起来,免得一会连这个架子都不见了。”

崔达赶紧收起了架子,把笔墨纸砚一股脑的摆在桌子上,路过的人见没有了吃的,这才各自忙着干自己的事情。

云峥打开自己的食盒,从里面拿出几个凉包子递给崔达说:“垫一点,咱们同一天进入书院也是有缘,你说的没错,将来相亲相爱也就是了,不过你的身子确实需要主意一下,这样胖下去实在不是个好事情。”

崔达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看着云峥,看得出来,他对书院的生活是没有半点心理准备的,猛然间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自然而然的想要找一个心理支点。

不知道为什么,云峥对书院的生活没有半点排斥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亲切,站在窗前,看着那些装模作样刻苦攻读的学子,感动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这一且和自己以前的大学岁月有什么区别?一样的人模狗样,一样的狡狯多智,一样的在混日子,一样的在……太他娘的熟悉了……

眼看着星星布满了天空,这个时候,陆轻盈和腊肉她们抓来的蜘蛛恐怕正在吐丝结网吧,作为七夕节不可或缺的一项游戏,她们应该对明天蜘蛛网的形状充满了期待。

七月七日也是魁星的生日。魁星文事,想求取功名的读书人特别崇敬魁星,所以一定在七夕这天祭拜,祈求他保佑自己考运亨通。魁星爷就是魁斗星,廿八宿中的奎星,为北斗七星的第一颗星,也魁星或魁首。

等到银河横跨天上的时候,书院里就多了很多的供桌,供桌上面很简单的供奉着一些糕点,今日大家之所以从崔达那里拿糕点,就是为了供奉魁星。

除了一点糕点之外,就只有笔墨纸砚了,好多的学生正在低声的吟诵自己的文章,想请文魁星帮自己看看火候,这样的文章能不能在明年的大考中获得一个好的名次。

吟诵完毕之后,就会把卷子点着,所有的文字就会随着一缕青烟直上九云霄,不知道天上的文魁能不能看得过来。

刚才的荒唐,和现在的郑重,形成了明显的对比,文章千古事,万万轻慢不得啊。

博学之,审慎之,明辨之,笃行之,这是读书路上层次非常分明的四个阶段,在彭蠡先生看来,云峥现在最多达到审慎的阶段,想要明辨之,还需要继续学习。

云峥也只有来到这里才知道大宋文宗深厚的底蕴到底从何而来,不管自己抱着多么批判的眼光看这个时代,也不能抹杀他们灿烂的思想火花,高人太多了!

崔达听着外面的低语,将最后一个包子拿了出来,从自己的书箱里取出来几张纸,学着别人的样子将包子放在窗前,然后开始诵念自己的文章。

“三坟以上云云、岂道之外又有法欤。民有以见帝王化证效、而亦意其各有浅深迟速也,一息尚存……”

不错的文章,那个胖大的身躯里不光只有肥肉,也有一副七窍玲珑的心肝。

“云兄为何不祭拜一下魁星,入乡随俗也好啊,”

“今晚没月亮,我担心天太黑,魁星看不见我的文章,随意黜落了,我会非常失望的。”

崔达眨巴一下眼睛,不明白云峥在说什么,不过他很聪明的没有问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费力的把身体挪到竹床上,点着了一盏油灯,开始在灯下看书。

油灯的灯火非常的虚弱,真的只是一豆灯火,崔达把身子往后让让,想给云峥留出一点亮光,云峥笑着摆摆手,黑暗的世界里,才是自己的世界,自己读的书太多,但是都不求甚解,晚上的时候正是老牛反刍的时间,同时也是云峥反刍自己学问的时间。

这只是书院一个很普通的夜晚,锦江奔流的声音就像是一声没有止境的叹息。

很奇妙,崔达是自己遇见的第一个肥胖却不打呼噜的人,云峥却因为换了床,久久的不能入睡,彭蠡先生让云峥躲进书院避开尘世的喧嚣,而云峥却感到更多的压迫之感。

书院里的学生,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都漫不经心的对待自己的课业,实际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虔诚的,这一夜,只有云峥没有拜文魁!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鸡鸣的时候,首先醒来的不是云铮,而是崔达,云峥听着外面的喧闹声,痛苦地从吊床上滚下来,吊床只适合偶尔睡一次,睡的时间久了,腰酸背疼的厉害。

清凉的泉水泼在脸上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睡意驱赶的不知去向,别人都已经端着油灯去了学舍,只有云峥和崔达一人面前有两只巨大的木桶和一根扁担。

心性已经安定下来的云峥挑起了水桶,挑水对他来说不算难事,但是崔达就是一种煎熬,云峥教会了他如何挑水,当云峥已经轻松地将水缸挑满的时候,崔达依然在小路上艰难的跋涉。

他几乎是用一种悲壮的姿态完成了任务,对于这个已经瘫软在地上的同窗,云峥只能拖着他抱着两个人的书本进入了学舍。

“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兵;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秦兴师临周而求九鼎》这就是张士先生今日要讲述的内容。

这是《战国策》的开篇之语,战国时代风云激荡、群雄逐鹿、弱肉强食,作为日渐衰落的东周的重臣颜率,为应对国难,在对人性的深刻把握基础上和对游说技能的熟练驾驭下,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口才,三言两语、轻轻松松就挽救了一个国家的尊严和利益。如果换些没头脑的庸官,那么不仅兴师动众,而且会使尊严、利益丧失殆尽。一切正如刘向在《战国策》书录中所写的:“高才秀士,度时君之所能行,出奇策异智,专危为安,运亡为存,亦可喜,皆可观”。

一个高明的先生能把枯燥的学问变成一场思想的盛宴,张士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整个事件被他一层层的剥开,最后将最重要的思想暴露在人前,不论是秦人的贪婪,周王朝的无奈,齐国人的愚蠢都在他那张被胡须覆盖的大嘴下,变得栩栩如生。

云峥似乎跟随着张士的讲解,回到了那个百家争鸣的时代,在那个人才辈出的时代,不管是拙劣的,还是精妙的计谋,都在那个广大无垠的舞台上尽情的表演着,生旦净末丑一个都不少,可是有一点,不管多吗奇妙的计谋,在绝对的武力之下,都是虚弱无力的。

“云峥,崔达,你二人来的晚一些,稍后来书寓,老夫单独为你二人授课!”老先生是一个非常尽职的先生,在被先生恶补了《战国策》之后,云峥这才发现,又到了日头偏西的时候。

这就是云峥第一天的课业,在见识了这个时代标准的授课方式后,他悲哀的发现,除非自己完全融进这个时代,否则,自己从后世得到的学识,会被这些古代的知识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要是学术思想,他就会有强烈的腐蚀性,而各门各派的学问,说到底就是想控制你的思想,它们的排他性非常的强烈,想要让两者平安存在的可能性非常的低,因为总会有一些矛盾的思潮在你的脑子里不断地碰撞。

史书上那些能够将几种不同学问融会贯通的人,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这才学了一天,就让云峥觉得在这个人世间想要活下去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充满了阴谋诡计,充满了尔虞我诈,只要不想成为士人口中的懦民,掌握这些复杂的争斗绝对是活命的不二选择。

这也就是为什么《尚书》上说:“君子在野,小人在位的原因,云峥觉得学会了《战国策》,自己就和君子这个称谓基本上无缘了,那是小人的盛典。(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